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一个不留 三
    小说网.哈?

    张天师一脉的人,顿时惊楞,然后是惊喜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走,等我请你们吃饭吗?”典风皱眉,看向窦破天等人,张天师一脉的人来的也不多,十几个而已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多谢典少侠不迁怒我等,我们告退了!”窦破天连忙稽首作揖,向典风告退,随后带着张天师一脉的人,飞逃似的朝着东边而去。

    幸福来得有点突然!

    他们如蒙大赦,跑得飞快。

    典风是放过他们了,因为典风一向恩怨分明,不会迁怒他们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是否有这个心胸那就不知,所以他们仍然算不上安全无虞。

    张天师一脉的都走了,剩下鲛人族众人,都面带怯色地看着,这个虎视眈眈的人族少年。

    半步至尊感觉憋屈,她堂堂灵台八重天,在外界即使见到典风,也不会怕成这样。

    但在这该死的封魔之地,万法皆禁,她反而成了弱势的一方。

    “东胜王,你,你想怎样?”一个胆子大些的鲛人少女问道,她生得很美,做出一副娇柔可怜的模样,觉得典风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典风淡淡瞥着所有鲛人,鲛人族与九尾狐族一样,盛产美人,这里每一个女子都美若仙子。

    但在典风眼中,这些不过是红粉骷髅,而且是骨子里透着毒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就事论事,也不会灭了你们鲛人全族。”典风终于在,鲛人们额头渗出冷汗的时候,才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虽然恨透了鲛人族,但典风也没想过,要灭掉其全族。

    这是不可能的,南岭阔海浩瀚无比,鲛人族到处藏身,最多只能捣毁它们的巢穴罢了。

    鲛人半步至尊松了口气,心中生出些侥幸来,顿时战战兢兢地问道:“那圣体想如何?”

    典风说不会全杀,但也不是说没事,不然为何堵住去路?

    典风扫了这些鲛人一眼,而后凌然地道:“没吃过人的,站到我身后来。”

    霍!

    没吃过人的?

    这意思太明确了,且符合典风在帝都的作风,鲛人们顿时面面相觑,眼神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这批鲛人也不多,才二十来人,不过都是族中修为最高,或是天资最高的鲛人。

    二十来个鲛人,二十张嘴,但此刻却颇为沉默。

    典风眯起眼,带着冷然杀意,问道:“怎么,难道你们都吃过人?”

    他杀心暴起,敢以人族为食的种族,不管是什么,典风都无法容忍!

    鲛人半步女至尊,微蹙眉小心地道:“圣体,万物相食乃是天理循环,人族不也食尽各族吗,这有何不对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弱肉强食,自古通理,我们没什么不对!”一个鲛人族的天才理所应当地说道。

    咻——

    一枚骨石,从典风指尖弹射而出,化作一道白色闪电,瞬间击穿了这位所谓天才的颅骨.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这个年轻的鲛人后脑穿出一片血雾,他带着不可思议之色,仰面便朝着身后倒下,溅起一地骨沙。

    那枚骨石穿空而去,激射出去数里远才落下地面。

    而这个鲛人,死得彻底,眉心内的灵台都被骨石击穿,元神很快会会被此地的魂火等生灵捕食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”半步女至尊大惊失色,她忍不住大喝,眼中瞪出震怒之色,瞪着典风。

    其余鲛人,也没想到典风如此果决,竟是毫不犹豫就下杀手。

    咻——

    典风更是直接打出一只短箭,将那鲛人尸体浮出的元神直接钉死在地上,嗡然间此人魂飞魄散!

    “典风!你竟敢如此!”一个灵台鲛人大怒,这人是他的孙子,他急怒之下冲着典风张牙舞爪地扑来!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震天拳!

    典风一拳,将这鲛人打得爆在原地,骨肉横飞,鲜血四溅!

    咻——而后他又从储物戒中,取出一只短箭,将这灵台的元神钉死!

    这是魂器,典风即使炼器师也是魂修士,自然能祭炼出这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还从没听过这么蠢的话,”典风冷笑,对着这死去的两人不屑一顾,但却声音冷然,“以我人族为食,这便是罪过,不可饶恕的死罪!”

    咯咯——

    鲛人们忍气吞声,但指节捏得发白,牙齿紧紧咬在一起,他们在此刻对典风畏惧与仇恨不已。

    见他们不服,典风补充道:“刚才那小子说得不错,你们也可以这么理解,弱肉强食,我比你们强,所以我能定你们的罪过,能想杀谁就杀谁!”

    “你!”又一个愣头青愤然不已,要站出来理论,却被一个鲛人强者从身后打晕。

    典风瞥了那个鲛人强者一眼,他很识时务,知道此刻谁出头谁死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再说一次,没吃过人的,站出来……否则,我就当你们全都吃过了。”典风眉头微微挑动,他其实不喜欢恃强凌弱,但对这种喜欢恃强凌弱的人,他也只能如此反压。

    典风这话,将鲛人们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当你们全吃过?

    那就是说,要全杀了!

    “等等,我,我没吃过!”一个鲛人女修开口,怯生生地,是之前在典风面前,露出娇柔可怜之色的女子。

    她从鲛人群中站出来,低着头,走到典风身后来。

    典风眯眼,他又不傻,问道:“你真没吃过?”

    那鲛人女子连忙摇头,惊慌失措,担心典风不信,她忙道:“你不信可以搜我的记忆!”

    典风走过去,他有办法验证。

    他将额头与那女子碰在一起,眉心相连,这是他在九封魔域内,与冰雨便做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眉心相对,两个修士的识海,便能贯通。即便是在这万法禁忌的地方,也能有效,毕竟无缝连接。

    典风眉心伸出锁链,深入鲛人女修识海中,将她的元神拉入自己识海之内,然后催动秘术搜魂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很配合,放开心神,所以整个过程她都没受伤。

    正在典风松开她时,一道打趣的声音传来:

    “哟,才这么会儿,你老兄就勾搭上了一位美人?”欧阳宏等人来了,一群人极速奔跑而来,虽然都是年轻人,但在封魔之地不输给老辈们。

    典风一怔,连忙松开了鲛人女修,他这才意识到,之前是有些亲昵了。

    一群损友挤眉弄眼,语气戏谑,唯恐天下不乱。

    莫柔与冰雨自然也来了,两人也蹙眉,眯眼盯着典风。

    “别误会,我只是查看她的记忆,看她是否吃过人。”典风轻笑,摇了摇头,也知道他们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两女微哼一声,不评论什么,但看得出她们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妖娆嗔笑,故作夸张般伸长脸,笑道:“典兄,那你搜查到了什么?人家女儿家的私密,都让你看了个遍吧?”

    哈?

    典风一怔,他一想,顿时脑中浮现了,这个鲛人女子的记忆。

    虽然是快速掠过,典风只是着重搜查她与人族有关的记忆,但难免还是会看到一些……容易让人血脉喷张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哝……”鲛人女修低着头,红了脸,虽然知道时机不对,但被一个男子看穿一切,终究是羞涩难耐。

    典风瞥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你站到我身后去,你该庆幸,你没吃过人。”

    那女修神色顿时微变,这才想起了正事,顿时心中庆幸起来。

    人在鲛人族,很受欢迎。

    当然,是说肉。

    对她们来说,吃人,就像是人族吃猪肉一眼稀松平常,没什么不对的。

    这是意识形态决定的,但这绝对不能说合理,反正人族不能忍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,只有这一个没吃过人?”夏禹也来了,他只见典风身后有这一人,顿时沉眸冷眼,带着些杀意看向其他人。

    典风也斜睨他们,这些鲛人站立难安,但却半晌也再没有人,敢说没吃过人。

    先前还有人,想着蒙混,但典风已经展现了手段,没人骗得了他。

    侥幸是不可能的,逃不掉,所以没鲛人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看来,都吃过人咯?”莫柔皱眉,手中出现一柄战矛,冷冷地盯着这些鲛人。

    一群人族少年至尊,也都生出杀意,这股气势吓得鲛人们不禁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“圣……圣体,难道你真要赶尽杀绝吗?”鲛人族的半步女至尊脸色阴沉,她也吃过人族修士,至今还记得那种美妙的滋味。

    典风摇了摇头:“不是我要赶尽杀绝,而是你们自己找死,走上了一条绝路……连九大食材族,都不敢光明正大地以人族为食,你们却敢做,这本身就是在找死!”

    九大食材族?

    众人立刻反应过来,哦,妖族九大王族啊。

    卧槽,九大王族在你眼中都是食材,那我们吃人有什么不对!鲛人族等人,心中愤愤然,十分憋屈恼怒。

    但正如他们一直认为的,弱肉强食,自古通理。

    “全杀了!”典风不想再多废话,他对鲛人族的杀意,已经不是一两日了。

    自从在帝都鬼市中,见到那些惨烈的人族修士尸体时,他就决定得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勒!”龙血烽等人摩拳擦掌,皆是点头,他更是持着一柄龙枪,直接对一个人勾勾手指,“你来!”

    “别费事了,快些杀了,我们还要去找那座仙府。”典风正色,不让龙血烽太显摆,正事要紧。

    “可恶,竟然当我们为鱼肉,大家一起上,杀个鱼死网破!”一个鲛人忍无可忍,暴怒地吼道。

    “杀……”

    “拼了!”

    混战爆发!

    噗——一具具尸体倒下,一个个头颅飞起。

    典风在一旁补刀,不断射出魂器短箭,钉死那些人的元神。

    那鲛人半步至尊想出手,但典风一个闪身就在她身边,一拳便砸得她生活不能自理,第二拳便杂碎了她的脑袋!

    而后一支短箭射出,这位身材妙曼,长得美艳的半步至尊,身死道消!

    “一个不留!”典风铁血无情,他眯着眼,除却几个难缠的,他都让给赶来的人族少年们击杀。

    站在典风身后的,那个唯一一个没吃过人的鲛人女子,不忍地看着这一幕,心中悲怆不已。

    但她心中最多的情绪却是庆幸,庆幸自己没吃过人,否则今日难逃一劫。

    鲛人族完了!

    她知道,没了【鲛帝戟】,鲛人女王又做出那种事情,还败露了。天下从此没有鲛人族立身之地,即便在南岭阔海的海中各族间,也无立锥之地了。

    毕竟,有帝器的时候,鲛人族得罪的人可不少。

    现在么,墙倒众人推!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有木有花花呀,求几朵,今天不加更,太晚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