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大雪山寻药 一
    小说网.连续几日,典风都没得消停。

    昔日故友们,一一抱着娃来,让典风很是有些觉得无奈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消息传遍了天下,不知多少人以为,典风要提前给女儿招女婿。

    一位仙遗最年轻的准帝,要招女婿?

    我的天,那还不赶紧的,将自家儿子送去,看看能不能蹭上这一波……

    典风接待客人,好几日,累得不行,觉得比大战一场还要艰难。

    三日后,典风直接派人在天权仙门之外守着,带着礼来求亲的,皆是拒不让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她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她并没有完全疯掉,一直在与心魔斗争,为了不再伤及无辜,所以才将自己封印在识海中。”黑天道。

    万宝谷下,一条黑龙沉睡在大地上,横亘如山脉,是个人都能看到。

    黑龙来天权很多日了,她一直无法醒来,典风用《魂诀》中的秘术也无法唤醒她。

    在炼妖之地中,黑龙不知承受了多少折磨,心境自然崩溃,生出心魔也是必然。

    “用一枚菩提神果,给她炼制一枚【凝神丹】,应该能让她醒来了吧?”典风与黑天站在黑龙头上,说道。

    最近典风也开始学习炼药,其实这对他来说也很简单,元神强大的修士,做什么都比较容易。

    所谓一法通,万法通,只要精力足够强大,就能做到全面发展。

    而典风与古修士的差距,也只差炼药一道了,其余几道他都达到了目前他能达到的巅峰。

    现在的典风,是名副其实的“帝阵师”!他已经能轻易摆下帝阵,当然,也需要足够的神料来炼阵才行。

    在炼器一道上,典风的一剑一鼎,都是准帝器了,坚韧程度可媲美帝器。

    在当前这个帝器仙器无用的时代,准帝器一般来说,就是最强的战兵了。

    “一枚凝神丹,是否太过奢侈?”孙药师也在,这些时日以来,他成了黑天的记名弟子,是死皮赖脸拜的师。

    孙药师不知从哪儿学来的,很是干脆,听说黑天的事情后知道他复活了,直接找到黑天就是磕头。

    拜了个霸王师。

    黑天也无奈,不想收徒,嫌弃孙药师的资质太差,说他不堪大用,连帝药师的境界都终身不可达到。

    不过孙药师为天权付出许多,算是个功臣,叶天龙也帮着求情,黑天才勉强答应收他做个记名弟子。

    但就算是个记名弟子,孙药师当时也激动得哭了出来,觉得三生有幸了。

    黑天是谁?毕竟这是一位真仙,古修士的真仙!

    “只要能让她醒过来,一枚不死仙果,也值得。”黑天沉声,笃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黑龙大帝不知去向,但多半已经陨落,现在这是他唯一的后人,黑天必须要救她。

    一想到黑龙曾被关在炼妖之地中,终日受苦,黑天就怒骂:“那些秃驴都该死,一群伪君子、该遭天打雷劈!”

    典风笑道:“已经劈过了。”

    孙药师嘴角微抽,可不是么?您直接引来雷劫,将菩提神国都几乎毁了,至尊之上的和尚只剩下了一个原菩提至尊。

    “要炼制凝神丹,还差几味药,需要极阴之地的惊魂草,在仙遗只有北原大雪山中有。”黑天看向典风。

    典风点头,道:“我去找,你放心,我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黑天一脸欣慰,笑道:“我要重回准帝境,也还需要一些时日,这些年晋级太快我担心根基不稳。”

    典风笑了:“我才应该担心吧,我的速度也实在有些惊人。”

    孙药师在一旁腹诽——您哪儿是惊人啊,您是惊天!

    “要小心,大雪山中有一位大帝还活着,不要误闯进去了。”黑天提醒道,典植曾驾临那里,警告那位不能在百年内出世。

    孙药师插嘴,困惑地问道:“那位只是帝境吗?我还以为是真仙。”

    黑天摇了摇头,淡笑道:“一个帝境,足够将现在的仙遗,闹个天翻地覆了。”

    他曾是真仙,对气息感知极敏锐,他说只是个大帝,那就不会错。

    “倒也是,若是真仙,重瞳大帝如何能压得住?”孙药师轻笑道。

    典风却微蹙眉头,问道:“若只是个大帝,那他如何能活到现在?”

    一位大帝,寿命也在两万年内。若是体修大帝,能活三万年内。

    可那位,明显存在很久远了,只是暂时被困在大雪山中而已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用仙源得了长生吧。”黑天想了想,猜测道。

    典风微微点头,这倒也是,除却仙源之外,这世上哪里还有能让大帝长生的物质。

    “长生……唉!”孙药师深吸一口气,带着些向往的神色,最后化为一声喟叹。

    黑天瞥他一眼,淡淡道:“长生不一定就是好事,当你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死不掉的时候,也意味着你要承受无尽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典风了然,看着黑天,他知道黑天是在说他自己。

    修行《魂诀》到了仙境深处,算得上是大成了,黑天的元神早已不灭,就算是仙王也灭不掉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只能,浑浑噩噩地度过一个个万年,在枯燥的沉睡中品味孤独。

    若是能死得掉,典风估计黑天,早就自杀了。

    元神强到,连自己都无法彻底磨灭,这是有多强?典风每每想起,就觉得自己对《魂诀》,还没领悟到精髓。

    “我宁愿在长生中品味孤独,也不想死。”孙药师轻声啐道,对长生当真是无比向往。

    黑天感觉白说了,淡淡道:“若是真想长生,那就自己炼制一枚九转仙丹,就可得长生了。”

    孙药师看了典风一眼。

    典风眉头一抬,瞥孙药师一下,知道他在想仙源。

    典风道:“若是你老死前还不能自己得长生,我可以送你长生,在这之前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孙药师脸色微红,有些被看穿的尴尬,但同时心中也很是惊喜。典风既然做出承诺,那就意味着,这个承诺决然有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典风跨过虚空,现在的他横渡虚空,都用不着阵法了,准帝之身足以在虚空乱流中闯过,不必依靠阵法开辟一条安全的通道。

    他降临在北原雪域,随后几个虚空挪移,出现在大雪山之外。

    说是大雪山,其实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雪山山脉,并不只有一座山而已。

    在这座山脉最中央,虚空中烙印着一个金色符篆,典风抬头一看,那只如眼形的符篆,似乎让典风看到了典植。

    这只眼,是一只重瞳,烙印化作一道符篆,盯着这里。

    按理说只剩下一只眼睛盯着,大雪山冰宫内那位存在,应该可以闯出来,可她却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典风起初还奇怪,但听闻黑天说过之后,他就了解了原因。

    这只眼睛,自然没有完全阻挠一位大帝的力量,但它烙印在虚空中,对冰宫内那位存在来说,就是一种监视。

    时刻提醒那位,与典植的约定,不要忘了。

    越是站在高处的人,越是在意自己的名声,这位当着天下人的面,答应了退让。若是强闯出来,不说会否受伤,单是被天下人嘲讽不守信,就是难以接受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一只眼睛,一份契约,其实都只能防君子,不能防小人。”典风看着这只眼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典植也无法真正拿这位怎样,不过是在借住舆论的力量,与这道符篆警告冰宫中那人而已。

    若是她铁了心要闯出来,恐怕这根本不能拦住她。

    “不知这冰宫中的女帝,是哪一位?”典风蹙着眉,略有所思地自语道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女帝其实也不多,不到帝境高手的三成比例。

    不是说女子就资质不行,就弱,事实上女子中出现强大体质血脉的比例,比男子还高。但大多女修,都没有君临天下的大志,修行只是为了自保与驻颜。

    出发点不同,自然结果有差异。

    “典风来了!”有人看到了典风,见他在仰望大雪山上的那道金色重瞳符篆,心中有些惊悚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要揭开封印?”一些人心中大惊,生怕这位做出什么冲动的举动来。

    典风朝着四处看了看,那些盯着他看的人,都被他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噤声,想起这个少年已经是准帝的事实,顿时都神色恭敬地出现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典大人!”

    “大人驾临大雪山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典风挥了挥手,示意这些人退开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更惊颤了,难道他真要撕开这封印?

    典风不知这些人的想法,他自然不是来作死的,而是来寻药的。

    他落下云端,双脚站在雪面上,看着远处的雪山,一步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里头可有一位大人物,若是敢直接飞进去,那是找死。

    没错,惊魂草需要在这里,才能找到,至少得是十万年份的才够药效。否则若是寻常的惊魂草,各家都有培育,也不用来这里寻。

    “他进去了!”

    “这里面可有一个恐怖的存在,人族的典风这是在找死,我看他是出不来了,嘿!”一个闪电貂族的灵台修士,远远看着,口不择言地诅咒道。

    噗——一道剑气射来,此人眉心被洞穿,坠入雪地深处,只看得到他眉心与后脑那个指头粗的血孔。

    “咝!”所有人噤声,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这实在可怕,典风距离那人有十数里远,结果却精准一指击杀,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快过年,事情都很多,难以加更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