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君子不可欺之以方
    炼天宗古城外,只听“嘭”地一声,城外的人立刻远眺宗主府,发现那里瞬间被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!”

    “有人在宗主府滋事?”

    “不,应该是宗主他们炼器时,兵器炸毁所致……”护城卫们有条不紊,这样的爆炸事故以前常出,只是没这次动静这么大罢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突然,有人飞在高空指着城中宗主府,“那一杆杆大旗,我怎么觉得很眼熟?”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下一刹,那一杆杆阵旗被完全催动,恐怖的帝道杀机席卷天下,将整个宗主府彻底碾碎成为齑粉。

    嗡嗡嗡——只剩下一面帝境,还在轻颤,似乎被刺激得要复苏。

    然而虚空戒飞过去,直接将其吞入虚空世界之中,八卦昊天镜没能掀起什么风浪。

    “啊,这!”迎客厅的门外,还被虚空屏障挡住的那个侍女,从始至终见到了这一场战斗,她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,毫无悬念一面倒的战斗。

    玄天帝镜只复苏一次,挡住了典风的第一击【虚空大裂斩】,随后便再无建树。

    而这个一身神器的少年,却横扫一切,斩杀了宗主与几位长老。

    侍女骇然,震惊,愤怒,最终是惊恐。

    典风回首瞥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你们炼天宗,应该还有一位至尊,他在哪儿?”

    之前持着八卦昊天镜,去袭击典风的那个人,应该是炼天宗的至尊。可刚才他杀了宗主这一个至尊,其他长老都只是灵台高阶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,我不知……”侍女感觉身下湿了,浑身颤抖,是吓得。

    她看见此时的典风,眼中的杀意骇然,让人觉得他仿佛成了个嗜杀的狂魔。

    典风收起仙矛与虚空戒和帝甲,只留下一口陀阑钟悬在头顶,他神识四处扫了一眼,立刻飞向宗主府后的一座府库。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一脚踹飞了库门,这里面别有洞天,盛放着琳琅满目的炼器神材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下了重手,那索性做绝一点。”典风冷笑,祭出虚空戒,将这些全部收走。

    现在的天权人多,最是缺少物资,他觉得有责任“挣钱养家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日时间,典风降临南岭域的消息,传遍了天下。

    炼天宗宗主被杀,一众长老化作劫灰,整个宗主府只有一个侍女活了下来,还差点吓傻。

    各方物议沸然:

    “这不是什么太惊人的消息,典风降临神庭圣地的时候,我就知道炼天宗要出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狠人,竟然敢如此下手,这是要与炼天宗彻底撕破脸皮啊!”

    “炼天宗没出过大帝,我估计准帝也没有,若不是帮着各方培养炼器人才,早就被人收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权怎么还坐得住,也不发表声明,斥责一下典风吗?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锤子,典风是帝阵师,除却大帝复苏,天权现在谁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典风如今的江湖地位实在非比寻常,一举一动都牵扯无数人的心,各方都对他颇为关注。

    “太凶残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听到消息……说典风本就是去找茬的,而炼天宗居然还摆架子,将他晾在一边一个多时辰,只有一个侍女一杯淡茶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炼天宗就是自作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管它什么由头,这些大神打架,我们看戏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南岭,炼天宗城外。
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夜幕降临,一道道神虹从远空飞来,是炼天宗四散在外的人员,听闻惊变后赶回。

    本来他们下午便回来了,但却不敢进城,等到晚上估计典风走了,才敢回城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隔着几十里,便能看见空荡荡的宗主府,那里现在除了沙尘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座帝阵被完全激发,摧毁一切,将所有物质都化作了沙尘。

    “李长老,这典风也太过分了吧!”一位灵台,对一位中年至尊说道,心中怒火冲天。

    李开是炼天宗的太上长老,炼天宗这种底蕴不深的宗门,一门能有两位至尊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炼天宗看个人实力的话,在拥有帝器的大势力之中,只能算二流。

    嗖嗖嗖——

    一道道长虹,从城外,降临城中宗主府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虚空中,一道黑色的身影,盘坐着浮现显化出来,让李开大惊。

    “快跑!”离开看见典风的刹那,立刻转身就要飞遁,毫不犹豫!

    他心中叫苦,都大半日过去了,典风竟然还在这里等着他。

    典风直接一拳轰出,一道时光长河般的法则神力,冲向李开,将他掠过。

    李开震惊,他感觉自己的境界在跌落,从灵台九重天迅速降到了五重天!

    他不解,惊恐,震怒,但却只能夺路而逃。

    “李长老,你要去哪儿啊?”典风冷笑悠然的声音,传入李开耳中,典风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好快!”李开惊骇,知道与天权的人比速度,简直是找死,虚空秘法冠绝天下。
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于是李开毫不犹豫,直接径直落下地面去,一头扎入了地下。

    他选择土遁逃走!

    为了不让这里露出杀机,让李开有所防备,所以典风没摆阵,不过李开是逃不掉的。

    典风很自信,抬手一掌印下地面:“凝!”

    这一片大地,顿时像是虚空被禁锢一般,颤了一下,随后疯狂地缩小,地质变得非常紧密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李开本想着遁入地底,大地无底浩瀚,典风想在地下找到他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但他不知道,典风修行《不灭金身》,土道最强天功,抬手间便将这片区域的大地掌握。

    “起!”典风笑得戏谑,这片被缩小的地面腾空而起,而后地面越来越多的东西,都被疯狂吸摄上来。

    化作一个如星辰般的大球。

    这招,在典风渡劫遇到金不灭时,就见识过。

    李开被封印在这个球体之中,典风卸下法则,不让球体再变大,但却让它不断收缩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住手!”李开在土球中大喝,他的神识传遍炼天宗古城,不少人都感受到他那种绝望。

    典风飞来,站在这枚球上,淡淡道:“当初你参与截杀我的时候,就该想到有这样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李开绝望,他知道典风不可能饶了他,怒喝:“我真后悔,当初没能杀了你!”

    典风冷笑:“即便再来一次,你也杀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竟敢如此对我炼天宗出手,就不怕天下各方一齐征讨你天权吗!”李开咆哮,以最后的不甘怒吼道。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土球极速缩小,变成一枚拳头般大的珠子,李开肉身被碾碎。

    呲——典风眉心射出一条神识锁链,探入珠子中,将李开的元神拽出,拉入他的识海之中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典风将这枚珠子握在手中,轻轻一搓,它便化作沙尘在典风指缝间滑落。

    典风瞥了那些还在惊楞恐惧中的,炼天宗的人一眼,淡淡道:“大概你们就是仗着这种,天权不敢惹众怒的想法,所以才敢如此不将我当一回事吧?”

    “本来事情可以很圆满解决,最多炼天宗只死一个李开就行,可你们宗主的愚蠢让你们覆灭。”

    典风瞥了那些惊恐的炼天宗弟子一眼,转身遁入虚空,这些人与他无仇,他不会动手。

    “咝——呼……”

    典风走后,整个炼天宗的一些长老和弟子们,都长呼出屏息的浊气,又是一阵深呼吸。

    看看这满目疮痍的古城,炼天宗的大人物几乎死绝,众人感觉到了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我们的未来在哪里?

    前途未卜。

    而造成这一切的,是炼天宗将典风晾在迎客厅的那一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们恨典风,但最恨的,还是那些长老与宗主。

    为什么你们不好好接待这位杀神,好了吧,现在炼天宗成了过去,连帝器都被人家拿走了。

    弱者,对具有压倒性优势的强者,恨不起来,因为知道绝无报仇的可能。所以他们只能将恨意,转移到已经死去的炼天宗高层身上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,可以骂他们几句,消除心中的惊惧,而对典风他们不敢骂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宗主和那些尸位素餐的长老,我们被他们连累惨了!”

    “学着神庭那样,付出些代价不就好了?何必闹成这样!”

    “炼天宗名存实亡了,我们该怎么办,去投奔谁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