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零六章 遗蜕,福缘,异变
    小说网.典风一路上山,剑痴与他一起,两人越走越高,直到突然消失在山脚下众人视野中。

    “不见了?”众人惊异,两个大活人,突然就消失了,让人怎么不惊。

    “他们应该是进入了某个秘境,这山上有结界。”鲁谷说道,安慰叶天龙,典风还没死呢。

    “阁主,您可千万不能有事,否则我如何交代哟!”藏剑阁的圣阵师一脸苦色,祈祷道。

    叶天龙本是一脸担忧,但欧阳雷一句话,却让他放松下来: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你家那个祸害,可是进出过不少秘地了。跟你当年一样,这种祸害最不容易死。”

    不过叶天龙又瞪眼,道:“你这也叫安慰我,还是说在骂人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典风与剑痴,遵循着那道声音,一路朝着山路上走去。

    但走着走着,两人渐渐察觉到了不对。

    “我们进入了另一个空间。”典风对虚空十分敏感,在跨入结界的瞬间,便对身旁的剑痴说道。

    而在这结界之中,两人发现,这里与在山下时见到的景致,完全变了。

    一片片光明草十分繁盛,高大的,犹如参天巨木,需要他们仰望。

    而即使小些的,也有人高,他们就像是走在草丛之中,彼此见不到顶。

    典风走着走着,突然发现,剑痴与他走失了!

    “剑痴前辈?”典风四处看去,他有些心惊,不过即便是神识与神眼,都看不见半个人影。

    剑痴突然消失在典风身旁,但典风觉得他应该没事,否则就不会被允许上山了。如果那个冥冥中的存在要害他,也不会等到这里才下手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吉人自有天相吧。”典风无奈叹了口气,朝着前方走去,现在不是上山了,而是一片平旷之地。

    他来到一片旷野,四处都是光明草,是光明草的世界,这里容不得其他植物生存。

    当然,生灵是有的,各种飞禽走兽他都看见,在远处的山上、在天上、在巨大光明草树上。

    而最让典风瞩目的,便是这片一望无际的旷野上,有一株最为独特的光明草。

    它长得平凡,有一穗,三叶,通体却翠绿如玉,蕴含蓬勃生机与无上道韵!

    那穗弯如“狗尾”,光明草又名“狗尾草”。

    本是世上最平凡的草,只因出过一尊天帝后,这种植物再也没人敢小看。

    许多剑修以光明草自省,古时有些强者,会专门栽种光明草来瞻仰,感悟它们的道与理。

    当然,能悟出来的人,都曾是璀璨的人物,光辉照耀过诸天。
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典风飞过去,他没敢踩踏任何一株光明草,他腾空飞行,而后飞到了旷野正中。

    在这里,便是那株光明草生长之地,他感觉识海内那半截光明草叶,颤抖得越发剧烈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典风大惊,他之前在远处,没看清这株光明草,现在发现了异常。

    这株草有三叶,但是其中一叶,只有一半!

    典风深吸一口气,他将识海内那半截光明草叶取出来,拿在手上,凑近了那断叶之处。

    完美契合!

    “我的天!”典风吓得一抖,后退一步,心中惊疑不定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这半截蕴含神术的光明草叶,竟是从这株草上截断的,难道……

    “难不成,这是光明天帝本尊?!”典风脑洞很大,他瞬间这么怀疑,因为黑天说过,半截草很可能出自光明天帝本体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少年。”

    典风一愣,之前那道声音,再次出现在了他脑海中。

    “是你在说话吗?”典风看着眼前这株草,它没多高,需要典风蹲下来才与它齐平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这株光明草轻轻摇曳一下,那穗对典风点点头。

    典风盘坐下来,坐在光明草对面,他问道:“这半截草,是前辈您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的,但我不是天帝。”光明草点头,再次强调,是典风想多了。

    典风很敬畏,问它是谁,是否与光明神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天帝……的遗蜕,生出了灵智而已。”光明草说道,但语气很有些自得,这个来头足以骄傲。

    “咝!”典风惊诧,十分激动。

    天帝的遗蜕,也就是说,就像是蛇皮那样的东西,终究沾染天帝气机。

    “前辈,这半截草,终究该物归原主。”典风奉上半截光明草叶,递到光明草身前。

    “这半截草引你来,不是让你还我的,而是让我传道给你的。”这株光明草说道。

    传道?

    典风一听,顿时惊喜,他激动地问,是否是《光明剑典》。

    “是的,天帝走得匆忙,他的子嗣也大半死伤,道统没有传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天帝不愿他的法无人继承,所以留下这个任务,让我传道。你若是接受,那你必须建立一座以《光明剑典》为底蕴的大圣地出来。”

    啥?

    建立一个大圣地?你特么真看得起我!

    典风无语,咳道:“前辈,这么漫长的岁月,为何您不早找个传人呢?”

    光明草叹道:“我落在此地,镇压妖邪,不得擅自离开。而此地后来很快被武苍穹封印,与外界隔绝,所以一直没人能来。”

    典风道:“那还有苍穹圣地的人啊,传给他们也不是不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他们资质太差,且没有凭据,我不能传法。”

    光明草告诉典风,光明神曾留下话,只能传法给,持有半截草叶的人。

    典风听了,觉得无语,这简直没逻辑。

    什么道理啊,为何只传给有半截草叶的人,早传出去,现在说不定早有个【光明圣地】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物的脑子,都有毛病吧。”典风暗自啐道。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光明草叶抽来,将典风脸上拍出一道血痕,它怒道:“你敢质疑腹诽天帝?!”

    卧槽,这东西能洞悉我的想法?!

    典风被抽了一下,本该发怒,但却很没脾气,他知道这是个老怪物,说不定媲美真仙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只是觉得不合逻辑,为何要拘谨于信物?”典风笑呵呵地,被打脸还得赔笑,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好贱呀。

    它摇曳着,不屑道:“少年郎,你懂什么!法不可轻传,需要找到对的人,否则宁愿永远封存。”

    典风心中很不赞同,他觉得这话,不过是敝帚自珍的借口罢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就是那个对的人?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独特之处。”典风摇头,总觉得不能被说服。

    光明草笑道:“你难道还觉得,自己很平凡吗?”

    你平凡?

    若是天下人听到这话,估计至尊都得抹脖子,你还平凡?!

    典风一怔,下意识去思考,然后盯向这株,此地最矮小的光明草。

    光明草继续道:“你是一种很可怕的体质,我感受到了,你体内圣骨,每新生一次就会令你脱胎换骨,拥有另一种血脉之力。”

    典风大惊,这是他最隐秘的事情,但在这株草面前,什么也瞒不住。

    “且我看见,你识海内有虚空戒、八封剑,你还修有几部天功……你现在说你平凡,你自己信吗?”光明草哂笑道。

    原来封剑仙王的剑,名为【八封剑】,典风此时才知道。

    这剑名奇怪,但典风也刹那就明白,封剑仙王在成帝前,曾封剑八千年,拔剑时直接越级斩杀过一尊大帝!

    所以,此剑才有了【八封剑】之名,意在纪念此事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承认我不太平凡……”典风自嘲一笑,听它这么一说,典风突然觉得,自己真的有点非凡了。

    同时典风也很惊异,这株光明草是除却冷未央之后,将他看得最透彻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想,这也是天帝算到的,传法给你,你注定不凡,将来肯定能将此法发扬光大。”光明草见说服了典风,便要传法。

    典风却出乎它意料地拒绝,道:“我觉得,您可以传法给剑痴,呃,就是跟我上山来的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光明草一怔,它很意外,别人都哭着喊着要求法,此少年居然拒绝?

    光明草穗摇了摇,就像是摇头,道:“我扎根在此,有两个任务,一是镇压此山,二是传法给未来持有半截草的人……你既是来了,便有缘法,你必须要接下这个任务。”

    典风站起来,吓得后退一步,摆手道:“前辈,我胸无大志,你找错人了,建立一个圣地那种事情太难,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典风很有自知之明,《光明剑典》他不是必需的,他现在身上已经背负了很多,不想再揽活儿。

    谁知,这株光明草却道:“唔,建立一个大圣地,那是我自己附加的,天帝并没有要求……若是太难,那就算了,只要将法传下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竟是降低要求,也要传法?

    典风一愣,总觉得事情不简单,与这株草的对话中,他一直很警惕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情,越是福缘在眼前,往往就越是有危险。

    且,他一路上山来,太顺利了!

    这种集天地光环于一身的运气,典风觉得,不会降临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于是,典风暗自站得远些,轻声问道:“那前辈,你要如何传法?”

    光明草轻轻摇动,有些欢快,它道:“你过来,摘下我的草穗,放入你识海之中,你就能得到完整的《光明剑典》。”

    草穗,光明草的草穗,就如修士的头颅。

    典风眯起眼,心中有些警惕了,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这,岂不是斩去了您的头颅?”

    “无妨,我功参造化,再生出草穗也很简单,你摘了去吧。”这株光明草轻笑道。

    典风冷笑,淡淡地问道:“那前辈,你为何不自己摘下,非要让我来?”

    光明草一怔,显然没料到,典风会有此问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巨大的机缘,寻常人多半激动到不行了,谁还会在意这些细节?

    可典风还清醒着。

    不是说典风能抵得住天功诱惑,而是典风的天功已经很多了,对《光明剑典》不是很热切,所以才能保持冷静。

    很快,这株光明草解释道:“我全力压阵,镇压山下的东西,我无力做到此事。”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典风祭出了虚空戒,手中又持着【八封剑】,识海之内《魂诀》也被典风的金色小人元神保住。

    典风冷笑道:“你无力?还是说,你就是被镇压在这山中的那个妖魔呢?!”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典风话音刚落,这株光明草突然变色,通体翠绿生机,变得猩红如血,透着魔气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发现了,真是可惜,你若是按我说的做了多好……”血色光明草摇曳着,它在冷笑,剧烈颤动,但却无法离地而起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四周那些绿色光明草摇动,一道道阵纹浮现,这株光明草被困住,完全无法透出半点神威!

    它没想到,会被典风识破,典风都祭出了仙王器防身,那再装下去就没意思了。

    典风后退着,冷冷看着它,摇头冷笑:“果然,我特么就知道,天上掉馅饼的时候,都绝不会是好事!”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又是一个大章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