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又一件出问题的帝器
    哗——

    帝杖之言一出,顿时各方都震惊。

    “原来源头在这儿,难怪典沧海敢如此大胆,呵呵。”有人冷笑。

    典家的二位至尊,也脸色难看得很,心想就算是这样,祖器你也没必要说出来吧?

    帝杖直立,如一位老者稳立于虚空:“典风你要知道,作为典家的一份子,为了典家的未来而牺牲,这是你无上的荣耀。”

    它语气平淡,义正言辞,毫无悔意。

    它觉得自己是对的,因为它是祖器,从没有人敢质疑它,所以它不管怎么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不服,因此心生怨恨,那便是对典家不忠,自然应该剔除。

    典风冷笑一声,摇了摇头,道:“你是祖器,原来是得到了你的首肯,难怪呢……呵呵,你当真以为你是对的吗?”

    这个祖器,有问题。

    典风觉得,它多半是如黄金龙皇剑那样,器灵产生了炼器者赋予它的意志之外的独立意志。

    当祖器不再公允,会出现很重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仙矛氤氲仙光,随时准备杀伐,但典风还有话问,让黑天命器灵稍等。

    “此乃天意,自然是对的!”帝杖微微点点头,就像是一个老者在点头,它语气正色,完全看不出别有用心。

    “天意?”典风疑问,众人也困惑,有人问,“为何说是天意?”

    帝杖道:“典家诞生两位先天圣体,虚天神体与元灵道胎,这自然是天意要让我典家,出现一尊仙体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典风惊愕,他觉得莫名其妙,这是哪门子道理?

    因为这两种圣体,可以融为仙体,所以帝杖就认定,这是天意要让典风与典晚秋两人体质合一?

    “天意还能这般曲解吗?难道不应该是,让这两尊圣体结合,产出一尊仙体来吗?”妖月儿也来了,她觉得这帝杖道理不清,无法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“是啊,如果揣测天意,那也该是让两人结合才对啊?”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点点头,觉得正是这个道理,典风也觉得,这个解释比另一个解释更说得通些。

    帝杖左右摆动,像是在摇头,道:“没有记载能证明,两种圣体结合,就一定能生出一尊仙体……可却有古籍记载,将两种圣体合为仙体的先例,为了保险起见,自然不应赌前者。”

    典风冷笑几声,摇头不语,他知道,这两种圣体结合,是可以生出元灵神体道胎的。

    轮回之地内,轮回台中的真仙,与典风说起过,古虚空就与元天帝之女元灵,生出了一尊仙体来。

    只是这典家帝杖不知,觉得让典风与典晚秋结合,不一定能产生仙体,这不保险。

    不如索性,人为将二人圣体融合,制造出一尊仙体来,那是一定能成的!

    又加上,典晚秋是掌器者典沧海一脉的,自然就只能牺牲典风这个旁系,成全典晚秋了。

    典风摇头暗笑:“无知者,总会以自己的想法定性世间之事。”

    若是帝杖知道,轮回真仙告诉典风的那桩隐秘,恐怕典风不会受到那样的迫害。

    只是,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“你乃是典家祖器,为了让典家产生一尊仙体,竟然能迫害其中一尊圣体,我真不知该如何说你的对错……”仙矛轻颤,它语气有些冷意,却也有些淡淡的理解。

    从整个典家的利益上来说,帝杖其实没什么错。

    但仙矛依然不能苟同,因为这其实是在寒自家人的心,也让一尊圣体,遭逢大劫。

    “为了整个典家的利益,就可以肆意抛弃族人?我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。”典风心中领悟,这帝杖已经有些偏激,不像是一件祖器该有的思维方式了。

    祖器,从来都只是护佑族人,监督族人,从来没有祖器会主动干涉族内事物的。

    帝杖却道:“若是牺牲你一人,能让典家再出现第二位大帝,那你的牺牲便是值得的,你应该与有荣焉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众人都大笑,除却年轻人还稚嫩之外,年长些的大人物,都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“站在大义的角度,肆意让人去牺牲,以全自己这方的利益……你就像是一个,伪君子卫道士,让人可笑!”天魔教的教主,摇头冷笑几声,【天魔图】在他头上盘旋,护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像凡间的圣人,从不会选择自己死,却只会选择让别人死……帝杖你如此以典家为先,如今典风杀来,你何不为了典家着想而牺牲自己呢?”西方来的美女菩萨,都看不下去了,莲华菩萨冷笑道。

    帝杖一怔,竟是语结,沉默片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看来莲华菩萨说得对!”大唐皇主唐千秋冷笑几声,摇摇头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典风也觉得好笑,这就像是一个人捅了你一刀,但却说你活着就是浪费空气粮食,你死了就符合全天下的利益。

    然后当轮到他牺牲的时候,他却不愿牺牲自己,反而将没被他杀死从而来报仇的人,一顿大义凛然地指责。

    何其可笑!

    典风冷笑:“你若想害我,何必以如此拙劣的借口,恐怕只能唬住少年人。你不过是一件兵器罢了,心思城府不过是学人的,在这里的诸位可都是人精,你这些话骗得了谁?”

    典风抬手,指了一圈,将这些至尊,全数囊括在他说的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众人轻笑,这倒是,比心思城府,一件兵器哪是人的对手。即便,这件兵器,活了几十万年。

    帝杖沉默,莲华的话,撕破了它最后的遮羞布。

    说到底,它不过是站在大义的角度,以此为借口,抨击典风而已。

    说典风应该为典家牺牲,还应该感觉荣幸,可现在轮到它为典家牺牲了,它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何其可笑,何其不知羞耻!

    典风看着它,似乎看到了一个,羞红了脸的白发老头子,正在极力遮掩自己的羞愤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方才说得依旧有效用,只要你任我处置,我可立下【契约之誓】,放过典家无辜之人,如何?”典风带着温柔的笑,只是笑得让人心中不安,盯着帝杖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典风眉心飞出一块阵牌,一道符文密码打入帝阵,他半激活了帝阵,一念之间就能催动这座恐怖的杀阵。

    即便是帝器,面对一座帝阵,也得被镇压。当然,压不了一辈子,不过典风不需要一辈子。只要压住它片刻,仙矛就可杀它。

    典关云与典翻海眼神瞪出,有些心惊,同时也有些微不可查的惊喜。

    惊的是,若没了帝器,典家恐怕谁都能来踩一脚。不过如此一来,典家可以活,他们二人可以活,他们的后代都还可以活着。

    至于祖器?

    它是罪魁祸首,应该为此负责才对。此刻不仅是这二人,典家祖地内,听闻到这一连串对话的典家族人,也觉得帝杖应该听从典风的。

    说到底,人多半只顾着自己而已。

    帝杖也一样,自从它不甘心只镇压在典家,当一个受人供奉的吉祥物后,它的心思就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或许它自己都没注意到,它的思维方式,早已不是一个普通的祖器,该有的。

    它开始为自己考虑,开始为自己看得顺眼的人考虑,开始插手典家内部事务。

    渐渐地,它感受到了典家越发地恭敬,越发倚重它,典沧海大小事务开始咨询它的意见。

    帝杖开始自得起来,觉得自己成为了大帝,成为了典家的始祖大帝典植。

    它很享受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恐怕没有人注意到,统治典家的人,早已不再是各代掌器至尊,而是这件祖器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,典尘出现了!

    典尘渐渐发现了它的异样,并准备将它投入仙遗中的禁地内镇压,然后换一件帝器给典家做镇族帝器。

    帝杖警觉,发现了典尘一直警惕它,于是猜到典尘发现了它的变化,它立刻下令让典沧海谋划杀了典尘。

    正好,典尘桀骜,少年意气,多少对典沧海这个嫡系老祖不敬,一人一器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于是,典尘还没来得及行动,便被典沧海等人陷害。好在,典尘福缘深厚,只是被引入了另一方世界而已。

    “祖器大人……”典关云与典翻海二人,皆是怔怔地盯着帝杖,傻子也知道一件复苏的帝器,不可能是一件复苏的仙器的对手。

    所以,二人心中都觉得,让帝杖去死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且现在一切都归咎在了帝杖身上,典风的火气也聚集在它身上,交出它,典家肯定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“放肆!你二人要欺师灭祖吗!”帝杖怒哼一声,霍地凌空对着两位至尊敲下去。

    噗噗——

    二人瞬间炸碎,帝道杀机入体,至尊也得死,且他们万万没想到,帝器会如此对他们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睡不着,失眠,于是更新吧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