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零三章 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 求花
    小说网.“走吧,诸位,我们去将剩下两处的帝器仙器换了。”武统见众人没了玩的心思,便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深渊虽然有趣,但也是危险之地,活物丢下去了就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还是早些远离得好。

    众人准备离去,突然张天师却道:“诸位去观摩吧,这一路无聊,我想先回我们来的地方,去等着诸位。”

    张天师说他不想再走了,观摩换器其实毫无意思,想先回去等着。

    武统微微蹙眉,众人也没强求,只是提醒道:“此地各处山水之中都危机四伏,只有我们来路的大道上没杀机,诸位不要乱窜才好啊。”

    他不是威胁,只是警告。

    谁都看得出来,张天师或许不想走,是想四处看看那些阵法,学习临摹一下。

    武统不怕他偷师,关键是他找死的话,苍穹可不想背锅,所以先说好,免得死了怪在苍穹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再走了,这一路太无趣。”禅觉与鲛人女王也都开口,纷纷表示,不想再跟去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原路返回吧。”武统瞥了他们一眼,这几个人他看着也觉得恶心,不跟着最好。

    很快,武统带着众人再上路,朝着这禁阵结界空间之中,越走越深入。

    在路上,武统发现张天师离去了,果真没有跟着,禅觉与鲛人女王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老武,你就不怕,这几个鳖孙去到处采药摘果?”唐千秋很熟稔地,对武统问道。

    吃了一顿流水席后,倒不那么疏远了,一些高手之间也可以说上话,开开玩笑。

    在这里,四处神山仙地,到处都流淌圣水神泉,是一个集大成的宝地!

    一路而来,众人可是见到不少,让人垂涎却又不可得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会,他们这里最低都是帝阵,一个圣阵师,翻不起什么浪来。”一位苍穹的圣阵师说道。

    武统也点头,道:“就算是我们苍穹,要想进入这里得到一些天才地宝都得看运气,他们应该得不到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干什么去了,总不会真的走累了,回去等着了吧?”有人哂笑。

    谁也不是傻子,没人会相信,这几人会放弃这个游览的机会,而只因觉得无趣。

    再说,这一路并非无趣,到处可见奇花异种,仙境如幻,十分唯美。

    典风却是冷笑,他当然知道那几个傻货去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在张天师要脱离大队的时候,典风便分出了一道分身,在监视着那几个蠢货。他们还以为自己多机智,不知道一切都被典风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想将我们一网打尽?真是敢想!”典风冷笑,他看见那些人留在那深渊边上,在那里搭建了一座传送阵,出口对着悬崖底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武统带人离去之后,张天师等人佯装倒回,却突然都走了回来,回到了悬崖边上。

    抬头,九幽玄阴琴就在远空,被阵法牵引着,镇压在这里。

    而这座悬崖边上,被张天师设下了一座阵台,出口对准悬崖底下。

    “这,当真要这么做?”鲛人女王有些心惊,她还有些神思不定,觉得这个想法太可怕。

    “哼,一群视而不见的东西,眼看那典风抢走我的神果,却没人帮我说话,他们都得死!”张天师冷哼道。

    禅觉眯着眼,点头冷笑,道:“鲛人王,难道你甘心【鲛帝戟】被这群强盗拿走?”

    鲛人女王皱眉,她自然不愿意,但已成定局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“那少年身上带着一个戒子,应该是仙王器,你觉得能坑到他们?”鲛人女王皱眉,她觉得太不保险,张天师与禅觉被愤怒冲昏了头脑。

    “有仙王器又如何,那又不能增强神觉,怎么也查探不到,我们将布下的手段!”张天师的一位圣阵师朋友说道。

    张天师有个计划,是在见到此地深渊之后,发现的。

    之前武统替换【九幽玄阴琴】,都没敢飞跃这深渊上空,而是直接法力渡琴过去替换,再将仙矛摄回的。

    这个深渊,对生灵有莫名可怕的吸力。一旦在其上空,绝对会被吸摄下去,永镇仙阵之下!

    张天师的想法很简单,那就是在众人的归路上,设下一个传送阵结界,用隐匿阵隐藏一下蒙蔽至尊们的神觉。

    到时候,众人走过此地,看似康庄大道,但却会莫名天旋地转,被结界传送走。

    而传送的出口,便是这座悬崖,之下!

    阵台出口,对着悬崖底下,一旦被传送抛过来,下场肯定就是被吸摄进入深渊底下!

    张天师要报仇,坑杀掉这些人!

    “可是,这样只能坑到走在前面的几人,后面的人见前面的人突然消失,肯定就不会乱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我们肯定也暴露了算盘,会被清算。”鲛人女王沉默思忖道。

    禅觉也点头,道:“这倒是个问题,若是不将他们全坑杀了,我们做的手脚肯定会暴露。”

    张天师却傲然地道:“无需担忧,我会摆下一个连贯的大阵,铺在他们回路上,等所有人都入阵后我立即催动,全都得死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为何不布下杀阵,简单得多。”鲛人女王不解。

    张天师摇头,道:“他们那边还有不少圣阵师,同道中人对阵道危机感应很强,我若摆下杀阵,即使遮掩也可能被察觉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这个道理,只是传送阵的话,并不会让人感受到危机,也就放松警惕。”禅觉点头,眼前一亮,觉得张天师说得不错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鲛人女王惊道,“可若是杀光了他们,我们怎么出得去这最大的阵法结界?”

    之前进来的时候,可是武统的那枚阵牌,发挥了效用。

    现在若是要回去,没那阵牌,行吗?

    张天师自信地道:“不用担忧,届时只是他们人会被吸下深渊,戴在身外的储物戒与阵牌之类的东西,都会被丢上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天师抓来一头麋鹿,这里原生的生灵不受阵法伤害,它在乱窜走上大道时被抓住。

    然后,三人做了一个试验。

    他们给麋鹿穿上衣服,带上一个空的储物戒,以及一些玉牌挂在脖子上。

    然后将麋鹿推下悬崖!

    几息后,麋鹿跌入深渊,但是储物戒与玉牌,都被抛回了悬崖边上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张天师哂笑道,只是眼神有些冷。

    鲛人女王与禅觉见之,顿时大喜,她道:“这下当无后顾之忧……”

    她眼神兀地就变得阴鸷、阴霾,她阴森森地道:“既然万事俱备,那就一个都不要让他们活着了,哼!”

    “不错,尤其是武统,针对我禅宗,又设计坑了鲛人王,绝不能放过!”禅觉怒目而视,他感觉浑身都在激动沸腾,他要杀掉一大批至尊!

    “还有那个典风!最是可恨!”

    张天师道:“方丈说得不错,我们三人被他们针对,这口气与屈辱不能咽下,必须由他们的命的洗刷!”

    鲛人女王点头,她现在最恨的,就是武统。

    那个小乾坤袋,里面肯定有玄机,张天师告诉她,他也能做出让至尊都无法察觉的秘阵,藏在那小乾坤袋中。

    三人皆是咬牙憋着气,同仇敌忾。

    但在一旁,典风的分身眼中看来,不过是狼狈为奸罢了。

    典风的分身,藏在虚空中,他现在修行《虚空经》,隐匿在虚空中很难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回去主干路那边,在即将出去的那条主路上,设下传送阵,那是回去的必经之路!”张天师招呼两人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还是别回去了,就在这儿安息吧。”

    典风(分身)从虚空中显化出身形来,冷笑地盯着三人,语气凌厉。

    “你怎会在此!”三人大惊失色,连忙四处看顾,心中以为完了。

    典风都在这了,那其他人是否也知道了他们的计划?

    不过四处看过后,三人却没发现其他人的气息,顿时相视一眼,带着杀意盯着典风。

    “呵呵,人族圣体,你居然还敢独自出现在我眼前,你杀了我多少族人!”鲛人女王眯眼,冷冷地看着典风,她浑身法力涌动,要下杀手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有趣,你的族人在帝都鬼市卖人族的肉,我杀他们合情合理。”典风毫不在意,这三人在他眼中,如土鸡瓦狗一般。

    “典风,我的确很意外你出现在此,不过你却是忘了,我们这里有两位至尊!”张天师冷笑,他盯着典风,眼中的杀意丝毫不掩饰了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禅觉突然大喝一声,不想节外生枝,让典风跑了的话他们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嗖嗖——

    禅觉与鲛人女王皆是飞起,冲向典风,要杀人灭口!

    两人眼睛眯得促狭,带着凌厉的杀机,手中抬起,天地间的灵力在被他们勾动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修士而已,即使是圣境体修士,也绝不可能是两位至尊的对手!”张天师冷笑地站着看戏,觉得典风是找死,死定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却突然想起……典风是有仙器的!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典风头上浮现一枚黑色戒子,那是虚空戒,它轻轻一颤,虚空便掀起阵阵涟漪!

    “是那件仙王器,快躲开!”禅觉大惊,这才想起,典风可是身怀仙王器的!

    不过这条路,就这么窄,虽然容得下几十上百人同时通过,但对这个境界的高手来说,太促狭了。

    禅觉与鲛人女王刚准备反身跑,但却惊愕地发现,无处可逃!

    四周有山有谷有深渊,但每一处都有绝世杀阵,跑进去那是找死。

    可若是不跑,注定被禁锢,然后任由典风施为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迟疑的这瞬间,虚空涟漪一荡,将悬崖边都囊括在内,一切事物就连风,都被禁锢在了虚空中动弹不得!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典风一拳,扫起一阵巨浪,将禅觉越鲛人女王,拍出悬崖!

    同时,典风收起了虚空戒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两人惊叫着,十分惊恐,被一股无形的力量,拉扯下深渊!

    他们想飞上来,但即便是至尊,也毫无动力,根本无法控制自己,只能看着自己落下去。

    嗒——

    典风一步跨来,站在了张天师面前,后者吓得哆嗦,已是满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”张天师想求饶,但典风都懒得听他多言,一腿踢在他胸膛上,将他踢飞出悬崖,在半空中炸开!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张天师肉身崩毁,一堆碎骨碎肉,掉下深渊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如此辛苦谋划,那便让你们尝尝这结果吧,但愿你们不会在深渊下,喂了魔。”典风冷笑。

    咻咻咻——

    几息之后,三枚储物戒,与三人身上的一些配饰等,都被抛飞上来。

    典风的分身走过去,捡起有价值的东西,然后引入虚空,追本尊而去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求花花勒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