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九百零四章 药师宫中
    小说网.天权圣地。

    药师宫外。
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一道黑色长虹,从远空射来,从天而降,落在了那道象征性的院墙之外。

    在典风降落的地方,有一道宫门。

    当然,说它是象征性的,是因为这里没有任何坚固可言,谁都能进去。

    不过也没人敢随意进去,因为里面布下了,绝世阵法不少,若是不懂阵法若是不是宫内的人带路,恐怕会踩到绝阵而死。

    这里的阵法,隐入虚空,有触发条件,只有人来偷药才会触发。不过自然也有主动催动的方法,药师宫内也住着阵法师。

    药师宫是新建的,看起来很新,立在药田中的空地里,不大,与三宫比起来就是个小阁楼而已。

    “来者止步。”在这道象征性的宫门外,有人把守,是两个五行小修士。

    这守卫,也是象征性的,作用无非就是通报,别指望他们有实力挡住谁。

    “圣子?”两个小修士中,有个认得典风的,典风却不认得他。

    “典……师兄,不知来此何事?”另一个人,倒也聪慧,被这么一提示,他认真一看也认出了典风。

    典风道:“不必多礼,我来此是找孙药师的,他可在?”

    “在在在,师兄稍后,待我去通报一声?”

    典风微微蹙眉,但却点头,示意他去通报。

    而那个最先认出了典风的小修士,则是轻斥道:“你还通报什么?这可是圣子,圣主都说了,这天权之内典师兄哪儿都去得!”

    随后他对典风谄媚道:“典师兄请自便。”说着,他让开了宫门的路,示意典风进去。

    典风点点头,轻笑着看了此人一眼,道:“你很有前途,做个守门的可惜了。”这人相当上道,不拘泥死规矩,却行事完全符合规矩,懂得变通。

    典风随意取出一枚极品灵石,丢了过去,然后轻快地走入宫门。

    “谢师兄赏,嘿嘿!”那让路的小修士,顿时喜笑颜开,拿了好处在手中看得惊喜不已。

    这一枚极品灵石,是他数年的月俸了。

    可这下子,说要去通报的那个小修士,顿时站立难安,心中打鼓是否已经无形中得罪了典风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担心,圣子是最讲道理的,你虽然古板但却按规矩办事,他不会找你麻烦。”那小修士将极品灵石,在衣袖上擦了擦,哈了口气,看着仙光氤氲的样子,满心欢喜地收入了储物戒中。

    “可我听说,他……这位圣子可是睚眦必报,当初连一峰之主,都险些被他说得杖责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算了,你不开窍我也帮不了你,不过换班后我请你喝酒。”

    典风可不知道,这宫门守卫之间的话语,他一路进入宫门,便入了一片天然药田之中。

    有一条石板铺的小路,两尺宽,从宫门内蜿蜒地通入药田中心的那座药师宫。

    典风有些迫不及待,孙药师找他,那肯定是【九王炼血丹】炼制好了!

    他等这一日,已经等了很久。

    一路上,典风看见了不少在精心打理药田的药仆,其实也就是分配给药师宫的杂役弟子。

    除除杂草,捉捉药虫什么的,这种活儿自然不能让宫主自己做吧?

    “典师兄好!”有人远远看见了,有人进来,见是典风连忙问候。

    这可是炙手可热的圣子,虽然有消息说他不愿成为圣主,但是将来前途无限,即使不能交好也想混个脸熟。

    典风对这些打招呼的人,连连点头示好,他又不是高冷的人,加上喜事将近的笑容,让人觉得他很容易亲近。

    当然,想到典风做的那些事情之后,便也无人会觉得他和蔼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清风徐来,在药田之中,掀起一阵波浪,就像是草原上风吹得沃草那般,一浪接着一浪,看起来令人心情舒畅。

    再加上,那溢出的淡淡药香,比典风身上的香味浓得多,沁人心脾!

    在这种地方生活,绝对会延年益寿!

    他看见了一汪清泉,是个小湖泊,有仙气缭绕在湖面上,典风猜测那就是浇灌药田的神泉了。

    在神泉边上,最近的一圈儿,没有人敢靠近,那些药仆也在远处劳作。

    典风注意到了,越靠近神泉湖泊的地方,药材的档次就越高。他看到了几株圣药,年份不低,或许比天权圣地存在年限都长,绝对是从别处移植过来的。

    这块药田之内,最低都是万年以上年份的宝药,或者是这些圣药宝药自我繁殖的新苗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一些珍贵的药物,被移植到了这里,当做宝贝一样悉心照料。

    “好香!”典风不知不觉,顺着石板路,走到了神泉边上,深吸一口气,都感觉飘飘欲仙!

    那神泉也有些香味,但很淡,比药香还淡。

    这座岛方圆应该有百十里,悬浮在云雾之中,远处四面环绕的山峰,看起来就像是仙山一般。

    忽然,典风看见在神泉湖的另一边,恰好与典风相对,距离应该有几十丈。

    有个穿着道袍的小老头,在一株圣药级的朱果树上,采摘成熟的朱果,顺便给它捉药虫除除草什么的。

    那是孙药师。

    典风看见了孙药师,孙药师自然也看见了他,神识比典风还要先发现。

    典风看见孙药师在对他招手,便从石板路走过去。

    在这里,轻易不要飞行,虚空中到处都烙印着绝杀阵法,典风可不想自找麻烦。

    “孙药师,你这是自己在除草捉虫吗?”典风走过去,站在石板路上,看着踩在药田中的孙药师笑道。

    孙药师将手中的杂草药虫,都收入了储物戒,这些东西也是有用的。寄生在圣药身上的东西,自然不会是凡品,自然需要物尽其用。

    “没法子,虽然成立了药师宫,也有几个不错的炼药师,但这边的这些可都是圣药,我可不放心让别人接手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弄坏了,即便只是伤一片叶子,那也是会导致药材精华流失的呀,可不敢马虎!”孙药师哈哈笑了笑,戏谑地盯着典风,不提重点。

    典风却有些迫不及待了,直接问道:“孙药师心情如此好,看来我托你办的事情,应该是成了?”

    孙药师轻笑,扬了扬眉,有些得意的样子,取出一个三寸见方的玉盒,摊在手中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