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大帝情怀 三
    咻——

    万众瞩目之下,典家祖地之中,一道神虹射出,映照在虚空中,显化出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此人相貌堂堂,神采飞扬,黑色长发飘在身后,鬓角两边的耳发修长。

    身着古神袍,烙印着天地、万灵,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,在他身后战袍中浮现。

    他双手负于身后,抬眼看向帝杖,一缕发丝垂落在他右眼,他一双如炬神眸冷冷地盯着帝杖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所有人都瞪大了眸子,在场所有人,没有谁不认得这个人。

    典植,典家初代家主,典家的大帝!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您,您还活着?!”帝杖颤抖起来,它本是如人般立着,但却吓得不敢摆弄姿态,垂身下来对典植稽首行礼。

    典风也皱起眉头,盯着这位大帝,黑天告诉他,这只是一个烙印罢了,他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不用怕他,若是他敢乱来,自有人出手镇压他,仙遗可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……”黑天让典风宽心,意有所指,却不肯明说。

    “参见大帝!”

    “参见大帝!”

    “拜见大帝老祖!”

    此刻不管是看好戏的人,还是典家内的人,都朝着典植躬身行礼,唯独典风还站着,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典植微微蹙眉,朝着典风瞥来,嘴角翘起一丝淡笑:“你是典家中人,为何不拜我?”

    典风看着他,不卑不亢地道:“我不认识你,就算你是天帝,我也不会拜。”

    典植蹙眉,看着典风:“你似乎心中有火?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溜了后手,为何不当帝杖做那些事情的时候,就出来阻挠它?”典风冷声质问,丝毫没有要低声下气的觉悟。

    “唉!”典植微微叹一口气,微笑道,“我若是能随意显化,典家岂不早就称霸仙遗了?”他语气有些调侃。

    他轻抬手,将那些拜他的人扶起,无人能反抗,大帝的意志不可违逆,他们不由止住地就站直了身形。

    一位位修士,降落飞行高度,不敢站在典植之上。

    典风微微点头,这倒是可以理解,这个典植只是一个烙印,显化限制极大,不能长存。

    若不到关键时刻,自然不能显灵。

    典植看向,正在瑟瑟发抖,已经收敛起帝道气息的帝杖,道:“我早就看出你心存异心,方才留下这道烙印防你,一直没动你,不过是想给你认清自己的机会。可你太让我失望了……”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典植抬手,毫无华丽景象,但帝杖却被他轻轻抓到手中,蹙眉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帝饶命!”帝杖此刻,全然没了方才的气度,不再雄辩,卑微得像是一条狗。

    讲道理,是需要实力的,实力被碾压的时候,说什么都是白搭。

    典植是大帝,更是它的主人,帝杖完全没有反抗的可能,它知道大帝的手段,所以吓得毫无骨气。

    典植将它轻轻握在手中,丝毫没有防备它反噬的意思,又看向典风:“你怎么说,想灭了典家吗?”

    所有人霍地转头,看向典风,看他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面对一尊大帝的当面问话,有谁能淡定下来?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典风身躯一颤,将灵台让出,由黑天控制他的身躯。

    “你又怎么说,想对我出手吗?”此刻,“典风”语气平淡,更带着一丝质问,语气不是很善。

    “咝!”众人倒吸冷气,芳心暗许的几位美人,都不由得瞪向典风。

    你敢这么跟一位大帝说话,不想活了?!

    典植却突然双眸一凝,有些惊也恍然,道:“原来如此,毁灭战矛当面,毁灭仙尊自然也当在此,倒是晚辈眼拙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典植做了一件,让无数人眼珠子,都要落地的举动。

    他竟是对着“典风”,微微躬身,拱手行礼!

    “卧槽!”典风的小伙伴们,皆是大惊,除了这两个字,都不知该如何说话了。

    至尊们都瞠目结舌,喉咙哽下口水,懵逼地看着“典风”。

    典家大帝,对典风行礼?毁灭仙尊?难道,典风体内,真的还有一尊仙魂不成?

    典植在黑天面前,自然只能自称晚辈,不管是巅峰修为还是出生时代,黑天都在典植之前。

    典风盯着典植,眯眼问道:“你想如何处置此事?”

    典植蹙眉,却也有些踌躇,叹道:“典家不当灭。”

    典风点头,道:“当年你横击数位帝灵,战死在星空之外,那一战我看见了。只可惜,当时我浑浑噩噩,无法助你……你放心,典家不会灭。”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帝灵?

    众人大惊失色,没想到竟还有这样一则古秘辛。

    典植当年,原来是这么战死的!

    典植是一代豪杰,曾力挽狂澜于仙遗之外,将几位帝灵拦在仙遗之外并斩杀。但以一敌众,终归力有不逮,落得与几位帝灵同归于尽的结果。

    典植有功绩,对仙遗贡献卓越,拯救了无数生灵。

    黑天向他承诺,典家不会崩灭。

    “如此,便多谢了……”典植松了口气,对“典风”点了点头,只要典家血脉不断绝,他便可瞑目。

    典植已经死了,他只是一道烙印,一个执念罢了。

    嗡——典风一颤,黑天离开他的灵台,典风重新掌控自己的肉身。

    典植对典风点点头,而后眼神变得凌厉,看向手中的帝杖。

    “大帝饶命啊!”帝杖吓得一抖,哪怕典植只是一道烙印,它也生不起半点反抗的心思。

    典风冷笑,这帝杖果然是个势利眼,对典风哪怕是对仙矛都不惧,但对典植却只能卑躬屈膝。

    若是这帝杖,还能如方才那般,与典风等人雄辩时的话,再说给典植听一次,典风说不得还会佩服它的勇气。

    可现在,整个一欺弱怕强的怂货,之前将的那些“道理”,全都是屁话。

    帝杖惊恐,它不敢在典植面前辩证,因为它知道若敢那么放肆,等不到说完那番话,它就被灭了。

    “我当年战死星空之中时,那帝灵的兵器对我最后一击,你没挡住,我看出是你故意,但我也的确活不长了,所以才没立刻毁了你。本想时间流逝,你会惊醒,可你却越做越错,太让我失望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所有人都大惊,包括典风。

    典植与帝灵的那一战,竟是还有隐情!

    当年在星空之外,典植连杀数位帝灵,自身身负重伤濒死。最后一位帝灵临死前最后一击,帝杖本可以替他挡住,但帝杖不想崩毁,因此躲开,让重伤的典植遭受了绝杀一击。

    否则,典植可以活下来,虽然濒死,但仙遗造化无数,能再活一世也不是没可能。

    哗——

    众人反应过来之后,皆是脸色惊异,盯着典植手中的帝杖,一脸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世上竟有这等帝器?真是闻所未闻!”大破灭战矛都骇然,这种想法它都不曾有过,可帝杖却早就做过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!”不知多少人,感觉浑身冰凉,换做当时的典植,心中有多冷?

    自己铸造,赋予生命的帝器,为了保命竟然临终背叛,相当于反戈一击了。

    “难怪典植能留下执念……”西荒域,至尊天碑叹了口气,替典植感到悲凉。

    想要留下执念,不是说哪个大帝都行的,必须要死不瞑目,心中有执念,才能留下一道意念体。

    这道意念体,就是执念烙印,能在特定的时刻,被激活使得执念原主人短时间内复活显化在世间。

    帝杖浑身不停地颤抖起来,它哭丧般地忏悔道:“大帝,我错了,我只是想活下去而已!”

    只是此刻,没有任何人乃至物,会同情它。

    每个人,不管善恶,心中都有一杆秤。

    此帝杖之举动,完全无法让人接受,所有人都对它投去杀意般的眸光。

    典植摊开手掌,化出一片掌中乾坤,帝杖被炼入其中,猛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帝饶命,我再也不敢了,让我继续守护典家吧……没了我典家如何传承啊!”帝杖此刻的心情,就如跪在断头台上的犯人,绝望地忏悔着。

    典植冷冷盯着它,摇头道:“如你这般,没有资格活在世上!典家若是当兴,自然会再出一尊人杰。否则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,那也是子孙不争气了,怪不得谁。”

    典风忽然,对这位典家始祖大帝,有些钦佩起来。典植能说出这番话,当真是有大帝情怀,心中私心极少,且有大气度。

    典风对他道:“大帝放心,帝杖崩毁后,我可以拿出一件帝器来,保典家依旧长盛。”

    在黑天说出,典植在星空中大战帝灵的事情后,典风又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如此英雄人物,不能让他死不瞑目,所以典风决定放过典家。

    典植抬头,看向典风的眼中,带着柔和与满意的赞许之色:“不愧是我典家儿郎,将个人得失抛却一旁,你已经初具大帝情怀。”

    典风轻笑,欣然接受这句评语,因为他有这个自信,迟早会登临帝境。

    “不!”帝杖却吼出,最后的绝望怒吼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典植摊出的手掌,猛地一握。帝杖在他掌中乾坤中,瞬间爆炸,化作无形。

    而爆炸的威力,却全数被锁在他掌中乾坤之中,没有波及外界丝毫。

    “咝,这等手段,不愧是大帝!”所有人,就连典风,也不得不惊叹佩服。

    要知道八封剑斩碎瑶光帝器的时候,可是将方圆数万里都炸成了沙漠!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典风祭出一柄帝剑,属于域外某一族,丢向典植:“将它重新炼化吧。”

    典植点头,抬手接过,双手迸射出一条条大道符文锁链,烙印进入帝剑之中……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典风不可能灭掉典家的,他从来都是恩怨分明,且重情义,不会毁掉承载他美好记忆的这个地方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