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三百一十六章 进入主墓室
    一秒★小△说§网..Org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刚才距离远了,一个在空中,一个在地上。腾辉没发现典风,那也是自然的,没什么可挑刺的。

    典风也不觉得被人无视,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大人物。

    在普通修士眼中,他是圣体,举世难寻第二尊;可是在这些个真正的年轻至尊眼中,典风也不过是他们中的一人罢了。

    只能说是道友,并不有高高在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三太子顾着大战,没注意到的人,也不止我一个。倒是三太子说要镇压帝器,我等都想看看三太子想如何为之?”典风轻笑一声,看了看身旁的其他人,一一点了点头算是见礼了。

    进来的这些人,典风都认识了。除了夏禹、黑玲珑、辰心、腾辉之外,便是青莲、冰雨、妖娆、妖无艳与典风牵着的小果果了。

    刚好十人,其他人倒也有,不过却是浮空在裂缝外远远看着。毕竟这里很不安全,没有帝器的人,没底气进来浪。

    “是啊三太子,你就别卖关子了,镇压给奴家看看吧?”妖娆一阵媚态,看得几个男子有些心猿意马,不过却也没人露出丑态。

    能站在这里的,都是心性坚韧之辈,妖娆还没有使用魅术,这才只是她体质自带的魅力而已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各位都等不及了,请随我来吧。”腾辉微微自得地笑了笑,然后转身便朝着四面的几个门中的一个走去。

    从那门后的那道墙,众人都感觉到了里面传来的阵阵警告。

    “难道,那里面就是古墓主人沉睡之地?”夏禹小心催动九州鼎,将自己姥姥护住,免得腾辉作死触发了什么他来不得反应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如此,暗自警惕着,没有谁敢孟浪。毕竟,阴阳神殿那位不知是圣子或是圣女,就是前车之鉴,死得太憋屈了。明明握着帝器,却连催动都来不及,就被秒杀!

    “这其中,便是主墓室,不过只要不乱来,就不会触动什么危机。”腾辉淡笑,显然是之前就有试过了。

    几人随着腾辉,朝着那主墓室走去。

    主墓室中跟空旷,宽约十丈,安静空旷。除却最中央,陈列着一口棺椁,其他再无一物。

    四面石壁纹刻着先民、天地、山川、河流、大泽、鸟兽等景象,像是刻画着上古时期,一片万物祥和的景象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景象,众人谁也没感受到,全都是感受到了起鸡皮疙瘩的杀机!

    来自于那口棺椁!

    “嗒嗒……”腾辉穿着战甲,持着鹏族的帝翼,竟是盯着那棺椁一步步走了过去!

    “三太子,你赶紧停下,你在干什么!”黑玲珑大惊失色,她万万没想到,腾辉竟是打得这个主意!

    整个墓室中,哪里能镇压一件帝器,并且让它不敢动弹?

    棺材!

    这口帝仙的棺材!

    只要将鹏族的帝翼丢了进去,盖上棺盖之后,除了大帝谁敢取走它?

    这个想法,典风早就猜到了,从腾辉朝着这古墓走回来的时候就猜到了。典风一直觉得,自己已经很无法无天了,却没想到,还有这么个喜欢作死的人!

    “玲珑仙子不必担忧,我既然敢来,那就是有办法的,不会害了各位。”腾辉淡淡道,已经走到了棺椁边上,伸手便可触及棺材盖。

    “三太子你可要当心了,这主墓室中定然有帝阵,要是触发杀机破界符也出不去的。”典风微微提醒,同时也让黑天暗自小心,时刻准备用仙王虚空戒保护这些人。

    在远古时代之前,那时候的修士与现在不一样。现在的修士,专修修为,很少有精通阵法药理与炼器者。可是在远古、太古、断古、神古、冥古这些时期,每个修士都同时精通阵法药理与炼器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一个大帝,必然是帝级阵法师,也是帝级炼器师和帝级炼药师!

    所以典风才说,这主墓室中,必然有帝阵!而且,绝对是杀阵!

    因为即便是帝仙死后,不想被人打扰,至少在主墓室会布下杀阵。后来者可以在古墓中寻找机缘,但是不包括主墓室,尤其是棺椁!

    没有谁愿意,死后被人掀开棺材盖,所以棺椁绝对是最危险的东西!甚至,危险程度超过了一件帝器!

    因为棺椁里装着的是帝仙的尸体!

    “不用担忧,这个棺椁早已被人打开过,我与我两位兄长,就是在此得到了传承。只可惜那彭万里趁机袭杀,可恨!”腾辉伸出手,竟是猛地一下,就将棺盖滑开了!

    “哗!”并没有什么不详的事情发生,所有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然后又落下。

    “三太子你太猛浪了。”青莲也是微微松了口气,所幸没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这下,所有人心中都不再多想。看来,这个棺椁有些不同,等典风靠近一看,却是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因为,棺椁之中,空空如也!除却放着几件陪葬物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有帝尸呢?难道,是朽化了?”妖无艳随口一说,不过自己也是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“帝尸若是都朽化了,这棺椁也早就腐朽了,看来是墓主没有躺进来。”夏禹看着空棺椁暗自轻声道。

    只有典风,额头满是冷汗,似乎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!

    “典兄,你怎么了?”腾辉瞥见了典风的汗水,有些不解,这里又不热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朝着典风看去,都看见了典风那微微轻颤的身子,和滴落到了棺材沿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“典风,你怎么了?”妖无艳有些紧张地看着典风,还以为他中了什么邪。

    典风看了几人一眼,摇了摇头,寒声道:“你们觉得,这里面没躺帝尸?我却有不同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我跟你想得一样。”冰雨忽然看过来,与典风对了一眼,两人眼神伸出都藏着惊骇和恐惧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想到了什么?别卖关子了。”夏禹看着两人,心中也生出一丝不妙的感觉,所有人心中都突然升起一丝惊悚感。

    这一丝感觉,来得突然,因为典风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