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红颜的危机感 二
    小说网.典风看着冰雨与念雪,两女也看着典风。

    她们默契地没说话,都想看看典风怎么说,想将这丹分给谁。

    她们是女人,心中只认一个理——你把帝丹给谁,那就是更偏爱谁。

    争风吃醋,从来都不会流于表面,虽然典府和睦,但几女自然每人都想知道,自己在典风心中到底排第几。

    见两女如此意味深长,周围几女更是“虎视眈眈”,典风嘴角掀起一丝哂笑,他当然不傻!

    “其实炼制九转帝丹不难,黑天与金龙皇都能做到,只是差几味药而已,不管今日谁先得了这枚九转帝丹,在不久之后,大家都会得到这种帝丹的。”典风先劝慰其他几女,她们从一开始,因为帝丹偏向阴寒,就被列在了不考虑的人选之内。

    而后他看着念雪与冰雨道:“你们……要不猜拳决定谁要这枚帝丹?”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所有人听了,都一个踉跄,险些仰摔过去。

    莫柔轻笑,她早知道,典风可不会犯傻,不会做出让自家后院起火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念雪与冰雨相视一眼,皆是哂笑,更是白了典风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精明,谁都不得罪。”冰雪斜睨典风,一个白眼,翻得略有些风情。

    念雪也点头,看着典风:“你就这么难决断吗?”

    典风轻笑,立刻引经据典,道:“想当年在封魔之地,需要三件帝器来替换禁忌大阵中破损的帝器,武统圣主也是用的这个法子,来甄选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两女心中不悦,皆是冷哼,典风这不得罪人的态度,让两女各自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若是典风选自己,那该多好。

    不是说为这一枚帝丹,而是典风心中,到底谁更重要些。

    聪明的女人,不会问,但会看。

    可典风行事滴水不漏,就连得空找侍寝的,都是轮流着来,丝毫不偏宠,这让几女心安的同时也都有些小意见。

    每个人,都觉得自己独一无二,应该得天独厚。

    冰雨觉得自己更懂典风,两人又一起经历过生死,自己在他心中应该比念雪更重些才是。

    而念雪觉得,自己三姐妹,在其他所有人之前,就认得了典风。在帝落山脉寻找五行秘境妖兽击杀的那几日,是他们之间最愉快的时光,有如此回忆情怀,应该自己比冰雨在典风心中地位高些才是。

    虽然平日里,大家都不说,但彼此其实心照不宣,都觉得自己应该高些。

    好在典风没有排个妻妾次序,否则这种小心思,恐怕会演变成真正的争斗。

    毕竟都是年轻俊杰,谁也不服谁,也就只有在典风面前,她们才没有不服气的资本。

    “这丹我不要了,姐姐服下吧,我已有身孕,短时间内不敢渡劫。”念雪瘪着嘴,轻抚了一下凸起的小腹,道。

    典风不插话,他若是此刻点头或是帮腔说是,那岂不显得他深以为然,更偏爱冰雨些吗?

    一旦任何有可能,造成家庭不和的事情,典风都要仔细斟酌。别看他坐拥几大美人,羡煞不知多少男人,但其中的心累不足为他人道哉。

    冰雨秀眉微蹙,摇了摇头,道:“我若是此刻取了丹,岂不有些趁人之危的意思,等你产子之后,我们再论这枚帝丹的归属吧。”

    典风眼珠一动,又看向念雪。

    念雪却道:“姐姐吃了吧,夫君也说了,不久后就能批量炼制此丹,稍晚些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冰雨却摇头,很是严肃地道:“不行,好姐妹应该有福同享,我岂能独占?”

    典风感觉不对,话语渐渐有些不太温和,他看向苏梅莫柔几女,示意她们说说话。

    可几女当做没看到,没谁帮腔,这种时候说什么都得罪人,不如缄默。

    或者说,不如看戏。

    念雪与冰雨在对眼,相互瞪着,颇有些你不收下这枚丹,我就不认你这个姐妹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别激动,你有身孕,别太急躁。”典风见两女要争辩起来,立刻打断,对念雪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,典风见冰雨微有些委屈的样子,知道她吃味了,于是道:

    “我决定了,既然雪儿有孕,那冰儿你该得此丹,也算是天意。且最近各方风云汇聚,暗流涌动,天权依靠我与风醒已经独木难支,你早些成就准帝之位,也好助我……”

    苏梅与莫柔对视一眼,暗暗点头,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典风说这话,将两女都照顾到了,同时也合情合理,转移话题得巧妙。

    果然,听到典风说形势不乐观,两女立刻神情一松,不再争论。

    念雪靠着典风,道:“夫君说什么,我都听着……”

    冰雨瞪了典风一眼,也一把抓起玉盒收了,故意说道:“我若成准帝,定然能助夫君一臂之力,好歹我也曾是年轻至尊之一。”

    念雪一怔,脸上闪过些落寞,心中暗道——是啊,比起冰雨姐姐,我对夫君的助益,实在是太低了!

    她不是天才,只能算是人才,就算成为准帝,也知道多半只是最普通的准帝,没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快些去闭关吧。”典风对冰雨说道,语气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冰雨这话,显然不只是说给念雪听的,还包括其余几女。

    在这里的几女,能与冰雨在同境战力上,有争锋之力的,也就是莫柔、青莲与小兰。

    莫柔生而好战,只因近年来照顾孩子,方才暂时放下了战矛。

    而青莲,更是魔莲族公主,天赋异禀,拥有太古十大魔种之“幻海魔莲”的血脉之力与神通,战力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至于小兰,本资质平庸不堪,只因典风用一株三生神树造化了她,如今她资质媲美圣体。

    而其余如苏梅、月无心、龙丹,不足以媲美她们。

    冰雨说这话,自然也是在对典风说,让他知道自己对他来说,不仅是个花瓶。

    这话,引得苏梅几女,面容苦涩,有些微微的心酸。

    典风瞪了冰雨一眼,但也不能呵斥她,毕竟冰雨说得也不错,且她也没有说重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晚,典风无心修行,正好轮到冰雨陪他。

    床榻上,典风对她叹道:“今日你为何要说那话,不怕引得姐妹不和,她们对你生出不满吗?”

    冰雨轻笑,哼道:“你莫不是心疼了姐妹们,觉得我恃才放旷了?”

    典风神色复杂,有些担忧地道:“我知道你的性情,也猜得到你的心思,只是你何必逼迫她们,我能护住你们一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能时时刻刻,都护住我们吗?”冰雨摇了摇头,光溜溜的身子转过来,盯着典风道,“若她们不思进取,将来你成帝甚至成仙后,你的敌人将有多恐怖,你还护得住她们吗?”

    冰雨用心良苦,不止是在炫耀自己的能力,为的其实是刺激姐妹们,让她们知道进取之心。

    自从进了典府大门后,典风也知道,他的这些红颜知己,有几人已经彻底懒散下来。

    如龙丹、叶竹,两人将典风视作天,成功与典风结合后,心中便了结了心事,修行的动力与欲望也大减。

    典风一直看在眼里,却不在意,他觉得自己足够强大就行了。

    只是,冰雨的担忧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典风再强,也只是自己强,除非他将几女一直带在身边,否则难免照顾不过来。若真有那一日,他的敌人拿他的家人做文章,典风觉得一定会后悔,为何没有将她们调教成绝世高手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为了你们的安全,不能再这么散漫了,必须要重拾修行。我会分出一个分身,亲自教导她们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事要忙吗?”冰雨问道。

    典风点头,道:“我要着手传道了,在天权内创立一脉,教授我的《阵修》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,没法解决肉身承载阵纹的难题吗?”冰雨困惑,突然想起什么,道,“这两月你闭关,相通了此事,有了法子?”

    典风自信地点头,道:“你且放心,我已有了腹稿,多半能成。”

    冰雨微微点头,随后眼前一亮,笑道:“若是能成,我觉得可以让姐妹们,都走你这条路,只要足够努力就能有成就,比法修简单。”

    典风哂笑:“这可不简单,要成为阵修,必须要先成为体修士,我怎么舍得让你们修行《石帝经》。”

    要修行这部天功,何止脱一层皮那么简单,典风可舍不得,让她们遭罪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辛苦些罢了,你的药材跟得上,就不会出现危险,吃些苦头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冰雨满不在乎地道。

    典风汗颜,他对几女可没那么高的要求,但冰雨显然是个心硬的。按她剽悍的逻辑,那就是——只要练不死,就可以往死了练。

    反正有不死神药,有帝品仙品炼药师做后盾,想练死都是很难的。而只要死不了,吃些苦又算什么,修为与实力得到增长,就足够价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冰雨被莫柔叫来,且众姐妹齐聚,在后花园相见。

    典风忙着去做试验去了,不在典府,有些姐妹间的矛盾,是该好好说说了。

    “冰雨姐姐,昨日你说话太直了些,姐妹们可好生受你打击呢。”妖无艳轻笑道。

    念雪捂着肚子,有些小怨气地盯着冰雨,昨日那话,有些暗骂她是小废物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见众女一副气势昂扬,要兴师问罪的意思,冰雨笑道:“你们几个妮子,真是不识好歹,我一片好心你们竟没看出来?”

    “哦?”众女困惑。

    “还请姐姐指教。”月无心看过来,认真地听着。

    冰雨瞥了她们一眼,无奈地道:“夫君在外头有人,想必你们也发现了吧?”

    一说起这事儿,众女顿时脸色阴沉,竟有些同仇敌忾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,他以为他出去,沾染了胭脂气回来我们都察觉不到吗?”莫柔双手叉腰,颇有些悍妇的气势。

    典风时而出去,去帝尊阁找琴妙音,竟是早已被细心的众女发现。

    冰雨看着她们,问道:“你们以为,夫君为何要在外找女人?”

    龙丹撅起小嘴,哼道:“他就是个花心大萝卜!”

    众女齐齐点头,看了看身边坐着的众姐妹,这就是明摆着的事实。

    冰雨无语,觉得她们就是不开窍的,没找到症结所在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们,夫君现在是什么修为,你们又是什么修为?”冰雨只好说明白些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苏梅也困惑。

    只有莫柔与青莲,隐约有些明白,她们境界高些,与典风欢好时能感觉到一些。

    冰雨摇头,只好直接说白,道:“你们境界太低了,肉身也太孱弱!夫君乃是准帝,一身力量更是帝下无双,你们的小身板儿,怎么承受得住?若是还不快些提升修为,将来他成帝后,你们还敢侍候他吗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众女顿时红了脸,彼此悄瞥着,感觉脸上火辣辣地,热。

    青莲点点头,道:“姐姐说得对,姐姐用心良苦激励我们,姐妹们误会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月无心也道:“冰雨姐姐说得对,若是以后夫君成帝成仙,我们如何受得了他,他不得尽兴,自然要去找别的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冰雨终于点头微笑,一副老怀甚慰的笑容,总算不负我这一番口水。

    冰雨知道,虽然目的是要让姐妹们成长,但对典风说话与对众姐妹们的说辞,是不能一样的。

    典风担忧家人,那般说辞能说服他。而姐妹们,最在意典风,最担心被抛弃,所以冰雨这般说话,最能激励她们。

    众女都十分感激地看着冰雨,觉得她分析利弊十分精妙,也提早意识到了将来的可怕问题,帮助她们规避了风险……

    她们都知道,冰雨说得很对。

    典风还年轻,又不是真要修佛,也不是清心寡欲的老不死,他尚还血气方刚!

    若是众女修为跟不上,无法承受典风的折腾,那自然让典风时时不得尽兴。而这结果,自然很可怕,那就是典风可能会在外面,找别的能承受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,典风可能将这些女人带回家来,而她们这些姐妹会被“淘汰”……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都是几女的臆想,十分主观,简直是有“被迫害妄想症”。

    她们感觉到了危机,却忘了当初爱上典风,就是因为他不仅年少有为,还十分重情重义。

    就算不幸中了冰雨的话,典风也必然不可能会抛弃她们。

    而在外面采野花一事,若是典风知道,也必然会觉得冤枉。与琴妙音的结合,其实典风不是全因为感情,有一个原因是,琴妙音典风必须抓在手中。

    因为她会弹琴,弹【九幽玄阴琴】,是仙遗唯一一个,能弹此琴的女至尊!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这一章划水,皮一波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