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危急 二
    小说网.“咚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金钟声如同丧钟的响声,十四声响彻整个天权圣地,柳不凡与罗海已经各就各位,却吓得一哆嗦。

    “或许,这是个机会,所有人都去落雪宫集合了,更有利于我的行动!”罗海上到了藏经阁最高层,在这里,他可以翻阅所有典籍。

    以前只能看,不能复制不能带走,因为不是契合自己的道,看了也看不懂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只需要,全部搜刮带走,便足矣。

    嗡——他一手划动虚空,将所有经书、玉简、卷轴等,全都收入袖中的小乾坤之中。

    袖里乾坤,这是虚空秘法的应用,他领悟得粗浅,也只能当储物空间来用,只存死物。

    罗海得手之后,立刻便要走,如一阵风般极速掠下九十九层楼,闯出了藏经阁。

    然而当他出门的刹那,他抬头便看见了,一脸阴鸷的陆鹤鸣与朱玉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罗海瞪眼,心想他们怎么会在这儿?随后,他猛然想起,方才的金钟,难道竟是为了我们三人而敲吗?

    该死,计划才开始,谁就被捉住了?

    这时,他心中隐约有些明白,张口骂道:“王……”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一道虚空大裂斩,将罗海的话语打断,罗海的头颅被削断,王天放从虚空中显化出来,冷然出手直接下杀手!

    罗海头颅倒飞之间,看见了在他身后虚空中飞出的王天放,顿时惊怒万分,目眦尽裂!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王天放一指点出,只剩下一颗头颅的罗海如何抵抗,在刹那间,就被击穿灵台,意识消散。

    到死,罗海也没能张口,说出王天放与他们同谋的事情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罗海说出了,王天放也能解释说,他是故意打入两人内部,得知他们要叛逃的消息后,好告诉圣地加以制裁。

    自从王天放敲响金钟之后,他就赢了,这次他必然立功,至少延年益寿的丹药能得到几枚。

    老奸巨猾!在罗海死前,脑子里最后一个念头,就是在骂王天放。

    他万万想不到,王天放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,将他们二人“献祭”,换成了自己的功劳。

    罗海死前,都能想象到,柳不凡很快也会来陪自己了。

    他不甘,不甘被如此算计利用,但当虚空之力绞碎他的灵台与元神时,他已无回天之力。

    “天放,你怎么下了杀手,还没问罪呢!”陆鹤鸣皱眉道。

    王天放道:“陆老你放心,我之所以能得到他们要造反的消息,便是因为我打入了他们内部,得到了他们的信任假装与他们合谋……”

    王天放决定,不打着杀人灭口隐瞒真相的目的,他要直白地说——我是忍辱负重,深入敌人内部,然后搜集情报,最后给予最沉痛的打击!

    他是个聪明人,他报信的事情也很蹊跷,迟早都会被查出问题来,不如索性直白说出真相。

    而就算这个真相,被所有人知道,大家也只会夸他,觉得他对天权忠心耿耿,绝无二心。

    王天放这一招,相当聪明,这是个不耍小聪明的聪明人!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听王天放如此说来,陆鹤鸣与朱玉二人,微微点了点头,眼中对王天放闪出赞许之色。

    王天放划开虚空,将罗海随身虚空劈开,那袖里乾坤被破,一堆经书玉简什么的,全都抖落了出来。

    《毁灭仙经》《太阴》《太阴》《石帝经》《长生天功》《黄金龙皇诀》……一大堆,就连五行天功都有,全都躺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这些,就是罗海的罪证,证明了他是偷窃了藏经阁,证明了王天放所言不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王天放!你个狗娘养的,你敢算计老子!”柳不凡被捉住时,仰天大骂,喉咙都喊得快哑了。

    他比罗海更惨,连典府大门都没能进得去,他哪里知道典府堪比十大凶地般危险,可埋着帝道大阵呢。

    柳不凡准备强闯的时候,白步义与另一位太上长老便到了,两位至尊一齐出手,柳不凡连逃走都艰难。

    鲁谷出现,封锁虚空,将柳不凡轻松禁锢,捉拿到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鲁谷主!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对鲁谷问候,如今鲁谷也是至尊高手了,且被人认为媲美姬天罪、洛神、夏无神与叶天龙这些至尊。

    鲁谷盯着被五花大绑的柳不凡,很是失望地摇了摇头,道:“天权哪里对不起你们,你竟然想要叛逃?”

    所有至尊都来了,十来人都围在落天宫,冷冷地看着柳不凡这个叛徒。

    柳不凡瞥见了人群中的王天放,见他还一副戏谑冷笑的模样,柳不凡就气不打一处来:

    “王天放,你个生儿子没屁眼的老不死,老子咒你断子绝孙!”

    在闯门时被捉拿,柳不凡自知无可辩驳,只想骂王天放几句出气,若是能动弹,他现在第一个就要宰了王天放!

    鲁谷轻瞥了王天放一眼,他问道:“王老,到底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待到王天放细说一切之后,鲁谷深深看了他一眼,赞许地道:“王老心向天权,此事你是立了大功!”

    王天放谦逊地道:“哪里有什么功劳,想不到圣主早有安排,根本用不着我白担心嘛,哈哈。”

    鲁谷将目光移向柳不凡,道:“将此人绑上斩仙台,等圣主回来后,亲自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柳不凡张口,枯黄的老牙透着腥臭口水味,差点喷得众人一脸。

    砰砰砰——

    被一群老头毛搓了一顿后,柳不凡遍体鳞伤,身上被钉上禁制法力的枷锁,绑在了斩仙台上。

    他还没死,意志清醒,只是浑身疼痛难忍。

    奋力扭动脖子,瞥了一眼这座斩仙台上,那口明晃晃的斩仙铡刀,柳不凡浑身颤抖着,下半身竟是有些湿了。

    能做出这种事情来,说明他怕死,为了活着做什么都愿意。可现在他感受着绝望,等死是最绝望的事情,他知道自己毫无生机了。

    他怒喊道:“我不甘心,我想活着,我只是想活下去而已,有什么错!”

    “圣主,不要杀我,我对天权立下过累累功绩啊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错,我没罪,你们将我绑在这里是何意?你们不能诛杀我这样的老名宿,我要见风醒帝子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天权弟子门人们,远远看着斩仙台上的柳不凡,心中皆是冷笑。

    这个人已经吓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典风(分身)没有出仙门后,就直接拐回去,而是要去找到了典小风等人,将所有人都带回。

    天权内有鲁谷,再不济还有黑天与金龙皇,提前通知了这几人,天权年之内就乱不起来。

    而柳不凡等人的行动,给了典风提醒,现在天下间已经有很多老怪物复活了,不宜再让妻儿外出了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典风怀有无数重宝,打柳不凡等人这样主意的,绝对不止有一两个。

    抓住典风的妻儿,让典风拿仙源、不死神果、天功秘术等来换,这是不少人心中都萌生出过的想法。

    只是除非能设下一个陷阱,百分百坑杀掉典风,否则聪明人是不会这么针对典风而为的,一个活着的准帝,是在是威胁甚大。

    “咚——”一声巨响,在远处响起,典风心有所感,是有人在击打他的镇天鼎!

    “糟了,有准帝!”

    千里之外,一片方圆数百里的烟瘴密林之中。

    这里常年瘴气郁结,配上此地隔断天地之势的地势,让此地与外界难以联通。

    此地神识无法外放太远,会在浓雾中渐渐散射掉,而传信符等这一类的阵法通讯手段,都不能在这里有效用。

    所以,九丈认为,这里是个绝妙的伏击地点。

    九丈大师,菩提圣地最后一位,还活在世上的准帝。

    他得了典风的圣骨,却没来得及融合,典风就对菩提圣地下手了,于是他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九丈发誓,要复仇。

    他不敢与典风放对,甚至不敢去袭杀典风,但这不代表他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从九封魔域出来后,九丈便潜入帝落山脉,等在天权圣地仙门之外,暗中观察。

    他知道,典风有妻儿。若能抓走几人,不管是求赎还是好生折磨一番,都能让九丈心中好受些,消解一下怒火。

    这一等,就是一个冬季。

    终于,在开春后,他见到了一队由至尊带队,出来历练的天权弟子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中,他发现了典小风,一眼就认出,他是典风的儿子。

    毕竟长得太像,至少有五六分相似,一眼就看得出名堂来。

    可九丈怕死,所以非常谨慎,不敢轻易下手。

    九丈知道,那个小娃娃身上,绝对有秘宝,他一时恐怕难以击杀或是掳走。

    所以,战场要选在一个秘密之地,让消息传不出去。

    而算了一下这队人的路径,他发现了这处烟瘴密林,于是蹲在这里,等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要怪就怪典风吧,是他害死了你们!”九丈盯着这一群吓得不成模样的天权弟子,那个为首的至尊也很是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砰砰砰——

    九丈不断出手,拍在镇天鼎上,催动镇天鼎的天权至尊,嘴角都溢出鲜血。

    他脸色很难看,但还有些庆幸,若不是典风给儿子镇天鼎这件准帝器防身,他们恐怕连一个回合都坚持不住,就会团灭。

    可就算有镇天鼎,毕竟他境界不够,堪堪用以自保,护住天权的弟子们。可就算如此,也不可能长久,消耗巨大不说,九丈每拍一下镇天鼎,他便如遭雷击浑身巨颤。

    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,天权的至尊遗憾地看了一眼,这群还在少年的弟子,而后对身旁的典小风道:“小风,万爷爷快坚持不住了,你快捏碎你父亲给的破界符逃走,我给你争取一点时间!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走,万爷爷我不能丢下你们!”典小风睁大眼睛,眼中透着泪花,却有着异常坚定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傻孩子,你快些回去告诉你父亲,说不定我们还有救……”万老头说道。

    只是他自己心中知道,就算回去通知了典风,等典风来救援时,也绝对来不及了。现在只得,能走一个是一个。

    砰砰砰——

    噗——万老咳血,脸色苍白异常,他觉得再承受一击反噬,他的形体都要龟裂了!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快走啊!”万老连忙催促典小风,让他赶快逃走。

    典小风咬着嘴唇,倔强地哭道:“我不走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们谁都别想走,都给我死在这里吧,我要典风一生活在痛苦之中!”九丈冷哼,佛袍袈裟一挥袖,全力一掌对着镇天鼎拍去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