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拿仙丹救人 三
    典风哑然。

    小药王眉头挤弄着,打趣道:“大好机会哟,占了便宜,她还得感激你,快去吧少年!”

    典风没觉得风光旖旎,反而心中生出怒火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想给我下这种药?”典风皱着眉,怒道,拳头捏得发白。

    小药王没意识到典风怒了,还在调笑,道:“都是男人嘛,别那么不好意思,我又不会钻进虚空戒去看你们的表演”

    砰

    典风突然出手,毫无征兆地,一记铁拳砸在小药王脸上,脚下缩地成寸神芒闪烁,让小药王毫无防备。

    咚

    小药王倒飞,砸在镇天鼎内壁上,整座鼎都颤抖地发出金属碰撞声,振聋发聩!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,不感谢我就罢了,还打我?”小药王大叫一声,从地上起身。

    然而典风却直接闪来,一个照面都不到,就又将小药王一腿踢回撞在镇天鼎上,典风燃烧了圣血,速度与力量都有爆发性地提升!

    “咝!”小药王痛得深吸一口气,他现在可是强行压制境界,与典风毫无二致,这般连伤如何不痛。

    他艰难抬头,因为他的肋骨都断了。

    典风走来,居高临下地俾睨着他,伸出手带着寒冷杀机,道:“把九转丹的解药给我,不然下次再来,我就灭了你!”

    小药王这才意识到,典风是真动了怒火,可他却没太理解,这有什么值得暴怒的。

    他久居高位,虽然只是个精神烙印,但优越感在上。他怎么能理解典风的想法呢,对于这种下三滥的手段,典风深恶痛绝!

    若是典风喝下那碗茶,他该如何解决?难道真要从虚空戒中,抓出一个女修来?

    所以典风立刻暴怒,说出了这样充满寒意的话。

    小药王虽然只是个烙印,但却也高傲,冷冷笑道:“我只是压制境界与你打而已,你真以为你能威胁得到我?”

    典风暗咬着牙,提起一口气,沉声道:“但你杀不了我!只要我离开这里,下次再来,我必然有拆掉这座天梯的力量,到时候你就知道我不是说着玩儿的!”

    若是喝下那碗茶,典风又要被逼着做一些妥协的事情,这是他一直以来最厌恶的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是大能力者,但他却不愿自己的意志,被外物强行摆弄,哪怕出手的是个真仙!

    说得轻些,小药王这是恶作剧,可往大了说,这是在陷害算计典风!

    嗡

    小药王长身而起,直接将典风一手崩飞,他不再压制气息,瞬间回归仙道,双眸散发凌厉杀机盯着典风。

    “一个不到至尊境的小修士而已,竟然以为我杀不了你?”小药王冷笑,虽然他只是一道烙印,但毕竟在仙境,具有仙道伟力。

    嗡

    典风祭出虚空戒,悬在头顶,又拿出八封剑,持在手中,随后他眉心裂开一道天眼般的裂缝,让小药王能看到他识海内的魂诀。

    典风不屑地瞥着小药王,道:“别以为你是仙了,不过沾染真仙的一道气机而已,就真以为自己能为所欲为了?!”

    小药王神色骇然,瞪着眸子,深吸一口气,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虚空戒、八封剑、魂天书你,你竟有这些东西,你是谁!”小药王吓了一大跳,他之前只看见典风的虚空戒,还能保持淡定,可现在他意识到典风来头不小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仙王神器,谁能有一件就算逆天了,可典风有三件!

    不过这些其实,都还不是典风最大的底气,他最大的底牌,是他脖子上挂着的那枚门牙!

    当初血色光明草,乃是真仙,却也无法伤到典风半分,就是因为这枚门牙护佑。

    它平常不会显化,但典风若是遇到仙境强者,对他下黑手,它就会出手防御。

    所典风才感受,小药王杀不了他!

    典风冷盯着小药王,压着怒气,道:“把解药给我!”

    小药王紧锁着剑眉,他冷瞥着典风,但最终还是松开拳头没敢出手,摇头道:“这种药,谁会去炼制解药呢。”

    典风眼神一凛,心中生出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没错,虎狼之药,谁还会特意去炼制解药?这本就是拿来做这个的,还要解药作甚?

    “那你有什么办法,可以解除药效?”典风神识在虚空戒中,他发现琴妙音已经浑身发红,皮肤像是烤熟了一样,她现在可算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这不是单纯肉身中“毒”,这种针对修士的情药,是连元神都不能幸免的!

    她在自己的行宫中,闺房内强行压制,但却无果,最终只能意乱情迷地不断呻吟,甚至对典风传来求救的神念。

    虽然琴妙音是俘虏,但典风一直没虐待她,对典风来说她不算什么坏人,只是个有野心的女人罢了。

    争霸天下这种事,从来也就没有对错,只是立场不同罢了。

    当然,典风也不会以为她是好人,所以才一直关着她。

    “这个,当然是有办法的”小药王散去真仙气机,返璞归真,如一个普通人般,眼神飘忽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依旧毫无悔意,典风看得出来,但他也懒得与这人说什么道理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别的办法,我可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!”典风义正言辞,但这次是真的一本正经,不是故作姿态。

    典风也曾身不由己过,知道那种滋味,以及事后心中无边的委屈与怒火。

    虽然典风不是被下药做这个,但受害者的心情,都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即使现在琴妙音再怎么妩媚浪荡,但这都不是她情愿的,若真在此时以“你禽我愿”为借口,那事后少不了欠人恩怨。

    且典风也不是个,见到美人就走不到道的懵懂少年了,他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小药王蹙眉,撇了撇嘴,他是个不正经地,觉得天下男人都该如他一般痞里痞气。他觉得典风这气来得莫名,他明明是为典风谋福利,怎么还要反被威胁。

    小药王知道拿典风肯定没法,在同境奈何不得他,想要以势压人,典风手中三件仙王器也不得答应。

    “倒是还有法子,这九转丹过去许久,早已不在当年效果你只需以至阴之力与之中和,或是用某种质性阴凉的神物吸去邪火,也能让她渐渐清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药王不情不愿地,说出了这则方法,眼中有些失落,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恶作剧失败。

    典风冷冷瞥了小药王一眼,他突然理解了轮回真仙的怨念,典风有些怀疑,当初轮回真仙拿错药,也是小药王故意为之。

    否则一位仙药师,又不是街边摆摊的小厮,怎会让客人拿错了药?

    “我没有这样的神物,而且我一向修行至阳神功”典风眉头蹙起,他看向小药王,问道,“你有这种神物吗?”

    小药王很想说没有,但典风那个“你不给我,我下次来就拆了你”的威胁眼神,让他怂了。

    这人可能与三位仙王,有传承的关系,不能得罪深了,小药王心想到。

    于是,小药王抬袖间,自他青袍袖口中,飞出一枚封在玉中的冰色丹药来。

    “袖里乾坤。”典风心中微惊,这是一种神通,练到高深处当真能抬手造出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没时间感叹,典风伸手,接过那冰色丹药来:“这是什么丹,有用么?”

    万一这又是毒药呢?

    小药王十分肉疼,脸上满是不舍,哼道:“这是仙丹,不要就还我!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不要!”典风大喜,既然是仙丹,想必会有效。

    典风脸上终于少了些冷意,看了小药王一眼,才进入虚空戒中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年轻人不过倒也有底线,比那些伪君子好得多。”典风消失后,小药王盯着虚空戒,突然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他人,知道这是仙丹,哪里还可能用来救别人,何况琴妙音不这么解,也不会死,只要

    典风遁入虚空戒中,显化在了琴妙音的行宫之中。

    他一步跨入这富丽堂皇的宫殿,而后进入琴妙音的闺房,还隔着老远,便听到琴妙音不断的娇喘声。

    “啊呀典风你快来帮帮我!”琴妙音已经邪火难压,她几乎没了理智,但发现典风来后,语气变得似乎有些惊喜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小姑娘了,自然早已意识到,喝下的那杯茶是被下了药的。

    可她知道那不是典风下的,而是那青衣少年,要下给典风的。

    虽然是她喝了,她也想象得到,若是典风喝了,遭殃的也是她,毕竟虚空戒中没有其他女子了。

    这是无解的,现在她喝了,中了药,她只能认命。

    咻

    典风如一道黑影,从琴妙音的行宫飞入,落在她的床边。

    他刚要将仙丹取出,喂给琴妙音,她却不由分说就一把抓住典风,红唇印在了典风嘴上,一双玉手,娇躯一颤,法力迸发将典风浑身衣物震成粉末!

    典风也下了一跳,下意识一怔,而后双手握住她的香肩,将其强行挣开。

    “清醒点!”

    “帮帮我!”琴妙音艰难地说出这三个字,眼中竟是充满了乞求,她感觉再不发泄,就要被邪火烧死了。

    说完,她已经耗去了最后一丝理智,一口对着典风啃来。

    但典风却以迅雷之势,揭开那冰色仙丹的玉塞。倒出仙丹,直接塞进了琴妙音嘴里,用手捂住她的红唇,让她咽下仙丹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主角不是种马,是有人性的人。

    想看更多更劲爆的内容,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a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