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二百二十章 是非难辨
    一秒★小△说§网..Org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所以想要造就一尊仙体,必须要我和典风之前,废掉一个才能绝对确定,一定能出现一尊仙体!”

    “而当年典尘很强,甚至有传言说,他已经是至尊。所以老祖顾忌,想废掉我成全典风,他们以为我年幼,却没想到我却一直记得这些!”典晚秋冷冷地说道,眼神变得有些狰狞可怕。

    典墨沉默了,老祖有这样的想法,那是很正常的。一尊仙体的价值,远远超过两尊圣体!

    仙体大成必然是大帝!

    而圣体大成,不过才至尊,最多准帝境界!

    为了典家的未来,典风和典晚秋,必须要牺牲一个,来成就另一个!

    当年典尘在典家,所以原计划是牺牲典晚秋!

    “父亲力保下我,正巧典尘夫妇有事外出,此事暂时搁置。”典晚秋说到这里,脸上带着一丝庆幸,“然后他们夫妇,就再也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,老祖考虑到家主的方面,就决定改变计划,牺牲典风来成全你?”典墨点了点头,他算是明白了,这些阴暗的过去。

    突然,典墨想起什么,话锋一转:“典尘夫妇没能回来,应该有家主的一份功劳吧?”他眯着眼,盯着典晚秋的眼睛。

    眼神直达灵魂,是不能说谎的。

    典晚秋竟也不避讳,她反问道:“一个慈祥的父亲,为了女儿的未来,难道做点什么有错吗?”

    典墨瞬间沉下脸:“我早就猜到了,此事绝对与典林脱不了干系,你们父女还真是敢作为!”

    虽然早有怀疑,可当典晚秋亲自承认的时候,典墨还是有种恍然。他不知道这个青梅竹马的美人,为何会有那般蛇蝎心肠!

    典晚秋却是突然嘶吼一声:“不这么做,难道要让我废掉,成全典风吗?凭什么!”

    被这么一吼,典墨反倒是有些惊诧,他摇头快语道:“典风不会这么做的,绝对不会!”

    对于典风,无论什么时候,典墨都选择信任。

    对于典墨,典风当然也是信任,毫无保留。

    典墨也有些微微激动,毛笔的墨不规则地洒在雪地上,染黑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,可是他父母呢?”典晚秋歪着头看着典墨,有些惨笑地道,“难道我要将希望,寄托在别人身上吗?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们父女就先下手为强,后来更是夺走了典风的圣骨!”典墨审问一般的语气,冷冷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不管说再多,做了的事情就是做了,在典墨看来没什么可辩驳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典晚秋似乎破罐破摔,神情变得十分激动。

    “只有这样,我才能把持住自己的命运;只有这样,我才有足够的力量做想做的事情;只有这样才能解除和他的婚约!”

    一脸说出三个“只有”,典晚秋激动非常,胸口种着圣骨的地方,伤口中的血液再次喷溅!

    “呃啊!”典晚秋痛呼一声,捂住胸口的右手,捂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解除婚约?”典墨眯起眼,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重点,侧目道,“你主要的目的,是解除婚约?”

    典晚秋俏脸微红,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别的原因,她迟疑地僵硬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,我没觉得你有多不开心,你就这么讨厌他吗?”典墨淡淡地问道,回想起曾经的一切,他觉得这不是他认识的典晚秋。

    或许,自己从来都不真正认识典晚秋吧,典墨心中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典晚秋惨笑一声,无力地道,“你真地认为,我喜欢的是他吗?”

    典墨一怔,想起之前典晚秋说得话,顿时心中闪过一丝明悟。

    他突然不知该说什么,这一刻,他有一种莫名的憋闷感。被一个倾世美人恋上,他却没有丝毫的窃喜,有的只是感叹。

    在那时,他和典风都认为,典晚秋和典风是彼此喜欢的。

    谁料到,真相竟然是如此,典晚秋喜欢的竟然是典墨!

    “如果你只是想,与他解除婚约,根本用不着如此害他。”典墨话锋一转,冷冷地道,“说到底,你还是觊觎他的圣骨!”

    说着这话,典墨的眼神冷肃,充满了质疑和审视!

    典晚秋沉默了。

    典墨说的话,触动了她的心,她知道他说得对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就能决定的,若是没有老祖的授意,即使是我父亲,也不敢动这位虚天神体。”典晚秋有些冷静下来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实话,典沧海奢望得到一尊仙体,为了典家的兴盛,这个老不死什么做不出来!”典墨冷笑。

    “是啊,在老祖的眼中,其实谁是仙体都一样,但必须要出一尊仙体!”典晚秋嘲笑般的语气,“当年一夜之间,典家诞生两尊先天圣体,老祖认为这是上天要让典家诞生一尊仙体,再现当年老祖宗的帝皇之威。”

    “一尊仙体,的确足够诱惑,重新崛起一尊大帝,那么典家立刻就会成为仙遗大陆第一势力!”典墨暗自点头,这倒是真的,换做他也会有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然而造就仙体,比一定非要牺牲其中一人啊!

    “当年一夜之间,典家拥有两尊圣体,本就是上天的馈赠了,如此不知足只会为典家带来灾祸!”

    典墨摇头冷笑,正因为典沧海的不知足,导致典风被抽骨,叛逃了典家祖地,加入了天权!

    可以想象,只要典风将来不死,绝对会有一日,要杀回典家!到时候,鹿死谁手犹未可知,典家的辉煌也许反而会更快被结束!

    “知足?天之道,损有余而不不足;人之道,损不足而补有余!”典晚秋放声大笑起来,笑得有些讥讽,不断地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人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那就是拥有得多的人,想要更多,想要更强!

    而让自己变得更强的,最好最方便的方法,就是损害别人的利益!

    “呃!”或许是又太激动,典晚秋胸口的血,有些止不住了。血迹从她的白裙滑下,直到胯下大腿都被染红!

    典墨忽然抬起头,看着典晚秋紧紧捂住的那道伤,他叹了一口气,从储物戒中取出一物。

    “吃了它吧。”典墨将一枚红水晶般的花,丢向了典晚秋,花儿在半空中滴溜溜旋转,划过虚空落在了典晚秋身前。

    它竟是浮在半空,散发着血色的灵光,典晚秋只是抬头,便被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这,是血莲!竟真的有血莲!”典晚秋一怔,她是被这东西引诱来的,她还以为是假消息,没想到竟然真的存在!

    “我典墨此生,从不说谎,西方有血莲是我说的,自然就有。”典墨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典晚秋心中忽然升起一丝暖意,典墨将这血莲给她,便是不想让她死!虽然不知他为何会改了主意,但典晚秋却感受到了,被他关心的温暖。

    “炼化了它,你的伤就会好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你不是想杀我吗?”典晚秋微红着脸,她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,但是心口的跳动声却越发频繁了!

    她的眼神有些意动,她沉浸在了某种幻想中,心想典墨许是开窍了。

    典墨斜睨着她,叹了口气后淡淡道:“我不是典风,我不想分辨你的是非,我将你带到他身前,你该由他来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嗡!”典晚秋手中刚接过的血莲花,被她浑身一颤之下,竟是掉落在了地上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