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谁敢谁不敢 三
    古乐府的画舫外,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聚集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在半空中,在河面上,到处有人。

    因为典风来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顾冷夜就在这里,昨晚在这里过夜的,我看典风是冲着他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猜也是,顾冷夜被天权追杀那么久,典风本就不会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,咱们下注,典风会不会在这里就杀人?”

    “无聊,谁敢在帝都杀人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典风曾杀了赤羽瞳的随从,天帝府也不发一言。他可是一位帝阵师,想杀人的话,就算是天帝府,也不能拦他了。”

    典风淡淡站在甲板上的船舷,听着这些闲言碎语,他不由得轻笑几声,没说话。

    巳时两刻了,那个女修传信去也有一刻时间了,还没出来,典风不由怀疑顾冷夜是不是怂了。

    “嗒嗒嗒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典风听见一阵脚步声,朝着穿出的角度看去。

    一行熟人走了出来,典风一眼就看见了,跟在一个白衣小白脸身旁的顾冷夜。

    “看看看,古家世子古天琊,顾冷夜是他的护道者。”边上立刻有人轻声说道,看热闹了!

    “还有海族蛟龙族的太子,敖东来。”有人指着这几人中,一个头角峥嵘,露出一对淡金色龙角的青年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墨家的墨选,他竟然也在这烟花之地……”有个双眸泛着金芒的青年,手持折扇,白衣胜雪,娇柔如皇朝里的太监。

    三位世子、太子,昨夜都在这里,身后也都各自跟着一位护道者。

    三位青年高手,都是灵台境,护道者是两位半步至尊与顾冷夜这位至尊。

    典风一眼看去,也有些诧异,都是灵台修士了还派护道者保护着,说明这三人在各自族内身份极其重要。

    “顾冷夜。”典风看向古天琊身后的顾冷夜,轻轻一笑,典风心中早已没有怒气,但这个人必须杀。

    顾冷夜不死,典风与天权的面子,往哪儿搁。

    “哼!”顾冷夜直勾勾地盯着典风,某种也满是杀机,但却不敢动作,只能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古天琊轻抬云靴,磕在甲板上响得清脆,笑看向典风:“典风,你来此作甚?”

    昨晚古家在天权的遭遇,古天琊已经知晓,但他不会气势弱了,这里是帝都他笃定典风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“不关你的事,我来找顾冷夜,叙叙旧。”典风都不正眼看古天琊,随口接话后,只是看着顾冷夜。

    古天琊蹙眉,脸色微沉,挑眉冷视典风。

    从没有人,敢如此轻视他,典风是第一个,他自然不悦。

    古天琊轻吸一口气,淡淡道:“顾冷夜现在是我古家的人,是我的护道者,你找他自然与我有关。”

    典风诧异地看着古天琊,淡淡道:“怎么,你没收到消息吗?”

    他说的消息,自然是指古锵等人,被天权放逐到仙遗之外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几人,虽然也会虚空秘法,但想要回来,没个几日怕是不行,现在古家都在找人。

    古天琊脸色更难看了,当面不揭短,典风如此说话,显然是丝毫没有顾忌会与古家交恶。

    蛟龙族的敖东来站出一步,双手负于身后,轻哼道:“典风,就算你再有功勋,在这帝都之中也不能肆意妄为吧?”

    典风斜睨他一眼,淡淡问道:“你是螭龙族的吗?”

    敖东来冷眸,哼道:“我乃蛟龙族太子,敖东来!”

    他有些微恼,说了半天,典风竟然都不认得自己,当真是给错了表情。

    典风很随意地点点头,道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什么?”敖东来蹙眉。

    典风道:“我与蛟龙族没什么交情,一会儿要是打起来,我不会手下留情,当然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敖东来愠怒,他冷哼,“我不信,你真敢在帝都出手,你真当天帝府无人吗!”

    典风忍住给他脸上,印一个红包的想法,冷笑道:“帝都是和平之地,但却也不是给恶人避祸的乐土!”

    “典兄此言差矣!”那半晌没说话的墨选,摇着折扇上了前来,轻笑道,“我等皆是根正苗红的古帝仙遗族,哪有恶人呢?”

    典风哂笑。

    忽然,典风看向墨选,他听了路人那些念叨,知道了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你叫墨选?你是墨家的人?”典风一连三问,“难不成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墨选轻笑,自信地将折扇合拢,在手中拍了拍,微微自傲地道:“我墨家,自然是天痕大帝的遗族后人。”

    墨天痕的后人?

    典风深吸一口气,不是惊吓,而是惊讶,他没想到这些老古董还有后人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武苍穹,他都还有后人,何况是墨天痕。

    这个墨选肉身孱弱,在寻常法修士之中,也算寻常,但他的神识之凝练让典风高看一眼。

    虽然与典风比起来,还有些差距,但在同境的魂修士之中,也是佼佼者了。

    看见了典风的惊诧,墨选顿时觉得,典风是被震住了,于是趁热打铁道:“典兄来势汹汹,是为了当年旧事?既然已经是往事,不如看在在下面上,就此揭过?”

    典风摇了摇头,突然没头没脑地问道:“曾出现在帝都,少年至尊战上的那个玄天,难道也是你们墨家的?”

    墨选下意识点头,随后淡淡道:“正是舍妹墨玄天。”

    莫玄天?

    一个女孩,为何起这么个名字。

    典风只是随口一问,记下名字即可,他也不是对这个魂修美人有想法。只是突然将玄天与墨家,联想到了一起而已。

    “难道典兄,对舍妹?”墨选眼前微亮,还以为典风心中有想法,顿时生出牵红线的想法。

    典风哂笑,摇了摇头,道:“墨家与我有些渊源,所以今日之事你不要管了,我不想与墨家坏了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渊源?”墨选惊诧,他是世子,却也不知道,典风能与他墨家有什么渊源。

    忽然,墨选心惊,他想到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都说典风也是魂修士,且修有魂修功法,可能是天功。

    墨选立刻就联想到了《魂诀》,于是眼前一亮看向典风,心中大喜往外。

    典风曾察觉,墨玄天修行的魂修功法,与《魂诀》有些联系,应该是出自同源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看出,墨家的《魂诀》,也早已不完整了,有些地方是后人补充的。但终归与原本差了不少档次,所以墨玄天擦不是典风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典兄……”墨选想了想,还想说什么,典风却抬手挡在身前,示意他不要多话。

    《魂诀》给了典风很大的助益,典风觉得欠墨天痕的,也有些欠墨家的人情。

    所以典风才与这个墨选好好说话,否则他早就懒得听了。

    典风看向顾冷夜,道:“给你两个选择,一是随我去斗武场决战。第二个选择就是,我就在这里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古天琊愠怒,这是丝毫不给他面子,不将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顾冷夜眯起眼,手心有些微汗,故作镇定地冷笑道:“有什么区别吗?”

    典风摊了摊手,无邪地笑道:“是哦,没什么区别,反正你是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顾冷夜必须死,区别就是死亡地点而已,死在斗武场的话,典风能省事很多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你敢在这里杀了我!”顾冷夜心绪难平,胸前剧烈起伏,已经未战先怯。

    典风杀至尊的记录,已经有不少了,在仙遗外那一战,更是吓倒了一大片至尊。

    顾冷夜根本不愿与典风交手,这个少年邪得很,手段层出不穷,战力与法修的境界完全不是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“世子救我!”顾冷夜轻声在古天琊耳畔求救,他知道典风无法无天,说不定真敢在这里动手。

    墨选不说话了,古天琊朝他看来,墨选也只是耸了耸肩。《魂诀》要紧,他不想因此得罪典风,让这个可能变成不可能。

    敖东来也蹙眉,古家的事情他也听说了,这个典风与天权强势无比,他也不敢太参合进去。

    典风能代表天权,敖东来可不行,万一惹上天权,那蛟龙族还能上岸吗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忽然,典风心生感应,看向帝都城中心。

    在那里,有一座帝阵,在天帝府前的那座雕像之中。

    雕像的剑,开始泛起微茫,帝剑阵被人催动,典风感觉被瞄准了。

    “天帝府要保下这条狗吗?”典风眯起眼,长身而起飞上半空,与那雕像的剑芒对视。

    顾冷夜大喜往外,他也感到莫名其妙,天帝府为何会保护他?

    一道振聋发聩的道音,从远空传来:

    “帝都之地,不允许私相争斗,尔等各退一步!”这声音,让典风感觉陌生,且又充满了威严。

    典风立刻知道,这人不是姬天罪更不是白青松等人,恐怕天帝府也有沉睡的人被唤醒了。而这个人,也能掌握雕像帝阵,且要保下顾冷夜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顾冷夜大笑两声,古天琊也轻蔑地看向典风,眼中都是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你典风再牛逼,敢不遵天帝府之命?

    然而,典风还真不是个喜欢妥协的人,他淡淡远眺着那座雕像,问道:“这人曾追杀我,我对他出手理所应当,怎么,天帝府要不顾是非吗?”

    那道音响起:“帝都之内,不准私斗!”

    典风感觉眉心有种,被针扎的感觉,那雕像的剑芒更锋锐了,对准了他的眉心识海。

    洛河之上,全场寂静,所有人都噤若寒蝉,盯着典风。

    眼神有戏谑,有不忿,有无所谓只是看戏的。能让天帝府都如此如临大敌,不少人都为典风捏了一把汗,同时也十分佩服。

    典风微眯着眼,语气嘲讽,冷笑:“你今日若敢射出这道剑气,我就拆了这座雕像与帝阵!”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典风一个虚空腾挪,突然出现在顾冷夜身后,一掌印在他后心:“轮回……”

    哗——全场哗然,典风真敢出手啊!

    顾冷夜瞪大眼,感觉后脊发冷,目眦尽裂。他没想到,典风真敢顶着帝剑的威胁,对他突然出手,所以毫无防备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今日更新稍晚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