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三百零二章 只喝酒不谈正事
    一秒★小△说§网..Org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面色或润有光泽,生活过得不错,是性生活吧?

    虽然没明说,但两女都知道,这其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然而妖无艳却是不反驳,反而笑道:“晚秋妹妹看起来,也像是受到不少滋润,看来你与这位公子很是恩爱呢?”

    两女的谈话与两个男人的谈话,完全像是两个世界,各自不干涉不插话。这倒是有些让人觉得有趣,就像是都只能听见同性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真是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。”典墨看着典风,从他身上散发出的自信与清香,都让典墨意识到了他的强大。

    “不,应该说,是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!”典风轻笑一声,眼中没有半点别的含义,满满的都是基……兄弟之情!

    典墨心中松了一口气,他知道典风是那种耿直的人,不会藏着掖着。典风说出这番话,说明他并不介意,自己和典晚秋已经走到一起的事情。

    或者说,这个女人的存在,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兄弟之情!

    “让你多读书你不听,这个词一般用于男女之间,表达相互的爱意和思念。”典墨纠正典风,他可不是断袖,听着这话感觉别扭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书读得少,不要骗我。”典风挠了挠后脑勺,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典墨点了点头,道:“你放心,我输得的多,不会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这位读书人,不知吃不吃野味?”典风将鳄灵王的半具尸体,从储物戒中掏了出来,摆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不是拍卖的那半具,而是被他糟蹋了不少的,还剩下一半肉和骨架。

    “这是野味?”典墨嘴角咧了咧,有些蛋疼,不知该说点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“原来,鳄灵王是你杀的,真是让我大吃一惊。”典墨不得不服气,他虽然也很强,但鳄灵王能在他下笔前干掉他!

    “更吃惊的在后头呢。”典风轻笑一声,没有否定,而是从储物戒里取出一坛酒,“不死神药酿的仙酒,几十万年的老窖,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这酒,全天下目前能与典风一起喝的,只有典墨!(当然了,青素素也算,可她是典风的女人,自然不一样。)

    黑天怒喝:“臭小子,拿我的酒去送人情,我特么……”

    典风安慰道:“安啦安啦,反正你现在又不能喝,再说了你不还有好几坛呢嘛!”

    “咝,你开玩笑吧!”典墨惊得眼睛都快掉地上了,他突然有些明白,为何典风能晋级这么快!

    他还以为,典风得到的传承中,有一大批资源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毁灭仙尊酿的酒,童叟无欺哦!”典风没开封,但是那坛塞上都逸散出醉人的酒香,令人迷醉!

    “那我可要好好来两杯!”典墨抬袖一挥,从储物戒里取出桌子板凳,示意典风与他坐下喝酒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坐,咱们坐地上喝,得劲!”典风大笑着,然后默默地将这些白玉制成的桌椅,全收走了,然后取出一张凉席放在平整的草地上。

    “卧槽,你真是雁过拔毛啊!”典墨笑骂一声,也是难得爆粗,却是摇头随着典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而一边正在唇枪舌剑暗战的两个绝世美人,却被这一幕惊住了眼球。

    尤其是典晚秋,她认识的典墨,可是个有高度洁癖的爱臭美的人。就连那日她主动勾引,咳咳……献身的时候,典墨也是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张床……

    可现在,典墨却毫无形象地,与典风对坐在一起,像个小流氓一般张嘴大笑着。

    “他们,不会傻了吧?”妖无艳觉得这气氛有点怪,不是说好了来找场子吗,怎么变成春游了?

    典晚秋无奈地耸了耸肩,苦笑道:“对于他们,我其实都不太了解。”

    不过两女也没傻愣着,典晚秋随着典墨席地而坐,妖无艳则是靠坐在了典风身旁。

    典风还有些顾忌,本不想和妖无艳靠得太近,可人家女孩子都主动了,他要是躲开就上人家的心了不是?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是揭开酒坛的声音,然后典风摆出四个大碗,先给典墨倒了一碗。

    “好酒!只是用这酒碗,真是白瞎了。”典墨端起酒,到鼻尖前轻轻一嗅,便感觉浑身通泰神怡,像是洗了一遍血液经脉!

    “这真是神药酿的酒?”妖无艳轻声对典风问道,还以为他是在吹牛皮。

    典风轻笑:“不信吗,我保证你一杯就醉,要不要试试欲、仙、欲、死的感觉?”

    妖无艳顿时红透了脸蛋,害羞地都快滴出水来了。

    “噗!”典墨本来想先尝尝,可刚喝到嘴边,听到典风这句话顿时一口气岔了,将酒喷了典风一脸。

    典风顿时皱起眉头,一对死鱼眼等着典墨,你特么故意的吧!

    “咳,不好意思!”典墨强忍住笑意,对典风道,“兄弟,欲、仙、欲、死这个词,不是这么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典晚秋忍不住,笑出了声,心到,“他真是一点没变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典风一副惊诧之色,瞥见了妖无艳的羞涩,他感觉似乎是自己说错了什么?

    “那,我该用个什么词儿?”典风咧着嘴,他突然想起了,欲仙欲死这个词不是流氓常用来调戏女修的吗?

    顿时典风咳了一声,带着歉意对着妖无艳哈哈一笑,妖无艳白了他一眼,眉目中有说不出的情愫。

    典墨放下酒碗,淡笑道:“算了吧,就算我教你,你转头就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虽是笑,却不是嘲笑,也只有两人能开这样的玩笑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喝酒喝酒!咱们只喝酒,不谈事儿啊!”典风将四个酒碗倒满了,然后取出一堆柴火点燃后,将鳄灵王的肉取一大块,架在上面炙烤起来。

    这话令典墨与典晚秋心中一笑,知道典风故意不谈往事,就当是从前三人一起游玩的景象再来一次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真是财大气粗啊,这般吃法,真是让人大跌眼镜。”典墨只觉得好粗暴,典风出了典家之后,似乎更加放飞自我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就想说我败家吗,直说不就得了?!”典风白了他一眼,端起酒碗,与他碰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明白就好!”典墨端着酒,向妖无艳隔空敬酒,然后终于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典晚秋与妖无艳轻碰一杯,她们本是不想用酒碗的。可两个男人都用大碗,她们若是用小杯,倒显得娇柔做作了。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“请!”两女也是遮面饮酒,轻抿了半口就放下了酒碗。

    然而典风,却是直接一口闷了一大碗,将空碗随手放在席子上,大喊了一声:“真爽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