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醉仙楼,慕容家 一
    小说网.“难怪,唯一真仙,会留一块仙匾给醉仙楼……”典风轻笑一声,看着慕容绝,很多事情在一刹那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慕容绝走到唯白水身前,典风却也紧跟,若他有异动随时准备出手救援唯白水。

    毕竟,说出的话与真相,那是两回事。

    到底他是不是慕容绝,到底是不是醉仙楼的人,还有待两说。

    但典风心中,其实已经信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因为也只有这样,才能解释,为何唯一真仙会赠送一件仙器给醉仙楼。醉仙楼根本就是,唯一真仙开的!或者说,是唯一真仙的产业!

    也许,唯一真仙的道统,也一直在世间流传,只是隐于暗中有醉仙楼作为幌子,谁也看不透这一层面纱。

    典风竟是有些佩服起来,唯一真仙一脉,藏得可真够深的。

    “我慕容家继承真仙遗志,传承至今未曾忘本,世代都坐镇帝都,护佑沉睡中的少主,至今已有数千万载了……”慕容绝深吸一口气,随后缓缓叹出,但典风却没从他眼中,看出一丝不满。

    典风微微点头,对慕容家的忠义十分佩服,问道:“那他沉睡如此漫长岁月,为何要在近年复苏呢?”

    慕容家道:“真仙大人设下的封印,到了时间自然解开,少主因此复苏,我慕容家的使命算是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典风顿时眯起眼,心中骇然。

    看来,唯一真仙也知道不少事情,故意将亲子封印到这一世,恐怕也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天缝出现,意味着仙界之门将开了,典风觉得这个可能极大。

    只是仙界真有那么好吗,为何先贤们都在打仙界的主意?仙界不是破损了吗,不是曾被仙遗占据过吗,难道还能剩下什么好东西?

    典风不太明白,有些事情不是当事人,你就算再聪明,也不可能在毫无根据的情况下猜到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典风还是试探地问道:“是因为仙门将开吗?”

    他想看看,慕容绝,是否知道一些细节。

    慕容绝有些微惊,道:“你竟知道仙门将开?”

    典风微微点头,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了,都传言典公子有高人相助,看来所言非虚啊。”慕容绝叹道,深深看了典风一眼。

    “请恕老夫冒昧一问,不知……典公子身后那位前辈,是哪位人物?”

    他不知典风背后,是哪个大能,是否与唯一真仙曾经为敌,所以必须谨慎,免得害了唯白水。

    典风有意结交唯白水,这样的朋友让人放心,他笑道:

    “慕容前辈既然是唯一真仙一脉,当知晓毁灭仙尊吧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……毁灭仙尊?!”慕容绝深深提起一口气,悬到了嗓子眼,眼中十分震惊。

    他想过,这个异军突起的年轻准帝,多半身后有意一位大帝指导。或许是九封魔域内那位,也可能是大雪山中某人,又或者是帝落山脉中的无上存在……可唯独想不到,是与唯一真仙为友的毁灭仙尊。

    他深深看了典风一眼,竟是拱手,道:“想不到典公子竟是仙尊弟子,请恕老夫眼拙,有何无礼之处,还望公子勿怪!”

    对于毁灭仙尊,世人知晓不多,但身为唯一真仙一脉的人,慕容绝知之甚多。

    在神古时期,有一个时代,诸帝崛起,但真仙只有两人,就是唯一与毁灭。

    几乎在所有提及唯一真仙的典籍中,都会提到毁灭仙尊,慕容绝更有秘本,知晓当年许多秘史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毁灭仙尊,慕容家一向敬仰,在宗祠之中唯一真仙牌匾旁,就立着毁灭仙尊的长生牌位。

    “慕容前辈客气了,其实我也不算是他的弟子,他于我亦师亦友,不曾收我为徒却教授我许多……”典风笑道。

    其实,典风一直也很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他曾问过黑天,为何不收他为徒,黑天的回答当时让典风翻白眼,那就是——不成帝的弟子我可不承认。

    典风备受打击,只好作罢,再也不曾提过。

    但典风心中,却一直有种疑惑,自己身具奇特血脉天赋异禀,黑天没道理没有收自己为徒的想法呀。

    “咦?”慕容绝一声惊疑,将典风短暂的思索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有话请说。”典风看着他,觉得他张口欲言,似乎有话不好问出口。

    所以,典风让他直接说,不需顾忌什么。

    慕容绝点头,随后微微躬身,请问道:“听典公子的意思,毁灭仙尊竟然还在世吗?”

    他有些激动,哽了哽口水,心中有些兴奋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毁灭仙尊与唯一真仙,当初共同抗击魔族仙王而死,现在毁灭仙尊活了下来,那岂不是说,唯一真仙也有可能……

    典风却一盆水,浇灭了慕容绝的幻想:

    “毁灭仙尊不复当年了,只剩下一丝残魂,虽然复活但也不在帝境。”

    慕容绝有些不死心,道:“既然仙尊都能有一丝残魂活下来,那真仙大人他……”

    典风轻轻摇了摇头,有些遗憾地看着慕容绝,知道他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典风觉得,慕容家对唯一真仙,还真是念念不忘,在这人情冷暖的世间,还能保有这份忠义的人怕是不多了。毕竟,慕容家,都已经传承了那么多年,竟然旧志不改。

    “仙尊能活下来,是因为修炼魂修天功,元神早已不朽不灭。别说是一个寻常仙王,恐怕是五行仙王也无法完全磨灭他的元神……可唯一真仙……”典风轻轻摇头,觉得唯一真仙,恐怕无法幸免。

    黑天与唯一真仙,不分高下,在那种情形之下能保留一丝真灵,已经是难能可贵,唯一真仙恐怕没这么好的运气。

    毕竟,那是一位魔族仙王。

    “唉!”慕容绝长叹一声,看了看醉倒在草地上的唯白水,眼中满是怜惜与不忍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太单纯,只知道练剑,别的一无所通。但也正因如此,他更招人喜欢,慕容绝守护他多年,早已将他视如己出。

    若是唯一真仙还可能活着,慕容绝绝对要找回真仙,哪怕只有一丝残魂,也愿意付出任何代价。

    “咝,老夫告辞,先带少主去醒醒酒,改日必然登门拜访毁灭仙尊……”慕容绝有些落寞失望,走去要扶起唯白水。

    典风却谨慎地道:“前辈还是稍等吧,让他醒酒之后,你才能碰他。”

    慕容绝微微蹙眉,转过来看典风一眼,哂笑道:“典公子真是谨慎,不过也好,看来典公子是真将少主当做朋友,以他安危为先。既然如此,那就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典风满意地笑着点了点头,他不能完全相信慕容绝,所以必须要等唯白水苏醒之后,若他证明慕容绝的身份,典风才让慕容绝带走唯白水。

    突然,典风看了看这一鼎的肉食,与烤架上剩下的小半只鹏鸟,笑问道:“前辈吃过晚饭了吗?”

    此时月明星稀,已是戌时。

    慕容绝一怔,道:“老夫已有几百年,不曾吃过三餐了。”

    修士,到神藏秘境之后,就可完全辟谷,不需食用任何素、肉,连水也不用喝。

    因为可以炼化天地之间,游离的各种元素入体,补充所需。

    且在很多人眼中,觉得吃一顿饭要耗费很多时间,得不偿失,不如用这时间来修行。

    典风一听,知道这又是个辟谷修行的苦修士,顿时遗憾地叹道:“前辈竟是如此清淡寡欲,只是却少了些乐趣呀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绝却很坚定,虽然闻着味道不错,但也还是坚持不吃:“多谢公子相请,老夫怕是没这个口福,公子身体健壮,多吃些才好。”

    典风哂笑,也不逼他,倒是对慕容家这种有原则的态度,很是赞赏。

    然后,典风当着慕容绝的面,将这一鼎一烤架的肉食,全吃惊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慕容绝嘴角不时地抽搐几下,心中觉得惊诧,体修士当真都能胡吃海喝。

    “这烤肉真不错,外酥里嫩,配上这陈年老酒,十分可口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鼎药膳可是不菲,我用了几株圣药调味,加了不死神茶叶去腥味,又配上神药级的佐料……真是美味呀!”

    “咕噜噜——”听着典风在那里,不同地说好吃,慕容绝只觉得肚子里在咕噜叫唤,有时也忍不住舔舔嘴唇。

    不过当典风贱贱地问他,是否要一起吃点时,慕容绝还是很矜持坚定地拒绝了。

    典风吃完,就开始打坐炼化精气,消消食儿。

    慕容绝便等在一旁,看了看这一片狼藉,无奈之下竟是替典风收拾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好管家!”典风暗暗羡慕唯白水,真是傻人有傻福哟。

    等到夜班,子时三刻左右,唯白水的呼噜声突然停了。

    他醒了,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身上的酒气也散去大半。

    揉了揉微晕的脑袋,唯白水眯着眼四处打量着,看到了一旁的典风与慕容绝。

    “绝叔,你怎么在此?”唯白水惊诧地盯着慕容绝说道。

    慕容绝哂笑一声,心中暗道,我若不来,你被人卖了多半都还不知。

    典风睁开眼,放开盘起的双腿,看着慕容绝微微点了点头,现在看来之前慕容绝说得都是真的了。

    典风心中的一丝杀机,被他深深掩埋起来。

    若唯白水醒来后,不认得慕容绝,典风绝对要杀了他!

    不说是被欺骗的愤怒,还有就是关于黑天的秘密,这些事情典风可不想传得天下皆知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既然慕容绝身份验证了,典风也就放心了,道:“既然白水你也醒了,那在下先行告辞了,家中妻儿多半挂念,二弟若有闲暇就自来,为兄必然奉你为上宾。”

    唯白水听典风叫他二弟,惊有刹那惊疑,可很快醉酒时的记忆被他想起,顿时脸色有些尴尬,觉得好没面子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都已经结拜了,唯白水觉得自己可不是个出尔反尔的人,这个大哥认了也就认了。

    他疑问道:“典大哥竟然有妻儿?”

    典风呃了一声,有些无语,瞥了慕容绝一眼。

    慕容绝老脸一红,立刻给唯白水解释道:“少主,典小友早年就有几个孩子了,只是你专心修行不闻外事,所以不知而已。”

    唯白水顿时红脸,十分尴尬地傻笑两声,典风只是哂笑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