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零七章 血染的仙草
    小说网.“你是怎么发现的?”血色光明草摇曳着,十分妖冶,看上去透着煞气与血光。

    它很淡然,即便被发现了,也表现得无所谓,很有些姿态。

    典风头顶虚空戒,手持八封剑,识海内的元神抱住了《魂诀》。

    可他依然觉得胆寒,没什么安全感,这株血色光明草,给他很不好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“算了,发现就发现吧,本来你摘下我的草穗就好了,现在还需要我夺舍你,唉!”血色光明草冷笑,它一副淡然的语气,似乎觉得吃定了典风。

    典风皱眉,咬着牙,他慢慢朝着身后倒着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不要乱走,这里四处都是杀机,若不是我牵制了阵法,此前你根本上不来。”血色光明草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典风怔住,止住步伐,盯着它:“你到底是什么东西?!”

    血色光明草不答话,它的草穗轻轻一颤,顿时它的种子被震出,随风飘荡,朝着典风飞来!

    “滚开!”典风以掌风去拍,但那草籽窜得飞快,他还没拍中便飞入了他的眉心之中!

    “我本不想动武,可你小子太不识时务,我也没办法。”血色光明草冷笑,飞入典风识海的,那是它的草籽,蕴含它的意志。

    它被阵法困住,做不到自斩头颅夺舍的事情,只能以这样的手段,影响典风的意志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血色光明草一颤,它施法被此地的阵法发觉,顿时一道青色剑气袭来,将它喷出的草籽斩碎在虚空之中!

    不过,依旧有一些,进入了典风识海之中!

    危险!

    典风站在原地未动,他的心神沉入了识海,被草籽入侵的刹那,他就感觉到了心神动摇。

    他的元神在巨颤,似乎被肉身所不容,要被驱逐出去!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《魂诀》复苏,它翻开一页空白,射出一道金色神光,交织着将侵入典风识海中的草籽,全数拘禁其中!

    典风大喜,他没想到,面对这个来头甚大的血色光明草,《魂诀》居然也有压制之力!

    那些草籽被全数封印在一页《魂诀》之中,它轻颤出黄金光辉,将典风的元神包裹,那些许与肉身的排斥感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典风睁开了眼眸,他冷哼一声,戏谑看着那株正在摇曳草叶的血色光明草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!”血色光明草传出一道意志,十分震惊,草籽是它意志的延伸,它看见了典风识海中的《魂诀》。

    此前典风刚到时,它就看穿了典风的识海,就连八封剑与虚空戒它都看见了,但却唯独没发现《魂诀》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这才吃了个暗亏,虽然没被封印了元神,但它也顿时大骂,不敢再释放草籽侵袭典风了。

    “《魂诀》居然都在你身上,你到底是个什么可怕的来历?!”血色光明草巨颤,它觉得撞上了铁板,本以为是个好忽悠的少年,没想到背后底蕴可能很可怕。

    典风摇头,他自知自己可能与几位天帝仙王有牵连,但却也算不上什么抱上了大腿。

    说来,也只有一个冷未央,算是与典风结下善缘。

    “这是冷未央给我的,你也是一株光明草,想必你认得她?”典风手中持着八封剑,他冷冷瞥着它,很想拔剑试试能不能斩下去。

    而典风说出“冷未央”后,血色光明草剧烈颤动起来,道:“你居然见过了冷未央!……还好只是冷未央,不是天痕……”

    典风皱眉,这株血色光明草,居然提起了“天痕”。

    史上还有几个“天痕?”

    那自然是,创出了魂修天功《魂诀》的一代仙王,天痕大帝了!

    血色光明草庆幸,典风听出来了,狐疑道:“呵呵,你不是说你是天帝遗蜕吗,怎地还怕一个仙王?”

    血色光明草不再颤动,它似乎冷静了下来,竟是平心静气地,与典风谈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谁告诉你,天帝就一定力压仙王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”典风震动,感觉三观要刷新,听它这话,难道仙王可以不惧天帝吗?

    血色光明草摇了摇草穗,道:“看来,我是小看了你,居然有这么多大人物,都与你有缘。”

    它转移了话题,不回答典风的疑问,轻声问道:“少年,咱们冷静下来,谈一个交易如何?”

    典风摇头,根本不思索,就道:“我拒绝!”

    这株血色光明草,典风可以确定,它就是被封印在这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与它做交易,那岂不是与虎谋皮?断难相谋,那是作死。

    它没立刻发怒,而是循循善诱地道:“我此前也不算全骗你,我的确是光明天帝的遗蜕,在它成仙王前的遗蜕,如今算是半个仙王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有天功,《光明剑典》是光明神成帝后就完成的,我虽然得到不全,但足以支撑你修行到仙王境界!”

    “而你也不需要做什么,只要你用八封剑,斩下我的草穗,带我离开此地即可。”

    典风依旧摇头,道:“我还是拒绝,放你出来,岂不又是一个黑暗流血时代?!”

    带走它的草穗,便等于是带走一个修士的头颅!

    元神藏在其中,有个头颅,长出全身来非常容易,那等于是放出了一个恶魔!

    这血色光明草,被镇压在此漫长岁月了,积蓄的怒气与怨气非常强大,出去后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想想就知晓,即便是个正常好人,被封印百万年,也会憋出毛病来。

    典风不能冒险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个交易的筹码,在典风眼中,也不算多么诱人。

    天功虽好,但他有的是,何况他可不想追随先贤的路,成为一个二流的真仙或是大帝。

    “这半截光明草叶,想必当初是你自己斩落下来的吧,为的就是吸引人来救你?”典风看了看手中,那半截光明草,说道。

    这半截草还是青色的,翠绿如玉,晶莹剔透,氤氲着淡淡仙芒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当初在被冷无敌封印前,的确撕裂自身,企图等过漫长岁月后,引人来救。”它点点头,算是承认了。

    “冷无敌,那是谁?”典风皱眉,未曾听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血色光明草淡淡道:“这是个天骄,沐浴父母荣光而崛起的天才……他是光明神的第一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咝!”典风深吸一口气,有些激动,没想到听闻了这等天骄人物。

    光明神的亲子,还是第一个亲子,绝对继承父亲的血脉与道统,实力强大到震慑诸天!

    是这个冷无敌,封印了这株草。

    “当初光明神与天帝们离开了仙遗,去无尽星空中,寻找灵源。我蛰伏很长岁月,好不容易等到天帝走了,我才敢表现出我的意志,结果却被冷无敌发现……”

    灵源?

    典风想起了至尊天碑的话,看来这血色光明草,也不是全说假话。

    典风皱眉,道:“你是光明神的遗蜕,所以冷无敌没杀你?”

    “他杀不了我!”血色光明草冷笑,语气有些自得。

    典风冷笑,都被封印在此,成了阶下囚,还有什么好得意的。

    “我与天帝同源,沾染天帝因果气息,除非天帝亲自出手,否则谁都杀不了我!”血色光明草冷笑,也正是因此,它才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否则以天帝亲子的手段,哪里还有它活下来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想必你表现出意志后,没做什么好事吧,否则冷无敌为何要镇压你?”典风冷瞥着它,对于它的话,典风不会全信。

    血色光明草沉默了。

    稍后,它叹了口气,有些懊悔的语气:“我当初太过放浪形骸了,以为我成了天帝,难免自大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不止如此吧,你毕竟是光明神的遗蜕,若不是做得过了,为何会被这般对待!”典风全然不信,绝不会认为,它只是过于高傲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……不过,是吃了几个人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吧。”血色光明草淡淡说道,它现在奈何不了典风,也看开了。

    它奈何不了典风,典风也决心不会帮忙,那它说话也就不必顾忌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吃了几个人?”典风斜眼,心中冷笑,绝不会是几个人而已!

    血色光明草长叹,道:“不过才一州之地罢了,还没尝出什么味道,就被冷无敌发现了……想想真是亏了,该捉几个大帝来吃的。”

    典风一听,凝眸冷对,心中生出无边杀意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