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久旱逢甘露?
    典风此意,自然为众人所不悦,但他懒得理会这些人,就是故意要添堵而已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并不打算交出所有的帝器仙器。

    在典风的视角看来,帝器仙器,其实已经没太多助益了。

    对个人来说,帝器仙器有一件就足以,因为一个人无法做到同时催动两件以上的帝器。因为那消耗太过巨大,就算是至尊,都会在很短时间内被吸干。

    现在典风的目光,已经不放在至尊这个境界了,他在意的是紫薇古星出现的那几位准帝。

    他有理由相信,星空中各处,都还有准帝残存世间,就像至尊们自封于神物之中残喘至今一样。

    面对准帝,至尊提着帝器,恐怕也不会是其对手。

    帝器仙器再多,也无用处,典风想的是赠几件给他的亲近之人,在接下来的乱局中能自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天帝府中出来后,仙遗各方大佬都没立刻离去,反而带着部众在帝都城小住起来。

    典风当然知道他们为何还没走,自然是因为典风的帝器与仙器。

    这两日,典风与天权众人也留在帝都,帝都一片欢庆祥和,但暗地里却是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通天楼,最高层。

    典风如今住在这里,这里是个非常尊贵的位置,以前只有诸帝住过,各方圣主皇主等,都没资格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但典风先前击退各界联军,功勋卓着,且被通天楼看好,认为他将来必然能成帝。

    于是,通天楼将这一间尘封十万年的包间,为典风再开。

    典风很心安理得地住了进去,他知道这或许是对他捧杀,但他现在早已低调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既然你抬举我,敢让我住,那我就住呗。

    通天楼最高层,矗立在云端之上,俯视远方是一片云海,俯瞰大地,整个帝都都在典风目力之下。

    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……”典风望着窗外,忽然想起了在典家时,典墨的墨宝之一,其上就写着这句诗。

    说起这句诗时,典风心中也有些怀念,典墨,这个他最好的兄弟,两人现在也走上了不同的道路。

    典风问过天帝府的人了,典墨与龙飞雪消失了,在一年前进入封魔之地后,就再没回来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兄弟,典风每每想起,心中的滋味都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他们本来感情至深,可以一世相随,却因为典晚秋,在他们两个之间划出了一道细微的裂痕。

    “唉!”典风轻叹一声,嘴角掀起一丝苦笑,他只怪小时候没看出,典晚秋对典墨的感情。

    那时年少迟钝,典沧海赐婚,他只顾着自己高兴去了。

    典晚秋自然要反抗命运,再加上典家的小心思,典风被夺走圣骨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随着时间推移,典风对典晚秋的恨意也越来越淡了。当然,他不欠典晚秋什么,他只欠典墨,因为后来他明白典墨其实也喜欢着典晚秋。

    但对于典家,典风没什么可说的,没原谅的可能。

    可在封魔之地,斩杀了典家帝子与典沧海、典云天三人之后,对于典家的怨恨也减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除却那几个嘴脸丑陋的长老外,对于典家,典风的记忆只剩下了与典墨和典晚秋少年时的美好。

    “她怎样了?”典风心中自语,抬头看着星空之外,他知道长生殿在星空中某一角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,这么入神?”冰雨水晶鞋的高跟,在地板上叩出颇有节奏感的声音,走到典风身后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典风回头看她,伸手将她玉手牵着,一把将她拉过来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,师姐为什么要在三更半夜,偷偷进入我这个师弟的房间?难道欲图不轨?”典风戏谑笑道,伸出手指勾着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冰雨娇嗔地白了典风一眼,道:“你门都没关,难道不是有意给我留门吗?”

    典风诧异地看向门那边,此时门却已关上了。

    他哭笑不得地道:“我只听说过美人给郎君留门儿的,哪儿有男人给女人留门的说法?”

    冰雨也觉得好笑,便哂笑一声,只是如今却没了小女儿的羞红脸,她踮起脚尖,很是霸道地将朱唇印在了典风嘴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久旱逢甘露,两人辛苦操劳,直到破晓前冰雨才睡去。

    等朝阳的第一缕光辉,洒在通天楼顶层时,典风便已经起来修行了。

    《太阳》最佳的修行时间,是每日的朝阳、正午与夕阳时分,典风除非在闭关,否则从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在宇宙中横渡的一年时间里,典风有些荒废了《太阳》,如今正好弥补回来。

    只是当典风盘坐在床上时,身旁一只玉臂攀上来,不老实地在典风身上摩挲着。但典风却如老僧入定,不闻外物,心神合一感悟《太阳》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他周身亮起一圈圈光晕,如阳光般温暖,让惺忪的美人睁开眼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无趣……”冰雨瞥着典风,趁他入定,转到他身前,不顾光着的身子做了几个搞怪的动作。

    可典风一直没反应,冰雨最终摇了摇头,穿戴起衣物来。

    忽然,冰雨看向典风这淡定庄严的神色,轻笑道:“若是让你知道那件事,我看你还能不能如此淡定……”

    她有些变了,比以前开朗了,会搞怪了,似乎成了个大孩子。

    这自然是有缘故的,只是典风如今还被蒙在鼓里,天权众人早就约定,等典风回到天权就会感受到什么叫“惊喜”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典风身上的光辉敛去,他不再如太阳般耀眼绽放温暖神辉,归于平凡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典风睁开眼,第一时间便看见了,坐在身前的冰雨,轻笑道。

    冰雨微笑着点头,随后将床沿散落的衣物拿来,替典风穿戴起来。

    等典风穿好衣服之后,虚空戒才从通天楼外飞进来。

    黑天很上道,昨晚冰雨一进门,这为老不尊的货就带着虚空戒出去“避风头”了。

    “嘿,小子,昨晚久旱逢甘露感觉不错吧?”黑天一回到典风识海,便打趣地问道。

    典风翻了个白眼,久旱逢甘露……不知为什么,他总感觉这货是在羡慕他,呃,反正典风是当他在羡慕。

    “别羡慕了,今日天妖阁拍卖会,有替你祭炼肉身需要的东西,拿到后你就能重铸肉身,到时候你也可以逢甘露了。”典风哂笑地打趣道。

    黑天语气不善:“滚!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典风心中哂笑,他才旱了一年而已,黑天不知多少万年了,却不知这老货是怎么过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黑天心中还是高兴的,因为他马上就要能真正复活了。

    这两日,不断有人来与典风攀交情,礼物成山,典风一概照单全收。

    其中有不少东西,是替黑天炼制肉身需要的,典风自然拿了来,现在只差一件比较重要的辅助材料了。

    那就是:通灵宝玉。

    用通灵宝玉,替黑天的肉身,炼制骨骼,黑天要炼一具“灵体”。就像是灵族那样的体质,那本质是天地灵气精华聚成,比血肉之躯来说将来更容易改变体内构造。

    他迟早是要炼回“毁灭之体”的,但那需要融入毁灭之体的仙骨才行,不过这东西已经有着落了。

    莫非邪就是毁灭之体,等他成为神藏之后,就可以轻易抽取骨骼髓质出来,帮助黑天恢复。

    这对莫非邪来说,不是坏事,何况典风还给他找了黑天这个师父,够他偷着乐了。

    黑天的事情,叶天龙等人早知道了,看到天权即将拥有两尊毁灭之体,可让叶天龙偷着乐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天妖阁的拍卖会是夜间,如今才辰时,自然要找些别的事情来做。

    典风两人收拾准备出门,昨日便有一个请柬送来,在帝都的洛河之上,一艘艘画舫游船早已汇聚多时。

    这几日不断有人宴请典风,但典风一一全推了,直到年轻一代的人联名请典风上船游河,他才不得不接下请柬。

    因为他听说,不但仙遗年轻一代会到齐,就连一些古族的代言人,也会出现。

    在典风离开仙遗的这一年时间内,发生了很多事,他回来后听很多人多次提起——太古、远古、上古等时代便消失的一些古老强族,竟然重新出现在了仙遗大陆上!

    它们并未覆灭,而是一只生活在自家秘境之中,等到彼岸花开之后,才一一开始露面。

    典风对这些人很感兴趣,正好可以看看,这些古老大族的实力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