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星兽,天葫芦 二
    小说网.联军九位最强至尊代表牵头,代表佛界、仙界、鬼界以及其他星空列强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们早已没了先前的意气风发,堵门叫嚣的张狂与自负。

    仙遗只出了一个少年,年少俊朗,丰神如玉,竟是扼杀了他们大部人马,至尊也损失十几人!

    最要紧的是,这个少年还不是至尊,且修行路子怪异,从未见过这般的修士!

    不过现在天劫退去,劫云消散,可以动用帝器仙器了,他们自然态度又坚决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来自星空,仙遗纵容群英荟萃,先辈强者如林,但在帝器仙器的数量上,不比联军多。

    且联军至尊占据颇大数额,仍然是仙遗至尊的约莫一倍,差距仍然明显。

    可就是在如此情形之下,典风一人站在仙遗之外,联军却不敢靠近,最近的九位至尊都距离典风八百里远!

    宇宙罡风从未间断过,此刻风云再起,气氛凝滞之间,罡风越发猛烈了。

    扑扑扑——

    典风的黑袍在身后飘摇,猎猎作响,血气中透着杀意,他颇有一人当关,万夫莫敌之勇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!”羽族的女至尊脸色难看,谪仙般的气质,也不能淡定。

    联军遭受的损失,她们都知道,来自于典风,这个看起来乳臭未干的小子。

    典风轻笑,这一笑有些温暖,让人觉得人畜无害,但却让羽族女至尊心中发寒。

    一个杀了这么多人的刽子手,居然还能在飞剑未归鞘之时,就露出如此淡定从容且“善良”的笑……这只能说明,这个人当真是个杀神!

    “我姓郎,名为君。”典风一本正经地道。

    “郎君……”羽族女至尊下意识一喊,但随之就怔住,脸红了又变得发寒,她意识到被耍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仙遗这边,众人大笑,没想到阵前典风还有心思开玩笑。

    欧阳雷拍着叶天龙的肩膀,两人不知什么时候,似乎已经琴如兄弟了,他道:“这小子颇有我的风范,与我甚是性情相投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没说完,叶天龙便一脸恶寒地盯着他,嫌弃地道:“滚,这是我女婿,你别打什么歪主意。”

    欧阳雷笑骂:“滚,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,老子不喜欢男人!”

    欧阳宏在一旁,听得也是醉醉的,他很无奈地对年轻一代朋友们摇头哂笑,他这个老爹一向如此极品。

    而典风的几位红颜知己,却都露出了各自不同意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星空中。

    羽族女至尊脸色一冷一热,发烫的同时觉得脸面无光。她纵横星空上千年,却被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会认为,典风是看上她了,知道他只是想口头上占便宜,扰乱自己的心神。

    在战斗中,若是没有一颗冷静的心,很容易慌乱,被人找出破绽。

    “好吧,重新自我介绍,我叫典风,年芳二九,家住仙遗古星—东胜域—天权圣地—落天宫易字园七号阁楼……若是得空,仙子可以来串门儿哦!”

    典风轻笑,一脸真诚,人畜无害,但却让羽族女至尊想抽他。

    听典风这话,叶天龙与天权的人微微点头,知道典风是真将自己,当成了天权的人。

    至于典家的人,蔫头耷脑地,眼中有些后悔与证怒。怒的是,典沧海乱来,让典家失去了一个不世人杰。

    “年芳二九,哈哈哈哈……”仙遗有人笑了,不少人都看向大唐皇主唐千秋。

    在唐千秋身旁,还有个宝贝女儿,当年年芳“二八”的梗,被仙遗修士们玩儿坏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子,看来还记得我……”唐秋研轻啐一声,被不少人盯着,感觉脸上有些火辣。

    她虽然泼辣,但却从来只是“点火”不负责“灭火”,至今还是清白身,哪受得了那么多赤果果的暧昧眼神。

    冰雨瞥了唐秋研一眼,随后仰望星空外的典风时,眼中带着了些寒芒。

    典风不知怎地,突然感觉后脑勺有些发凉,他抬手摸了摸后颈。

    “倒是个口齿伶俐的小子。”九位联军至尊中,有一人身后背着龟壳,不知是化形未能完全,还是故意保留的。

    他来自于星空中,非常强打的一族,星兽!

    这一族十分强大,幼年时被父母丢在星球内核之中,自小吸摄星辰核心能量成长,不仅寿命悠长且实力超凡。

    星兽是个大而杂的统称,就像是妖族一样,又分作各大族。

    这只老王八,是星玄龟一族的,这一族血脉堪比神兽玄武,十分少见且强大。

    星玄龟冷哼道:“只是口齿伶俐,过了天劫,便是该你授首之时!”

    典风淡定站在虚空中,没有要后退与逃避的意思。

    嗖嗖嗖——

    一道道神虹乍现,仙遗的强者也飞出来,站在典风左右,全是至尊!

    “呵呵,一只进化不完整的老王八,也敢在此犬吠。你说那么多,怎么却不敢上前来?”典风冷哼一声,不屑地瞥着星玄龟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星玄龟脸色阴沉,他背着龟壳,但却最讨厌别人,将他与乌龟王八联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经过漫长岁月的流传,全宇宙都知道,乌龟王八是用来骂人的词儿。

    “若之前不是有天劫,你哪儿能活到现在,早就被诸位至尊道友斩杀了!”九位联军代表中,另一位背着一个大葫芦的至尊,眼神不屑地瞥着典风。

    典风瞥他一眼,倒是让典风意外,因为这人背着的宝葫芦,是天葫芦炼成的!

    见典风微微凝眸,那背着葫芦的至尊,以为典风是怕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道:“你若是有胆,便与玄龟道友战一场,别只在那里挑衅说风凉话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仙遗这边,轰然大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,让一个灵台,去与至尊打一场,真好意思说啊!”

    “真是脸皮厚,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,还说得那么义正言辞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吧,我倒是觉得典风不一定会输,哈哈!”

    仙遗这边笑做一团,背着葫芦的至尊,顿时也意识到了不妥,他说那话倒是忘了典风的年龄与境界。

    星玄龟瞥了那背着葫芦的至尊一眼,眼中生出一些寒芒,他料不准此人安的什么心。

    典风能有方才一番战绩,肯定不只是表面这么简单,虽然没有目睹,但星玄龟不傻。

    背着葫芦的至尊,如此撺掇,倒是让星玄龟怀疑,他是否想激将。毕竟,星玄龟知道,他们虽是联军,但彼此之间本不和睦。

    典风见星玄龟不语,他倒也不急着找麻烦,他对背着葫芦那至尊勾了勾手指,轻蔑地道:“不动帝器仙器,你可敢与我一战?”

    哗——

    这话一出,两方的人都大惊,没料到典风会这么直接了。

    葫芦至尊(姑且如此称呼)皱眉,他道:“这是你与玄龟道友的事情,扯上我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典风冷笑:“你以为你那么撺掇,我与那老王八,看不出来你打的什么心思?”

    虽然才十八,但典风经历不少了,心智城府都早已成熟。

    星玄龟不悦,典风一直在骂他,但他更不乐意被葫芦至尊算计。

    于是,星玄龟斜睨着葫芦至尊,道:“既然道兄如此不将此子放在眼中,不妨去教训他一番,免得被人说你随口妄言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葫芦至尊顿时一怔,环视身旁几人,可羽族女至尊、鬼族至尊与佛界大光头,都不为所动淡淡看戏。

    葫芦至尊这是自找的,现在下不来台,只怪他自己心思不纯。且其余人也想趁机看看,这个少年究竟多强,毕竟一场浩瀚的雷劫让联军损失太大,让他们很是忌惮典风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姬天罪等天权的代表,都没说话,静静看着典风表演。此次大杀联军气势,典风功不可没,双方都没可能缓和了,且让他挑衅教训一番也无妨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!我且出手,教训教训这不知轻重的少年!”葫芦至尊沉声轻哼,从联军中站出来,走到双方中间八百里的距离空间内。

    典风嘴角掀起一丝自信的轻笑,抬手划破虚空,一步跨进去,再出现时站在葫芦至尊身前千丈之内。

    葫芦至尊眯起眼盯着典风,带着杀机,他虽然觉得典风可能有些手段,但应该都在方才消耗了,否则无法理解他怎么杀掉几位至尊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有些事情,自然没有人乐意告诉葫芦至尊,他的人缘不是很好,在典风手中逃走的至尊,也都本着看戏的心态。

    葫芦至尊越是贬低典风,那些至尊脸色也越难看,心中越是不忿。你什么意思?这个少年若是不值一提,我们还被他追杀,你的意思是我们都很渣咯?

    既然这样,那你就去自己感受一下,什么叫可怕吧。

    葫芦至尊对典风一无所知,但典风却看透了他,葫芦至尊背后那只天葫芦他一眼就认得出。

    “来吧,让我看看,你是否有看不起我的本钱。”典风眯起眼,冷笑一声,带着哂笑盯着葫芦至尊。

    “哼,不知死活!”葫芦至尊冷哼,抬手直接一掌拍来,掌印浑厚如金刚,一掌拍得虚空都不稳了。

    典风眯起眼,催动体内杀剑阵,抬手劈出一道剑气,璀璨的剑芒将掌印劈碎,消散在虚空中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稍晚稍晚,稍安勿躁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