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魂种 二
    “墨雁说得对,阁下若是能解开我等兄弟的魂种,那我们愿意为阁下驱遣!”墨飞鱼作为九人中的老大哥,也立刻表态,其余几人也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典风看着他们,笑道:“你们解开了魂种,又要被我驱遣,岂不是与在墨族差不多的待遇?”

    这些人,是否可靠,典风觉得值得商榷。

    “这怎能一样呢,在墨族内,宗家根本不将我们分家人的性命放在眼中。这么多年以来,多少次都是我们当炮灰,宗家坐收渔利,我等也是看透了,才一怒之下跟着飞鱼大哥出来的。”墨攻叹道。

    典风看向此人,也是个白发老者,只是比墨飞鱼年轻些,不至于满脸都是褶子般的皱纹。

    “好,但我想知道,你们为何会叛逃出墨族。”典风眯起眼,盯着这几人,他还担心这是墨族的手段,故意派人来获得自己的信任。

    不过半晌后,在典风的注视下,九人将今日之事娓娓道来,典风立刻打消了这种念头。

    典风也没想到,墨寒这个老东西,能无耻到这个程度。

    “虽然以前是敌人,但我也要说一句,我替你们感到悲哀,有这么一个家族。”典风摇了摇头,觉得真是可笑,世间的事情,不是每一件都有道理可讲。

    墨寒显然不是个,喜欢讲道理的人,谁也无法让一位掌器至尊认错,除非他自己愿意。

    若墨寒不乐意,甚至没人能唤醒墨族内,那些沉睡的古老存在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人,沉睡之地是有秘锁的,只有墨寒与墨家的祖器才能解开秘锁,进而唤醒某位先祖。

    典风看着这几人,竟然有些同情起他们来,不过典风也不傻,他知道他们永远也不会成为真正的朋友。

    毕竟,这几日来,典风与天权干掉的墨族成员中,有不少都是墨族分家的人。

    但这也不妨碍,典风帮他们一把,只要能给墨族添堵就行。

    典风道:“我可以救你们,但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墨雁激动地道:“愿为阁下效犬马之劳。”

    其余几人也激动不已,为典风效力,总比为墨寒那个心黑的家伙效力要好,至少听说典风对自己人都很不错。

    典风摇头,笑了笑道:“我不求你们效忠于我,我只要求你们日后,不能与天权为难即可。”

    九人顿时惊喜,相视一眼,眼中都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这叫条件吗?

    这都不叫事儿!

    九人毫不犹豫,齐刷刷地点头,心中对典风更加感激了些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其他人,有这么好的机会,岂不会提出更要紧的条件?

    典风点头,道:“既然如此,那先签下一道契约之誓,你们得发誓不能与天权为难,我才能给你们解开魂种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九人异口同声,像是九胞胎一样心有灵犀。

    他们等着一日,等了太久了!

    自从被种下魂种开始,自己的性命,就再也不掌握在自己手中,那种感觉有多难受?

    常人难以体会。

    命门掌握在宗家手中,分家所有人都必须听宗家的,说起来是宗家分家,其实就是主人与奴隶般的区别。

    生来,便被注定了命运,且被种下魂种,无力回天。就算日后成就再高,除非成帝,否则终究只能被宗家利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墨雁眼中,带着微微的泪光。

    在年少的时候,那时她还很年轻,她还不知道自己被种下魂种,也不知道分家人的宿命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那时的她意气风发,少年天娇,在当时是叱咤风云的人杰之一。

    可直到后来,她第一次,被宗家族长命令,去做一件她不愿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拒绝了。

    换来的结果是,魂种被催动,只是少许的折腾,便让她生不如死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为了活命,她抛却了尊严与骄傲,去做了第一次违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每次宗家的命令,她都不敢违抗,渐渐地,也就习惯了。或者说,麻木了。

    她曾陪过宗家的族长睡过,只是那时不是墨寒,是另一个人,也是个糟老头子。

    那时她芳龄二八,青春活泼,美丽动人,被多少仙遗大陆上的世年轻人杰追求,她都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可宗家家主勾勾手指头,她就不得不爬上他的床,用尽了一切最没有尊严的姿势,甚至还要违心地主动承欢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怎样的煎熬?

    她想过死,可生命太美好了,她不相信有来世,人生只有一次,怎能轻言去死。

    她一次次被践踏尊严,一次次被折辱,但都忍了下来。她知道,老不死的宗家族长,活不了多久,他死了她就可以解脱了。

    可后来,宗家家主换了个人,是老族长的儿子,一个更不是个东西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沦为玩物,只因生得太美。

    后来,他不堪忍受,却也没想过轻生,而是服食了一种异草,让自己变得丑陋不堪。

    于是,她被厌弃,但这对她来说是福音。

    她没有过幸福,因为那般的遭遇,族内没人看得起她。

    于是她辛苦修行,重拾自己旧日的天资,一路高歌进入至尊。

    成为至尊后,宗家发现了她的价值,那时族长又换人了。这次不是个色中饿鬼,且对分家也不错,她便服食了一枚化形果,变回了原本的容貌。

    她曾不止一次提过,想解开魂种,但宗家族长从不应允。宗家总是将分家,当做奴隶,私有财产而已,财产是不需要有自己的意志的,有价值就够了。

    后来时间荏苒,她被宗家封印起来,作为日后墨族的底蕴。

    直到今日这件事,分家再也无法忍受,她也觉得墨族注定了没有她的未来,终于叛逃了。离开了那个,她一直以来的家。

    现在,魂种被解开了,墨雁感觉得到,她的元神中的那道,拿捏着她生死的烙印,真的被解开了!

    “终于……”墨雁张了张嘴,还没能说出什么,两行清泪,便从脸颊两侧滑落,滴在地上击穿了土地。

    “解开了,终于他妈地解开了!”魔攻大喜,仰天长啸,都不顾会暴露踪迹了。

    扑扑扑一阵飞鸟自林间被惊起,飞逃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不过这里无人,看戏都在墨族门口围着,没谁会在深山老林中漫步。

    “魂种消失了,解除了!”墨飞鱼等几人,也忍不住激动地,几乎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一连串的笑,从他们口中发出,有些激动、有些振奋、有些爽朗、有些苦涩。

    典风沉默不语,他静静地看着,方才是黑天教典风,才帮他们解开的。

    看着这群,哭得像个孩子,眼中满是悔恨与狰怒的至尊,典风摇头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墨族这是在自取灭亡,宗家分家这般制度,看似让宗家完全掌握了整个墨族,其实却让分家离心,大大削弱了墨族的力量。”黑天评论道,觉得墨族气数已尽。

    再强大的势力,都从内部开始崩塌。

    霸道、专权、不信任、身不由己等等因素,在墨族之内都被放大到了极限,墨族其实早已开始衰弱。

    分家由于命运被掌控,所以对修行失去积极性,高手远不如宗家多。

    但分家的人数,却是宗家的百十倍!

    如此看来,分家的潜力,根本没有物尽其用,而是被这奴隶般的制度打击得不成模样。

    “墨族注定不会长久,这次黄金大世若是不出一位大帝,他们便会一直衰弱下去,直到灭亡。”典风摇了摇头,墨族有麻烦,自然是他乐意见到的。

    只是方才帮着几人解除魂种的时候,无意间阅看到了他们的一隅记忆,典风对这几人的过去表示万分同情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个墨雁,典风发现先前误会她了,其实她不是个人造美人。

    “黑天,你说古族与青族,是否也如墨族这样,有宗家分家之别?”典风突然想起这事,问黑天道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,那典风也就懒得管这几家了,他们注定了要毁灭,自作死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应该只有墨族才掌握这种,在他人元神中种下魂种的法。”黑天道。

    典风点点头,这也是,若是此法烂大街了,恐怕不少大势力都会用此来控制弟子门人。

    对于掌门人来说,没有什么,是比巩固他手中的权力,更重要的了。

    只要能让所有人听话,不管他是否心中有异样,那不重要,只要不敢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就行。

    若是有魂种能控制住人,那更好,省去了监察监督的麻烦,直接种下魂种,谁敢有二心?

    当然,总会有些不怕死的,被欺负急了,会反水。

    如墨族这九人。

    魂种是个有效的,控制他人的手段,但典风与黑天都觉得,这无异于杀鸡取卵。

    被控制的人,会有半分忠诚吗?

    即便是有,都是表面的,一旦抓住机会,必然会反了控制他的人。毋庸置疑,换做是谁,都会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“黑天,我突然有一个有趣的想法,嘿嘿……”典风眯起眼,突然转而看向千里之外,那墨族的入口之地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这个天码字真是要命啊,这边不到五度的气温,我老妈还不准开空调。我说我给电费,她还骂我败家,我的天哪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