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不过是交易
    一秒★小△说§网..Org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阳蒙,可曾有这个规矩?”老谷主问道。

    阳蒙皱着眉,神色微微有些不甘,却只能咬牙轻声道:“确有此法,天权史上,有弟子替父母受罚的先例,并且那一代圣主将这条,写进了《天权戒令》中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罗通愿意,他可以替罗缺挡下这八十杖戒!”阳蒙深深皱着眉,璇玑走这一步棋,让他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明明就在眼前了,眼下却突然生出这样的事端,看来今天罗缺是收拾不了他了。

    不仅是阳蒙,典风心中也万飞难受,他挑拨了半天,现在搞得好像什么也没有收获!至于罗通挨板子,那有什么意思,典风都打腻他了。

    “好个以退为进,她居然能在老谷主手中,保住罗缺的颜面。”穆月微微叹了一声,觉得这璇玑比当年越发难对付了。

    鲁谷没有说话,所有人都在等着他说话,到底是让罗通替父受戒,还是以势压人非要搞罗缺呢?

    终于,半晌后,鲁谷传音道:“罗通,你可愿替你父亲受罚?”

    “唉!”人群中,不少人都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鲁谷这样的做法,无疑是坚持《天权戒令》,璇玑可以不把它当回事,但是鲁谷不行。因为之前他出言,就是用的国有国法的理由,所以他不能自打耳光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女娃,有些手段啊!”黑天也是一叹,对这个璇玑有了些兴趣,不过也只是一丝而已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璇玑这步棋,走得真是好!

    于是,现在所有人,都将目光看向了罗通。

    罗缺也看着罗通,嘴角带着一丝得意,他知道罗通一定会答应的!

    “我,我愿意!”罗通思绪一转,立刻答应了。

    是的,是答应了,不是愿意!

    可他没有选择,父亲是峰主,母亲更是一位灵台,他若是不顺从的话,可能会与父母产生间隙!

    罗通深深知道,他的一切,都来自于他那位母亲。所以,璇玑的话,他不敢违抗,他并不是真的傻子。

    “唉,我还以为能够看到一场好戏,没想到只收拾了罗通,没意思!”有人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不过这有法可依,怎能奈何啊!”

    罗通说完话,浑身微微有些颤,他知道八十杖戒下来,恐怕他的屁股得开花!

    罗缺则是满意地看着罗通,心想平日里没白疼这孩子,现在能为他挨几板子,也算是非常欣慰了!

    原本八十杖戒而已,根本打不伤罗缺,但是他绝对不能挨这个板子!

    这是面子问题,要是被一个弟子就收拾了,他以后真的不要混了,说不定峰主的位置都得丢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阳蒙,那一切就都交给你了!”鲁谷淡淡传音道,随后就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罗缺没事了,璇玑自然也不会再多说话,场中安静的气氛一下子又热闹起来。两位大能不说话了,现在是他们发表自己感言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罗通师兄,你不要紧吧?那可是八十杖戒!”一位神罗峰的弟子,看着罗通有些担忧地说道。

    罗通昨日才被典风暴揍,今天要是再挨板子,恐怕不久后的试炼神域,他是不用去了。

    “咯咯!”罗通紧捏着手指,直接发出声响,他何尝不知道这八十杖戒是多疼!

    若是紫府修士,八十杖戒下去,直接就会死人!

    他是五行,估计是死不了,但是半条命估计也没了!要知道,执法堂从来都不知道,手下留情这四个字怎么写的!

    “通儿,为父回神罗峰等你。”罗缺见此事告一段落,自然不想再在这里丢脸。

    因为他依稀听到,已经有弟子,在细声说他吃软饭了!

    他还不能反驳,毕竟这是事实,只能当做没听见,转身离去免得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罗缺想走了,至于之前想要找典风麻烦的事情,他自然是放弃了!

    鲁谷刚才传音,就已经表态了,典风是他护着的人!罗缺还不傻,不至于公然和鲁谷唱反调,只要他不作出逾越之事,鲁谷也不能拿他怎么样。

    罗缺转身,便要飞身离开落天宫外,在走时还得意地冷眼看了看典风和阳蒙。

    “但愿进了试炼神域,你还能这么有底气!”罗缺对着典风传音,只有典风可以听到,其他人都不知道他那冷笑的意味。

    典风冷声,不作回答,他知道这回玩儿砸了,可以想象整个神罗峰都是他的敌人了!

    不过典风却没有半点发怵,他原本就是要在试炼神域中,了结一些私人恩怨。如果罗缺派门下弟子截杀他,正好他也不会手软!

    “阳蒙,这件事情,不算完!”临走前,罗缺走过阳蒙身边的时候,轻声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阳蒙也眯起眼,冷笑一声:“你信不信,这八十杖戒,能打死罗通?”

    执法的人,是阳蒙的人,打多重,是他说了算!

    罗缺身形微颤,随后便是冷漠地道:“我就不信你敢!”

    “这可说不准,看他的造化了吧,呵呵!”阳蒙现在算是鲁谷那边的人了,有鲁谷罩着他,自然不用害怕这个吃软饭的。

    罗缺不敢再过分激怒阳蒙,他可知道这个暴脾气,可是很记仇的!并且,他脾气一上来,倒还是真的什么都敢做。

    于是,罗缺道:“一株灵剑草,下手轻点。”罗通毕竟是他儿子,还为他挡下杖戒,自然他也要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灵剑草,一种举世难寻的灵药,虽然等阶不高,但是只生长在神罗峰!外界也有,但是几十年都难出一株。

    “三株!”阳蒙轻声笑道,嘴角掀起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无言,这是在神识传音,只有他们互相听得见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阳蒙这次不亏,虽然得罪了罗缺夫妻,但是他得到了鲁谷这个后台!

    “三株?”罗缺皱眉,咬牙冷声道,“你怎么不去抢?这可要一千年才能培养出十株!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管,我知道你神罗峰还有三株,刚好够数。”阳蒙淡淡道。

    罗缺紧咬着牙,很想一拳打爆这个,趁火打劫的小人的脑袋,可是他还是强行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好,只要你放过通儿,一切都好说。”看了一眼边上的罗通,罗缺还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然后看着阳蒙得意的神色,他实在是觉得不爽,于是立刻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诶!”阳蒙止住了他,“你不会过河拆桥,我放了人你就赖账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罗缺皱着眉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别忘了,昨日罗通杀人的案子,还没结呢!”阳蒙轻笑,这是赤果果的威胁!

    “你!可我只剩下三株了!”罗缺不甘,十分肉疼。

    “可你也只有这一个儿子······”阳蒙不紧不慢,幽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!好!”罗缺咬牙,恨不得立刻一剑斩了阳蒙,可他还是紧捏着拳,转身飞走了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其实很多冠冕堂皇的戒令,都只能管到弱者,这就是现实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