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降临神庭圣地
    “呵呵!”典风斜睨着古天琊,只是冷笑,懒得理他,转身就飞走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围观者的修士们,顿时大感失望,还以为典风要发飙,没想到就呵呵一声了事?

    “嘿,典风这是瞧不起古天琊啊,都懒得理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也是,如今典风与至尊并肩,一个灵台低阶的世子罢了,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面对蝼蚁的呼喊,神龙怎会理会呢……”

    典风临走前,那个轻蔑不屑的眼神,让古天琊浑身颤抖,那是气得。

    他为古家世子,年仅四十便是灵台三重天,战力更是同代中称尊,可却在典风眼中不过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这个还不到他年龄一半的少年,这一个无声的巴掌,打得实在是响亮。

    古天琊憋得满脸通红,怒气冲冲地站在原地,看着典风离去的背影,心中诅咒百遍。

    等古天琊回过神来时,却已发现,周遭早已无人。

    只剩下自己一人,站在甲板上,一道冷冷的风吹来,他立刻惊醒:“赶紧传信回族内,《宇宙经》再现,必须要抓在我古家手中!”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一道传信符,被古天琊写上几个字后,立刻捏碎,化作一道神芒遁入虚空传讯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墨选追着典风,一路而行,出城之后,发现典风在林中高空等着他。

    “典兄走时传音让我来,可是有事情要交代?”墨选有些激动,他隐约猜到,但也不敢肯定。

    毕竟那东西事关重大,典风不可能直接给他,至少在确定与墨家的敌我关系之前不能。

    典风看墨选一眼,笑道:“你传信回去,这几日我便会登门拜访墨家,到时候有事好商量……”

    典风深深一眼,笑得戏谑,一个“你懂得”的眼神,让墨选险些激动得跳起来。

    墨选惊喜万分:“是是是,多谢典兄,我立刻就传信回去,届时定然好生招待典兄!”

    典风点了点头,便与墨选分开,到了无人之地方才祭出仙源阵台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一座虚空之门洞开,典风站在阵台之上,遁入其中。

    南岭域。

    南岭多山脉,举世皆知,所以才有南岭之称。

    这里的山地复杂,一座座延绵的山脉交错纵横,像是一条条交叉在一起沉睡着的真龙。

    在一片神山之中,有无数妖族、古族与强大的圣地、大教等藏在这四处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非常雄伟的巍峨的高山。

    高耸入云,屹立不倒,几乎要插入星空之中,比西荒域的佛灵山还高!

    此山,名为“通天山”。

    这里,是一个不朽道统的传承之地,神庭圣地的祖地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忽然,在浮云之间,一道虚空之门显化,惊动了整个神庭圣地内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何人擅闯我神庭圣地,不知在千里之内不得开虚空之门吗!”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,帝道神威顿时浩荡,虚空之门中的人还没走出来,神庭圣主便拎着【擎天棍】等在门外了。
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一道黑色闪电,从虚空之门中踏出,直接朝着神庭圣主撞来!

    “找死!”神庭圣主冷笑,抡动擎天棍,浩荡帝威迸发,一棍立劈。

    “哼!”典风眸色阴冷,陀阑钟显化在他头顶,他径直朝着擎天棍撞去。

    “典风!”神庭圣主瞥见了典风,顿时震撼心惊,他没想到典风真敢上门来找麻烦。

    咚——

    一声敲钟声,响彻整个南岭域,陀阑古钟与擎天棍硬撼,声波将方圆千百里的生灵都震死!

    “呃!”神庭圣主暗哼一声,感觉虎口发麻头目微眩,他一棍子轰在了陀阑钟的钟影上,却受到了反伤。

    “仙器!”神庭圣主吃惊,典风头上顶着的古钟,绽放着仙道神威。

    他想也不想,立刻转身就要走,面对持有仙器的典风,神庭圣主不觉得自己有把握。

    “来都来了,还走作甚?”典风却冷笑一声,想砸就砸,想走就走,哪有那么轻松!

    “虚空大裂斩!”典风直接抬手,在神庭圣主逃回圣地之内的路上,一记手刀斩下去。

    同时典风祭出【大破灭战矛】,仙威浩荡,对着神庭圣主后背刺去。

    神庭圣主大惊,只得退避,朝着身旁侧飞,反手一记棍影砸来。

    呲——

    典风一矛刺出,矛尖绽放寒芒,绞碎擎天棍的棍影,帝道神威不能影响典风半点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典风一步跨出,虚空挪移加上缩地成寸,速度快到让神庭圣主都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典风突然出现在神庭圣主身前,抡起仙矛当成棍子,对准神庭圣主砸下去!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神庭圣主抬起擎天棍硬接,却被典风一矛砸得撞在“通天山”半山腰,深深嵌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典风冷眸,抬手就要再补上一矛,神庭之主砸出的深洞中,传出一声:“等等!”

    典风停手,淡淡看着那大洞,等到神庭圣主浑身染血地,从洞中抱着擎天棍狼狈飞出时,才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典少侠,你一来便对我雷霆出手,不知却是为何?!”神庭圣主盯着典风,长发染血,一身道袍都被割裂,现在半点没有仙风道骨的气质。

    典风冷笑:“你不知我来为何?”

    神庭圣主不太敢看,典风这冷笑戏谑的眼眸,他低眸眼神闪躲地道:“确实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典风点点头,冷笑:“那好,让我提醒你一下,一年多以前在西洛城之外。你神庭圣地,将擎天棍借给一只杂毛鸟,伙同其他几家设下陷阱伏杀我的事情,你该不会忘了吧?”

    当初若不是典风机智,早早用分身替代本尊入坑,他现在坟头草都几尺高了。这种生死之仇都不报的话,他典风在江湖上还怎么混,他的名头岂不是没有半分威慑力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能因此就灭了一个道统,那会让各方战战兢兢,可能会抱团对付天权。

    但是要一个说法,要一条命来赔,还是必须的。顾冷夜是天狗族付出的代价,神庭圣地,也必须要付出代价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神庭圣主额头低落冷汗与热血,他心中暗暗后悔,当初就不该参合那事。

    可这世上的炼药师再强,也炼制不出后悔药。

    神庭圣主偷瞥了典风一眼,没敢再赖账,只得道:“那是误会,金乌族的道友以重金来借擎天棍,我神庭也无法拒绝……若是典少侠有所不满,我神庭可以赔偿你的损失……”

    借帝器。

    神庭圣主打定主意,必须要重点说,这个帝器是借出去的,且不知那金乌借走为何。

    典风轻轻冷笑一声,有些话在不言中,不必多说。

    “这些话便罢了。”典风冷哼一声,白了神庭圣主一眼,他当然知道神庭圣主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不管神庭是否知道那件事的细节,典风必须要一个说法,神庭必须要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神庭圣主顾不得伤势,戒备的同时,也诚意十足地道:“典少侠若有要求,但说无妨,我神庭圣地必然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典风点了点头,这个神庭圣主很识相,也不是胡搅蛮缠想赖账,他心中的火消退不少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神庭圣地内,有一截建木祖根?”典风似乎转移话题,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神庭圣主脸上肉疼不已,装傻道:“外间传言多不可信……”

    典风悠悠地道:“是吗,那神庭圣地交出一个至尊来吧,天狗族的顾冷夜我刚杀了。”

    神庭圣主一惊,典风这意思是,揭过也可以,神庭必须要死一位至尊来让他消火。

    可至尊都是战略性底蕴,哪能随意牺牲。

    神庭圣主立刻话锋一转:“其实建木祖根这东西,我神庭圣地一直在暗中寻找秘法培养,近些年枯木逢春,的确是有几节枝桠了……”

    建木,传说是太初或冥古第一神树,仙王境的神树。

    后来建木被伐,祖根也毁,只剩下零落的一些枯死的祖根散落在星空中。

    在东胜域有一截祖根,据说已经复活很久,偶尔会有建木根从地下生出,长出神木来。

    而这些新生的建木根,具有神效,蕴含木之精粹,能使修士木之金丹达到九转!

    在南岭域,神庭圣地早年也得到一截建木祖根,研究了漫长时间,才找到方法让其焕发新生。

    现在典风上门来,开口就要一截新根,神庭圣主哪能不肉疼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