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其心可诛 二
    典家二位至尊,气得体内法力,都开始紊乱。

    他们万万想不到,一个典沧海,一个典林与几位小小长老,竟然敢如此大胆!

    暗害自家至尊,陷害自家圣体,以至于“典家三杰”都离典家而去。

    若是真得到一位圣体,倒也罢了,可结果却什么都没得到,还惹得一个面临全灭的局面。

    想到如此,两人就忍不住,想要格杀这些人出气。

    但现在更要紧的,是如何让典家,在典风手中幸存下来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有你们这些,典家的底蕴作为底气,一个典沧海,几个神藏长老,又怎敢对我父子接连出手?!”

    典风这话,说得凌厉,但却道理清楚。

    就连典翻海与典关云两人,也是一怔,无言反驳。

    是啊,若不是有典家这个庞然大物,作为支撑,典沧海等人又岂敢对典尘父子怎样?

    若典尘不可或缺,那他们还敢暗害吗,若只有典风这一尊圣体,典家还敢随便挖他的骨吗?

    时也,命也。

    正因典家还有数位至尊,作为底蕴,所以死一个至尊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正因为典家有几十万年的底蕴,所以一个圣体罢了,损失了也没什么,只要符合自己等人的利益,又有什么关碍呢?

    只要,典家不被玩儿崩,那我们几个掌权者,想怎么玩儿,就怎么玩儿。

    正因有了如此心态,所以在典家之内,有些人越发胆大包天。为了一己私利,暗害一位至尊,陷害逼走一位圣体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知道,就算典风成为至尊甚至是准帝,都灭不了典家。所以,才敢恣意妄为。

    有恃无恐嘛!

    可谁想到,典风学会了阵法一道,还能摆布帝阵,这就让典家面临绝境。

    当初的典翻云、典云天等人,也是如此想法,所以将典风得罪越发深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帝阵之外,看戏的人们,细声私语着,对典家都露出嘲讽之色。

    本来一门两尊圣体,加上典尘注定是三位至尊的,可却被典家自己玩儿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典尘与典风必然与典家反目,而典晚秋,如今也落到了长生殿手中,典家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    “典风……典家对不起你们父子,可……可毕竟典家众多人是无辜的啊!”大长老突然又开口,老迈的身躯颤抖着,一双浑浊的眸子里,竟有泪花在闪烁。

    若是典家因此毁灭,那他们就是万古罪人。大长老早就相通了,若是能用自己换得典家安全,那也死得心安了。

    大长老凌空,猛地对着典风的方向,跪了下去。老脸上泪痕纵横,无声落泪十分可怜。

    “可笑!”众人却看得真切,说到底,不过是为了保住典家而已。

    对于典风的事情,典家根本没有认真反省,到现在为止,都没发自内心觉得错了什么。

    典风哪里看不出来!

    若是真悔悟了,那就不会等在典家,等着典风上门寻仇,而是该去天权负荆请罪。

    “你很聪明,将姿态摆得很低,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卑微可怜。若是在你如此可怜的模样下,典风还坚持要灭掉典家,那就是心肠狠辣,冷血无情是不是?”孔雀王冷笑,对一切早已看透,他活得比典家几位长老还久。

    “说是在悔悟,其实不过是另类逼迫威胁。典风若不放过你等,那便会莫名背上此等罪名,真是其心可诛!”夏无神冷哼一声,暗暗提醒典风,不可相信这等人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是极是极!二位说得对!”各方大人物,都微微点头,就算是赤羽凤等与典风不和的,都觉得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只是之前都看出来了,没人说穿而已。

    在这种时候打感情牌,其实是另类的逼迫与威胁。

    若是在典家表现卑微的情况下,典风还不放过典家,那典风的名声自然让有心人乱了。

    可若是就此放过典家,那典风父子受的委屈,难道就白受了吗?

    典风哂笑,他当然知道这个道理,黑天早就暗中告诉典风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一开始的时候,典风还真没能明白这一层意思。他毕竟还年轻,才十八岁,虽然知道人心险恶,却不会以最恶的眼光,却猜测他人。

    但这不代表,典风是傻子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他没想到,但别人一说,他自然就明白,大长老与典家二位至尊此举,怕是却有此意!

    其心可诛!

    “不,老夫绝无此意,典风你不要听信小人之言!”大长老脸色大变,他觉得自己一直卑微,如此隐晦,怎么还会被人看破呢。

    夏无神与孔雀王,猜得不错,大长老本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先忏悔,然后打感情牌,动之以情晓之以理。反正典风与典尘也没事,细算下来,典家其实与典风,也没有必须你死我活的理由。

    再然后,典家以往事劝慰,配以巨额财富赔偿。

    典风还小,见典家如此悔悟,且念及少时美好的回忆,肯定不会灭了典家。最坏的情况,也不过是杀了自己等几人,出出气罢了。

    只要能保住典家,自己的性命算什么呢?大长老心中,如此认为,他对典家忠心不二。

    不过其他几位长老和典林,却没看懂大长老的意思,一直都不语,反而对大长老的话非常反感。

    可典关云与典翻海明白,否则也不会一被典风堵门,就立刻将大长老几人丢出来。

    先摆好认错的姿态,自然让人同情,到时候典风若是还牵连典家,那在外人眼中就是冷血无情、数典忘祖之辈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想归隐山林的人,都是在乎别人的眼光的,只是或多或少罢了。

    典风在典家生活十六年,他的脾气,典家自然有人知道。虽然现在典风恨透了典家高层,但对于典家这个少时故地,必然怀有旧情。

    以情理劝慰,再以重金补偿,典风只要不是铁石心肠,必然会为之所动的吧?

    “小人之语?我夏无神一生磊落,倒是第一次被人说是小人,还真是恶人先告状啊!”夏无神冷笑,他一向霸道磊落,但却不是莽夫之辈,心思城府本是有的。

    孔雀王也冷冷一笑,道:“在我等面前,玩弄这种把戏,你还太嫩了。我拆穿你,不过是不想典风莫名蒙上一层污名罢了!”

    典风在星空中,击退联军,还是让不少人服气的。

    孔雀王与夏无神,乃至是叶天龙与姬天罪这等人,都曾叹过,后生可畏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,算是为仙遗做出卓越贡献,孔雀王虽然也曾呛过典风几句,但大事大非上,他从不含糊。

    这等英雄人物,岂是小小典家一个长老,能够算计的?!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典风暗咬着牙根,眼神带上了冷冽杀意,手中的仙矛在轻颤。

    “典风,不要冲动!”典家二位至尊,吓得脸色苍白,他们本来也是有此意的。

    典风懒得管这两人,直接抬手探入帝阵之中,将被丢出典家的大长老,一把抓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大长老被典风捏住喉咙,顿时憋得满脸通红,脸上闪过惊恐之色。人若是不怕死,还活着做什么?

    典风看着大长老,这张脸他无数次,想要踩个稀巴烂,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。

    呲——典风眉心射出一条锁链,飞入大长老识海之中,将他的元神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典风将大长老的肉身,随手丢下虚空,近万丈高,这具肉身直接摔成肉泥。

    “啊!”大长老元神惨叫,因为典风开始对他,强行搜魂,读取他的记忆。

    典风要看看,大长老是否真是孔雀王他们说得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猜测毕竟是猜测,不能替代现实,典风要查证,是否大长老有这样的打算。

    若是有,哼!

    “不!”大长老惊恐,他感觉元神通透了,像是被什么东西撬开了头颅,要将他的一切都挖掘出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典风不顾他的哀嚎,冷冽地搜魂,不管大长老是不是有这样的想法,他在典风心中是必杀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典风徒然一滞,停止了对大长老的搜魂,因为他已经搜到了想要的那部分记忆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典风笑了,笑得冷然,露出他洁白的牙齿,但让人觉得这白牙上泛着寒光。

    他找到了大长老的记忆,一切,如孔雀王与夏无神猜测的那般,几无二致。

    见到典风这个惊悚的笑,典家二位长老吓得不由一颤。

    “你演技真不错,若不是有人告知,我还真以为你有悔意呢,呵呵!”典风盯着手中,这道属于典家大长老的元神。

    “你!”大长老元神波动,满是惊骇绝望,没想到典风会如此行动。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典风手中闪烁出【涅盘阳炎】,仙火殷红似血,开始煅烧这位大长老的元神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大长老痛苦不已,绝望地哀嚎着,这就叫元神点天灯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今晚不加更,还有一更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