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再见往日故人
    洛河,流经五大域,其支脉更是无数。

    在帝都,便有一条大河,是洛河的支流。

    虽然是支流,但在帝都,也是一道有名的风景线。

    洛河支脉,在帝都之西,河面宽达千丈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河上古船,络绎不绝,其中不乏圣地大族,而要数最着名的船,无疑是属于洛神宫与玉仙宫以及妙音坊的画舫大船了。

    今日,这三艘船都齐聚于此,其余各家船只更是无数。

    除却这三艘船外,还有一艘也非常巍峨雄伟,稳如山岳,是天帝府的船。

    四艘船并立,以铁索连舟,四艘巨船连在一起,甲板齐高,宽如广场。

    嗖嗖嗖——

    一道道神虹从天而降,落在这里,一位位少年强者显化在此,一些德高望重的前辈也来凑热闹。

    四艘巨船如四座山,都是圣兵灵船,船舱内更是别有洞天,今日这里热闹得像是什么节日一样。

    辰时末,典风才姗姗而来,冰雨没来凑热闹而是先回了天权。她走前,告诉典风,回家有惊喜。

    典风一路上,一直在猜测,这个所谓的惊喜是什么。苦思无果,只好心中祈祷,希望到时候不会是个惊吓。
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典风如一道黑色魅影,从天而降,落在四艘画舫边上,他发现这里有阵法。

    甲板外,有个入口,能进入这座连贯四船的大阵,典风见有人在那里守着。进去的人,需得拿出请柬,验证之后才被放入。

    典风见此,倒也入乡随俗,他落到甲板外,站在虚空中排队等候验请柬。

    “典风!”

    “哇,这不是典风吗!”

    “大家快看,典风在这里,他在这里!”

    先是一位女修,发现了典风,随后一大群人跟着尖叫起来,让典风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典风嘴角微抽,心想我有这么多人喜欢吗?

    他当然不知道,在星空中那一战,早已被人用幻空石阵法记录下来,在帝都早就传开了。

    现在典风俨然成了仙遗大路上,最炙手可热的人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一女修挤过拥挤的人群,凑到典风身旁问道:“典风大人,您怎么还要排队啊,直接进去咯!”

    典风哭笑不得:“没人告诉我,我不需要排队啊?”

    这时,一位头戴金冠的少年跑过来,越过人群,见典风真在这里,顿时笑道:“典兄,你怎么窝在这儿排队,我们在甲板上等你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典风翻了个白眼,笑骂道:“你还好意思说,给了请柬却不来接我,我怎知道你们怎么安排的规矩?”

    来人是个熟人,夏鼎,夏禹的亲弟弟,曾经想要篡夺大夏皇朝储君之位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夏鼎与夏禹兄弟,早已泯恩仇,情同手足了。

    夏鼎立刻告罪笑道:“倒是我们疏忽了,不过你可是住在通天楼最顶层,我们的人哪能去那儿接你啊!”

    典风大笑,众人也是笑作一团,这倒是实话。

    通天楼最顶层,只有一间房,典风住在那里,除却他以及他请的客人,谁敢去?

    典风自然不会计较这些,夏鼎在前头为典风拨开女修士们,道:“诸位请让一让,让我们先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典风大人,等晚些时候,能与小女子秉烛夜谈吗……”一位很是花痴的美人,丢出一块玉牌给典风。

    典风没接但看得清楚,那是通天楼某个房间的钥匙,他哭笑不得,心想还好冰雨她们没跟来。

    “典大人,能给我签个名吗?”

    典风义正言辞地拒绝道:“算了算了……咳咳!”

    他哪里是不签,分明是字迹太丑,怕拿出去被人嫌弃嘲讽。

    半晌后——

    “呼!”夏鼎拉着典风,进入了阵法笼罩的四船联合的甲板上,终于那些围住典风的人没跟进来,被挡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夏鼎斜睨典风一眼,酸溜溜地道:“我好歹也是年轻翘楚,怎么从来没这么多美女围着我,求暖床求签名?”

    典风侧目瞥他一眼,正襟危站,严肃地拍了拍夏鼎的肩膀,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道:“看来你还有待提高,群众的眼神是贼亮的,当然是因为我比你帅。”

    夏鼎翻起死鱼眼,摇了摇头苦笑一声,不过却的确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典风原本就俊朗,如今媚骨给他加了不少魅力,丰神如玉的同时,更多了几分邪魅狷狂的气质。这对花痴的女修来说,最具杀伤力。

    “好了不开玩笑了,已经有不少人来了,入天帝府的船舱中一叙吧。”萧鼎将典风引到,天帝府的巨船船舱口边,对典风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典风哂笑,拍一下夏鼎的肩膀,笑道:“同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走下甲板。

    船舱之内,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典风一进入船舱,也有些惊讶,被布局这艘船的人的奇思妙想惊住了。

    船舱之内,孕育着一片小秘境、小天地,典风一进入,便感觉到了此地不凡,灵气与天帝府秘境差不多,十分充足。

    圣器之内,便可有秘境世界,当然只是空间层次上来说,要成为单独的世界还很难。

    这小秘境之中,有天有地,有山有水,也有虫鱼鸟兽。但这里终究不是一个世界,它一直洞开,与外界相连,否则无法运转。

    “典兄,老弟,这边!”夏禹等人正围坐在一起,见典风二人来了,便招手。

    这里的人不少,分作几群,有一堆是天帝府的老师;有一堆是各大势力的人;还有一堆便是夏禹等少年强者。

    典风认识的人,多半都在这里了,他一眼看见了很多熟人,便与夏鼎一同过去。

    夏鼎坐在夏禹身旁,在天华旁边有典风的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典风边坐下,边看着天华笑道:“嘿,师兄,你都一百多岁了,还来我们这边凑什么热闹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少年少女们齐声大笑,他们其实也很想这么说,天华的年龄在这里可以当所有人的曾曾祖父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你管我呢,我丰神如玉青年才俊,你特么哪只眼看得出我一百多岁了?”天华脸皮很厚,典风早就见识过,却没想他还是如此睁眼说瞎话。

    “噫……”众人唏嘘,皆是嫌弃地看向天华,不过玩笑归玩笑,还是没人真撵天华走的。

    天华虽然年长,但也是个少年心态,与这一代的少年人杰也很投契。

    典风坐稳后,开始打量,这席地而坐的一大圈熟人,突然,他惊愕地发现了一个熟人。

    “武功,你……”典风指着这一圈围坐的少年中一人,惊愕不已。

    在典风记忆中,苍穹圣地的武功,不是应该在少年至尊战前,就被西荒域的金刚门截杀了吗?

    武功笑呵呵地,只是眼中却有些苦涩,道:“我当时没死透,被圣地救了回去,用宝药神丹治疗,过了大半年才恢复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金刚门袭杀,杀了苍穹圣地一部分人,又抓了剩下的人回西皇林做实验。

    武功当时被力劈,好在他有秘宝替死,但也垂死,后来被苍穹圣地的人找到后,接回去救治。

    典风听了有些惊愕,却也感到惊喜,大笑道:“你小子竟然没死,真是走了大运,就为了这个,该与你喝一杯!”

    对武功,典风的印象是不错的。在他第一次从封魔之地回来时,被金刚门追杀,路过武帝城时,武功曾对典风露出好意。

    在中州帝都,少年至尊战时,典风听闻武功“死去”的消息,顿时震惊与恼怒。

    加上一些别的原因,典风一怒之下,就去掀开了西皇林的秘密。导致后来侯万佛破罐子破摔,以及金刚门逃亡星空。

    叮——

    两人的青樽相碰,杯中酒水洒落,一口饮尽,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这一杯喝完,典风又在这群少年人中,发现了一个熟人。

    蓝颜。

    在试炼神域时,他曾与阴阳神殿的琴阴走得很近,且也参与了对典风的围杀。只是他出工不出力,典风也没记恨上他。

    不过从那以后,典风再也没见过他,哪怕是少年至尊战也没看见他。

    记得当初在试炼神域时,第一次见到这个蓝颜,典风心中还哂笑过几次呢。

    他一袭蓝衣,丰神如玉,相貌俊美,说是美男子不为过。

    且修为在年轻一代中,也算卓越,如今蓝颜也已是神藏境界。

    不过典风见到他,瞬间就没忍住,笑出声来:“哈哈……蓝颜兄,别来无恙啊。”

    典风笑,是因为蓝颜是个灵厨,大龙一位至尊灵厨的徒弟!而这不是关键,最关键的是,当时在试炼神域时,蓝颜的兵器,是一柄菜刀。

    试想,一个丰神如玉的美男子,器宇轩昂,可头上却悬着一柄菜刀……典风每每想起这个画面,都忍不住不笑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有点卡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