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九百零八章 谁还没几张秘方
    小说网.典风听了都觉得好笑,葛流丹这话,问得毫无水平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信不过你。”孙药师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葛流丹眉头紧锁,感觉人格受到了侮辱,他佯怒道:“孙宫主,你这是在怀疑我的人品吗?我堂堂圣药师,怎会做那等偷鸡摸狗的勾当!”

    除了葛流丹外,其余三人皆是哂笑,笑这个胖子将他们当做傻子。

    “且不说你是否会做那样的勾当,我最担心的是,你毛手毛脚,一不小心弄坏了这些圣药的枝桠甚至根系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我天权历代圣药师悉心打理的圣药园,若是毁了一株半株的,怕是后果会很严重!”孙药师眯起眼,笑得温和慈祥。

    但却丝毫不退让。

    听了孙药师这话,葛流丹的怒气消了些,却又感觉被孙药师小看了,他不服地道:“我也是圣药师,该如何取用药材,不伤母株,这是学徒药仆都会做的事情,难道我还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?”

    典风静静地看着,炼药他一窍不通,只是当个看好戏的看客。他看得出来,这两位圣药师彼此不服气,多半是因为宫主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事实上,典风猜得不错,葛流丹就是不服孙药师坐上宫主之位。

    药师宫建立没几天,葛流丹投靠来的时候还没,所以他觉得自己也有本事,当这个宫主。不过他也不想想,他一个投靠过来的人,怎么可能这么快让他掌权?

    没得到宫主之位,葛流丹无话可说,但也不想听从孙药师这个宫主的话,两人明里暗里都在悄无声息地争斗。

    而孙药师也拿葛流丹,没什么办法,毕竟对方也是个圣药师,而不是天药师这样低层次的人,不由得他呼来喝去。

    “葛药师此言差矣,”丹辰开始帮腔,他自然帮着孙药师说话,斜睨着葛流丹道,“你觉得这是低级错误,那请问你有多久,没下过药田照料药材,亲手采摘或是除草捉虫了?”

    葛流丹皱眉,瞪着丹辰:“我与你师父说话,哪里有你这个小辈插嘴的地方?!”

    典风冷笑:“葛药师好大的威风,这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小辈吗?”

    葛流丹一怔,连忙摇头,解释道:“圣子,我非是此意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孙药师开口,赞赏地瞥了丹辰一眼,随后看着葛流丹淡淡问道,“我徒儿说得不错,你有多久没照料过药材了?”

    葛流丹一怔,这才开始仔细思考这个问题,不过瞬息后他便脸上有些挂不住的微红。

    典风嘴角一撇,他都看得出来,这绝对不是个非常热爱炼药一道的人。满身的俗气与富贵气,哪里有炼药师的气质。

    那种小事,他自然不会亲手去做。

    典风猜得不错,葛流丹皱着眉头,答道:“你们说的这些,都是药仆做的事情,我堂堂一个圣药师,难道还要亲手去除草捉虫不成?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典风这边,三人都是摇了摇头,对这个葛流丹越发印象不好。

    丹辰冷笑:“难道葛药师认为,炼药师,只需要会炼药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葛流丹反驳:“难道不是吗?我等身份尊贵,岂能大小事都亲力亲为?那这药师宫中,还养着那么多杂役药仆作甚?”

    孙药师已经露出了厌恶之色,对于这样一个,不尊重药材的炼药师,他实在是无法恭维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的态度,让我绝不可能,由得你一个人,在这圣药园中乱来!”孙药师冷哼。

    孙药师瞪着葛流丹,道:“你要药材,我也不是不给,你可以告诉我你需要什么我帮你采摘,或是我在这里看着你采摘,免得你弄坏了它们!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葛流丹也硬气起来,他不敢招惹典风,对孙药师却没什么顾忌,哼道,“我说过了,我这是独门秘药的丹方,不能让外人知晓丹材构成!”

    孙药师不耐烦地道:“那没得商量,你走吧,没我的允许你不许踏入圣药园一步!”

    “姓孙的!你欺人太甚……”葛流丹怒气冲天,气得脸红脖子粗的,不过他眼中瞬息闪过一丝睿智,眼神变得讥讽,道,“哦!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葛流丹嘴角撇起一丝冷笑,戏谑而又不屑地,阴阳怪气地道:“孙宫主,我道为何你多番阻挠,原来……原来你不过是,在觊觎我的秘药丹方罢了,我说得对吗?!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孙药师气得想揍这葛流丹一顿,双眸的眼神变得阴冷,这个蠢货真把自己当棵菜了!

    丹辰也是恨恨地看着葛流丹,这个龟孙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还如此侮辱自己师父,他心中暗暗决定日后饶不了他!

    葛流丹却是眉头挑起,表情十分小人得志,他感觉自己说对了,孙药师就是在觊觎自己的丹方。

    典风都笑了,笑葛流丹无知。

    若是葛流丹知晓,典风将《药王经》中的不少秘方,都交给了孙药师,不知道他还是否会有这样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“几个丹方而已,还真以为自己是天下一绝了?”丹辰都冷笑,这个葛流丹的仰仗,在他们师徒眼中,不值一钱!

    “真是不知你哪儿来的自信。”孙药师也冷笑了几声,然后放生大笑,笑得讥讽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那几张丹方,我这里有比你更珍贵的,《药王经》知道吗?”孙药师被葛流丹气笑了,突然感觉,这个胖子有点蠢萌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没有《药王经》,孙药师这么多年来,自己也研制出了新的丹方,每个老牌炼药师都有自己钻研的丹方!

    若是觉得,自己有秘方就很厉害了,那这炼药师,多半再没什么创造性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《药王经》?这怎么可能!”葛流丹惊得合不拢嘴,眼神都瞪得兀大,像是要夺眶而出似的。

    同时,他有些兴奋,这可是《药王经》啊,全天下炼药师的终极梦想药经啊!

    典风摇摇头,对他道:“在藏经阁内,便有此经书,估计药师宫中也有,只要你对天权足够忠诚,有了一定的贡献就能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不要认为,你那几张破丹方,会有谁觊觎。”孙药师没好气地道。

    葛流丹这下没话说了,《药王经》让他傻眼,再看看自己敝帚自珍的几张丹方,那比起来就是渣啊!

    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葛流丹变得面红耳赤,不过这回,却是羞愧与丢脸所致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日常求花花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