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八百九十六章 灵台七重万长风 一
    小说网.典风站在青袍神藏身后,他的剑,横在其脖颈之间。就像,典风当日杀掉铁甲妖虎之后,对那个“张乐”一般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你方才说,蝼蚁?”典风贴着青袍神藏的身后,冷声笑道,“那现在,你在我手中,也不过是个蝼蚁。”

    背着剑匣的少年与瘦猴,两人也是被吓了一跳,典风这神出鬼没的本事,让人惊异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虚空秘术?”两人皆是眼中冒着精光,这种招数真是强悍,让人防不胜防,简直是居家旅行杀人跑路必备!

    “你,你是落天宫的人!”青袍神藏微颤抖着身子,他感觉典风的剑太锋锐,他的脖子已经渗出血线了!

    “小友……不,道友!有话好好说,别冲动,我们都是自己人啊!”青袍神藏小腿都在打颤,他吓得站都要站不稳了,此刻他的性命只在典风喜悦的须臾之间。

    小命儿被别人捏在手中,这种感觉,绝对难受与绝望!

    “自己人?”那瘦猴都忍不住冷笑,将巨剑抗在肩上,带着恨意盯着青袍神藏,“原来你也是天权的人,居然却敢纵兽行凶,你哪里将我等当做自己人了?”

    背着剑匣的少年,脸上也满是憋屈,但他没说话。目前来说,他们还没加入天权,所以若是典风有意放过这个神藏,也是“情有可原”的。

    并且,若是典风放了这个青袍神藏,为了保住这里的秘密,自己两人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两个小修士都是瞪大了眸子,不可思议地看着典风,他的剑猛地一剌,将青袍神藏的脑袋切了下来!

    “啊!”青袍神藏痛得大叫,他还没死,只剩下一颗头也能活,只是声音非常刺耳。
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突然,天空飞来一个老者,灵台修士!

    “出何事了?”这个老灵台神识一扫,便发现了被典风捏在手中,青袍神藏的头颅,还有他那倒地的尸体与四溅的血迹。

    老灵台吓得连忙落下来,警惕地看着不修边幅的典风,惊道:“大胆,你是何人?!”

    “万长老救命,我是青麻,快救救我啊!”青袍神藏只剩下一颗头,本是绝望,却没想到自己的惨叫声,将在附近巡视的长老吸引而来。

    “青麻?”万长老浑浊的眸子中,闪过一丝惊异,然后愤怒地看着典风,“你是谁,居然敢对我天权圣地的人行凶!”

    这个青麻一脸惨相,带着惊恐与懊悔,还有一丝看到生的希冀。

    典风轻笑,将挡在脸上的长发撩开,看了万长老一眼。

    “别来无恙啊,万长老。”典风认得这个长老,名唤万长风,乃是天权圣地在虚空之海后被唤醒的一批老灵台。

    他位列灵台七重天!

    气场强大,气势逼人,让两个小修士都说不出话来,可典风却丝毫不受影响。如今即使是帝器的威压,也压不住典风了,他有仙王器傍身。

    “典……圣子?”万长风大惊,这不是典风吗?

    以他的身份,可以直呼典风其名,但他觉得不妥。典风对天权的贡献非常巨大,且又是东胜王,当代天权圣子圣女中,能让万长风真心叫一句圣子的,也就只有典风一人了。

    万长风不但叫典风圣子,还对他行礼,虽不是大礼,但也显出了他对典风这个圣子的尊重。

    在现在的天权,规矩重提,《天权戒令》执行地十分严苛,谁也不敢逾矩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他!”背着剑匣的少年,与那瘦猴对视一眼,异口同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早就猜到,但是确认的时候,还是免不了一番惊讶。

    见到典风,万长风便将还在惨叫的青麻,丢到了九霄云外,他道:“圣子消失这些时日,可是让人担忧啊,如今回来圣主也能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青麻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砍了自己一刀的,提着自己脑袋的,这个人居然是典风!

    他没见过典风,但也在天权内听过一些传说,这个妖孽恐怖的少年王!

    不知是流血过多,还是吓得,青麻此时的脸一片刷白,毫无生色。

    “万长老,如今是又招新了吗?”典风将青麻的人头,提在手中,就像是拿着一个礼盒一样稀松平常地,走近了万长风。

    “是的,如今天权大兴,叶圣主要广纳天下年轻人杰,将来为我天权所用!”说道这个,万长风都很是激动,引以为傲。

    虽然他没几年活头了,但能在死前看见天权如此昌盛,那边是死也瞑目了。

    万长风瞥了一眼青麻的头颅,对典风轻声问道:“圣子,不知这青麻所犯何罪,圣子竟斩了他的头颅?”

    见典风微微蹙眉,万长风连忙解释道:“圣子别误会,老朽不是为他求情。而是近来投诚我天权的高手不少,若是没个正经的名目,怕是不好随便杀人。”

    典风点头,这他自然知道:“万长老,我岂是那种杀人如麻的人?”

    典风看了一眼地上的灵蟒尸体,万长风顺着典风的眸光瞥去,典风解释道:“这个神藏,应该是负责保护这片参加试炼的弟子的吧?”

    万长风点头,若有所思地道:“的确,老朽也得令,负责这方圆百里的总巡查,免得有灵王境的妖兽来扰乱圈出的试炼场。”

    典风道:“然而此人,却是纵容他的战宠,想要吞吃参与试炼的弟子……万长老,不知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典风眯着眼,盯着万长风,他对这个人不了解,不知道他是否也像是青麻这般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,万长风听了话,却是立刻勃然大怒,瞪大浑浊的老眸,骂道:“什么?!好你个青麻,方才我还以为你是受害者,不曾想你却胆大至此,该杀!”

    “万长老,我知错了,求求您饶了我吧,我下次再也不敢了!”青麻哭了,他竟像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万长风皱眉,他知道不能轻易杀投诚的人,否则其他投诚而来的人,难免会有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典风却直接摇头,怒哼道:“做错了就要付出代价,你还以为你是个孩子吗,哭一场认个错就算完了?可笑!”

    万长风一怔,然后暗自点点头,深以为然地道:“不错,如今正是我天权招揽人才之际,这种毁我天权声誉的害群之马,该杀!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万长风语气一转,让典风微眯起眼来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