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又一尊大神 四
    虚空戒,杀人越货,打家劫舍必备神器。

    典风一直觉得,虚空戒有两大功能最好用,一个就是装人,另一个就是控制空间。

    “老王呢?”众人大惊,王长生在他们眼前,突然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我似乎看见了一道黑色闪电!”有人惊道,觉得惊悚。

    “谁在出手,刚才有一瞬,我竟然看不见轮回台上的景物了”一位至尊也惊异,他修有天眼神通,眼中泛着青光,但之前也只看到黑影与朦胧模糊的一片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注意力,都放在王长生身上,或是与身旁的人交谈,谁又会注意到站在人群外围的典风呢。

    典风一去,消失在人前,藏在虚空中又潜行回来,就连仙遗众人,都有没发现典风离开了一会儿的。

    周老比较迟钝,他毕竟修为比不得至尊,血灾倒是注意到了,典风消失了三两息的时间。不过也没多想,毕竟这里人太多,方才他也在看轮回台,没专心看着典风。

    典风本是想分出分身,让分身带着虚空戒去的,但王长生跳台动作太快,典风来不及分出分身,只好本尊上阵。

    好在有虚空戒打掩护,倒也没有外人注意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个神藏境界的修士,在这里算是底层,在人山人海中,谁会关注这样一个小子呢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带走了王长生,怎么王长生都不反抗吗?”有人感到奇怪,王长生这个等级的高手,若是反抗肯定会引发天兵降临止戈。

    典风其实也有些庆幸,王长生真的是生无可恋了,所以也在跳轮回台的时候心神恍惚,才被典风轻易装入虚空戒中。

    没有爆发大战,自然不会引发天兵显化,也就少去典风许多麻烦。否则的话,就不会这么容易,就能收走王长生了。

    典风看了看在自己识海中的虚空戒,他现在不着急,先解决了一些小事再说。

    “咦,典风,你大白天提着个灯笼作甚?”无热闹可看,修士们缓缓散去,六耳看见了身旁典风,手中提着一个破灯笼。

    典风轻笑:“马上夜幕降临了,提前拿出来照明。”

    仙遗几人哂笑,知道典风是为何,只是现在都不适合说。

    典风不会轻易靠近轮回台,尤其是人多的时候。

    看热闹都得站远些,自然是为了防备一些阴损的手段,比如: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啊!”一个修士在轮回台外,站得很近,毫无防备被他身后的人一把推出!

    这个修士飞向轮回台,吓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。他奋力想要扭转姿态逃走,但推他那人却直接飞来抱住他,然后强带着他双双坠向轮回台中央的窟窿!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,你特么疯了?想死你别拉上我!”被抱着的修士大惊失色,吓得冷汗冒出。

    “哈哈,让你在秘境中带人抢我机缘,还打伤我,老子要你跟我一起死!”

    嗡

    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轮回台上,他们从那个窟窿坠了下去,就像泥沉大海一般,毫无声息再传回来。

    围观群众们神色诧异,却也只是轻笑几声了事,似乎对此司空见惯了。

    六耳见此,道:“看吧,我早说不能靠得太近,这种事情时常有发生的。”

    血灾也点头,充当起游导的角色,对典风等人说,这轮回台时常有人来的。

    不是为了自杀,更多的是为了阴人。

    用些手段,比如将敌人迷晕带来此地,往台中窟窿眼里一丢,了事。

    不算杀人,自然也不会被天兵惩罚。

    有道是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这不允许私相殴杀的轮回之地,要害人,也有得是办法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,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安全。”六耳对几人说道,在暗暗提醒众人,千万不可大意。

    规则是死的,总有漏洞,游走在规则边缘,利用规则,这就是智慧生灵。

    不管是人族,还是其他各族,大抵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血灾瞥了典风手中的灯笼一眼,他觉得奇怪,但却看不出什么异样来。

    典风不怕灯笼被人看出古怪来,因为在那骨船上时,即便是典风一开始也没看出,这东西又什么怪异之处。

    突然,典风听到灯芯对他传音:“典风,你要小心这个血族,他想吃你的肉,喝你的血。”

    典风暗自点头,笑着回道:“早看出来了,不然怎会让他跟着呢,呵呵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天开始黑了。

    进入轮回之地前,是正午时分,典风等人进入“大石盘”中,先在灵城吃了个下午饭,再来到仙城。

    时间过去半日,现在快天黑了,在这里倒也有太阳,估计是“大石盘”外的那个太阳能映照进来。

    晚间,众人在仙城一座客栈,找了个落脚之地。

    典风独自一人出来,往轮回台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倒也没人注意到典风,在晚间掌灯的自然不止典风一人。

    当然,见到的人总忍不住嘲讽一句,都是神藏修士了还用点灯,怀疑典风莫不是个夜盲眼。

    典风懒得与那些小厮计较,一路到了轮回台之外,才祭出灵阵珠隐匿身形,来到了轮回台上。

    这座小岛直径不足十丈,很只容得下一小块空地,一块石碑,和一座轮回台。

    与来时不同,典风仔细打量着这座祭坛,他感觉这东西有问题!

    从器的方面来说,典风不曾听说过,有能斩干净修士修为、记忆、肉身、元神,却只留下一道真灵,还送去转生的器。

    即便是魂器也没有。

    从阵的角度来看,典风更加惊异,因为他看不出这座轮回台中,是否有具有那样能力的阵法。

    或许烙印在材质内部,典风修为不够,看不见。

    不过旁边立着的石碑上,的确写着“轮回台”三个大字,还有一些较小的字介绍着这座祭坛。

    那些文字说,这祭坛便是轮回台,具有那种种神效,付出代价能重活一世。

    典风却总觉得不靠谱,他是个不相信前世后世的人,在他看来生命只有一世,其他什么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即便有前世后世,那也完全换了个灵魂,根本是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而且典风也怀疑,前世后世这种说法,也根本站不住脚。

    若是说能封印记忆,夺舍他人重生,这倒是能说服典风。

    而元神是多么要紧的东西,灵识用元神承载,难以分割,想将两者斩开哪有那么容易。强行为之,很可能会灰飞烟灭!

    “将我带着灯笼丢下去吧,我早活腻了,下辈子有缘的话,说不定我们还会见到。”灯芯对典风说道,它并不多么伤感犹豫,相反似乎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典风却沉吟着,道:“你确定吗,我总觉得这个轮回台哪里不对,我看不出它到底是阵,还是器,诡异古怪。”

    典风如今在阵道与炼器上,虽然本事不及帝境,但眼力与经验都是仙级的!

    那都是黑天,一股脑塞给他的记忆。

    这个轮回台,典风总觉得,这个窟窿眼里,有古怪。

    “我想好了,试试吧,将我丢下去。”灯芯十分淡然,它宁愿再来,也不想再困在瞪中一世。

    嗡

    典风祭出虚空戒,同时将灯笼,丢下窟窿眼。

    灯芯执意如此,他也劝不住,随它去吧。

    啵

    然而奇怪的是,典风将灯笼丢下去后,灯笼却被轮回台的窟窿眼,给吐了出来!

    典风瞪大眸子,一脸惊楞,传说这东西连仙都吞得下,怎么一个灯灵却丢回来了。

    灯芯也显然一脸懵逼,典风借住灯笼后,它惊楞道:“这,这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突然,典风感觉虚空戒一颤,它竟是自主复苏了!

    与此同时,突然有一道声音,出现在典风识海之中,典风吓了一大跳:

    “虚空戒?你是古虚空什么人,难怪敢来消遣我,丢个没营养的玩意儿作甚!”

    典风惊得心中微凉,似乎看去,最终不可思议地,将眼神钉在了轮回台上!

    灯芯也显然吓呆了,它颤巍巍的语气道:“典,典风,你有没有听到?”

    典风点头,眯眼盯着轮回台,虚空戒自主复苏护住他,不会是毫无原因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,竟然藏在轮回台中!”典风深吸一口气,严肃地问道。

    那道声音苍凉,却不苍老,带着些玩味:“你说错了,不是我藏在轮回台中,而是这轮回台本就是我打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持有虚空戒,看来你背后,有我某位故旧,否则我也懒得显化与你说谈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我的名字嘛,你应该不知道,但我的尊号你应该听过天痕”

    典风眼珠子瞪得浑圆,吓得差点缩成一团!

    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,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a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