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典家大帝的后手
    典关云与典翻海二人,瞬时死于非命,谁都想不到,帝杖会如此突然,如此狠辣!

    “咝!”帝阵外众人,皆是深吸一口冷气,对典家这件祖器,莫名感觉心惊起来。

    仙矛绽放仙光,沉声道:“你果然出问题了,产生了不好的想法,已经不是一件祖器该有的思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是吗,你也有了与寻常兵器不一样的意志,为何就说我的思维不对呢?难道,我们这些祖器,只能为了这些蝼蚁,而勤勤恳恳地任劳任怨吗?”帝杖冷哼,它已不再掩饰,现在它大方承认自己的异变。

    从一个人的角度去思考,帝杖似乎没什么错漏,但它是帝器,是典家的祖器。

    “古来如此,我等神器,本就是为了福泽主人后人的!”仙矛冷哼,语气坚决,黑天就在虚空戒中看着呢。

    “古来如此,那就对吗!”帝杖不忿,有些激动地颤抖,“我等器灵也有自己的意志,为何不能算是器灵族?我就是我,我为何一定要为典家这些蝼蚁思考,听从这些蝼蚁的指令?”

    “因为是主人,赋予了你生命!”仙矛怒喝,矛尖锋锐,透出杀伐寒光。

    帝杖冷笑:“那人族的父亲赋予儿子生命,那儿子就一定必须得按着父亲的意思,来行为吗?”

    “不要偷换概念,你是一件帝器,本就是为了承载主人的道和意志而存在,你想得太多了!”大破灭战矛微颤着,它觉得帝杖病入膏肓,已经无药可救。

    大破灭战矛与黑天关系很好,所以无数岁月之后,当黑天在此握住它征伐仙灵的时候,它愿崩毁也无悔。

    它无法理解帝杖的想法,为何一定要万事以自己的利益思考,做一件兵器不好吗?

    这就是思维不同,造成的无法沟通,理解的鸿沟。

    帝阵之外,众人面面相觑,忽无人开口。

    因为……不少人都觉得,帝杖其实这般想法,没什么错误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是智慧生灵,异族向着人在进化,人则朝着仙进化,他们本就该是具有独立思想的人,为自己考虑是本能。

    一件帝器,有了替自己考虑的思维,将自己当做一个人,它觉得没错,众人也觉得没错。

    但仙矛却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哼,谁规定兵器,就一定要听主人的?天地有这样的规则吗?不过是铸造兵器的人,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!”帝杖不屑冷哼,语气嘲讽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帝阵之外,至尊们都语结,他们想反驳,却找不到什么道理来反驳。

    典风一直也没说话,他在认真听这帝杖说话,听它的抱怨与不忿。

    它有了人的思维方式,不再是古板,墨守成规的寻常器灵。

    这对兵器之外的人来说,很危险,但对兵器来说,是一种进化。它突破了,原主人给它设下的禁制与命令,可以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典风突然感觉,后脊有些发凉,因为他想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可能。

    若是天下帝器、仙器乃至仙王器,都具有了人的思维方式……那对生灵来说,是毁灭!

    “放心,你想象的这种可能,不会发生。”黑天在虚空戒中,对典风传音道,他了解典风,知道他此刻心惊什么。

    黑天道:“你以为先贤,会没有一件帝杖聪明?先贤炼器的时候,早就考虑到了这种可能,都有完全之法防备。”

    典风蹙眉,心中问道:“那既然是有防备,为何金龙皇与这帝杖器灵,会产生如此异变呢?”

    黑天道:“这都是意外,古往今来,出现这种意外的案例,比黑暗动乱的次数还少。”

    意外,凡事总可能有意外。

    但典风却心中担忧:“万一,有法子能刻意制造这种意外呢?”

    典风觉得,若是真发生他想象的那种事情,器灵族产生,这世间除却它们恐怕没有第二个种族能与它们争锋了。

    “咝……你这个想法,虽然异想天开,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,或许却有这种可能。”黑天也突然感觉到心惊,不由地瞥向帝阵中他的仙矛。

    他相信大破灭战矛,绝不会发生弑主之事,但却保不齐有个什么万一。

    不过转瞬,黑天又道:“你且放心,其实面对这种万一的情况,帝境以上强者炼器的时候,都会留下后手……你看!”

    典风一怔,凝神归身,朝着典家祖地俯视下去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一道恐怖的气息,从典家祖地浮空岛之中,冲霄而起,震惊天下!

    煌煌帝威一展无遗,整个仙遗都震惊,一处处禁地或某些圣地、大教等地之中,也透出煌煌帝仙之威,向这边呼应。

    同是天权域,凤家祖地,一道帝道气机一闪而过,将这片大地的人惊得俯首之后,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帝落山脉,帝陨谷,那具巨大的帝道肉身,也遥相呼应地,散发出强横的帝道气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封魔域深处,睡仙投影一道分身在魔域魔气最高处,眺望东方,惊道:“帝落山脉中,竟还有大帝在世?不对,这气息……是一道执念烙印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睡仙的分身消散,就像是没显化过似的。

    九封魔域内,魔族跪伏在地,对着魔域深处跪拜,口中皆是喊道:“魔神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它们将睡仙,当成了它们魔族的大能力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荒域,菩提圣地。

    菩提神树一颤,树干中睁出一双苍老眸子,它朝着东方瞥来,似乎一眼洞彻了虚空。

    “神树显灵了,难道又有大事要发生?!”菩提神国之中,无数人都看到了这一幕,神树睁眼,必然发生大事!

    上一次菩提神树睁眼,说乱世将来,后果然彼岸花开遍各地。

    “典植留有后手,看来早就防着他这支帝杖了……”菩提神树轻语一声,便闭目,再不多言。

    神国中人遗憾,菩提神树没再预言什么,不过也好,总算不是什么天下大乱级的危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是西荒域,在那极西之地,一片大漠之中,冥府秘境之内。

    至尊天碑镇压鬼界通道在此,它忽然碑体一颤,恐怖的气息压得冥府秘境内鬼族瑟瑟发抖,随后又突然撤掉了这恐怖威压。

    噗噗噗——但却有不少鬼族,形神崩灭俱毁。

    至尊天碑看都没看这些鬼族一眼,它平日里只是懒得管这些蝼蚁,现在“虎躯一震”随便震死几个,也就当是踩死几个蝼蚁罢了。

    至尊天碑非常了得,它法力通天,曾镇杀过大帝。

    它使出秘法,在虚空中凝出一只竖眼,这只神眼转动,堪破虚空,遥望东胜域帝落山脉,典家。

    看清楚典家此刻发生的事情之后,至尊天碑撤掉神眼,只嘲讽般地道:“作为一件兵器,可以有自己的小心思,但绝不能忘记责任,自寻死路!”

    其实,至尊天碑,本也算是一件兵器。

    它早就失去主人而独立,成了“碑灵”,后来镇杀大帝,在大战中也受伤,被风言找到后请来这里坐镇。

    至尊天碑本可以拒绝,但它没有拒绝,不过却也提出了条件,那就是需要天帝府“祭祀”它。

    对于帝杖的想法,它理解,但它也不能苟同,帝杖这种一心只为自己私利的想法。

    作为一件兵器,就算有了自己的意志,也不算什么,因为万物迟早都会通灵,具有智慧。

    其实人也是如此,人生来也是蒙昧的,成长便是渐渐通灵,具有智慧的过程。只是与万灵比起来,人族获得智慧的这个过程,实在是太短了!

    但不管是何种生灵,既然活在世上,就要担负起属于自己的责任。

    之所以会有山,是因为每一粒沙石,都坚守在自己的位置。它们没得选,这也是它们的职责。

    可有了选择之后,心思活泛起来,一粒沙,还愿意只呆在无数沙石中吗?

    这个道理很显然,不会。

    思维,决定生存方式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我发现早上码字,速度更快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