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三百八十五章 炼药失败? 一更
    一秒★小△说§网..Org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这几日来,典风时时想起,在药田秘境中发生的一系列事情。

    他感觉有些梦幻,就像是做了一场梦,梦里有仙子、仙王的天劫。不过每当他神识扫过储物戒,知道里面的黑剑不在时,才能感觉到那是真实存在过的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典风那日出了药田秘境,除却之前搞到的药材外,空手而归。其余的要么是被冷未央带走了,要么是毁在了天劫之中,让典风想想都觉得心疼!

    每每想起此事,典风都会有些感慨,从此药田秘境怕是再也不在了!

    不过对典风来说,还是收获匪浅,出来后他便回了风之城,找到了妖无艳和青莲庄老三人,四人再次同行。

    青莲帮典风找了一位炼药师,是天妖阁的一位阁老名宿,典风在付出一株圣药的代价后,后者答应帮他炼丹。

    今日是百日试炼的第九十日了,典风心想隔了这么许久,那位阁老应该将丹药炼好了,于是独自去取丹。

    这位阁老名为海蜒,是海族中的蜒成精,道行高深一身炼药的本领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海蜒住在风之城城西,这里是一片荒凉少有人烟,被他改造成了一片药田。其中布了阵法,施加了禁咒,寻常人根本无法窥探。

    典风只身来到“海府”之前,在守卫通报了一声之后,他被人带进客厅,等着海蜒处理完正事后才见到这位炼药师。

    “典小友,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啊?”海蜒笑呵呵地,脸上皱纹能压死蚊子,看上去和蔼温和,实则眼中闪烁着奸诈的光芒。

    典风微微蹙眉,瞥了他一眼,淡笑道:“海前辈,我是来取药的,已经过去这么久了,想必前辈将丹炼好了吧?许是前辈繁忙,可能忘了我这事,我今日便来叨扰。”

    我还能来干嘛,除了拿药,难道还来蹭饭吗?典风暗自觉得,他有此一问,或许是别有含义。

    果然,典风刚说完,海蜒便收起脸上的笑,露出一脸为难惭愧之色:“典小友,老夫对不起你啊!”

    典风眼中闪过一丝讥笑,却是用疑问的语气,道:“哦,前辈如此严重,倒是不知为何?”

    海蜒长叹一口气,有些捶胸顿足地道:“小友真是对不住,老夫为你炼药的时候,我那丹炉因年久失修炸了炉,所有辛苦都付之一炬了!”

    说着,海蜒瞥了典风一眼,脸上露出痛苦和惭愧,似乎有愧典风之所托。

    典风淡淡瞥着他,嘴上终于浮现一丝讥笑,神色不善:“那依前辈的意思是,我的一堆圣药和宝贵的辅助神材,全都灰飞烟灭咯?”

    “唉,老夫有愧啊,这是小友付的订金,这株圣药你还是收回去吧!”海蜒惭愧不已,从储物戒中取出一个玉盒,是典风付给他的炼药酬劳,是一株圣药!

    海蜒这般作态,便是让人无懈可击,炼药不成退换订金,这在其他炼药师那里是根本不可能的!

    然而典风心中却是生出一丝杀意,对这个奸诈贪婪之徒,他很想一剑劈了他!

    “前辈,我的圣药全都没了,你却只退还定金,是否太没诚意了?”典风神色不善,面对这位老神藏,他根本没有半分所谓的谦恭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?须知炼药本就是喜忧参半,成与不成全在天意,想要得到成丹本就不是简单的事!”海蜒嘴角闪过一丝不屑,轻蔑地看着典风,即便他猜出什么又怎样,还能将他这位天妖阁的老名宿怎么办吗?

    典风接过玉盒,将圣药放回了储物戒,海蜒脸上浮现一丝“算你识趣”的神情,满意一笑。

    然而,典风却并不作罢,冷笑着问道:“前辈,我记得我给你的圣药中,有一株二十万年份的朱果。”

    “有吗?我不记得了,每日都有人让我炼药,我怎么可能记得每一桩药材是什么?”海蜒眉头一挑,有些不耐,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“有诚意”,这个小修士识趣的话应该立刻拿了圣药滚蛋!

    典风不卑不亢,继续道:“昨日在天妖阁二层的拍卖会中,出现了一株圣药级朱果,果树和朱果被拆开拍卖,我得了一枚,似乎正是我那株朱果。不知,前辈对此有何解释?”

    典风笑着,可是心中已经起了杀机,这个海蜒贪得无厌,居然敢贪墨他的圣药!

    原本青莲是想带着庄老一起来,帮典风说理的,典风拒绝了。因为他觉得,也许说理是说不清的,对方吃定了他是个无底蕴无靠山的小修士!

    “典风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海蜒眼中闪过一丝愠怒,怒斥典风,“难道你怀疑,我将你的药,都拆开拿去卖了?!”

    典风摇头道:“当然不是,您当然没有拿去卖了……拿去卖的,是您的亲子,我已经问过他了,他说是从你家的药田中偷去卖的,不知前辈有何解释?”

    若不是有此事,典风还真不知道,自己的药居然被海蜒种在了自家药园里!

    “这个败家子!”海蜒大怒,心中真想一巴掌拍死那个不孝子,不过他随后一惊,典风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“你问过我儿了?我儿在哪儿?!”海蜒大惊,立刻明白典风这话的意思——“你儿子在我手里”!

    由于激动,海蜒抓住典风的胸膛,黑色的袍子被他抓得褶皱。

    典风轻轻捏住他的双手,海蜒顿时吃痛,连忙放开了典风的衣襟,脸上露出震惊之色。一个五行二重天的小修士,怎么能用力气胜过他!

    典风脸上露出一丝和煦的笑:“你放心,只要我的圣药都还在,你儿子的命就还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威胁我!”海蜒冷冷地看着典风,眼中杀机爆射,便想要动手。

    力气不如你,却不信你这小小修士,能逃得过我浩瀚的法力镇压!

    然而典风却不紧不慢地看着他,风言的帝剑出现在了手中,挑着眉瞥了海蜒一眼。感受到那煌煌帝威,海蜒顿时心惊肉跳,停下了一切不知趣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我是天妖阁的炼药师,你以为有帝器在手,就敢随意对付我吗!”海蜒不屑嘲讽,他觉得典风不敢动手,最多只是威胁他而已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贪得无厌之辈,这世上很多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