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结拜,仙之子 三更
    小说网.很快,典风就发现,唯白水虽然单纯,但并不傻。

    烧烤与“药膳”炖好之后,唯白水竟与典风争抢起来,吃东西的速度,让典风咋舌。

    “你慢点,小心噎死!”典风恶狠狠地瞪他一眼,觉得他像是没吃过东西似的。

    唯白水赞不绝口地道:“典兄你手艺真是一绝,比我母亲做的饭还好吃!”

    典风心中突然一喜,然后又突然一阵心酸,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见典风沉默起来,唯白水也停下,美食这东西没人抢着吃,味道自然要差一点。

    “典兄怎地了?”唯白水虽然不通世故,但是个好人,自然见不得朋友难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典风深吸一口气,自嘲一笑道:“白水兄,我有些羡慕你。”

    “羡慕什么?”唯白水慢吞吞咀嚼着,困惑地看着典风。

    典风轻笑:“在我记忆中,我从没吃过母亲做的饭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她不会做饭。”典家明珠典玲珑,自幼娇生惯养,锦衣玉食,会做饭才是奇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噗呲!”唯白水听到前一句,还有些伤感,但不知为何听到后半句,却忍不住笑喷了,口中的肉渣喷得遍地都是。

    随后,他瞥着典风,忍耐着笑意,憋得脸色通红。

    典风白他一眼,心中的那份思念瞬间又被冲淡,无奈地摊手道:“笑吧,想笑就笑,别憋出毛病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唯白水果然耿直,当真就仰天大笑起来,笑个够后又安慰典风道,“其实我母亲做饭很难吃,你若是吃过,就不会羡慕了。”

    典风诧异地看他一眼,心中对唯白水的轻视减轻几分,这货才不是个不通人情的榆木脑袋!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眼,皆是一笑,唯白水笑得实在,典风却笑得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典风开始揣测,这货是不是故意,装成一个傻白甜的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他又打消了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“典兄,你我一见如故,不如结为异姓兄弟如何?”唯白水吮吸着,沾满鹏鸟烤翅的手指,挑眉盯着典风,很有些期待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货就是个傻白甜!

    傻子才会与你这样的傻货,结为兄弟!典风心中不屑地想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苍天为证,大道在上,我典风(唯白水)二人,从今日起结为异姓兄弟,不求同生死,但求共福祸!相生相扶,绝不背弃,如违此誓,断子绝孙人神共弃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喝得高了,不知怎地,典风就应了唯白水,拿出一个香炉案几,摆上贡品香烛,纳头便拜。

    “咦,我们二人结为兄弟了,可谁当大哥呢?”唯白水微醺着,红着脸,摇头晃脑地问道。

    他对着典风,打了个酒嗝,熏得典风一脸。

    典风拍了拍胸脯,也有些微醺,自荐道:“当然我……是大哥了!”

    唯白水却不服气,抓着典风衣领,道:“凭……凭什么?”

    典风一把推开他,道:“我力气比你大,当然应该做大哥!”

    “那我剑术比你好呢,我才应该是大哥!”唯白水很不服气,站起来拔剑,就是一阵毫无剑气地乱劈。

    典风哂笑,摇晃着脑袋,不屑地道:“剑术?我也会,谁怕谁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拔出天泣精金战剑,剑指唯白水。

    “那好,打一架,谁赢了谁就是大哥……嗝!”唯白水打了个酒嗝,一脸不服气地叫喊道。

    “打……打一架就……打一架,谁怕谁?!”典风撸起袖管,持剑就朝着唯白水戳去。

    然后,一阵乒乒乓乓的剑碰撞声,在小溪边响起,但却传遍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虚空震荡,两人每一剑都引发虚空崩塌湮灭,虽然都不是全力状态出手,但足够引发恐怖景象。

    扑扑扑——飞鸟被惊走,远离这个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不知多少妖兽,瑟瑟发抖,那两位下手贼吓人,一剑劈出去,几千里外一座山就被削断!

    又一剑砍下去,这片森林立刻出现一道鸿沟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夜幕降临后,两人总算是停手,醉酒时毫无章法,完全是在拼力气,结果自然是典风胜出了。

    典风大笑道:“哈哈哈,我是大哥!”

    “你,你是大哥……你厉害!”唯白水竖起大拇指,很服气了。

    唯白水对剑对到没力气,一个踉跄摔在地上,索性就这么直接沉睡过去。

    典风见他睡去,竟是打起了呼噜,顿时轻笑一声,脸色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唯白水,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,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初次见面,就能称兄道弟,结拜不说还当着典风醉酒沉睡,竟丝毫不担忧被典风暗算吗?

    当然,典风根本没有暗算他的理由,也没有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城府极深,还是心思单纯至极,能感受到我对他毫无恶意,所以才毫不设防?”典风心中有些疑惑,唯白水的表现,未免太过缺根筋了。

    若是他真是这样的性情,是怎么活到现在的?

    突然,典风感觉虚空中有人,立刻大喝一声:“谁!出来!”

    嗡——虚空之中,一道苍老的身影,显化在典风面前。

    是个老者,穿着古老的服饰,最大的特征就是,腰间挂着一个酒葫芦。

    典风眼神锐利,那个黄皮酒葫芦,是一只天葫芦!

    又是一尊准帝!

    典风心中觉得惊异,这几年是怎么了,到处都能看见一堆准帝,难道真的大世在前,群雄皆出了吗?

    老者先是看了唯白水一眼,见他无恙松了口气,随后笑看着典风道:“典公子竟有如此好酒,能让我家少主喝醉。”

    少主?

    典风眯起眼,问道:“你是何人,说他是你的少主,有何凭证?”

    他可不会将唯白水,轻易交给别人,万一是冒牌的怎么办。

    老者淡笑,道:“老夫慕容绝,乃是少主的护道者……来自醉仙楼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醉仙楼?!”典风大惊,惊得合不拢嘴,然后看向沉睡着的唯白水。

    突然,典风觉得,唯白水有些像是一个人,像一个非常着名的神古大能!

    典深吸一口气,暗骂自己太傻,连这都没猜到,盯着慕容绝道:“唯白水,唯一真仙,我早该想到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慕容绝轻笑,微微点头,道:“典公子聪慧过人,少主能得您为友,是他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典风哂笑:“前辈谬赞了,我总算是知道,以他这样的性情,为何能活到现在了。原来,一直有护道者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慕容绝大笑,知道典风是在吐槽,觉得唯白水没有心眼缺根筋,他何尝不是这么觉得的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听着窗外的小雨声,心情莫名很好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