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零九章 无胆鼠辈
    小说网.救你?

    典风冷笑了,救你个鬼!

    “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,我不会与你达成交易,将来我若成道,必定来此杀你!”典风语气凌厉,丝毫不留余地,不愿与虎谋皮。

    若是他为了一卷天功,就应下了,那他从此也会良心难安。

    “少年,你要想清楚了,这可是天帝的天功,而不是仙王天功,有差别的。”光明草知道现在丝毫奈何不得典风了,只能低声下气,循循善诱。

    典风摇头,这种事情,怎么可能答应。

    “真遗憾,看来是彻底谈不拢了,那……你的朋友,恐怕不能与你一起走了。”血色光明草冷笑道。

    典风皱眉,而后瞪大眸子,惊道:“剑痴前辈……你将他怎么了!”

    此时典风也才想起剑痴来,两人一同进入此地,但却很快失去彼此踪影,他现在担忧了。

    听它的语气,是拿捏住了剑痴。

    见事不可成,便想要另辟蹊径,用剑痴来逼迫典风与它交易。

    “他暂时没事,但你若是不答应我,那就不好说了。”血色光明草云淡风轻地威胁道,丝毫没有风度,为达目的不折手段。

    典风眯眼,道:“那你将他放在哪儿了,让我见见他,否则我怎么知道,他是否还活着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血色光明草摇了摇草穗,拒绝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太过诡异了,我担心将他放在你身前,你或许有手段立刻将他救走。”血色光明草谨慎地说道。

    虚空戒、八封剑、《魂诀》、白牙,典风身上太多让它惊讶的地方了,谁知道是否还藏着某些隐秘?

    然而典风却不傻,冷笑:“拙劣的谎言,你被封印在此,连攻伐我都差点让你遭劫,我不信你抓到了剑痴前辈!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不信,大可以直接离去,我留不下你,但要杀一个至尊,还是轻易的。”血色光明草语气淡然,但威胁的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它很不懂得谈判要义,一直在不断触及典风的底线。

    典风心中,自然是勃然大怒,但他也不敢赌,毕竟关系到剑痴的性命。

    若是剑痴死在这里,典风却安然出去了,他怎么说得清,这一切是否是他做的?

    典风握着【八封剑】的右手,捏得发白,他咬着牙,心想难道真要委曲求全?

    或许他可以,大义凛然地说,剑痴的生死比起天下来说,不够重要。

    但那是剑痴的命,不是他典风的,他没资格将其作为赌注。

    “你想我救你出去,那是不可能的,除非你自斩修为和肉身道果,甘愿成为至尊。”典风提气说道,不想放走它出去祸害天下。

    “绝不可能!”血色光明草大怒,怒吼一声,让人振聋发聩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它动怒,引发了此地阵法,那些晶莹的光明草闪烁仙光,一道道剑气劈来,将它打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它沉默了片刻,稍后细声平和地道:“那不可能,我不能答应你!”

    血色光明草毫不妥协,表示这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典风顿时心中,对它越发不屑。

    黑天、黄金龙皇,他们都曾是成仙作祖的人物,现在不也都散功重修了吗?

    尤其是黑天,不断复活然后遭劫,剩下残魂,而后再逆天去复活!

    百折不挠,这才是我辈修士楷模。

    跌落境界而已,血色光明草出去后,若是努力修行,凭借它的天帝道统,也不会平凡的。

    当然,想靠自己再成帝成仙,那肯定很难。

    这也是它为何不愿的原因。

    现在虽然被困,但它还是真仙,即使再被困十万年,也不会老死。

    可如果散功重修,若是无法成仙的话,那他就会在短短一两万年内死去!

    生而高高在上的强者,不会愿意被削弱,所以它才会对古虚空,那般畏惧。

    黑天这般人物,重修也可能成帝成仙,但这株不过是好运的天帝遗蜕,当真有这个意志和本事吗?

    让人怀疑。

    典风甚至都不用怀疑,他觉得这种东西,一旦跌落帝境,再想成帝那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“无胆鼠辈,哈哈哈哈!”典风冷笑,大笑,嘲讽地笑。

    血色光明草语结,被典风说中心态,无法分辩。

    “快救本尊出去,你再这般对我不敬,那个至尊就别想活了!”血色光明草色厉内荏,威胁道。

    典风摇头,笑了,他拿起手中八封剑,道:“你太看得起我了,这把剑我可拔不出来,想救你也有心无力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用力试着拔了拔剑,当着血色光明草的面,的确拔不出来。

    典风现在很庆幸,他拔不出这把剑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血色光明草巨颤,万分不信,但它却看得出来,典风不是故意不拔出,而是真的拔不出。

    它无法理解,典风连仙王器都有,与天帝仙王诸多牵扯,为何却偏偏拔不出八封剑?

    它还当真以为,典风是天眷之人,生来便万事诸顺呢。

    血色光明草垂下草穗,枝叶也耷拉着,看起来十分颓废,它太失望了。

    兀地,它抬起草穗,穗尖对着典风,像是盯着他,怒道:“你一直在耍我!”

    典风拔不出八封剑,但他为何不早说,偏偏与自己废话这么半天才说?

    典风耸了耸肩,冷笑道:“没错啊,我就是在套你的话,毕竟你是个老古董,嘴里应该藏着不少秘密。”

    早在血色光明草,第一次要典风,以八封剑斩下它的草穗时,典风就心中不断冷笑了。

    他持着八封剑,不过是为了感受到些安全感,说白了是虚张声势。

    它当真错误认为,典风是八封剑的继承者,有出剑的资格呢。

    典风心中嘲讽,现在恐怕唯一能拔出这把剑的人,都不在这个世界了。

    竹韵进入剑中有些时日了,典风估摸着,除却她也只有封剑仙王的后裔能拔出这剑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封剑仙王,还在这世上留有后代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!”血色光明草,勃然大怒,它那半截草叶轻颤,似乎要斩下典风。

    但它终究没敢出招,它每出手一次,都要承受封印大阵的反噬。

    且说,有门牙护着典风,它知道杀不了他,那又何必自找罪受。

    “你并没有抓到剑痴前辈吧?”典风眯起眼,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他被这里别的东西吸引去了。”血色光明草像个老无赖,丝毫没有说谎被拆穿的尴尬,十分淡然且平静。

    说完这句,血色光明草就沉默下来,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一个无关紧要的至尊而已,杀不杀没都没意思,即便以剑痴为威胁,典风也救不了它。

    它放弃了,很绝望,几百万年过去了,好不容易有人来,却也成了失望。

    难道,还要再等几百万年?

    它可不是睡魔那一脉的人,一觉睡个百十万年很正常,他做不到,只能在孤独与寂寞中独自消遣。

    此地完全针对它在镇压,无数光明草,沾染天帝气息,是冷无敌布下的。

    典风走了,去找剑痴,他来此是被半截光明草撺掇的,算是被算计。

    而剑痴则不同,他被其他东西吸引来,或许他才真会有机缘。

    “难道,我真要散功,才能逃离这里吗?”血色光明草摇曳着,它在思索,以前从未这么想过,现在典风给了它启发。

    它很难死,但想获得自由,这个无数岁月来,他最希望得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散功,需要巨大勇气,终究,它还是没能下决心。

    “罢了,再等等,等到这里的阵法失去作用,等到封魔之地那些可怕的东西醒来,或许我能被巧合救出去……”血色光明草自语,它不敢自斩修为,心中还有些侥幸在作怪。

    典风没有原路返回,他离开旷野中心,却也诧异地发现,这山上的阵法竟是没有攻伐他。

    他可不信,那血色光明草,会好心再掣肘杀阵。

    突然,典风耳边传来一道赞赏的声音:

    “少年,你的来历和热血,都出乎我的预料。”一道青色虚影,从典风身前一大片光明草中,一点点散出的仙光聚成。

    他看上去很面熟,典风觉得,这道虚影与冷未央,有五六分相似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什么坏东西?”典风大惊,连忙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那虚影淡笑,道:“我是冷无敌,准确地说,是冷无敌的一枚草籽,我镇压在此,漫山光明草便是我化成。”

    典风瞪大眸子,一副日了狗的表情,今日当真是“惊喜”不断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找呀找呀找花花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