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精神损失赔偿
    一座帝阵!

    为了铭刻这座帝境杀剑阵,典风耗去了太多神材,从天梯秘境“苍穹殿”中拿的材料消耗了大半。

    且若不是黑天帮衬,典风也难以做到。

    之所以炼此阵,本是为了防备当世的准帝高手。

    在紫薇星域,典风等人感受到了,紫薇星域内有数道准帝气息,黑天自然要未雨绸缪。

    嗡——四十九杆大旗,按照七七之数排列,形成星斗阵势,将这片虚空都压住。

    每一杆大旗都纹络着帝道神纹,定在虚空各处,每一杆都有百丈高。

    这座杀阵,其实还不完美,与帝境阵法师摆出的阵法,还有些差距。

    毕竟典风与黑天,现在境界不够,有些地方不能做到完美。

    但这杀阵,可用来镇杀准帝,更别说是至尊了。

    数量,没有任何用处。

    数十万联军与数百至尊,被围困在帝阵之中,只有少数几人在典风丢出阵旗的时候,逃脱了出去。

    如今帝阵已成,被四十九杆阵旗围困在阵中的人,感觉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。

    典风也身处阵中,但他头顶悬浮着一枚阵牌,那是他炼阵的时候一并炼成的。在这阵牌的护佑下,典风在这阵中,也不会被攻伐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找到的一座帝阵!”联军至尊们惊颤,盯着典风,不停地哽下口水。

    他们怕了,方才还在肆无忌惮地嘲讽,现在却感觉透心凉。

    帝道威压在此显化,没有帝器护佑的修士,甚至连站都站不稳。

    而手中有帝器仙器的,现在也只是暂时无虞,等典风激活杀阵,仙器也护不住他们。

    除非有人有仙王器,遁入其中,世界之力隔绝之下,即便仙王器被帝阵斩中,其中的人也不会被震死。

    典风眼中神色漠然,他现在似乎失去了情感,变成了一个没有生气的人。

    但越是这样,被困住的联军越是惊怒。

    咚咚咚——有人想出去,但那阵纹笼罩的大幕坚固非常,就算用帝器也砸不开。仙器扫出一道神光,也只能在大幕上荡起一阵阵涟漪罢了。

    典风眼中带着轻蔑,这是他与黑天花去近一年时间祭炼的帝道困杀剑阵,即便是准帝进来也得授首。

    典风没立刻激活,因为有仙遗的至尊,被他也囊括在了这帝阵之中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头顶的阵牌划出一道神光,在仙遗众至尊身边出现一条虚空通道,连接到阵外。

    “诸位先出去,免得受了牵连。”典风看向仙遗的至尊,对姬天罪与叶天龙等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快,趁机出去!”联军那边,见典风划出一条通道,自然不想放过这生机。

    但典风手持着仙矛,直接扫出一道毁灭仙光,便将那些想跨过来的人,横扫了回去。

    噗噗噗——有几人没有帝器保护,被一击扫灭。

    典风抬眼斜睨联军那边一眼,淡淡道:“在我没想彻底灭掉你们之前,最好别逼我……”

    联军噤若寒蝉,但心中却生出一丝侥幸,听典风的话似乎愿意放过我们?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仙遗至尊们对典风点点头,皆是进入那虚空通道,回到了仙遗星外,不再留在帝阵之中。

    由于典风挡在虚空通道前,持着仙矛,震慑了联军至尊,他们没敢再来夺路。

    虚空通道闭合,仙遗至尊都尽数离去,典风将眼光落在了联军这数十万修士身上。

    羽族的女至尊、佛界的大光头、鬼界穿着斗篷的无脸至尊、星玄龟以及其他至尊强者,也都神色凝重地看着典风。

    他们在等典风开口,既然没有立刻下杀手,那事情就该还有转机。

    “你们刚才似乎说,手段是否光彩不重要,重要的是结果……我没记错吧?”典风终于开口,他持着仙矛垂指着脚下,但眼神中的杀机却直视联军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联军众人面面相觑,脸上满是羞愤与惊怒,现在情况完全逆转。

    谁也想不到,典风会身怀仙器,还如此锋锐,竟能剖开一只天葫芦祭炼而成的帝器。

    当然,那只天葫芦帝器还没坏掉,那个窟窿可是自动补全,毕竟那一矛没刺穿它关键的部位,器灵也没什么损伤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典风抬手,将那只帝器天葫芦摄到手中,至于那葫芦至尊的尸体,他抬手祭出【涅盘阳炎】将其烧成飞灰。

    宇宙罡风吹过,灰烬散落,成为宇宙尘埃。

    咝——联军那边,倒吸凉气的声音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至尊们都被吓到了,葫芦至尊下场很惨,典风的举动也让他们更加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“典施主,我们之前有误会,绝对是误会!”佛界的大光头,摸了摸脑门的冷汗,对典风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    羽族女至尊也感觉到了真切的杀意,她意识到典风对她没有什么想法,需要干掉的时候不会犹豫。于是她也立刻认怂,道:“道友,先前是我们的错,我们愿意……赔偿?”

    她见典风没下手,便猜测,典风不杀他们,多半是还打着一些想法。

    鬼族的至尊也道:“鬼族也愿意赔偿道友的一切损失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陆续开口,表示愿意用宝物换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都明白了,这次联军算是失败,仙遗实在不凡,随便出来一个年轻人,便震住了他们所有人。

    还打个毛,各自的想法,也都偃旗息鼓,只能暗想另谋出路了。

    典风眼中闪过戏谑,他之所以没立刻发动,不是因为他不想杀人,而是他知道这座帝阵是有寿命的。

    这材料其实不完美,承载帝阵也无法多次启动,数次之后阵旗都会崩毁。

    所以典风将其作为底牌,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催动。

    之前突然祭出,是因为被欺骗与嘲讽,让他怒极。

    现在稍冷静了些后,他开始思量,要不要下杀手。

    而这些至尊的话,给了他启发。

    典风微微点头,眼神终于不再那么渗人,变得贼兮兮地,眯眼笑道:“这个建议不错,但我想看看,你们能拿出什么来抵偿我的精神损失?”

    仙遗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而帝阵中的联军,却都松了口气,看来这少年是真想要好处。这就好,至少不是必死的局面,有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羽族女至尊首先开口,看着典风,小心翼翼地道:“我愿拿出一件准帝器……”

    典风打断她,盯着她头上戴着的,一顶冰玉质地的皇冠,道:“我要这顶皇冠。”

    羽族女至尊大惊,瞪道:“不可能!这是我族的仙器!”

    典风翻了个白眼,冷笑:“若它不是仙器,我要它来做什么,有个人比你更适合佩戴它。”

    “咦……”仙遗这边,不少人打趣地看向,典风的那几个红颜知己。

    冰雨脸色平淡,却也闪过一丝微红,不自然地微微低眉一笑。

    莫柔有些吃味,但却突然盯住了典风手中的仙矛,顿时也心情极好。

    “不,这绝不能给你!”羽族女至尊不断摇头,这是羽族的仙器,她若是丢了,回去也没法交代。

    典风脸色冷了下来,淡淡地道:“我可以杀了你,然后再拿走这顶皇冠。”

    羽族女至尊吓得花容失色,她美貌不可方物,气质堪比谪仙,完美惊艳……但这些在典风面前,都没卵用。

    要么给仙器,要么死。

    羽族女至尊微咬银牙,她知道,事已至此,她没了选择的余地。

    她明白典风的话不是开玩笑,这顶皇冠无论如何也保不住了,只能交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但你要放我走!”羽族女至尊咬牙盯着典风,她对这个人族少年,恨得牙根痒痒,但却不敢不遵命。

    她将皇冠从头上盘着的长发中取下,捧在手中,十分不舍地看着,以可怜兮兮的眼神盯着典风。

    可典风“不解风情”,铁石心肠,伸出手,一副“我要定了”的架势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羽族女至尊将冰玉皇冠掷出,有些愤懑用力了些,若是被砸中那必然成一团血雾。

    典风却不介意,伸出仙矛,如铁棒勾圆环一般,轻易卸去力道,让皇冠串在了仙矛上。

    而后,典风祭出虚空戒,将仙冠收入其中,它翻不起什么风浪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。”典风对羽族女至尊招了招手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