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零三十章 谎言,有真,交易 三
    小说网.典风惊得瞪向骷髅人,他心一下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卧槽,不是说无敌吗,怎么还每次都被人打得,不得不保留真灵和圣骨转世?

    典风突然觉得,前途一片黑暗,一位无敌者的敌人,想想都觉得前途无光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这些,是想让你小心些,很多看起来是朋友的人,可能最后会成为敌人。”骷髅人瞥了甲板上,还在冥想的五人一眼,似乎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典风点头,感激地道:“多谢前辈提醒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本是朋友,叫前辈显得生分。”骷髅人摇头。

    典风心中暗喜,但却摇头,他觉得自己就是自己,不打算与之前那些曾经有什么牵连。

    “对了,前辈之前说我发现了,这河底的东西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骷髅人点头,道:“我守在这里,还有一个职责,就是看守这条河,不能让人盗走这河中的任何一枚仙骨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,典风心想,仙骨事关重大,这里这么多,的确需要有人看守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仙骨,哪儿来的?”典风试探地问道,缩了缩脖子,他下意识想到,某人抓住一尊尊真仙,生生从人家体内抽出来的……

    “培育的,其实大部分,都不是从真仙体内抽出来的。”骷髅人叹道,“我们试着,想看看能不能,打造出第二条时光长河……”

    它就说道这里,就突然止住话头,像是有什么不能说的。

    典风却心中觉得好笑,一个这么古老的存在,若是连自己的嘴都管不住,那还算什么长生者。

    骷髅人肯定是故意的,说漏嘴,但却留一半儿。

    不过单是这点消息,就也足够让典风震惊了。

    想要创造出第二条时光长河?

    典风总算明白了,为何这里也有仙源液,但却与时光长河之内那些仙源,有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想要通过秘法,复制无数仙骨,然后利用仙骨产生的仙源液,来让一条河化成仙源河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想法很大胆,而且只要时间足够长,将来或许真有一日能做到。

    只是典风听着这话,怎么觉得这种手段,与长生殿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“既然培育了仙骨,为何不索性,直接创造出无数真仙来,不断抽取真仙仙源,比仙骨浸润要来得快无数倍啊!”典风问道。

    骷髅人摇头,苦笑道:“哪有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典风不置可否,他这个想法的确太过了,当然,典风觉得肯定有人这么干过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种种原因,失败了或是放弃了而已。

    “若是这个计划能成,那便可以得到一条,可控的长生仙河,让所有人都能长生!”骷髅人提起一口气,挺直了胸膛,看起来颇有些雄心壮志的模样。

    典风呵呵一笑,只得预祝他们马到功成。

    但典风又想起什么,问道:“前辈方才说,你们?难道前辈还有在世的朋友?”

    骷髅人说,这是他们的计划,他们,是哪些人?

    能与骷髅人合作,想必那些人也十分可怕吧,若是还活着,那将是多么恐怖的一支力量。

    “为了培养一条长生河,当年我与人合谋,创了一个研究长生秘密的古老神殿……后来那些人,他们都随着仙界的至强者们离去了,而我也镇守在这里无数岁月……”

    研究长生秘密的古老神殿?

    典风下意识,就想到了,长生殿!

    他默不作声,装作没听懂,只是对这个骷髅人也有了些防备起来。

    骷髅人说了那么多,与典风说前尘今生,但却有一点,是典风没想通的。

    这个骷髅人居然会“镇守”在这里无数岁月。

    难道,只是为了等自己这个朋友的转世路过,还是说真是为了守在这里,担心仙骨会被盗取?

    典风又不缺根筋,他见过仙王、真仙与帝魂。

    冷未央之所以百万年都在药田秘境,那是因为光明天帝的秘阵,锁住了她。

    九封魔域内那尊真仙,也是被他师尊“睡魔”,以古阵压在那里,所以不能出世。

    还有帝陨谷的那个帝魂,之所以一直呆在那里,是因为把自己玩儿坏了,不敢轻易出去。因为它只是帝魂,只有在帝陨谷那里,才能元神长存。

    典风的理解就是,不可能有人愿意,在毫无束缚的前提下,太长时间都呆在同一个地方不挪窝。

    除非,他有不能,或是不敢离开的原因。

    这点,这个骷髅人,却没对典风说。

    所以它有所保留。

    而在一片真诚的对话中,一旦某一方有所保留,那就说明,他有所顾忌或是图谋。

    典风想起了什么,瞥了骷髅人一直提着的灯笼一眼。

    现在它支在船舱上檐的骨缝之间,隔着那破旧脏乱的轻纱,看得见其中的幽幽冷火,让典风眯起眼打量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前辈,这灯笼是什么来历?难道是仙器什么的?”典风轻笑,似乎很随意一问,但却注意看着这骷髅人的反应。

    骷髅人竟有一瞬迟疑,他有些紧张地瞥向那灯笼,伸手去将其拿过来,捏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……”骷髅人提着灯笼,那其中灯火跳动着,照亮这骨船甲板上,以及河面上近处的迷雾。

    典风眯起眼,笑问道:“前辈,您这副骨架,怎么只是躯壳,你的元神呢?”

    骷髅人道:“我的元神已经与肉身熔炼合一。”

    典风轻笑,眼中怀疑之色更浓,道:“能将元神与肉身熔炼合一,前辈应该知道,这世上只有一部天功能做到吧?”

    此时,典风已经在识海内,翻开了《魂诀》。

    典风继续笑问道:“前辈,您知道,是哪一部天功吧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骷髅人沉吟片刻,而后道,“是《石帝经》。”

    可典风却见它,提着灯笼的手,有那么瞬间的微颤,典风觉得它是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典风点头,一脸赞赏,眯眼笑着,继续问道:“前辈,那你应该知道,如果做到元神与肉身融为一体,体修士的骨骼,会变成什么颜色吧?”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典风突然出手,祭出虚空戒,罩住了盘坐在一旁冥想的五人。

    骷髅人显然有些意外,没想到典风会突然这么动作,骷髅头上张开鄂骨有些怔住的样子。

    典风声音突然冷了下来,眯眼轻轻道:“前辈,方才你脸上生出过些许血肉,现在,你还能再来一次吗?”

    “你?”骷髅人连忙后退一步,它哪里还不明白,典风已经彻底警惕起来了。

    它突然惊道:“怎么会,你居然不受我的幻术影响了!”

    随口它便突然止住话头,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,这回是真漏了。

    当然影响不了了,典风现在翻开了《魂诀》,这世上谁还能在此时影响他的元神?

    典风冷笑:“果然,你是假的!一切都是幻术,你居然在我毫无察觉的时候,洞悉了我的记忆!”

    典风明白了,这个骷髅人一直在虚张声势,之前说的全是废话!

    它有秘法,精神也十分强大,查看了典风的记忆,知道了典风对自己身世的种种猜疑。

    于是它利用了这份猜疑,以一个旁观者的语气转述,真假参半,让典风一时都信以为真。

    脸上长肉的时候,也是用幻术影响了典风,才让典风“看见”他在血肉与骨骼之间转换,以为它当真是某个大能。

    若不是它说得太多,装得大了,典风还不一定能看穿它的破绽。

    骷髅人立刻退到船舵旁,惊疑地看着典风,佯怒道:“你是怎么发现的,我以你的记忆编制谎言,你应该感同身受,不会觉得有假才是!”

    典风摇了摇头,冷冷道:“你在这里漫长岁月了,居然会知道长生殿与后来的《石帝经》,这不奇怪吗?”

    若是这骷髅人,真是太初或是冥古时代的人,那他不会知道长生殿与《石帝经》。

    这两个东西,都是在断古之后,才出现的。

    就算这漫长时间以来,有人进入这里,告诉了骷髅人这点。但还有破绽,那就是,这骷髅人的骨骼,看起来真的不是不朽级的骨质。

    一开始典风以为,又是个故意给自己镀上一层平凡光环的无聊超强者,但后来他发现,这骷髅人的骨质是真有问题。

    它说它修行《石帝经》,已经到了元神与肉身融合的境界,那么他为何骨质丝毫看不出体修士的质感。

    且,它太过在意那个灯笼了,若不是为了在典风面前装大气,它大概不会丢下这个灯笼。

    这个灯笼,对它似乎很重要,却又说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。

    典风将眼神,从骷髅人脸上移开,而后眯眼瞪向它手中那个破灯笼。

    “灯笼,才是你的本体吧?或者说,灯笼里,被囚禁的东西,才是你的本体?”典风冷笑道。

    骷髅人怔住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沉默过了片刻,那灯笼突然脱离骷髅人的手,飞到了典风身前。骷髅人顿时如丧失了生命一般,倒坐在了船舵旁。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典风眯眼,他猜对了,这个骷髅之所以没有元神,是因为它只是傀儡。

    “看到你记忆的刹那,我也很是震惊,没想到这次遇到了一个,这么有来历的人。”灯笼中传出一道精神波动,语气平淡。

    典风冷着脸道:“都这时候了,就别想着胡言乱语迷惑我了,说吧,你如此骗我,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灯笼中,那貌似火焰的东西在跳动,它传出精神波动,道:“我想让你,带我出去,离开这万年不变的该死地方!”

    想出去?

    典风冷笑得嘲讽:“我凭什么帮你。”

    它道:“你若不帮我,我就告诉这五人,你最大的秘密!”

    典风眯起眼,眼中杀机绽放,他很讨厌被人威胁。

    “我帮不了你,这灯笼是魂器,囚禁着你的元神,我也帮不了你。”典风不想惹恼了它,也不知它能展现多强的力量,一切慢慢谈吧。

    灯笼里的东西道:“你其实错了,我不是被囚禁在这里,而是我本就是这灯芯通灵。只是无法出去,只能在这里为诸天来人指路,这是这艘船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它道:“只要你将我带进轮回盘,帮我重生就行。”

    典风很意外,它竟然想重生,利用轮回盘重生?

    “这里真有轮回盘?”典风同时诧异,他还以为,是这东西编来骗他的呢。

    在拆穿谎言的时候,典风也有些失望,如果没了轮回盘,他如何救黑天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,我宁愿只剩下一丝真灵转世,也不要再这么活着!”灯芯咆哮道。

    见典风沉默起来,灯芯觉得他在思忖,于是提出更大的价码,道:“只要你将我带离这艘船,进入轮回盘,我可以帮你救你想救醒的那个元神。”

    典风想了想,道:“你应该很强吧,你自己都帮不了自己,我如何帮得了你?再说,从古至今,多少人从这里路过,你为何不找他们帮忙?”

    典风妥协了,为了黑天,他没法子。

    否则这灯不给指路了,这艘船若是在河中瞎逛,那他指不定得老死在这船上。

    灯芯见典风意动,顿时喜悦不已,传音道:“路过这里的不少,但有能力带我走的却没有,你有虚空戒这样的仙王器,足够带我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它解释到,灯笼与这骨船是被炼化了,以古老秘阵关联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除非有足够解开阵法的手段,或是隔断这个关联的力量,否则无法带走这灯笼。

    而仙王器,内蕴完美大世界,两个不同的世界,足够隔断这种关联。

    “好!”典风皱着眉,只能答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进入了虚空戒中,灯笼中的东西,发现了几个,与它同处一个“屋檐下”的“舍友”。

    “哟,又进来一个。”一个穿着古韵琴服的美人,见了有精神波动的灯笼,顿时笑呵呵地道。

    琴妙音!

    当时在封魔之地,要将【九幽玄阴琴】拿去压阵的时候,典风告知了她,结果她自然只能认命地从琴中出来,现在在虚空戒中镇压(软禁)着。

    “欢迎加入。”金龙皇也半睡半醒间,对灯笼说道,而后继续沉睡。

    远处,还有一个在虚空戒深处,悬在那里的古老残魂。那就是黑天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灯笼里的灯芯,顿时有些无语,没想到这虚空戒中,如此热闹。

    同时,灯芯很快就察觉,它被圈禁了,只能在虚空戒中一片区域内,不能影响到其他“人”所在的区域。

    这是典风谨慎而为,这灯笼邪性,绝不能引狼入室,万一害了黑天与金龙皇,那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骨船,甲板上。

    当五人迷迷糊糊地醒来,然后典风告知他们灯笼的事情后,他们都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那灯芯在悄无声息间,就让他们昏睡,这绝对是超越至尊的手段。

    当然,典风隐藏了一些细节,比如他最顾忌的隐秘,自然不会说给五人听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方向是对的,等靠岸就下船,希望我们能找到时光长河……”典风轻笑,暂时也没告诉他们,关于轮回盘的事情。

    典风都还不确定,这玩意是否真的存在,万一又是那灯芯忽悠他呢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最近章节都蛮长,今天三章万更了,谢谢支持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