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杀鸡要先拔毛 二
    能吃么?

    小金鹏王瞪眼,少年至尊们也都露出惊异之色,他们这才想起这位的“凶名”。

    在试炼神域时,典风可吃了不少,金乌与大力魔牛都曾吃过。

    其他老一辈的人,不好管小辈之间的事情,但听典风这句话,他们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那个凶残的典风,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呃,据说是赤羽鸡,好像……味道还不错?”小金鹏王回答典风,不知怎地,他竟是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典风微微点头,露出笑容,能吃就好。

    “东胜王,我家少主有请!”赤羽族的灵台,手中握着未出鞘的圣剑,语气冷冽地对典风说道。

    典风站起身,看向他,淡笑道:“这不是认得我嘛,我还以为你是瞎了呢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哄笑,方才这人骂典风聋了,典风立刻骂回去,真是一点亏也不吃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见众人嘲笑,赤羽族的灵台,顿时恼怒,伸手隔空指着典风鼻子问道,“我家少主可不是天神族神子,没那么好脾气,你最好乖乖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不走又如何?”天华坐在地上,转身过来斜睨着此人,冷哼道。

    赤羽族的灵台见天华,顿时吓得后退半步,却不怯懦,不卑不亢地道:“天华大人,今日之事与你无关,我家少主也无意与你结怨,希望你不要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天华笑了,笑得戏谑,但他还来不及说话,赤羽族的灵台又开口了。

    赤羽族灵台道:“我家少主一向对天华大人赞许有加……”

    天华冷笑:“哈哈,有趣,赤羽瞳对我赞许有加,他拿什么资格来赞许我?”

    赞许,一般是前辈对晚辈,或许是强者对弱者,有一种优越感的赞扬。

    赤羽族的灵台说这话,无疑是将天华暗自贬低了,好来抬高自家的少主。

    赤羽瞳不过也只是个灵台罢了,还未到四重天,天华从不将其放在眼中。只是天华没遇到过真正的对手,所以没有全力出手过,自然让人暗暗看低,以为他实力不是很强。

    “天华大人此言差矣,我族少主乃是天命之子,自然有资格说此话。”赤羽族的灵台,仰着头颅自信地道。

    天命之子?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众人笑得前俯后仰,就连老一辈的人,都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这种话,是用来自抬身份而已,并没有任何实际的用处。

    典风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看在你逗乐了我的份上,方才你的不敬我可以宽恕,你还是回去告诉赤羽瞳,让他想见我就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典风一屁股坐在地上蒲团之上,与众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赤羽族的灵台,闻言脸色顿时红了一片,他感觉到了屈辱与愤怒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赤羽族是整个宇宙间,最伟大的种族,一个区区人族小子,居然也敢如此与他说话!

    于是,他恼了,把着剑鞘指向典风,道:“不知所谓!我家少主想见你,那是你的荣幸,不要欲擒故纵自持身份了,还不赶紧随我去见驾!”

    圣剑的威压,在场的人无不感知到了,一位普通灵台都有圣兵,倒是让人对赤羽族高看一眼。

    典风却觉得可笑,甚至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这灵台显然是误解了典风的意思,他以为典风是在矜持,其实心中对赤羽族很是谦卑。

    在这人眼中,这是理所应当的,因为赤羽族是最伟大的种族嘛。

    典风不屑地摇头,道:“你想多了,我对赤羽瞳没兴趣……趁着我们锅里还没吃完,你赶紧走吧,免得我吃不够抓你来凑数。”

    他抬着眼,很是嫌弃地瞥了一眼,这位赤羽族的灵台。

    因为典风方才想了想,吃鸡太麻烦,还要一根根拔毛,不如吃海鲜来得方便。

    赤羽族灵台怒了:“你竟敢如此无视我家少主的法令,还敢出言不逊,当真以为我不敢捉你去吗?”

    典风还没说话,黑玲珑唯恐天下不乱地道:“我们还真不怕!”

    龙血烽却在打量着赤羽族灵台,对众人道:“这只鸡应该很肥,还是圣品鸡,不多见,应该堪比七味鸡……”

    铮——

    这些话又不是传音,赤羽族的灵台自然听到,他满腔恼怒,直接拔出圣剑。

    圣剑一出,煌煌圣威贯冲天际,让这虚空都微颤了一下,不少人顿时感觉后脊发凉。

    老一辈的人在远处,淡淡瞥了一眼这剑,若是敢砍到他们身边,保不齐他们就要吃一顿鸡肉。

    仙遗老一辈的人稳重,且自持身份,不能随意出手。否则容易引起大族间的战争,所以才忍这些人放肆。当然,也是因为自己这边,有年轻人能应对的缘故。

    典风微抬眼皮,眼角余光瞥向这灵台,嘴角掀起一丝不屑的嘲弄之色。

    赤羽族的灵台,现在是骑虎难下,他不确定真出手,这些老怪物会不会出手。但他既然拔剑,若是不斩下来,就更没脸面。

    咻——

    于是,他出剑,一道璀璨的剑气,撕破空气冲向典风门面!

    典风动都没动,一根长发随风飘起,对着刺来的剑气轻轻一斩。

    呲——

    这道圣剑发出的剑气,顿时被立劈,消散在虚空中。

    “咝!”众人深吸一口冷气,老一辈的强者们,都被震撼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,一根发丝,便斩断圣剑剑气,这……”天帝府的一位老至尊大惊,连忙端起酒樽喝了一口佳酿,压压惊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圣境体修士,不愧是东胜王……”远些地方,一些与典风不熟的大人物,也露出赞叹之色。

    典风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端着一碗肉汤,在沉醉地喝着。

    但他身旁的朋友们,却都不淡定了,没想到典风如此轻描淡写,就破去了一招如此杀剑。

    “这,怎么可能!”赤羽族的灵台大惊失色,他吓得手中颤抖,险些捏不住圣剑。

    典风露的这一手,刷新了赤羽族灵台的三观,他从未见过如此强绝之人,一根头发堪比圣剑!

    谁也不知,典风的头发,早已堪比圣器坚韧,且他还在头发中也纹络了阵法符文。

    这是上好的炼阵材料,不用可惜了。

    典风喝完一碗汤,才转头看向这个赤羽族的灵台,后者被典风这一眼吓得后退一步,话都说不出口转身就要跑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招,但是高手才明白,这一招代表了什么。赤羽族灵台知道,这意味着典风万万不是他能对付的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,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典风隔空探出手掌,使出一招《黄金龙皇诀》中的“擒龙爪”,幻化出五爪金龙爪,将那赤羽族灵台,连带圣剑一起捉到了身旁。

    “东胜王,你要做什么!”赤羽族灵台大惊,他被典风捏住脖子,吓得一哆嗦。

    典风将圣剑,从他手中夺过来。只瞥了一眼,便很嫌弃地单手两指将其折断,很随意地将折断的圣剑,丢在了烧烤架下当做柴火!

    “什么!”赤羽族灵台吓得快尿了,这是多大的肉身力量,才能做到!

    他心中悲嚎,将少主骂了十八遍,早知如此,他哪里敢挑衅。

    “东胜王饶命!”赤羽族灵台很没骨气,感觉到了典风的杀意,他毫无反抗的念头,哭丧着脸求饶。

    典风眯起眼盯着他,懒得搭话,手中交织出一片神光,打入了此人体内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咯……咯咯……咯咯咯。”叫声变化了,变成了鸡鸣,因为赤羽族灵台被典风打回原形,露出了赤羽族原形本尊。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”这只鸡吓呆了,没想到典风竟然将他打回了原形,他变成了一只肥鸡。

    典风瞥了一眼,原来尾巴全是赤色翎羽,难怪叫赤羽族。

    他瞥了这只鸡一眼,眼中闪过一丝残忍与冷笑,他还从没杀过灵台境界的鸡呢。

    于是,典风左手捏着这只鸡的一对翅膀,将它的脑袋向后别在翅膀中一起用左手掐着,免得它动弹。

    然后,典风开始拔毛,将它脖子动脉处的绒毛尽数拔掉。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”赤羽鸡吓得一大跳,典风竟然在拔它脖子的毛,它顿时感觉惊悚,典风这是要杀鸡啊!

    “典兄,这……”蓝颜没见过,典风如此凶残的一面,顿时惊异。

    武功也非常诧异,他与蓝颜还以为,典风之前是故意那般说话,气一气这只鸡,可现在典风可不像是在开玩笑啊!

    “哇,赤羽鸡,听说很美味,我倒是没试过。”小金鹏王搓着手,他也早学坏了,眼神泛着幽光盯着典风拔毛的手。

    欧阳宏拐了小金鹏王一拐子,笑道:“这也是有翅膀的,说不定几千万年前你们是一家,你就别吃了吧?”

    小金鹏王白了欧阳宏一眼,骂道:“我不吃,你就能多吃几块了,是吧?”

    欧阳宏咳了一声,其他人也放声笑起来,不过也有几人眼中有隐忧之色。

    典风要杀鸡,还是赤羽鸡,自然让人心颤,这个可是古族啊!

    典风便拔毛,一边对其他人道:“这杀鸡是门艺术,首先得拔脖子上的毛,一会儿好放血……还像我这样抓着翅膀和脑袋,免得一会儿它挣扎,弄得你满身是血……”

    赤羽鸡白眼直翻,它快吓尿了,典风这是来真的,它已经感觉脖子上凉飕飕地了。

    典风拔光了赤羽鸡脖子上的容貌,露出了粉嫩色的皮肉,对自己的拔毛技术很满意地笑了笑,对身旁的夏禹道:“拿个大碗来,鸡血也很补,不能浪费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”赤羽鸡吓尿了,不断地想要挥动翅膀挣扎,但它却绝望地发现,一双翅膀与头颅都被捏得死死地,丝毫动弹不了。

    它被典风法力遏制,无法言语,想求饶都不行了。它又想元神传音求饶,但却发现,它的眉心被典风拇指盖住,神识波动根本传不出去!

    赤羽鸡绝望了。

    咻——

    银色的飞剑,从典风眉心射出,它快若闪电,掠过赤羽鸡脖颈时,便割断了它的脖颈!

    呲——鲜血呲射而出,滚烫如岩浆般,落在一口大盆之中,鸡血殷红非常,还透着淡淡香气。

    放血完毕,赤羽鸡不再挣扎,典风踹了夏禹另一边坐着的夏鼎,道:“赶紧拿出一口锅子来,烧水拔毛啊,想不想吃了!”

    夏鼎乃是炼器师,他自然什么样的宝器都有,立刻从储物戒中拿出一口大锅,架在烧烤架旁开始烧水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