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当众审判 一
    小说网.“斩了他,斩了他!……”

    天权圣地之内,在那斩仙台旁,数千人的吼声,传遍整个仙遗。

    典风与叶天龙并立,站在斩仙台上,站在被绑在锁龙桩上的柳不凡身前。

    由于此次事件,天权将所有在外的弟子,全数召回。

    现在,开始公审,要细数一下柳不凡的罪名。

    “安静!”叶天龙抬手,举到身后,示意后面那些弟子不要再起哄。

    顿时,全场寂静下来,只剩下猎猎风声还在作响。

    圣主的威严,无人敢藐视,就算是其余几位老至尊,在这情况下也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“柳不凡,你与罗海同谋,盗取天功仙典,又欲要强闯典府,到底意欲何为?!”

    阳蒙持着执法堂令箭,近身盯着柳不凡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,区区一个灵台三重天的首座而已,你还不够资格审判老夫……我要见帝子!”柳不凡仿佛被吓过头了,反而有些胆气充足起来,想要倚老卖老保命。

    柳不凡乃是与帝子风醒,同一个时代曾见过面的,所以他要见风醒,以旧情乞求一丝生

    机。

    典风略远些站着,冷冷地看着柳不凡,道:“帝子若是在此,也不会如此容你藐视《天权戒令》!”

    “别说你如今乃是戴罪之身,就算你只是嫌疑,阳宫主作为执法堂主,也有质问于你的权力!”典风冷喝道。

    阳蒙感激地看典风一眼,他知道今日能站在这里,审判一个老牌至尊,是典风给执法堂争取的机会。

    其实柳不凡罪名早就坐实了,搞这么一出,无疑是想当众审判,免得让弟子们认为斩杀阁老乃是圣地无情。还有一个原因就是,典风与叶天龙,都有意匡正执法堂的威严。

    执法堂若是办了这个案子,立下威严,圣地之中就无人敢藐视执法堂了,行事都会规矩许多,免得多生出些不该有的想法。

    乱世已经来了,重典自然也该加身,谁敢作奸犯科,《天权戒令》绝容不得留情!

    “哼,你不过也是个运气好的小子罢了,你不够辈分教训老夫!”柳不凡虽然被绑着,但当众时却色厉内荏,显得他似乎没犯错一样。

    典风冷瞥他一眼,虚空中雷光微微闪烁,而后天空晴天霹雳,一道雷电击中绑着柳不凡的锁龙桩。

    呲呲呲——

    “呃呃呃……”柳不凡浑身颤抖,如同羊癫疯发作,被电得浑身连汗毛都竖了起来,长发显得十分搞笑。

    典风下手很有分寸,只是惩戒,不伤他分毫,却让柳不凡感受到痛不欲生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说我没资格教训你?根据《天权戒令》,我如今乃是准帝,整个圣地内除却圣主我无权处置之外,其余人我可不经过乾坤鼎的批示,直接按律处置!”典风冷哼道。

    柳不凡身子还在微抽,他咬牙切齿地抬起头盯着典风,一双浑浊的老眼之中,愤怒的火焰都要冲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典风看向阳蒙,道:“阳宫主,请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阳蒙点了点头,手持令箭,更上前一步肃穆地问柳不凡:“罪人柳不凡,你与罗海勾结,盗取天功秘典,危害典风一家,按《天权戒令》当处以极刑……来啊,斩仙铡刀伺候!”

    柳不凡大怒,咆哮道:“不,你们凭什么说我有罪?我并没有做任何,对天权有害之事!”

    “据王天放长老举告,你与罗海被抓时证据确凿,一个身怀秘典,一个正在闯门,你还有何话要说?”阳蒙冷声质问。

    他眼中透着冷笑,他不急着杀人,就是要说个清楚,让柳不凡死个明白,也免得弟子们不服。

    柳不凡狡辩,道:“我只是闯门而已,并没有做出什么,就算根据《天权戒令》,我就算有错也不过强闯私宅而已,算什么大错?!”

    聪明啊!典风心中一阵低笑,这柳不凡是想耍赖皮,逃一条性命了。

    阳蒙冷笑发问:“难道你是想强闯进典府,看看风景吗?若不是图谋甚大,去闹这一场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!反正,你们没证据,指证我的罪名。”柳不凡撒泼般地道,死活不认,他觉得一口咬死就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典风看向王天放,他也站在一侧,作为人证指征柳不凡之罪。

    既然这个王天放,敢坑柳不凡,应该有手段,足以坑死柳不凡吧。否则的话,岂不是显得他脑残,无疑是自己给自己树立一个敌人。

    果然,王天放听了柳不凡之言,眼中露出的戏谑的笑意。

    随后,王天放拿出他的通讯阵盘,递给阳蒙,道:“这其中,有我烙下的东西,是罗海与柳不凡密谋私聊的证据!”

    “嗯?”阳蒙眼前一亮,接过通讯阵盘,心中愉悦。

    柳不凡却瞪大眼珠子,见王天放眼中的戏谑笑容,他顿时火冒三丈:“王天放!你个狗娘养的,竟然如此卑鄙?!”

    通讯阵盘,能够录制图像与声音,依赖于其中的阵法与两种秘石——幻空石与神音石。

    阳蒙掂了掂手中,王天放的通讯阵盘,他笑得充满冷意,道:“柳不凡,怎么,你是否需要本座,将证据放出来,给所有人看一遍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柳不凡顿时无话可说,他万万想不到,王天放从一开始就没憋好屁,这份证据不用听都知道是真的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三人,前前后后在一起,商讨了数日,王天放录音肯定有足够证据,表明罗海与自己的罪名。所以,柳不凡十分惊怒,却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这就是证据,实锤落下,由不得他不认。若只是声音也就罢了,他可以推说是被模仿了,可若有图像资料,他完全无辩驳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说话,那你便是认罪了?”阳蒙见柳不凡沉默,冷笑问道,也懒得播放这份资料。

    哗——

    后来的弟子们,本来不知真相,还有些可怜柳不凡这个糟老头,可现在一看情形,谁还看不出来柳不凡是心虚了!

    “唉,真是自作孽不可活,堂堂至尊了,还有何不满足的?要行那背叛之事……”有弟子轻叹,觉得柳不凡不值得同情了。

    “可,可他这么做,到底是为了什么呢?”有不明真相的弟子,看向身边的人询问道。

    立刻,便有热心的师兄弟给他解答:“这都不知道?几日前那次请愿谁都看到了,想闯入典府,无非是冲着典风师兄的不死神果去的呗!”

    “毕竟,他也是阁老,曾立下过不少功劳,看在年老的份儿上我看就饶他一命吧……”这是圣母般心肠的女弟子。

    不管弟子们如何讨论,这件事情,已经定了。

    柳不凡垂头丧气,他无话可说,只恨当初轻信了王天放,让这个混蛋踩着自己的头颅得到了大功劳。

    他可以想象,王天放从一开始,就打着要举报他们的心思,才与他们秘密深谈。本是一条船上的,可王天放巧辩他是打入叛徒内部,收取情报再拨乱反正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操作,毫无可指责的地方,尽显王天放的忠诚与忍辱负重,谁都觉得他当首功。

    但柳不凡知道,王天放这个老狐狸,从起初就想到了,举告自己二人去领功,从而得到圣命丹甚至是不死神果!

    可以说,王天放也并不是为了尽忠,才出卖柳不凡与罗海,而是为了自己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恨呐!”柳不凡伸着脖子,恨不得脑袋如蛇一般伸过去,一口咬碎王天放的狗头!

    他气得浑身颤抖,目眦尽裂,知道证据确凿,此罪之下他已无生机可言。

    于是,柳不凡爆发了。

    他猛地转头,看向典风与叶天龙,骂道:“你们也别再废话了,什么背叛,什么图谋,我都认了!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?还不都是你们逼的?!”

    叶天龙皱眉,质问道:“本座何时逼迫过你?”

    典风冷笑,当然知道他要说什么,却不说话,静静先听柳不凡说完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弟子门人们,也仔细听着,倒是想看看,这个柳不凡还能说出什么话来。

    柳不凡伸长脖子,脖子额头上青筋暴起,喝道:“如何不是你们逼的?!若是不死神果有我一份,若是仙源分我一份,事情岂会走到这一步?!”

    他还很理直气壮,觉得自己做的事情,合情合理,并无对天权圣地有什么背叛。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只是所有人听后,都心中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阳蒙呵斥道:“你自取灭亡,还怨天尤人,如你这般品格,还想分到神物仙宝,真是痴人说梦!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行?就连白步义和朱玉那种货色都能得到,我修为战力更甚于他们,为何不能分给我?我不服!”柳不凡豁出去了,唾沫星子都喷出口,盯着典风叫骂道。

    一旁,白步义与朱玉两位老至尊听了,脸上很不是滋味,眼神都变得阴冷起来。

    叶天龙摇了摇头,叹道:“我早已说过,不死神果不属于圣地,那是典风自己的机缘所得,他愿意给谁就给谁,你凭什么要求他分你一枚?你是他的老丈人吗?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点头,可听了叶天龙最后那句,却都哄然一笑,场中气氛瞬间变得喜乐起来。

    典风白了叶天龙一眼,无语道:“圣主,现在说正事呢,你就不能不要皮这一下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众人哂笑,严肃的气氛,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今天更新稍晚,有点不舒服,所以码字慢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