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八百七十四章 老天要让你迷路
    小说网.“呸!呸呸呸!”

    典风双手按在地面上,努力地……将脑袋从沙地里抽了出来,张口吐出满嘴的沙子,然后贪婪地深呼吸几口气。

    “卧槽,准帝了不起啊!”典风骂骂咧咧,元零将他随手丢出冥府秘境,竟是将他丢了个倒栽葱,插在了沙地中!

    这也就是典风,换个五行修士,估计脖子都断了!

    啪啪——

    典风伸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尤其是脸上与头发上的,在地上跳动着抖了几下之后,他才眯眯眼睁开。

    “小修士没人权啊!”典风突然无可奈何地苦笑,他人生的第一次……倒栽葱,就献给了元零和这片大漠。

    典风心中庆幸,还好这里是沙漠,若是水下,说不得得吃一口万年淤泥!

    话说这世上,不管是沙土还是水,恐怕都是有无数年历史的吧?

    典风突然脑子一抽,冒出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为什么亿万年的一抔沙,还不如一株千年灵草有价值呢?

    其实说到底,不过是因为,它到底对智慧生灵,有什么价值罢了。

    “走了,先回一趟天权圣地,然后再去天帝府。”典风自语,看向东方,起身便飞去!

    半日后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什么破阵法,回去也得走路?”典风咬牙切齿,对摆下这个阵法的人,骂了他的祖宗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这可能是风言摆下的阵,典风连忙在心里收回那些咒骂之语,老老实实地一步步走回去。

    就像是来时一样,飞行是不可能的,一旦飞行就会循环往复地被传送回来,只能步行。

    一路向东即可,肯定不会错。

    至于哪边是东?

    典风表示,白天有太阳指路,晚上有星辰指路,不会迷路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两日是怎么了,白天阴云蔽日,夜间了无一星……”典风仰天怒骂,“老天爷,你特么玩儿我?”

    接连走了两日,典风感觉自己迷路了,因为没有什么给他分辨方位的东西。太阳与星辰,都没有,他感觉这几日,有点时运不济。

    “怎么到处都一个逼样?”典风大骂,他要疯了,飞又没用,陆地疾行却找不到正确方向,他感觉尼玛要绕着大漠走几圈儿了!

    “我等它几日算了,等天放晴,等晚上星辰出来了再赶路。”作为一个路痴(典风不会承认),没有比较明显的路标,他是找不到方向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还是载着荒原大漠之中,哪里都一样,到处都是黄沙漫天,没有新意与独特之处。

    时而有些地方,有深坑,那是十万年前打得陷下去的。到处也都有一些差不多的深谷,那是大帝随手一指头,就能戳出来的!

    鬼族大帝与风言的那场大战,应该很激烈,至少不是碾压胜利,否则风言不会让这西荒域这么大一片地方,都毁成这样!

    半日,一日……三日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惊雷,从天而降,随之而来的是簌簌雨声。

    “我日你先人!”典风坡口大骂,不但没有放晴,反而下了雨,大漠进入了雨季!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

    等待,带来的结果,是连绵不断的暴雨,然后转成中小雨。

    典风耐心,在原地又等了两日,雨就没有要停下的意思!

    沙漠中的雨季,运气好的话,有时候下个十天半月,好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看来不能再等了,鬼知道会下多久的雨,随便找个方向,直接走直线算逑!”典风咬了咬牙,看了看四处,在雨中的大漠,哪里都是一个模样,怎么分辨?

    “算了,闭上眼睛,原地转圈,再睁开是哪个方向,就走那里。反正走直线铁定能出去,即使多点时间,也比困在这里强。”

    典风很草率地,就做了这个草率到不能再草率的决定。

    呲——

    典风当真原地转圈起来,雨水睡着他的双手和衣襟洒落出去,转得快晕了,他才迷迷糊糊地停下来,定神看了看身前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就是这边了,走着!”典风心中大骂着,疾步朝着身前的方向冲去,脑中那点不适瞬息也就恢复了。

    咻——

    就像一根脱弦的箭,典风疾步在地面奔跑,快得只剩下残影,带起地面的泥沙与雨水飞溅在空中……

    一日。

    两日。

    三日!

    “我服了,你这雨要下到天荒地老?”典风再次累瘫了,只好祭出镇天鼎,变大后倒扣着当做营宿之地。

    雨一直没停下,这一夜典风睡得有些深,他虽是体修士,但也总不能一直浸在雨水中。在鼎下的空间,升起了一堆骨炭火,也不担忧会被飘进来的雨水淋湿,因为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至于床,典风想起了那张软玉床,他只有这一张床,只好拿来用。

    “这雨,下得诡异……”深夜,典风其实一直没睡着,在野外他不敢睡深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,他一出来就找不到方向,他怀疑这是有人故意为之,就是不想让他找到正确的路。

    不过典风也没办法,猜测也只能是猜测,再说了他的确找不着路……哪个修士储物戒中,会带什么司南、罗盘的?

    当然,他这是【被迫害妄想症】又发了,或许就是巧合。本就是诸多巧合,才导致了这世界的出现与发展。

    不过典风也的确,一路上隐隐感觉,这边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他,或者说吸引他的神识。

    半夜,典风饿了,便起来做些吃得。

    鼎外雨下得很大,典风不想淋雨只能在鼎中烹煮食物。只能将镇天鼎掀开一半用一根木头支着,以玄铁剑在鼎内空间,烤个肉串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沙沙……”突然,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将典风从美食的诱惑中惊醒。

    他立刻将神识外放,横扫方圆千丈,立时,便发现了一队鬼鬼祟祟朝着这边摸来的人。

    典风一喜,有人?

    老子走出了大漠了?

    那些人都提着兵器,但典风根本不放在眼中,因为全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看他们的装扮和凶神恶煞的面相,典风估摸着,就是凡人中的什么盗匪、马贼之类的人。看他们熟练又轻巧的动作,显然不是第一次抹黑做坏事了。

    他们,应该是看到了自己骨炭的火光,或是闻到了肉香而被吸引过来的。

    果然,典风神识放开,在八百丈外,看见了几个帐篷,应该是这些人的营地。

    典风默不作声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凡人强盗,居然还想打劫他!

    等到那群贼寇,将典风这口大鼎周围围了一圈儿之后,其中一个为首的中年壮汉举刀大喝道:“兄弟们上,抢了这不识路的肥羊!”

    顿时,典风就看到几把刀剑,冲着半揭开的镇天鼎,朝着典风就刺进来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