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八百三十一章 饱暖思 修行
    小说网.典风继续夹起一块狗肉,送入口中,不动声色地道:“什么九王炼血丹?”

    装傻呗!

    冰雨却是知道,典风一路上,几乎将秘密都全告诉了她,反正最关键的都知道了,其他的细节也就不必隐瞒了。

    气氛顿时有些冷,是凝滞,冰雨微微眯起双眼,有意无意地瞥着龙飞雪。

    若是龙飞雪不说个章程出来,冰雨绝对会下手!

    龙飞雪也察觉到了两人的不对劲,不过这也更坚定了她刚想到的这个怀疑,她笑道:“我可是听说,你与金乌族、神鳄族、大力魔牛族、天狗族都有恩怨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你又能拿出这两种……食材,我方才突然便怀疑,你或许在打九大王……食材的主意,脱口一问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看来,我是问对了?”龙飞雪俏皮一笑,丝毫没有识破别人秘密,担心被灭口的那种觉悟。

    冰雨瞥了典风一眼,有些征求意见的意思,若是典风点头,她直接就宰了这个女人。反正,她也觉得这女人有点危险,说不定就威胁到自己的……

    若是典风知晓冰雨的腹黑想法,肯定哭笑不得,仰天长啸——我太单纯,居然认为两个冷傲绝美的女人之间会惺惺相惜。

    典风微微摇了摇头,冰雨无所谓地看他一眼,然后继续吃肉。

    天狗肉真的好吃,尤其是在这种环境和天气下!

    “看来我是小看天下英雄了,”典风神色复杂地看着冰雨,他想到了自己时常以【九大食材】请朋友吃饭,他便是一阵摇头自嘲哂笑。

    说不定,大家早都有所猜测了,只是没人说而已!

    九王炼血丹,这在妖族是个非常敏感且禁忌的词汇!

    就算是人族,也没谁敢明着炼制这玩意儿,这会直接得罪九大王族!

    不过典风也不怕,即便龙飞雪说出去,没有根据的事情谁能真的对典风咋地?至于暗地里的那些蝇营狗苟,说得好像他不吃这些肉,就能消弭恩怨似的。

    于是,典风继续吃肉,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居然就这么承认了!

    龙飞雪嘴角抽了抽,觉得是不是这个时代的男人,神经都有些大条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自己脱口而出,有些咄咄逼人了,没想到典风却云淡风轻地,就特么承认了。

    一点都没有狡辩,并且丝毫不怕自己说出去的样子,这让她的小邪恶想法顿时觉得没了意思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得小心雷池圣地。”龙飞雪嘴里还包着天狗肉,却似乎不在意形象,这让冰雨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女人只有在不感兴趣的男人面前,才会不在意自己的形象。

    比如现在的冰雨,吃得就很慢、很温柔、很优雅。

    “雷池圣地?”典风怔了怔,然后突然无奈哂笑一声,“看来我是有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【风神】的身份,在兰家斗武场挑翻了数万人,虽然很让人热血沸腾,但你暴露了你修行了《雷帝经》的事实。嘿嘿,雷池圣地不会默不作声的,即使你身后有一条仙龙。”

    龙飞雪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典风,觉得还是会有好戏看的。

    雷池圣地,多半是最有底气的圣地之一,胜过了七大圣地中的半数!

    雷帝还没确定是不是真的死了,即便不在这个世界了,那也是个巨大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若是典风偷学了《雷帝经》,那他们肯定不会罢休,势必要收回。否则秘法泄露出去,那恐怕雷池圣地的地位不再了。

    怎么收回?

    杀人、抹去记忆、圈禁……这些都是好办法,但典风不可能会接受这些中任何一个!

    “若是他们想找我收回,那可能就会爆发战争了。”典风冷笑一声,他现在不怕了,可以回帝都甚至是天权圣地,谁能奈何他?

    雷池若是真来找麻烦,叶天龙和老谷主会看着?姬天罪会看着?

    何况,典风还救过欧阳宏的命,他怎么也要承这个情吧!

    最多,典风觉得,也就是相互妥协。雷池不追责,典风不能将《雷帝经》再传给任何人!

    “我估计也就是不让你外传,最多来几个年轻人跟你过过招,找找场面。”龙飞雪也不傻,这种案例史上也曾有过的,除非是没有背景的人,否则是不会轻易被处置掉的。

    漫长岁月以来,别说是自家功法外泄了,帝器都能丢,还有什么不能丢的?

    典风对此也不太在意,点了点头,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。若是雷池圣地真要拿这个做文章的话,典风说不得,就要闹一场大的!

    “典风再来些,这肉好吃!”

    典风还在思忖,龙飞雪笑着打破了他的思索。

    典风翻个白眼,你真当你是贵客啊,撇嘴道:“自个儿盛去!”

    龙飞雪撇嘴,她可是公主,从来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还没被人这么白眼过。

    然后,龙飞雪嘴角掀起一丝恶趣味的奸笑,她将镇天鼎里的整个倒出来到了她取出的一件空间秘器——玉壶之中。

    然后,撒丫子就溜了!

    冰雨张着嘴,她没注意,发现的时候就看见龙飞雪逃走了。

    “这,这尼玛还是个公主?这是小偷吧!”典风大骂,他回过神来后,才发现镇天鼎里空了,连油汤都没剩下!

    龙飞雪边跑边道:“我拿回去给我父皇尝尝,你若是来皇宫,我请你吃北原大餐!”

    该说的都说完了,龙飞雪觉得可以走了,而走前顺走点什么是最好的。典风的那个好兄弟说了,他这人最是大方,想必不会在意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典风一脸无语,若是知道是典墨教坏了龙飞雪,他肯定得指着典墨鼻子骂他一通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龙飞雪一溜烟没影儿了,只剩下典风二人,围着骨炭篝火,场面突然感觉有些安静与尴尬。

    吃饱了喝足了,没有危险了,应该做点啥呢?

    保暖思……思什么来着?哦,对,是修行,嗯一定是修行!

    于是,典风洗干净了镇天鼎后,便将鼎变大几倍倒扣着,当做两人今夜的营宿之地。

    光明石照亮鼎下的空间,很大,大到足够两人随便滚……额不对,是随便修行!

    “她干嘛要跑,玛德这不是坑我么,我还没准备好……”典风顿时心中怒骂龙飞雪,这妮子绝对是看出了点什么,否则不会跑那么快。

    不过冰雨却眼中带着幽幽的绿光,如见了小绵羊的野狼般,盯着有些忐忑的典风。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你还要我扑过去吗?”冰雨一蹙眉,眼神微冷,娇嗔与凌冽的杀意并存。

    典风打了个寒颤,他心中打鼓,知道今晚不能善了。

    于是典风也咬牙,露出一副登徒子的邪笑,凑到冰雨身前,一手托起她的下巴:“小美人儿,你听过佛门的欢喜禅吗?嘿嘿!”

    冰雨顿时脸色羞红,哪里还有半丝方才的霸道与冷傲,她感觉浑身都有些燥热起来,不经意间被勾动了什么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