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第二十八阶 一
    难如登天,这句话便是因天梯而生。

    典风一路登天梯,一阶一秘境,一阶一杀伐!

    第二十四阶、第二十五阶一直到第二十八阶前!

    典风一路而来,步步艰难,他登上第二十七阶后,身上虽然无伤但精神却有些疲惫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在第二十七阶上,停留少倾,打坐冥想,恢复精力。

    没有服用丹药,是药三分毒,不是必要最好不吃。

    “呼”三刻之后,典风再次睁开眼,眼中满是神采奕奕,精神焕发起来。

    他环伺一眼,发现自己站在这混沌石阶上,但却看不见身下是何场景,此阶之下的石阶也都藏在混沌之气中。

    轮回台上。

    典风的分身,还在与轮回真仙坐而笑谈。

    轮回真仙随口问道:“你登上第几阶了?”

    分身笑答道:“马上要登第二十八阶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!”轮回真仙都有些哑然,语气惊异,“你真是个怪胎,那赤炎当初却也不是一口气登上去的,你动用了你体内的阵法?”

    分身摇头,轻笑道: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咝!”轮回真仙惊异,“看来我小看了你,没想到你能这么快,不过也不必勉强,后面更危险若是跨不上去了就跳下来,就可以回到仙台山巅了。”

    分身眼中浮现自信的淡笑,道:“我不会退的,若是无法一口气登完,我便在那里修行,直到能登上顶峰。”

    仙台山。

    天梯,第二十八阶。

    典风跨了上来,依然是一个不曾见过的天地,是个秘境。

    但这次,典风却没感受到任何危险。

    这不正常!

    且这里风格与之前几处凶地迥异,让典风觉得诧异。

    在一片混沌之气的遮掩下,这个空间,只有方圆不到百丈。

    百丈之内,一片清新淡雅,只有一个绿竹亭,亭中坐着一个少年,少年端着茶杯在喝茶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体量我累了,请我喝茶解乏?”典风轻笑,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绿竹亭中,那少年穿着青衣,坐在竹凳上,见典风走来他看过来,伸手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坐吧。”青衣少年轻笑,拂袖箭,他竹桌对面典风这边,多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典风有些怪异,坐下后问道:“难道这一阶,是要请喝茶吗?”

    典风哂笑,有些不习惯这突然转变的风格。

    青衣少年竟是点头,道:“这杯茶若是你喝得下,那是你的机缘,不然就是毒药你可以选择喝,还是转身就走。”

    典风眉头蹙起,眼角微颤。

    机缘,毒药?

    典风不太理解,他看了一眼这杯茶,竹筒茶杯中翠绿茶水,映着他少年英姿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典风没有立刻去砰茶杯,而是问这少年身份。

    青衣少年笑道:“我只是一丝精神烙印,我谁也不是,你不必在意我,只需考虑要不要喝茶。”

    竹筒茶杯中,冒出丝丝热气,茶水还滚热,嗅起来竹香四溢,让典风精神振奋。

    典风道:“我是否能问,喝下这杯茶的后果?”

    青衣少年倒也不怪,微微点头,解释起来:

    “这茶,很多人都曾喝过,上到天帝仙王,下到紫府五行,喝下它都有无穷妙用。”

    典风侧目,怀疑地道:“真如此珍贵的话,为何会拿来给我喝,不是很浪费吗?”

    青衣少年轻笑,点点头赞赏地瞥了典风一眼,道:“你有资格喝,就凭你独创了一道,走出了一条谁都不曾走过的路。”

    典风了然,这人说得,多半是他“阵修”这条路。

    典风的道博采众长,却又与众不同,颇有新奇与冒险的真意。

    这是一条风险极大的路,谁也不会知道,是否真能走到最后。典风不是第一个有这个想法的人,但却是第一个敢走这条路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天下有万道,难道这么珍贵的茶,能有那么多人喝到吗?”典风还是有所怀疑,他一直坚信,天上从不会掉馅饼。

    他知道,青衣少年还有半句话没说,他之前可是说了,是机缘或是毒药。

    毒的方面呢?

    “当然,它的确有副作用,”轻易少年举杯,将他身前杯中茶,抿了一口后放下,道,“它能让你悟道,让你推演自己的道,到深处”

    典风微微点头,明白了它的副作用,也就是毒之所在。

    其实这不能算是毒,只是可能会造成恐怖的后果。

    若是本身走的路,是一条死路,饮下此茶悟道推演,到了深处,可能会走火入魔甚至当场身死!

    “许多大能力者,都在成道前,喝过这茶,味道不错,你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典风翻了个白眼,他正在思忖,结果却被这少年逗乐了。

    味道好不好,尚且不知,可典风却也不会这么轻易喝下。

    “真的只有这一个作用?”典风问道,这茶的作用,既是机缘,同时也是危机。

    但若只是如此,典风觉得可以喝下,倒不用在意什么,他坚信自己的道是通的。

    青衣少年点头,但典风却显得谨慎。

    典风祭出虚空戒,他从其中将琴妙音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咦?”一个亭亭玉立的仙子,突然站到身旁,那青衣少年显得分外惊异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处?他又是谁?”琴妙音惊问道。

    她这段时间,一直住在虚空戒中,这还是第一次被典风放出来,她有些惊喜。

    见她眼中闪烁着狡黠,典风斜睨着她道:“别想跑,这里就这百丈方圆。”

    琴妙音轻哼,娇嗔地哼了一声,看向典风,眼中满是忸怩,看起来就像是个生气的少女。

    从九幽玄阴琴中出来后,琴妙音就知道自己处境不妙,开始各种讨好典风,时而摆出一副少女姿态。

    可典风不吃这套,从来都只是将她当做犯人,战利品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杯茶能让人悟道,你喝了吧。”典风转过眼神,瞥了一眼身前桌上的竹筒茶杯,而后对琴妙音说道。

    琴妙音微愣,她竟然有些惊喜,狐疑地看着典风,这小子会这么好心?

    她瞥见了典风眼中的谨慎与戏谑,正想拒绝,那青衣少年却先开口:

    “这杯茶是给你的,这女子没资格喝。”青衣少年皱起眉头,对典风有些不耐起来,因为典风这是谨慎与不信任的表现。

    琴妙音本想拒绝典风,可青衣少年这话一说,她立刻就恼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我没资格喝?难道我很弱吗?

    琴妙音好歹也是一代至尊,曾敢挑战整个仙遗各大势力的女狠人,虽然落败,但心中还是有那种蔑视天下的优越气质。

    于是,琴妙音轻抬玉手,一把将茶杯从典风身前端起,而后扬起头一口饮下。两滴茶水顺着她的玉颈流下,滑入她胸前沟壑之中,典风连忙移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“嗝”没来由地,琴妙音居然打了个嗝。

    典风嘴角抽了抽,满脸黑线,这位女至尊在他眼中,早已没了任何仙子气质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典风抬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琴妙音站在典风身旁,她瞥见青衣少年的诧异与愠怒,微微舔了舔小嘴唇,道:“竹香味儿,还有些微甜”

    说着,她砸吧砸吧嘴,似乎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典风瞪她一眼,他问的是她是否感觉有异,她却答了什么

    “还有吗,我想再来一杯。”琴妙音突然一笑,如春风化雨,看向那青衣少年。

    青衣少年不知怎地,竟是突然哽下一口唾沫,眼睛看得有些直了。

    典风瞧见他这模样,便摇了摇头,他道:“这位兄弟,你刚才说这茶能悟道,怎么却没用呢?”

    琴妙音活蹦乱跳地,丝毫没有要入道的意思,看起来只是更精神了。

    那青衣少年撇嘴,竟是道:“我随口说说,你还真信了不成?”

    那表情,别提多欠揍,斜睨典风一脸嫌弃,终于他是抛弃了伪装。

    典风摇了摇头,他本就不相信这种好东西,至今还会有,他道:“若是我没猜错,你应该是这一阶天梯的守关者吧,为何会在这里装神弄鬼地骗我?”

    典风有些愠怒的,他一直在防备,因为他在前几阶就察觉到,这些秘境中的生灵都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有血有肉,有生命,只是他们碍于某种规则,不得不与进入秘境的人厮杀而已。

    “只是无聊,想找个人戏弄一番罢了,你真无趣,竟是不上当”青衣少年愁眉苦脸,只是眼睛盯着琴妙音在看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更新稍晚,稍安。

    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,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a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