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清算炼天宗 三
    典风笑看着神庭圣主,问道:“既然有,那就拿一截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神庭圣主一脸肉疼,不情愿地叹道:“那我回去取。”

    典风却摇头,道:“让人送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怕我会逃跑不出来了?”神庭圣主蹙眉,感觉被典风小看了,他岂是那般贪生怕死之人。

    典风却很直白地点头,道:“没错,你要是缩着不出来,护山大阵一开,我要拿你就很费劲了。”

    费劲?

    神庭圣主诧异,典风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平淡,很是自信,他心惊难道典风真的已经是个帝阵师?

    神庭圣主哼了一声,将手中擎天棍丢回通天山顶部,先让帝器回去,免得被典风扣下。

    典风静静看着,也不阻止,擎天棍他无法掌控不会取走。就算能拿去封魔之地换,可苍穹圣地肯定不愿得罪神庭。

    且若是那么做了,那就不仅是典风与神庭的恩怨了,那就让天权圣地与神庭圣地,成了死地。

    天权现在足够强大与招人耳目了,不能太嚣张,免得成为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随后神庭圣主当着典风的面,捏碎了一枚传信符,吩咐人赶紧取出一截建木根来。

    神庭圣地之内。

    一个个弟子长老,战战兢兢,因为他们在护山帝阵中远眺,早已发现了神庭圣主的惨样。

    传信符飞回,在众人面前虚空中,化作几行字:

    “取一截建木根”。

    长老们面面相觑,松了口气,建木根虽然珍贵,但与一位至尊比起来还是有些不足。

    很快,便有人持着一个玉匣子,从神庭圣地之中出来。

    是神庭圣女,生得美丽娇艳,但却有些畏畏缩缩,俏脸上满是惊惧与害怕。

    “典圣子,这就是建木根……”

    典风淡瞥了这圣女一眼,斜睨神庭神主一眼,他戏谑一笑。

    神庭圣主顿时老脸一红,心中暗骂,那些个长老真是没个正形,都什么时候了还美人计。

    若典风是个,能轻易被声色所动的,“血气方刚”的少年人,那他还用得着如此妥协吗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神庭圣女感觉手中一轻,典风抬手便是虚空取物,将那个玉匣子握在了手中,揭开一看便看见了其中躺着的一截古木根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建木根,这么大一块,足够我俩用了。”黑天鉴定,这是真货。

    典风眼前一亮,心中大喜,他五行秘境大圆满,已经触手可及了!

    这一截建木根,有胳膊粗,长一尺,切口整齐有仙乳般的汁液凝着。

    典风合上玉匣子,收入储物戒中,而后看向神庭圣主满意一笑:“很好,往事就此揭过,你神庭不欠我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典风一矛击穿虚空,朝着南岭深处横渡虚空而去。

    走前,他留下一句话:“想用美人计,也得找个见过世面的吧,吓成这样哪还有半分美感。”

    只是调侃,典风彻底消失在了神庭圣地周遭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神庭圣主与神庭圣女,都松了一口气,却心中也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神庭圣女看着典风离去的方向,心中生出波澜,她还是第一次被男子嫌弃。

    “别看了,这等少年天骄,不是你能高攀的。”神庭圣主叹了口气,平日里圣女多高冷,现在却被一个少年,撩动了心弦。

    圣女顿时低眉,眼珠子乱转,她才不会承认动心了。

    典风很帅,不管是长相、气质还是实力,都足以让任何喜欢男人的少女动心。

    世间多少痴情女,一见典风误终身。

    咳咳……

    南岭域。

    就在通天山正南方,一百三十万里之外,这里是一座金属铸造而成的古城。

    不朽传承之一的“炼天宗”,便是坐落在这里。

    炼天宗传承久远,以炼器闻名天下,手段卓绝超越绝大多数炼器师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宗,没听说有祖师爷,能传承至今,全凭祖上运气好,捡到了一件帝器。

    八卦昊天镜。

    炼天宗的底蕴,便是此帝镜,镜子背面烙印八卦,镜面乃不周黄铜磨成,具有杀伐之力与反射攻伐的力量。

    八卦昊天镜,这也是在西洛城外,曾参与袭杀典风的帝器之一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一百三十万里,典风没有祭出传送阵,而是一次次撕裂虚空横渡而来。

    炼天宗是一座古城,通体钢铁金属铸成,城门上悬着一面准帝照妖镜,入此门者必然显出原形。

    典风落在城门外,便要进城。

    “止步!”守在城门外的护城卫,顿时拦住典风,“排队入城。”

    典风站在原地,瞥了一眼身旁排着的长龙,他淡淡道:“通报一声你们宗主,典风登门拜访。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是谁,进城都必须要排队,在照妖镜下一一过去!”一个护城卫不耐烦,手中拎着一杆圣器长枪,可此人只是神藏修士而已。

    典风眯起眼,不得不惊诧,不愧是炼天宗,竟然连守门的人都有圣器。

    不过典风也猜,这圣器,这些护城卫下班后就得交出,交给轮换的护城卫使用。

    否则即便是炼天宗,这手笔也太大了些,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这是典风!”另一个手中持着圣剑的护城卫走来,连忙拉住持着枪的那人,显然他认得典风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典风是谁?”那个持枪的护城卫,随口不在意地问道。

    典风瞥此人一眼,他都有些诧异,如今竟然还有不知道他的人,看来他的名气还不够响亮。

    那持剑的护城卫,在那持枪护城卫耳畔嘀咕几句,那持枪的护城卫立刻吓得眼眸瞪出,满额头都渗出冷汗来。

    他看向典风,带着惊恐,却见到典风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他松了口气,觉得冲撞了典风,连忙行礼道:“典圣子稍等,我派人去通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这些小人物,不知道典风与炼天宗的恩怨,所以还算淡定。

    “圣子请随我来,进城等待宗主回复吧。”那个持剑的护城卫,有些谄媚地朝着典风笑道。

    典风点头,道:“也好,赶了半天路,也累了。”

    持枪的护城卫,顿时瞪了那持剑的护城卫一眼,这摆明了是要从这位“大爷”身上,得到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招待这样的大人物,典风高兴之下随便赏点什么,都是他们受用终身的。

    持剑的护城卫,将圣剑交给另人,让他帮忙守门。

    然后,他便带着典风进城,一路朝着宗主府走去。

    宗主府,迎客厅。

    典风被带到这里等候,有人奉茶,有侍女在侧服侍。

    他赏了带路那人些灵石,便坐在这里,闭目养神等候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悄悄流走,一刻、两刻……半个时辰过去了。

    典风睁开眼,炼天宗还是没人来,他蹙眉,整个客厅中都变成冰窖般寒冷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服侍的侍女,顿时吓得花容失色,战战兢兢地看着典风,生怕他会恼怒。

    典风淡淡道:“茶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去给公子换……”那侍女立刻端起茶杯就走,有些如蒙大赦一般。

    半晌后,茶来了,可炼天宗的主事人还没出来。

    侍女将茶放在典风身前桌上,静静站到一旁,她认得典风,所以才害怕。

    “你们宗主怎么还不来?”又过了半个时辰,茶水又换了一次,典风忍无可忍,语气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那侍女一个激灵,吓了一跳,强忍着惊惧答道:“奴婢换茶时问过了,长老们说宗主正在炼制一件法器,请公子稍等。”

    典风目不转睛,没看她,只是冷笑:“我一来,他就正好在炼器,有这么巧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奴婢不知。”

    典风道:“那为何也不来个长老见我?”

    侍女心惊,解释道:“长老说……长老们都陪在宗主身旁,陪着宗主在炼器。”

    典风眸子彻底冷了下来,哼道:“你方才说,长老说宗主在炼器,现在却说长老们也陪在宗主身旁……当我是傻子吗!”

    若是长老们也在陪着炼器,那方才的话,是谁告诉这个侍女的?

    侍女在说谎!

    典风猛然转眼,盯住这个侍女,后者吓得娇躯一颤,低头看着脚尖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说,是不是你们炼天宗的长老告诉你,让你说谎的?”典风恼了,他从没被这么小看过,且不说他本就是来了结恩怨的。

    炼天宗将他晾在这里一个时辰,就派一个侍女陪着。只是换茶,毫无待客之道,也是在试探他的来意与脾气。

    典风心中生出杀意,这是故意在戏耍他。

    侍女吓得连忙跪下,颤抖地道:“我,我不知道,公子饶命……”

    典风白了她一眼,笑了:“你真当我是杀人狂?罢了,他们不来见我,我自己去见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!”那侍女见典风走出迎客厅,连忙起身,追着典风出去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典风却抬手,一道虚空屏障,将她挡在了客厅门内。

    典风瞥了一眼这宗主府的正堂,他直接抬手,一道虚空大裂斩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嗡——虚空大裂斩被一道光幕挡住,竟是反弹回来,典风抬手斩出,两道虚空裂斩相互泯灭。

    这时,宗主府正堂之中,一道豪爽的声音传了出来: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不知典少侠驾临,老夫有失远迎啊!”

    说着,一个头顶悬着【八卦昊天镜】的老头子,浑身烟火气地走出,身旁跟着几位灵台或是半步至尊。

    典风冷笑,道:“本来我还不想大动干戈,可你等毫无悔惧之意,别怪我不留情面!”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陀阑古钟显化在典风头顶,手中仙矛紧捏,一套帝器甲胄浮现在典风体表,将他牢牢护住只露出一张脸。

    炼天宗宗主老脸大变,顿时惊骇,意识到怠慢了典风,会有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“典少侠别冲动!”

    典风冷哼,直接一矛刺过去!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求花花呀,o╥﹏╥o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