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百五十六章 截天试剑
    一秒★小△说§网..Org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一个阵法师,战斗力是次要的,修为进境也多半只是为了催动阵法。

    所以典风笃定,这个五行二重天的云飞,是个水货。最起码,单纯个人战力,不如刘浪!

    至于他的阵法,已经被典风破了,除非他有灵阵珠,否则他没有机会布出阵法。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做到的?!”云飞面色骇然,看着倒在地上身首异处的刘浪,对典风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机!

    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,只有半步五行的修为,然而却秒杀了刘浪!

    这太诡异了,云飞不太能接受,可这就是现实!

    典风不紧不慢地朝着云飞走去,而刘浪的尸体中,一道别人看不见的虚影,被摄入了虚空戒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做到的?忘了我是落天宫的人吗?”典风轻轻一笑,脸上带着玩味的杀机,现在游戏完全变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《虚空经》中的秘术,不是你这样的!”云飞惊怒地说道,他是阵法师,所以看出来了一点。

    在典风发动瞬移的瞬间,有一些细小的阵法波动,从他腿部发生,这种波动只有阵法师能够感受到!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更不能留你了!”典风眯起眼,露出杀机。

    他的瞬移阵法,是他的底牌,不能泄露半点!

    于是,典风谨慎地从储物戒中,取出一枚灵阵珠。

    “灵阵珠?”云飞大惊,还以为典风又要布下杀阵。

    典风催动灵阵珠,一大片符文喷涌而出,将周围空间笼罩,云飞和典风都被笼罩在阵法之中。

    “地级困阵?”云飞瞪大了眼,典风真的不止一枚灵阵珠,这让他眼中热切不已!

    “灵阵珠是个好东西,你很想要吧?”典风轻轻哂笑,语气中充满了戏谑,“这可是十万年前的东西,很是珍贵哦。”

    云飞冷哼一声,警惕地看着典风,担心被瞬间偷袭:“你用这困阵,到底想做什么,为何不祭出杀阵?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这不是地级困阵,这是天级困阵,足以困住神藏修士!”典风冷笑道,这是黑天十万年前刻在灵阵珠之中的。

    天级困阵,灵台之下的修士,没办法用力破之,只能被困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以典风的修为,无法催动它捆住神藏,需要借用许多灵石作为阵源才行。

    “何必困住我,直接杀了我不是很简单吗?”云飞皱着眉,心中升起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想到了吧?”典风看着他,轻笑道,“传信符这种东西,我觉得你应该有吧?至少你那个天阵师师父,应该会做了给你一枚?”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知道!”云飞大惊,瞪大了眼看着典风。

    传信符,这种东西很稀有,应该只有圣子圣女才有。一般的弟子,不值得。

    可云飞是阵法师,还有个阵法师师父,所以典风知道他肯定是有的!

    而云飞紧张地看着典风,他捏了捏被他取出来,握在手中背在后背的那块符牌。

    传信符!

    云飞自知难逃一劫,在刘浪被杀后,他便取出了传信符,只要刻上一行字就捏碎它!

    大约会刻上:典风杀我。这样的字样。

    否则单纯捏碎它,是什么消息也传不回去的,所以云飞在等刻完这几个字就捏碎。

    可刚刻完“典”字,典风就布下了困阵!

    所谓困阵,那就是困住一切阵法范围笼罩之内的东西!

    包括传信符,捏碎之后,也飞不出这个无形的阵法气场!

    这也就避免了,云飞传回去消息!

    “你手里捏着什么?看来我还真是眼疾手快啊!”典风戏谑一声,发现云飞手背在身后,还在微微颤动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典风不由得庆幸一笑,还好他足够谨慎!

    否则让那个天阵师知道了,他岂不是会很危险?

    虽然阴阳神殿,也打算帮着瑶光干掉典风,但是典风还没有本钱浪。

    天权保护他,却也不是可以让他肆意惹祸。

    当然了,杀了人只要没人知道,自然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这位地阵师,看来你也是知道,在劫难逃了呢?”典风持着黑剑走向云飞。

    剑上还在滴血,那是刘浪的血,还是热的!

    “不,不要杀我!”云飞气势上就输了,他是阵法师,因此战斗经验少得可怜。也正是因此,他才会主动找到刘浪结盟。

    现在刘浪死了,云飞没有了保护他的人,根本没时间摆下阵法。

    祭出阵基、阵旗、阵台等摆阵器具,再到催发阵法成形,是需要一点时间的。而以典风击杀刘浪的速度,在这个时间之内,足够杀云飞几次了!

    “不杀你?”典风轻笑,摇摇头走近,“不行呢,我需要你的灵魂,何况是你自己找死!”

    黑天需要大量灵魂,所以典风要帮他杀人,不过若是云飞不惹到他,典风也不会出手杀人。

    这两人打算杀他夺宝,典风自然不会手软,他可不是那种圣母白莲花!

    “我,我对你没有威胁,你,没有必要杀我啊!”

    云飞不断后退,企图说服典风,虽然他也知道这个可能很渺小。

    典风摇摇头:“你对我有威胁,有很大的威胁。”说着,淡淡地瞥了一眼死去的刘浪。

    云飞立刻摆手道:“不!典风,只要你放了我,刘浪的死我不会告诉任何人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典风看了看手中黑剑,戏谑一声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真的!他不过是个低贱的寻常修士,岂能比拟我们这样的阵法师?”云飞看着刘浪的尸体,对典风坚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低贱?”典风微征,看了看地上的刘浪,不由地为他感到可怜。

    刘浪对云飞,那是谄媚、讨好和溜须拍马,而他在后者眼中,却命如草芥。

    不说为刘浪报仇,云飞毫不考虑,只要能保住命,让他说什么都愿意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是守不住秘密的,典风也不可能会相信他。

    “晚了!”典风摇着头,忽然,他身形一闪,消失在了原地!

    云飞惊骇,立刻双腿一蹬,朝着侧面直接跳过去!

    然而,一道剑气迎面飞来,仿佛割破了虚空,刹那间就飞到了云飞眼前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云飞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像一个僵硬的人偶。

    “截天!”

    典风收起动作,手中黑剑挽了个剑花,被他收入了储物戒中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