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首座们的态度 两章合一
    一秒★小△说§网..Org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哐当!”茶杯摔碎在地上的声音!

    “砰!”怒拍桌子的声音!

    “什么?!”罗缺怒吼的声音!

    罗通站在罗缺面前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,如此大发雷霆的老爹,心想这次典风铁定会被收拾!

    摸了摸脸上,虽然已经用药消肿,可他昨天才被典风暴揍,自然还没忘记那疼痛和耻辱!

    “爹,就是这样,那典风真的是这么说的!”罗通将故事情节,添油加醋说了一番,不过不用套多渲染,典风原本的那些话,就足够引起罗缺的怒!

    “太不像话了,他以为他是谁,圣主吗?这些废旧的规矩,圣主都没再提起,他是想做什么?!”赵无极眯起眼,原本想来这里看典风的热闹,只是没想到那小子竟敢不来!

    不来也就算了,竟然还敢将七峰,贬低得那般卑微低贱!

    不仅是罗缺和赵无极生气,在迎客岛上,原本旁观的七峰其他长老宫主,瞬间也对这个后生,有些憎恶!

    “这个后生,我倒是有些感兴趣了。”玉龙峰首座峰主陈龙,却没有怎么生气,因为他知道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同时他也知道,这七峰的这些人,如此生气的原因。

    三宫七峰的地位差距,多年来一直被弱化,甚至于已经不再那么严谨执行了,现在典风当众重提此事,自然会导致一些局面变化!

    恐怕今后,七峰的日子,越发不好过了!

    因为法不可废,从前被忽视的一些问题,以后估计要被重新审视了!

    陈龙忽然对这个典风,有了一些莫名的好奇,究竟他是哪儿来的勇气,说出那样的话?

    就凭借鲁谷护着他?

    如果他单单是鲁谷弟子的意中人,那他没有这个胆量,陈龙觉得这个少年身上还隐藏着一些秘密。

    “这少年当真可恶,如此说话,是想挑拨离间吗?”仙女峰首座安梦寻得知这个消息时,说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看还是早些将他交出去,我看此子包藏祸心,就是想让我天权内部相互敌视。”紫霞峰的峰主紫苏开口,银牙皓齿却是毒辣心肠。

    没有人愿意承认这个事实,反而给典风扣上了一顶大帽子,想要栽些罪名给他。

    三宫一谷,没有人在这里。

    而竹林峰和青木峰同进退,竹石缄口不言,林剑只是微微蹙眉,想看看罗缺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这时,典家派来的人开口了,一脸白发苍颜,他是二长老!

    被典风击杀的典寒,就是他的孙子,可以想象他来找典风做什么!

    “没想到一个奸吝小人,到了哪里都是如此奸猾。”二长老冷笑着,看了罗缺一眼。

    是罗缺和赵无极透漏出去的消息,二长老才找上门来,没想到现在看到了这样一场好戏!

    “哼,此子当真可恨,竟敢要我堂堂一峰之主,亲自去请他吗?!”罗缺心中愤恨不已,巴不得将典风大卸八块,他还从未见过哪个弟子像典风这般嚣张!

    哪怕是圣子圣女,见到各位峰主,也是会请安问好的!

    只是罗缺忘记了,原本的规矩是,圣子、圣女地位仅次于圣主和三宫之主,应该是他请安才对!

    不过由于多年被忽视,以及倚老卖老的心态,以及自恃修为甚高放不下身段,七峰之主还从未给圣子、圣女躬身问好过!

    “哼,那嚣张的小子,且让我看你如何张狂!”罗缺捏碎了手中茶杯的碎片,将之揉成了粉末,随后怒而转身,出门朝着落天宫飞去!

    一脸气势汹汹的模样!

    显然,当着这么多人,被典风说出那样的话呛住,要是没点反应,他也就不用混了!

    “呵呵,有好戏看了!”陈龙心中暗自戏谑一笑,看了一眼天全峰峰主海峰,两人相视一笑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场好戏,谁都知道典风有鲁谷罩着,罗缺要是对他下手,肯定会出现有趣的事情!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也去看看!呵呵!”紫苏轻灵一笑,挽着安梦寻的手臂,两人方才说那些话,不过是想要激罗缺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所谓杀人不用刀,这次罗缺要是敢犯傻,那么她们可以轻易将他推下宝座!

    看罗峰的架势,很可能会犯傻!

    “可否让老朽也去一观?”典家二长老道,也有些想去现场看看。

    “典兄还是在此静候吧,来人给典兄换茶!”竹石拦住了二长老,随后转身随着众人去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大戏,不能错过!

    至于典家二长老,开玩笑,落天宫是谁说去就能去的吗?!

    一个外人而已,给你几分薄面,你还真以为你是盘菜了?

    七峰的长老,也都尽数朝着落天宫的方向,飞去了。只留下典家二长老,神色阴鸷地坐在原地,冷清得只有一个给他倒茶的女弟子。

    很想发脾气,不过想到这里是天权圣地不是典家,二长老还是忍住了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典风,我就不信天权会为了你,和我典家闹矛盾!”二长老阴冷地笑道,心中满是杀机!

    要说典家上下,谁最想典风死,自然是二长老!

    当然了,典林和典晚秋也算前三,毕竟杀人灭口才是正道。

    “诶诶诶,你们听说了吗?罗缺峰主让人去提审典风,然而典风叫他自己去,现在已经上了落天宫的岛了!”

    “哪个典风啊?”

    “落天宫的典风啊,还能是哪个?除了这个,有谁敢呐?!”

    “你一说我想起来了,就是那个被典家驱逐的圣体?现在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,这才多大一会儿工夫。”

    “注意言辞,以后见到要叫典师兄,礼不可废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他能活下来再说吧,典家和七峰他都得罪了,我看谁给他收尸!”

    “也是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所谓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!

    罗缺还没进入落天宫的岛,此时便已然是传到了圣地内所有地方,消息流通之速度让人惊诧。

    藏经阁。

    “哎哟喂,师兄弟们,还看什么书啊,去落天宫外看大戏啊!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所有人都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“落天宫弟子典风,叫板罗缺峰主,算不算大戏?”

    “大戏?我看是大傻子吧,真以为进了落天宫就很牛了?”一人酸溜溜地道,他身旁的一人,连忙拍了拍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只见在一群弟子之中,穆月坐在那里,被一堆书挡着,所以没被发现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什么?”穆月听到了这些花,顿时蹙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,没什么!”两位弟子呵呵一笑,拿书挡在眼前。

    穆月笑起来,虽是长老但却是貌美如花,风韵胜过不少年轻女弟子。

    她笑着,笑面如嫣,但是却有一丝威胁:“说吧,到底是什么?”她刚才专心看书去了,没注意听。

    “呃,我说进入落天宫难道就很牛了?······穆长老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觉得典风太嚣张了而已!”那弟子连忙解释,生怕穆月误会了什么。

    穆月点点头,那弟子松了一口气,嘴角正要露出微笑,可穆月下一句话让他定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典风说得不错,落天宫的确很牛。”说着,穆月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之色,对典风显然是有些赞许。

    “呃!”两个弟子相视一眼,满是苦笑,表情十分无奈。

    “典风说得不是这句,穆长老!”另一位弟子尴尬一笑,随后解释道。

    穆月挑眉,轻笑问道:“那他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位弟子立刻,将典风的话告诉了穆月:“典风······师兄说,三宫七峰尊卑有别,罗缺峰主无权抓他、审他,想要见他让罗缺峰主自己去落天宫拜访!”

    “典风真是这么说的?”穆月眼角微颤,眼中透着思忖之色,嘴角是一抹满意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是的,所以我才说典风嚣张嘛,竟然让一位峰主大人亲自去找他!”之前那弟子又说道。

    穆月微微瞪着他,轻笑道:“他没说错啊,事实就是如此,七峰长老首座都没资格,召见我落天宫的弟子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普通弟子不懂这些老规矩,毕竟更新来没几天,所以现在两人都很惊讶!

    穆月微微点头,算是知道了典风这小子,有多大的脾气!

    “有趣!”穆月微微一笑,嘴角掀起一丝轻笑,对这个少年突然起了兴致。这么霸气和理直气壮的话,虽然都是真的,但是现在有谁敢真的说出来呢?

    同陈龙一样,对于典风,她心中升起了赞许和好奇之意!

    “那就去看看?”穆月微微一笑,神情有些像个,喜欢强势围观的小女生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虚空忽然裂开一道裂缝,在两个弟子震惊的神色之下,穆月竟然直接一步踏进去,然后消失在了原地!

    “这,就是虚空法术?”两人哽咽一口,觉得惊讶的同时,满满的都是羡艳之色!

    落雪宫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刚从落天宫回来,确有其事,罗缺峰主已经上了落天宫。”苏梅素衣白锦,在这常年冰雪的落雪宫中,自然要多穿些。

    苏梅觉得此事应该告知冷碧,说什么她也是落雪宫主。

    “呵呵,好个典风,看来你们三姐妹眼光不错,相中了他也算是不错。”冷碧脸上没有不近人情的冰冷,只有在男人面前,她才会摆出那样的神态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们只是萍水相逢而已。”苏梅连忙解释,生怕冷碧误会了什么,只是她没发现她的脸都红透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萍水相逢,结伴而行,并肩作战······那下面,就得靠你自己去争取了。”冷碧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!”苏梅有些惊诧,因为传言都说,冷碧是被人抛弃,所以是最恨男人的。所以苏梅没想到,冷碧竟然会劝她自己主动!

    “梅儿你要记住,你们相识就是缘,但是缘分也到此为止。能够走到哪一步,靠的不是缘分了,而是你付出了什么。”冷碧轻笑,一副过来人的模样,拍了拍苏梅的左肩。

    “付出了什么?”苏梅微愣,随后想到了与典风相识以来,似乎都是典风为她们做事,她们不曾付出过什么。

    “走了,去落天宫,陪为师看一场好戏,圣地之内要重新洗牌了!”冷碧轻笑一声,脸上带着一丝期待,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说着,冷碧转身,朝着落雪宫外缓步走出。

    “师父,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······”想起了先前冷碧的话,苏梅看着她的背影,觉得师父肯定是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,才会对她这么说话。

    到底,要不要主动做点什么呢?

    苏梅动心了,原本她是担心冷碧痛恨男人,所以不敢轻易提及任何男子,没想到她竟然是如此开明!

    一想到青素素,和典风不过认识了几天,就和典风亲密成那样,她心中就有一股不服气。她生得也美,自然是有一些小生气,觉得典风为何不对她多纠缠关心一下?

    可她忘了,她也不过和典风认识几天而已。

    “师父,等等我!”看着冷碧渐渐走远,苏梅露出了小女儿姿态,红着脸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落炎宫。

    这里常年炎热如夏,和落雪宫完全是两个极端,也算是天权圣地的两大景观了。

    阳蒙正在看着执法堂近来的卷宗和日志,突然,一位弟子走了进来,对他说明了落天宫上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哦?(三声)”阳蒙语气一扬,眉头挑起,笑道,“真有此事?”

    “弟子句句属实,不敢虚报。”这弟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阳蒙看了看手中的卷宗,将其放在书桌上,随后站起身来走到窗前,看了看落天宫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是!”这弟子退下了。

    阳蒙却站在原地,心中神思敏捷,神态却有些复杂,有笑意也有忧。

    笑的是,他可以趁着这次机会,重振三宫的威风,让七峰的人都老实一点!

    愁的是,出现了这么个混不吝的弟子,他也觉得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毕竟昨日罗通杀人,典风打罗通的事情还没过去,现在又出了这么个事情。

    阳蒙能怎么办?

    和落雪宫一眼,端个板凳当观众?

    他不行!

    因为他还是执法堂的堂主,这罗缺要是做出有违规矩之事,他怎么也抽不开身,必须要管!

    “这小子,还真是会给我出难题!”本想当个看客,现在看来,阳蒙觉得自己还是得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哪怕,只是意思意思。

    明眼人谁都明白了,典风敢说出这样的话,肯定不会是无的放矢,单凭鲁谷护着他他就不会有事了!

    不过和其他几位一眼,阳蒙也忽然觉得,这个典风可能还藏着一些后手,毕竟万阳罗缺发了疯直接对他下手,那怎么办?!

    “先看看?”阳蒙皱着眉,想知道典风的底气在哪儿,觉得还是不要先出头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知道,典风之所以有恃无恐,是因为他“恃”的东西有些可怕!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我突然发现,我是不是很能写啊,三四天的事情我特么写了一百一十多章了·······咳咳,我可不是水啊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