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九百五十五章 灵台来袭 四更
    小说网.一卷卷轴,以准妖皇皮祭炼而成……这得多特么败家的人,才做得出来?!

    须知,修士的肉身,本就可以作为炼器的材料!

    而准妖皇皮,这卷轴这么大的皮,制成一张准帝神图或是软甲,都价值可观!

    这可是,能炼成准帝器的东西,只逊色于帝器而已!

    除了大帝,众人谁也想不出,会有谁,能做出这么败家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钟离夫人肯定不会,除非是准帝,否则没有谁有祭炼这张准妖皇皮的本事!

    丹火,也只能融化天成之物,以生灵肉身为炼器之材,丹火是难以越境熔炼的。

    “钟离夫人这出手,已经不是阔绰了,真是壕无人性啊!”一位至尊笑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至尊们,在洛神行宫正殿内宴饮,而年轻少年们,自然也有自己的乐子去找。

    天帝府的年轻至尊们,此行也跟着出来了,封魔之地是一个大机缘,各家都带上了自己的小辈。

    若是有幸进入封魔之地,说不定,小辈们也会有自己的机缘。

    在洛河之上,西洛城外三里,有一座桥。

    名为“洛河桥”。

    当然,在仙遗大陆上,以这三个字命名的桥,不只有这一座。

    在桥的两端,分别种着雪枫树与火枫树,白的似雪,红得似火!

    天上飘着微微小雪,十几个少年人围坐在火枫树这旁的岸边,隔着几百丈看着那洛河桥,典风突然觉得,这一幕很是眼熟。

    在如此寒冷的深冬,西荒域的大海都有些地方结冰了,但这洛河水,却半点没有凝结的意思。

    两边的枫叶落在水面上,摇摇曳曳,随波逐流,或浮尘之间消失在了水面上。

    “典风,你在看什么?”龙血烽瞥着典风目光看去的方向,是那洛河桥,桥上除却来往的人,没什么看头。

    典风摇了摇头,他道:“我曾得到过一卷临摹的假洛河图,被封在其中,我看到过洛河桥边的景象,现在再见觉得有些恍惚。”

    洛河图,便是洛神宫的镇宫之宝,洛神所拥有的帝器。

    不过典风却觉得,或许,不是帝器那么简单。毕竟伪洛河图中,已经有了一个小世界,虽然不稳固,但也足够让人惊异。

    真正的洛河图,典风怀疑里面,也有一个世界,而且应该更完美。

    “洛河图中,描绘了洛河流经之地的地形,其实就是仙遗大陆的阉割版,你在那图中见到的洛河桥,应该不是这座。”冰雨道。

    典风点了点头,笑道:“的确不是,我记得那一段的洛河桥周围,还有一个似乎是上古时期就存在的村落遗迹。可是,这里却没有,所以应该不是那段。”

    欧阳宏道:“这洛河桥可是有千万座,也许在某个深山老林里,有那么一段,与你那假图上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。

    洛河流经五大域,虽然最庞大的主流在中州,但在五大域这样的洛河桥,数不胜数!

    典风也无法确定,那座桥,以及让他曾觉得似曾相识的桥边景色,究竟在哪儿。

    反正,不是这里。

    典风有些失望,他来这里的时候,本就打算来这里看看,可这里的洛河桥让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孔兄,金双羽怎么没来?”腾辉与孔青碰了一杯,他故作不经意地问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仔细听起来,金乌族的离奇消失,的确让人觉得诡异。

    孔青也苦笑:“金兄离去之前,并未与我有何说明,我估计他也是随着金乌族突然就走的,都没来得及告别。”

    金乌族突然消失在了南岭火桑林域之中,早就惹得天下大惊,谁也不知道它们去了何处,只剩下一些血脉驳杂的族人当幌子。

    不过即使如此,金乌族的火桑林,还是没人去占,谁知道哪一日它们会不会回来?而且金乌族可是出过帝仙,鬼知道里面,是否会有一些仙人手段的陷阱。

    九尾狐族的白无双也来了,典风瞥了她一眼,她坐在孔青身旁,就像辰心坐在腾辉身旁一样。

    当然,冰雨与莫柔,分别坐在典风两侧,更是让人羡慕。

    不过,典风却不是因为白无双的美貌而看她,他只是想起了在试炼神域天妖阁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次,典风可是冒充前辈高人,让白无双与孔青,都付出了部分代价。

    主要是那时候,他需要搜集【九王炼血丹】的丹材,不得不那么做,现在每次看到这两人,典风还是会觉得心中有些愧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们又不是仇人,现在还成了朋友,怎么也有点感觉脸上微辣。

    好在白无双与孔青,都认不出典风来,这倒是让典风心中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至于金双羽,典风也记得他,那个有些骄傲自负的金乌族太子。

    “诶,听说了吧,最近中州好几个不朽皇朝,都分崩离析了……”典风突然听到,天魔教的那个黑玲珑拉着妖娆在说话。

    今日,典风认得的年轻人,几乎都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听说了,这不打仗还不知道,一打起来,才发现原来那么多圣地、皇朝的帝器,其实早就遗失了!”夏禹接过话来,有些感叹地说道。

    帝器遗失,这是一个帝道势力衰落的标志,所以只要能隐瞒,大家都隐瞒,不让外人知道帝器早没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么多年来,你能瞒得住外人,瞒得住自己人吗?门内弟子,都见不到帝器一面,那某些传言自然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而那些帝器遗失了的皇朝、世家、圣地大教等组织,便是这次天下大乱的,最惨的受害者。

    柿子,都知道,要挑软的捏。

    强势的大势力,自然不会先撕起来,肯定得收拾了那些没实力的,然后再一决雌雄。

    这也是大战开始平息的原因之一,这才第一年,还有九十九年的时间呢,不用着急。先搞定那些丢了帝器的,瓜分了他们的资源,然后休养生息之后,谁想再战咱们再来。

    说白了,帝器是战略级神兵,谁家拥有,谁就有话语权与人权。

    战争,最受苦的,永远是落后国度的平民百姓。

    “真想坐过去,与典师兄他们坐在一起啊!”在典风他们那一圈子之外,不少人都羡慕与崇拜地,看着典风他们那边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因为年轻至尊都在那边,那十几个人中,半数的代表了仙遗大陆年轻一代的巅峰水平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过去呗,看能不能蹭到一杯酒,哈哈。”正龙对莫非邪笑道。
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突然,一道神虹从洛河桥上过往的人群中飞来,落在了这边年轻人们的不远处。

    来者不善,位列灵台境,他一身黑衣,带着面具。此人朝着年轻人中瞥了一眼,然后露在面具外的眼神便带着一丝惊喜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此人探手而出,根本不废话,直接一爪抓向年轻至尊之中,正在与朋友们喝酒聊天的典风!

    “嘿嘿,五行天功,都是我的了!”蒙面黑衣人露出得逞的笑,他眼中满是渴望与兴奋,之前一路有叶天龙相伴他不好出手,现在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机会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