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九百四十章 小矛盾 一
    小说网.莫非邪晕了过去,但在场几十人,却没晕。

    方才那一幕,只要不是瞎子,都看见了!

    莫非邪浑身变得漆黑如墨,只剩下双瞳血红,这究竟是什么意思?除却一两个弟子外,其余弟子都没看懂。

    而看懂的那个弟子,被典风瞪了一眼,也不敢多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,莫师兄是怎么了?”一人颤着手指,指着躺在地上昏迷了的莫非邪。

    马大牛吓了一跳,连忙将莫非邪扶起来抱着,他瞪向典风,带着愠怒:“典师兄,你刚才那是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不少人都看过来,刚才典风那一剑指,谁都看见了,若不是莫非邪身体突然发生异变,莫非邪说不定脑袋就被穿透了!

    典风安抚道:“大牛你别担心,我只是试探一下,刚才即使失手,我也能救他。”

    马大牛突然想起了,在中州九阳神城,莫府之内,典风救他时候的手段。连圣药师都无可奈何的事情,典风却坐到了,他自然相信典风。

    “典师兄,我,我刚才太冲动了……”马大牛扶着晕厥的莫非邪,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典风道歉道,怀疑典风现在想想让他觉得很羞愧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典风对他摆了摆手,道,“你且扶着非邪站在一旁。”说着,看向了四位长老。

    “可是,少爷他晕过去了,要不要紧,要不我带他回去休息?”马大牛踌躇地看着莫非邪,然后有些紧张地对典风说道。

    典风摇头,道:“我知道你们兄弟情深,但你放心,他没事儿。而且,今日的事情很复杂,所以现在你们还不能走。且,先站到一旁吧,我与几位长老有事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马大牛悻悻地,架着莫非邪的肩膀,将他扶到一边坐下,让莫非邪靠着他不至于躺在地上着凉了。

    典风瞥了这画面一眼,顿时哂笑,心中突然想起了,他以前听典墨说过的一个词儿——好基友!

    “四位长老,咱们借一步说话吧?”典风看向四位老不死,轻笑着伸出手,对着远处一座山峰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四人瞥了在场众弟子一眼,很显然他们的眼神中,都带着好奇,但好奇不是什么好品质。

    四人微微点头,皆道:“好。”然后转身,先一步飞起,朝着典风指着的那座孤峰飞去。在这落天宫中,那山峰最高,是个说秘密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典风在飞走前,对在场的弟子们说道:“你们暂且等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没说什么,没我的命令,就不允许走的话。因为他没给这些人选择,直接祭出了虚空戒,禁锢了方圆百丈的虚空,谁也走不出去!

    “咝!”众弟子看得傻眼,没想到,典风如此果断,连仙器都祭出来了!

    众弟子只以为,这是仙器。

    咻——

    典风化作一道黑色流光,划破天空,飞上了高峰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,才能像典师兄这样,不借助外力就能飞行啊!”有人觉得典风飞走时,很帅,不由地很是羡慕。

    “大伙儿看见没有,头顶那个戒子听说了吧,那可是仙器,里面还镇压着【九幽玄阴琴】呢!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,这下摊上大事儿了,咱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,不会被灭口吧?”那个看出毁灭之体的弟子,龇牙咧嘴地,叹了一声看了昏迷中的莫非邪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次是动真格的了,我看大家都聪明点,什么该说不该说的,千万别碎嘴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!”

    “那个莫非邪到底什么来头啊,居然还变、身了,是什么诡异的体质?可也没听说过啊,哪儿有这么邪乎的圣体啊!”

    “呀!大伙儿说说,这莫非邪,该不会是魔族后裔吧?他变黑之后好可怕,就像是蓝魔那样全身都一个颜色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看他就该叫黑魔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什么呢!”马大牛顿时暴怒,听不得谁说莫非邪一句不是,他将莫非邪轻轻放在地上躺着,然后气势汹汹地站起来走向那几个说闲话的人。

    那几人顿时微怂,但却也不愿真怂了,一人昂首挺胸地道:“怎么,还说不得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看啊,这莫非邪肯定来历不干净,让典师兄他们发现了……”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那人还没说完话,他的鼻梁骨就断了,马大牛一拳给他揍得倒飞出去,摔了个四脚朝天!

    “卧槽,找事儿是吧?”那几个说闲话的,见此大怒,顿时撩起衣袖,就冲着马大牛拔剑而来!

    铮——

    正龙突然拔剑,与寿剑挡在了马大牛身前,冷声对那几人道:“你们最好消停点,这莫师兄可不是你们招惹得起的!”

    正龙看得比这几个蠢货更多,他觉得典风是重视莫非邪,而不是在顾忌忌惮莫非邪。

    “都别冲动,别忘了,斩仙台的铡刀,还没洗干净呢!”那个修行《石帝经》的唯一一个女弟子,石秋月瞥了这边几人,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那几个说闲话的,顿时怂了,将拔出的剑插回了剑鞘,收回储物戒中。

    斩仙台最近可是不消停,三天两头就有人被斩,这铡刀是执法堂负责清洗,后来觉得天天杀人懒得洗了,也就放任它一直染血到如今。

    石秋月说斩仙台的铡刀还没洗干净,也是在警告这几个人,《天权戒令》可不是开玩笑的,连半步至尊都杀几个了,何况他们这些小弟子。

    若是真犯了事儿,那铁定得挨刀!

    虽然这里都是少年郎,心高气盛,桀骜不羁,但小命和一丁点面子孰轻孰重,还是分得清的。

    呲呲呲——

    正龙瞥了这几人一眼,将剑插回了背上的剑鞘中。

    “正龙、寿剑,谢了!”马大牛感激地说道。

    而那边,被马大牛一拳打断鼻梁骨的弟子,被扶起后却骂骂咧咧地指着马大牛鼻子骂道:“好啊,好你个马大牛!你竟敢殴打同门,我要去执法堂告你一状,让你挨二十棍杖责!”

    没出息!

    不仅是马大牛与正龙、寿剑,就连在场的女弟子们,也是冷笑着摇摇头,这个人太没出息了!

    他若是放个狠话,要上斩仙台决斗,那才会让人高看一眼,可显然他没自信不敢放狠话。

    石秋月双手抄在胸前,斜睨着那个鼻血四溅的家伙,轻蔑地道:“没出息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没说出来那三个字,石秋月直接说了,毫不给面子,着实让那断了鼻梁的家伙恼怒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真是有意思……圣子,你有话就说吧。”那高峰之上,几位长老俯视这边,即使隔着十几里,也能看到听到那百丈平台上发生的事儿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莫非邪这个角色,是剧情早就设定要有的,只是提出这个名字的书友运气不错,我用了这个名字而已。毁灭之体看上去就不是好人,但“非邪”这两个字,很好解释了毁灭之体可怕外表的问题。让大家多提几个龙套名字,也是为了这个,一不小心就有很契合的名字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