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被嫌弃的帝女 二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两人小腿撞在一起,引发爆炸,空气流乱窜,将地面与树林弄得满目疮痍,像是被飓风光顾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咝!”两人都龇牙咧嘴,眼中也有诧异,没想到这样一击都势均力敌。

    咔嚓——两人都听到一声,骨裂的声音,都感觉小腿发生了细微的骨裂。

    “嘿!”两人皆是同时反应过来,几乎同时转身跳起,用另一条腿,再次在半空中撞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又是一个大碰撞,冲击波将地面犁了一遍,地面上的枯枝碎叶都寸寸崩断,虚空也再次裂开一道裂缝,又闭合。

    铮——

    宝瓶之中,一道杀剑飞出,非常突然,速度超绝。

    好在典风曾见过帝影用这招,所以一直有防备,这剑气射来时他祭出镇天鼎,挡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叮——

    镇天鼎一颤,洒落下一道光幕,挡住了这一剑。

    “咦?天泣精金?”聂南双面露诧异之色,没想到典风还拥有这般材质打造的兵器。

    “正是!”典风驾驭镇天鼎,将其悬在头顶,就如聂南双头上的宝瓶一般。

    典风打造这口鼎的时候,主要就考虑两点,防御和炖汤。

    典风多得是攻伐的手段,不用镇天鼎主攻伐,何况他还有一柄战剑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能让他动剑的人很少了,且典风也不主修剑术,所以很少动用了。

    “我对你更感兴趣了,你就从了本小姐吧,做我的灵厨外加第一打手!”聂南双大笑,觉得要捡一个大便宜,将典风看做了她的私有财产。

    典风无语,他真想问,你们那儿民风就这么剽悍?

    典风自然不从,笑道:“你打赢我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看招!”聂南双手掐印诀,头上宝瓶滴溜溜地旋转,在调整角度。

    典风感觉被锁定了,那宝瓶幽黑的洞口,让他感觉不安,仿佛有什么要冲出来。

    “飞仙!”聂南双一声敕令,英气逼人的美丽容颜上,满是自信的笑意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下一刹那,一道仙光从瓶口射出,凝若实质,轰杀过来。

    典风眯起眼,他感觉这招非比寻常,不能硬接。

    “谁躲谁是小狗!”见典风似乎要用极速躲避,聂南双顿时叫道,激将。

    嘿,我这暴脾气!

    我还就真不躲了!

    若是真生死厮杀,典风肯定不会被激将,但面对这个天真呆傻的小美人,他还真就上头了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典风浑身一颤,体内土之金丹旋转到极致,一团玄奥神秘的神纹光芒,显化在了典风皮肤上。

    他浑身笼罩着金色神光,像是化作了金甲战神,每一寸皮肤,都被镀上了一层金色。

    呲——飞仙之光,将典风淹没,而后冲向日落方向,将沿途的晚霞都崩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聂南双满意地收招,宝瓶减速下来,不再旋转,瓶口冒出仙雾,那是负荷太高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然而当她抬眼,看典风所在位置的时候,却惊异一声。

    典风站在半空中,浑身镀着金芒,给人一种天纵神武,万法不侵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不灭金身!”典风轻笑一声,双手抱在胸前,挑衅地看着聂南双,一副“你能伤到我算你赢”的笑容。

    聂南双大惊:“这,这是不灭金身,你竟然连《不灭金身》也修行过!”

    典风大笑:“我修行过的,可不只有这两部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抬手,将手作刀般,对着惊楞的聂南双,一刀劈下去:“虚空大裂斩!”

    嗡——一道恐怖的虚空裂缝,顿时极速蔓延向聂南双,速度极快范围极广,难以躲闪。

    聂南双脸色惊变:“《虚空经》?!”

    她想也不想,直接侧身要躲开,头上宝瓶再次旋转,一道杀剑袭来。

    叮——典风毫发未损,不灭金身只有肉身力量可破,任何能量法则攻击都是无效。

    见聂南双要躲开“虚空大裂斩”,典风笑起,双眸眯得狭长,笑道:“谁躲谁是小狗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哼!”聂南双银牙微咬,盯着典风气不打一处来,但她也高傲,方才典风都没躲,她自然也不愿躲。

    哗——聂南双将头上宝瓶倒扣,它倒下一片大河,将聂南双团团包围。

    嗡——虚空大裂斩斩来,却止步于这河水,被河水消弭,竟然没能撕裂水泽!

    “弱水?!”典风大为震动,他盯着聂南双,觉得诧异,但旋即也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聂南双的母亲,聂无双,曾是唯一一位仙王境之下,能横渡弱水河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聂无双,也有掌控弱水之能,这天赋传承给了她的女儿聂南双。

    而弱水,十分可怕,不但毫无浮力无物不沉,就连能量与法则攻击,到了弱水中也要“沉”。

    “哼!本小姐不躲,也能接下你这一招!”聂南双很傲气地看向典风,只是现在她的眼神变了,心中已经差不多打消了捉走典风的念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远些的地方,藏在暗中观战的墨飞鱼等帝尊阁的几位至尊,皆是惊声不断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娃好强!”墨攻很服气地叹道。

    墨飞鱼看向一旁的墨雁,问道:“雁儿,你对她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墨雁白了墨飞鱼一眼,微恼道:“兄长你开什么玩笑,人家是帝女,我哪儿能与她比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有个厉害的老爹就是好啊……”有人酸溜溜地叹道。

    墨雁不服气,替聂南双争辩道:“是她自己强,与她的双亲没有必然关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打了,我伤不了你,你也伤不了我,没意思不打了。”聂南双突然嘟嘴一哼,手中印诀一动,周身弱水被宝瓶吸入,宝瓶也消失在她头顶。

    “嗯?”典风一怔,没料到她这么干脆,明明还打得火热,却突然说不打了。

    不过旋即,典风就想明白了,他们又不是打生打死,聂南双不想再打,是因为不想出底牌了。

    底牌再出的话,典风也不觉得,自己一定就占上风。

    典风笑道:“明明是你要打的,现在说不打就不打了,有这么便宜的事吗?你得赔偿我的精神损失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样?”聂南双斜睨典风,一副“警惕”的表情,似乎担心典风有什么非分之想。

    典风白了她一眼,道:“放心吧,我对幼女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聂南双一脸不善,顿时炸毛,挺胸瞪着典风,似乎在问我哪儿看起来像幼女?

    你傻白甜的样子,就像个幼女,典风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但这不是理由,重点是,典风觉得不该来见她,搞得现在反而被她盯上。

    与寻常美人不同,这位美女太单纯,却脾气不小,而且鬼知道她的双亲是否还在世。

    那两位若是还在,典风想想就觉得可怕,还是不招惹他们的女儿好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有什么好东西,拿出来让我选一件,算你对我精神损失的赔偿。”典风打量着她,这一身红衣让典风想起了青素素。

    青素素也单纯,但不傻白甜,且比这小姐姐会撩。

    咳咳,这不是重点……重点是,这好歹是个帝女,怎么说也得有点家当吧?

    “啊?”聂南双一脸不愿,可又觉得是不太礼貌,又干不翻典风,只能认栽。

    于是,她很是大方地,将她绯红宝石的耳坠一弹,一大堆东西杂乱地堆在了典风面前。

    当真是堆积如山!

    圣药、仙草、半神树、圣丹、准帝妖皇丹、《南帝经》、《无双帝经》……

    典风一眼,就瞄见了一大堆好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扫了一眼后,典风就有些失望,没有他当前最需要的白虎准妖皇内丹。

    “好啦,我的家底都在这儿了,你快选一件吧!”聂南双有些不开心地道,她还是第一次将耳环空间内的东西,这样摆出来。

    她觉得有些难堪,就像是被人看光了身子一般,这可是隐私嘞。

    聂南双盯着典风,带着好奇,她想看看,典风会拿走她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然而,她只看到典风摇了摇头,然后很是嫌弃地道:“算了你收回去吧,这些东西你还是自己留着吧,算了,我不要赔偿了……”

    聂南双顿时秀眉蹙起,双手叉腰,气呼呼地指着典风,道:“你什么意思呀,嫌弃我没好东西吗?!”

    典风点点头,很不给面子地道:“没错,你这些东西太平常,我都看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呀!”聂南双顿时气急了,脸颊气得通红,一言不合又想揍人。

    她不服气地道:“我这么多好东西,你都看不上,你什么眼神儿呀!难道你有更好的?那你倒是拿出来看看呀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