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北斗七杀星阵 二
    “不过也不能白吃一个暗亏。”典风眯起眼,嘴角扬起一丝戏谑笑意,想到了一个法子。

    “看你小子这笑,就没憋什么好屁,有什么坏主意,说来听听?”黑天轻笑道。

    典风眯起眼,道:“你这几日,不是在研究武苍穹的天书吗,我记得其中有那么一页上,刻着一座星辰大阵……”

    黑天嘿笑:“你小子,一肚子坏水儿,但我们材料不是很充足,做个一次性的阵法如何?”

    典风笑了:“本就用这一次,否则岂不是留证据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一老一小两只不吃亏的狐狸,开始在这隐匿阵中,取出神料开始铭刻法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半夜,一杆杆阵旗被炼制成功,典风将其洒在了虚空中,同时在它们之上烙印着隐匿阵,不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他等了半宿,才想起来,都这么晚了,那几人多半留在墨家作客,不会连夜离去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继续等,等到第二日早晨。

    辰时末,墨家秘境的大门打开,青无量与那古锋走出来时,典风暗中激活了这座潜藏的大阵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天地巨颤,虚空轰鸣,一道道璀璨的星光,即便是在白天也十分耀眼地从天外降临。

    咔嚓——那些阵旗一杆杆,都出现裂纹。因为材质等级不足,这帝道杀阵的威力,让它们立刻自己承受不住,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青无量与古锋抬头,仰望之下,正想感叹天降异象,却突然眼前一黑,然后什么灵觉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星光,可不是用来沐浴的,而是用来杀人的!

    北斗七杀阵,将遥远的北斗七星之光接引而来,利用北斗七星的星脉之力中蕴含的杀伐之力,轰杀这阵中的一切存在。

    这是帝阵,甚至沾染到了仙阵的层次。

    也是因此,这些足以用来终生承载圣阵的神料,全都在阵势催动后的瞬息,就崩溃了。

    但结果还不错,两位至尊,死于非命,证据消失,谁也不能说是典风做的。

    “很好,走吧。”典风冷笑一声,他看到在墨家秘境大门前,墨寒正在拱手给两人作别,却没想到是永别。

    墨寒还保持着拱手的姿势,他被惊住了,有些回不过神儿来。

    方才一刹那,那浩瀚的帝道神威,从天而降,他差点以为是天塌下来了。

    随后一片星辰之光璀璨到,让他目不能视,随后就眼看着青无量与古锋在眼前不远处,被湮灭。

    连渣都不剩,两人似乎化成了光,消散在了天地间,元神什么的也丝毫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“这,这发生了什么?!”墨选跟在墨寒身旁,他连忙扶住墨寒,惊愕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天降神罚?”来送行的,自然不只墨选,有人惊叹,看着天空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神罚啊,都没打雷。”有人轻声道,看了看终于缓过来的墨寒,连忙低头不敢多说。

    咕噜——墨寒哽下一口唾沫,他觉得喉咙与嘴皮,都有些发干,他几千年没受过这般刺激了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他,是他,一定是他!”墨寒瞬间就想到了典风,如此恐怖的天地神威,除却典风这个“帝阵师”外,仙遗如今谁能向天借来?

    墨寒四处打量,神识立刻涌出,疯狂地扫视方圆百里。

    可这片虚空,空无一物,典风早就撕开虚空走了,不让他感知到什么。

    猜到又如何,典风就是要他猜到,让他心中发寒,让他害怕!

    虽然不能直接对墨家下手,但典风也不能让墨家心安,以后这样的惊吓,可以时而来一下。

    “快,快派人去古家和青家……”墨寒立刻反应过来,两位至尊死在了他门前,可墨家不能背这个锅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人死在这里,墨家是解释不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墨寒转身,就给身旁一个灵台,一大耳刮子,怒骂:“有人在我墨家门口布下杀阵,你们竟然毫无察觉,你们是怎么办差的!怎么巡逻的?!”

    堂堂墨家,周围自然有人时常巡视,带有洞彻虚空的法宝,谁也别想藏在虚空中接近墨家。

    可是今日……

    那灵台高手眼中泛着泪花,他憋屈啊,好多年没被打脸了,他委屈地道:“老族长,不是您昨日下令,让我们今日午时之前,都不要巡逻的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墨寒瞬间愣住,他眼珠子一瞪,感觉心口有些发堵,险些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昨日,为了给长生殿的“盟友”留下埋伏典风的机会,他特意让族人不要巡逻,好让长生殿的人在门外布置杀阵。

    只是一日过去了,长生殿没动静,他还以为长生殿力量不足,放弃了对典风的袭杀,只是去抓典风的儿子去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来,典风出来后没事,还留了一手坑死了两位至尊。

    墨寒嘴角抽了抽,他不知该说什么,这是报应啊。

    只是他心中也庆幸,还好他就只是站在门口送客,没有送更远,典风的杀阵不能摆在有护山大阵的墨家门口。

    否则,现在消失的,应该是三个至尊。

    “难道,这,这是典风干的?”墨选也反应过来,看向身旁的老族长墨寒,他心中发冷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还能有谁!”墨寒心中后悔,现在他算是确定了,典风多半真是个帝阵师,后悔不该与典风结下梁子。

    墨寒想了想,连忙下令,道:“传我命令,今后无故不要让族人出门,尤其是几位墨家天才,他们出门必须要派至尊持着帝器在一旁守护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墨选一惊,他就是墨家年轻一代的天才之一,顿时感觉后脊发凉。

    墨选不知墨寒等人谋划的细节,问道:“典风为何要这么做,老族长,您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墨寒瞪向墨选,愠怒道:“我做了什么,不是你能管的。好了,去传我的命令!”

    墨选告退,但心中却生疑,不知怎地,他想起了典风临走前与他说得那一番话。

    见小辈离开后,墨寒才摇头,懊悔地对身旁的亲信道:“天机门果然有本事,易经算得准,此事竟是这般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旋即,墨寒却也眼前一亮:“也好,这样一来,古家与青家的天功,就不完整了……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