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唯白水 二
    小说网.来人一袭白衣,不粗不华,手持三尺青锋。

    他生得俊美,与典风有得一拼,两道剑眉都透着凌厉的剑意,他是个剑修。

    自然,也是准帝境强者!

    此人气质不凡,不卑不亢,不骄不躁,始终保持着一种云淡风轻的表情,一双精神的眼眸中满是淡然。

    直说的话,就是一面瘫,长得帅的面瘫。

    “唯白水。”面瘫男抬眼,淡淡地看着典风,有些打量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唯白水?”典风眉眼间,闪着思忖,但又摇了摇头,很干脆地道,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面瘫男的脸上,终于闪过一丝异色,有些尴尬与微微的麻麦皮的意味。

    唯白水自嘲一笑,而后转为浅笑,道:“天下英雄无数,大浪淘沙,阁下不认得我倒也没什么,不过我却知道你。”

    典风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变化,心想被自己无视会摆出这种表情,说明此人也曾是叱咤风云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能得阁下这般人物惦记,我可真是三生有幸。”典风轻笑道,不是在互吹,而是由衷而发。

    这个白衣剑修,绝对很强!

    典风感觉得到,他也修过剑,但觉得自己的剑术绝不是此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感受着他身上的剑意,典风知道,这是个很纯粹的剑修,剑意盖过了他身上散发的帝道气息!

    “不到二十五,就成为了准帝,难怪洛神宫曾在你我之间,犹豫不决了许久。”唯白水轻轻一笑,收起了他的剑。

    但典风却没放松警惕,对于这个境界的强者,手中有没有剑已经不重要了,万物皆可为剑。

    “洛神宫?白水道友是何意?”典风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唯白水微讶道:“典兄弟不知道,洛神宫本想将本代洛神,嫁给你的吗?”

    典风瞪大眼珠子,惊道:“有这事儿?!”

    洛神没提过啊!

    “看来典兄是真不知。”唯白水剑眉微挑,微微蹙起眉,轻声道,“洛神去找过你,然后就突然渡劫而死,我觉得这其中或许有些猫腻。典兄是否可以解释一下?”

    典风突然眯起眼,轻哼道:“原来,洛神宫要将洛神嫁的人,竟就是你!”

    唯白水问得太多,都关于洛神,典风自然猜到这个。

    唯白水点头,不瞒典风,直说道:“没错,我本该做新郎,却只见到了她的尸体,典兄能否告知她去找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典风顿时有些面色尴尬,他本以为洛神宫要将洛神嫁的对象,会是个多么不堪的人,所以洛神才会百般不愿。

    可这位唯白水,说实话,谈吐气度都不错,典风也感觉不到他有丝毫恶意杀机,他是个好人!

    是的,凭着感觉,典风就给唯白水,打上了“好人”的标签。

    面对自己这个,可能造成他从新郎变回单身的人,都还能保持一个好脾气,不是好人是什么。

    随后典风心中就是一叹,难怪洛神不愿,女人其实都不太喜欢“好人”。

    唯白水太中规中矩了,似乎没有一丝脾气,也没有什么出色的幽默,看上去感觉是个毫无情趣的人。

    典风脑补许多,被自己都逗笑了,只是却憋着不好笑出来,免得唯白水误会。

    “典兄?”唯白水轻道一声,见典风似乎不知想到了什么地方去,才提醒道。

    典风回过神来,“呃”了一声,道:“洛神来天权找我,不过是知道我会炼药,想从我这里求一枚丹药,助她突破准帝境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唯白水蹙眉,微微有些不爽地道:“我就能炼制这种丹药,为何她不来找我?”

    典风嘴角微抽,心道——妈呀!难道老哥你还没看出来,人家宁愿渡劫而死,都不愿意嫁给你吗?!

    唯白水皱着眉,沉思起来,却百思不得其解,只化作一叹,道:“唉,她若是来找我,我助她渡劫,至少她不会死……”

    典风无语,人家就是不想跟你有什么瓜葛,就是不想嫁人,才这么干的好伐!

    只是这些话,典风也不好说,免得将唯白水刺激了。

    典风突然觉得,这位白衣准帝,是个痴情的。

    “白水兄是怎么认得洛神的,洛神宫为何要将她嫁给你呢?”典风眼中燃起八卦之火,虽然没指望唯白水能回答,但还是想问问。

    唯白水摇了摇头,道:“是洛神宫的祖师见了我,主动提出的,让我与洛神见了一面,我觉得她还不错,就没拒绝……”

    典风嘴角抽了抽,尼玛,这是包办婚姻啊!

    典风心中无语,你特么好歹是个准帝,连婚事都这么随意就答应,真的好吗?

    才见了一面,就答应,典风觉得他实在是太随意了。

    “唉!”典风瞥着唯白水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真是个木脑袋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没拒绝?”典风问道,“只因她极美吗?”

    唯白水摇头,他觉得与典风说话很投机,就什么都不隐瞒,道:“因为她是天下第一美人,父亲总说,做人要做第一。”

    典风再也忍不住,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这货,是个乖宝宝。

    典风突然心想,你该不会除却修为高深之外,其他世事一窍不通吧?

    “令尊是?”典风试探地问道,有这样一个极品儿子,他真想知道老爹是谁。

    然而唯白水却摇头,第一次拒绝,道:“父亲的名讳不能提起,他说过我除非能成帝,否则不要对外人说是他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!”典风瞪眼,没忍住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至少得成帝,才有资格做他的儿子?我的天,那唯白水的老爹,到底是个什么可怕的人物?

    典风起初还以为,唯白水应该是个帝子,可现在看来他的背景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“典兄以为我是说笑?”唯白水蹙眉,认真地看着典风,表示他可不是在装逼。

    典风摇头,道:“我深信不疑,白水兄为人实诚,典风佩服……”

    我哪儿会怀疑!老子只是羡慕,你有个这么厉害的老爹!

    如唯白水这样的人,从小戴着光环长大,这份光辉比典风还要明亮耀眼得多。

    帝子的体质,就介于圣体与仙体之间了,而唯白水这样的人,资质恐怕媲美仙体了。

    典风下意识开启长生天眼,瞥了一下唯白水的灵台,看看他的命轮有几圈。

    然后,他只看到了,两个白色灵轮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唯白水除却被封印,时间停止的那段岁月,他真实年龄只有不到三十岁!

    三十岁以下的准帝!

    典风眯起眼,正色起来比什么时候都谨慎,这是他除却自己之外,见到的最年轻的准帝!

    聂南双比之唯白水,在成准帝时,都要年长些许。风醒也是准帝,但成为准帝的时间,也在临近三十岁时。

    “典兄,你在窥探我的灵台?!”唯白水皱眉,声音顿时微冷。

    典风惊诧,这是第一个,察觉到他窥探命轮(灵轮)的人!

    典风不想与之为敌,连忙解释道:“我只是想看白水兄的年龄,别无他意。”

    唯白水松了口气,也露出些责怪之色,道:“典兄若是想知道,直接问我不就是了吗,我与典风相谈甚为投机,难道连个年龄也会不告诉你吗?”

    呵呵,典风无奈,这位还真是以诚待人。

    “白水兄说得是,是在下冒昧了,”典风致歉道,又突然眼前一亮想到什么,于是道,“既然白水兄愿意交我这个朋友,不若由我请你吃一顿,也正好让我表示一下歉意如何?”

    唯白水微微点头,喜道:“早听说典兄【食神】之美称,能得一尝,自然最好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唯白水突然眯起眼,有些警惕地看着典风,一本正经地问道:“你不会下毒吧?”

    典风嘴角抽了抽,理所当然地道:“当然不会,我还从未下过毒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典风心中却暗骂,老子真想毒死你个傻货!

    这小子也太直白,太没有心机了吧!

    典风顿时觉得,唯白水的老爹不让他,对外报自己的名字,多半不是因为嫌弃唯白水修为不够。而是不想让人知道,自己有这这么傻儿子……

    “是我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了……母亲常教导我,让我小心天下居心叵测的人,典兄勿怪。”

    典风点头,很大方地道:“我不会放在心上的。”

    唯白水微喜一笑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嗡嗡嗡——火焰在镇天鼎下炙烤着,也在烧烤架下微醺着。

    两头倒霉的妖兽,遭了殃。

    一头是有金翅大鹏族血脉的鹏鸟,在烧烤架上架着,烤翅典风精心在炙烤。

    另一头是大力魔牛,九大食材,刚抓来的,很新鲜。现在在鼎中炖着,牛肉的香味飘出去数百里远,将不少妖兽都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还隔得遥远,当妖兽们看清烧烤架上,那头鹏鸟之后,立刻转身逃得没影儿。

    这只鹏鸟,是这一带的妖灵王。

    野炊的营地,选在一条甘甜的山泉溪旁,炊烟燎燎升起,唯白水坐在岸边青草地上等着。

    “典兄,光是闻着香味,便知你手艺卓绝了!”唯白水赞叹道,闻着香味直流口水。

    典风自得地道:“那是自然,我的香料都是秘制的,每一种成分都是圣药级,还加了不死神树的香叶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,典兄,有没有人说过,你很败家?”唯白水有些愕然,被典风这大手笔吓到了。

    典风瞪了他一眼,轻哼道:“我的家底都是自己挣来的,败也是败的自个儿,管他人说去,自己过得快活就行。”

    唯白水用力地点点头,觉得典风的话,说到了他的心坎儿上。

    然后,唯白水很是正色地道:“典兄说得极是,我也要努力做个,败自己家底儿的人!”

    典风早已习惯这货缺根筋的样子,点头笑道:“孺子可教!”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傻白甜的唯白水,白得像是白开水,猜猜他是谁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