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小受打击的风醒 二
    典风很满意,佛主是非分明,没有因为同是佛门之人,就生出包庇的意思。

    若只是先前,拘禁典风取骨之罪,典风或许也不至于下死手,留着这些人总有用处。

    但炼妖之地,被翻了出来,意义就大为不同了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私人恩怨,这是大是大非!

    典风看向风醒,询问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风醒冷冷看着陀古七人,淡淡道:“斩仙台上,一刀斩了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七人吓得提不起气来,强度准帝肉身,也竟然感觉腿软,险些站不稳。

    与七人相比,济源虽然被斩去修为,但好歹看起来有了活路。他心中竟然有些窃喜,当真是福祸相依,他开始庆幸之前很配合典风了。

    佛主微微点头,并没有一无是处的慈悲,慈悲是要看对象的。对于该死之人半点不能存慈念,否则他日他再造冤孽,那算是他的还是你的罪过?

    风醒作为人族帝子,性情刚正酷烈,黑是黑白是白,说白了就是“直”。

    典风微微摇头,笑眯眯地看了极西之地一眼,道:“杀了太浪费,我有个想法……”

    风醒顿时瞪眼,古怪地看向典风,眼中带着不可思议之色:“你要吃?”

    他太了解典风,不管是这几年的相识,还是从别人口中听说的典风形象,他就是活生生一吃货。

    可这不行啊,这几个都是人形,其中三四人就是人族,典风不是一向不吃吗?

    佛主也惊,连忙劝道:“典施主,这可使不得,同族怎能相食!”

    典风大笑,笑骂道:“合着你们真觉得,我就是活脱脱一吃货?”

    佛主与风醒相视一眼,都翻了个白眼,你不是吗?

    围观的修士们,更是一脸无语,你典风是个什么人,全天下都知道了好吗!

    “你们且放心,除了通灵神药,我不吃人形生灵,这是底线。”典风笑道。

    有些上品级的圣药或是半神药,有人形,如人参、首乌等。至于有血有肉的生灵,典风从未吃过人形的,总觉得像是在吃人,心理上有些过不去。

    嗡——典风祭出虚空戒,当着众人的面,将被锁着的七位准帝,收入虚空戒中镇压。

    看向那低调得一言不发的济源,典风淡淡道:“我说过不杀你,你的罪过也不该由我来定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随手撕裂一个虚空裂缝,将济源拎着丢了进去。

    能被传送到哪儿,会不会死在虚空乱流中,那就不是典风为他担心的了。

    “典施主有信。”佛主见此,轻笑赞许,称赞典风有信誉。

    典风微微点头,道:“人无信不立,我一向说话算话。”

    还有半句他没说——当着众人,当然得说话算话,若是私下,恐怕这济源和尚小命难保。

    因为典风,从来都不是一个,喜欢给自己留麻烦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这炼妖之地?”佛主看向风醒,也看着典风,询问道。

    典风轻笑,道:“你打的主意我明白,这里有不少怨气,你去超度自有一番功德,对你修行有益。”

    佛主脸色一红,啐道:“典施主说什么胡话,出家人慈悲为怀,抚平炼妖之地的怨气与煞气,是我等的本职!”

    典风点头,这么厚颜无耻到有些可爱的人,他觉得不多见,决定不拆台了。

    风醒也轻笑,做了个请的手势,对佛主道:“大师请吧……”

    佛主点了点头,翻身腾云而起,那一身肥肉颤抖的样子,让典风差点没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不是典风嘲讽胖子,而是这位胖得很有特点,胖得很灵活,很有趣。

    佛主坐立云端,在炼妖之地正上空,席虚空而坐,盘腿打坐闭目念经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典风在菩提圣地,耳濡目染之下,听懂他念的是《南无妙法莲华经》,最适合用于超度亡魂与怨灵。

    像是菩提神树上的千年虫,就是某种程度上的怨灵,只是它有了生命,无法直接超度。

    炼妖之地下的这些煞气与怨气,还没有生命,只是充斥着狂暴的戾气,还可以引导以佛偈妙法抚平。

    只是,这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典风见他没些时辰不能完成,于是他对风醒道:“我去极西之地,看一个老朋友,你随意吧。”

    现在他也是准帝了,再称呼风醒前辈,自然不合适。且风言与黑天如友,典风与黑天也如徒师好友,风醒又是风言的亲子……这辈分,早就乱了。

    “你去见谁?”风醒有些不解,他知道冥府秘境在极西之地,但却不知道至尊天碑的实情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父亲当初击杀鬼族大帝在西荒域,将小半个西荒域打成了荒漠,又设法镇压住了两界通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老古董,你要随我去见见吗?你父亲也认得他。”典风突然兴起,觉得叫上风醒一起去,也不错。

    至于这边事情已经了结,菩提圣地的藏宝之地也散布各地,在这里已经没有油水,留给佛主去做也好。

    至于炼妖之地下的强者,佛主肯定会将他们放出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佛主不会犯傻的。

    “也……好,去看看罢。”风醒缓缓点头,让典风带路。

    撕拉——典风双手将虚空撕开一个大口子,这对他来说,已经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嗡嗡——二人一前一后,遁入虚空,横渡而去。

    “走了?”暗中,不少人都听到了典风二人的话,有人自思索,是否要跟去。

    典风言语直接,且没有隐匿虚空波动,那一条虚空通道通往的方向明确,都知道是冥府秘境。

    “那边是冥府……我明白了!”墨族的准帝眼皮一跳,有些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虽然才刚走出墨族秘境,但天下大事,墨家自然已经早就洞悉了,何况这种事情问天帝府一声就可知。

    “至尊天碑在冥府秘境中,镇压仙遗与鬼界通道,原来他带走那些和尚,是要给……”古家准帝感到一阵恶寒,觉得冷汗从后背渗出,额头上也有不少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狠辣的……吃货!就算自己不能吃的,也有朋友可以吃。

    事实上,典风的确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以后非人形的,我吃,人形的就丢给至尊天碑,嘿嘿!”典风笑道。

    风醒白他一眼,摇了摇头,觉得这货对吃已经执念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冥府秘境。

    过了那装模作样的鬼门关,便是冥府秘境,再往西,便可见到一面顶天立地的石碑,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至尊天碑还是以前的模样,有些许裂纹,顶天立地,给人一种镇压着一个世界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嘿,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!”飞临此地,典风便笑呵呵地对至尊天碑喊道。

    至尊天碑一颤,传出声音笑道:“我看见了,菩提神树天下都关注,你竟然敢灭了这株仙树,你胆子真大。”

    典风毫无惊惧之心,他无所谓地道:“有什么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天碑轻笑,对风醒道:“你与你父亲,有五六分相似,比他少了一些洒脱轻狂,多了一些沉稳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风醒道:“前辈认得我父亲?”

    嗡——至尊天碑上,在恒河流沙般的姓名中,碑面上一个名字亮起,“风言”二字闪耀无比。

    “这是!”

    至尊天碑道:“你父亲曾在此题字,天碑留名造化不浅,且排名也还不低。”

    风醒很有些为父亲骄傲的笑了笑,他走上前几步,眼中绽放精芒:“我也可题名吗?”

    “随便,只是我要提醒你,你不一定能题名。”至尊天碑道,担心会打击他的自信。

    风醒摇头,他坚信自己强大,但也想与先贤们比比,看看自己能排在什么位置。

    且至尊天碑何其难得一见,是古往今来天才的试金石,自然忍不住要题名。

    于是,他拇指指甲切开食指,指尖绽放精血,以血挥毫在碑面下方些的地方题字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“风醒”二字写完,落笔之后,两字竟是一颤,像是脱离的碑面,朝着天碑高处些的地方飞去。

    在风醒期待的目光注视下,他的名字,停留在了天碑中央某一行,便烙印在“乾坤大帝”身后,不再上升。

    其他名字也在颤抖,重新按着顺序朝着后面顺延排列。

    “一般般吧,这个名次不错了,比你父亲也只稍稍逊色一些。”至尊天碑品评道。

    风醒却苦笑一声,他自以为超越了父亲年轻时候,但在天碑眼中,也不过如此罢了。

    典风悄悄抬眼,在极高的地方,看见了他的名字。典风摸了摸鼻尖,他不打算对风醒说,免得打击他。

    至尊天碑道:“你也不需沮丧。这几年内,有几位准帝来题名过,你还是唯一一个能上榜的人,已经很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这七八年之间,有人从沉睡中苏醒,也有当世的人成才,有几人忍不住来这里验证自己的天资。

    结果遭受了巨大打击,本以为能得个好名次,可那几人连名字都不能烙印下。

    风醒微微点头,这人就是需要比惨,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。虽然应该向上看,但一味不自知地向上看,只能是眼高手低。

    典风轻笑,没问至尊天碑那几个人是谁,他猜也猜得到,无非就是之前出现在菩提圣地之外的那几个人。或许几个老和尚也试过,只是全也都失败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第三章在码中,请稍等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