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帝尊阁迎战
    小说网.当典风得知消息时,也颇为恼怒,可他正在闭关期间,不适合出战。

    好在外面有冰雨,她已经出关,稳固了境界后,正好渴求一战。

    而聂南双与风醒,就在中州,黑龙女与青莲也挺闲,典风一并告知了他们消息。

    否则典风的那个分身,去了抵不上什么大用,毕竟不是每个准帝,都如九丈这么弱且怯懦。

    中州,九阳神城,废墟之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羽族准帝手持长长的战剑,遥指聂南双,见是一个女子,眼中不由得轻蔑。

    聂南双微眯着眼,她神识在九阳神城废墟间扫了一遍,脸色越发阴沉难看。

    “别找了,没一个活人。”羽族准帝冷笑,斜睨着聂南双,眼中不屑地道,“我要找的是典风,听闻他已经成为准帝了,我也不欺负他,让他出来我与他一对一决战!”

    聂南双冷冷道:“你连明日的太阳都见不到了,就别说见典风了!”

    羽族准帝冷笑,自负地轻弹一下手中战剑,发出轻颤脆响,大笑道:“就凭你?也罢,虽然是个小娘皮,但却也勉强算个准帝,也算热身吧。先自报家门吧,我羽秋生手中,没有无名之鬼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轻蔑,尽显轻视之态,让聂南双眸色越发冷了。一个处于暴怒边缘的女人,很危险,可羽秋生似乎不知道这一点。

    聂南双凝眸,瞥了一眼羽秋生背后的十二对洁白羽翼,淡淡道:“不知道用来做烤翅,味道如何?”

    她本就是个吃货,与典风混了些时日后,更是如此。在打架前,都要先分辨一下,对手是否可以吃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不能吃的对手,她都懒得击杀,除非是必须要杀的人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个,已经上了聂南双心中的必杀名单,烤鸟翅反而是添头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羽秋生微瞪眼,狰怒地猛然看过来,这个女人竟然将他视作了食物?

    他第一次,对这个女人,生出了杀意,怒道:“别以为你年纪轻轻成了准帝,我就会惧你,本座已经在准帝境千年了,不是你一个刚晋级的小女娃能比的!”

    聂南双冷笑:“臭虫活一千年,也还是臭虫,抵不过刚诞生的真龙一爪子。”

    优越感这种东西,聂南双很少,在其他人面对她的时候发现。

    铮——

    羽秋生怒极,被一个小女娃多番挑衅,他早已忍无可忍,一剑斩下。

    一道璀璨的白色剑气,瞬间斩破苍穹,如一道流星一般,对着聂南双头顶力劈而下。

    嗡——聂南双不语,手中捏出宝瓶印,一口长颈宝瓶,浮现在她头顶。

    那道剑气劈下来,聂南双只是微微一转宝瓶,那剑气便被瓶口弹开,将地面劈出一道巨大的裂缝出来。

    “有些本事,难怪敢在本座面前叫嚣。”羽秋生有些诧异,但也仅仅只是诧异,他不认为一个小女娃能胜过他。

    “但我方才不过才出一半力,你能挡住也不能说明什么,我会让你看见我们之间的差距。”

    聂南双嘴角撇起一丝不屑,讥讽的态度,让羽秋生眼中生出怒火,从未被小辈如此轻视过!

    在羽秋生看来,聂南双如此年轻就成准帝,绝对是服用丹药一路突破瓶颈的,否则这么年轻就成为准帝,那岂不是绝世天骄级人物了?

    他万万想不到,他一落地,就会遇上一个天骄级人物。

    聂南双捏着印诀,伫立虚空中岿然不动,宝瓶口微倾,对准了羽秋生。

    那黑幽幽的宝瓶口,让羽秋生突然感觉汗毛乍起,这种接近死亡气息的感觉,他已经许多年没有感受到过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一个靠丹药晋级的小女娃而已,如何可能是我的对手。”羽秋生微微摇了摇头,觉得自己多虑,他心中觉得或许是周围有仙遗其他的高手也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心中大定,他敢在这里独自叫嚣,自然是早有准备的。

    咻——

    宝瓶一颤,一道黑色的杀剑飞出,速度卓绝,如黑色闪电。

    羽秋生惊异,这速度之快,让他也感觉到恐怖,立刻捏着手中战剑,要劈出一道剑气去抵挡。

    然而他刚挥剑,便计算到,自己劈出的剑气恐怕无法阻止这道小飞剑,因为速度太快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化劈为格挡,将战剑横在身前。可他却感觉汗毛乍起,还是心中难以平复,便将身后十二羽翼向前合拢,将他身前挡住。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宝瓶中飞出的飞剑,射穿了羽秋生的战剑,甚至射穿了他的羽翼鳞甲!

    “糟了!”羽秋生心惊。

    但他毕竟是个准帝,手段也是超绝,原本无奇的额头眉心,突然睁开一道竖眼,一道恐怖的仙光射出,击中了冲着他眉心射来的黑色飞剑。

    叮——

    黑色飞剑仿佛撞上一座大山,被直接击飞,反射回聂南双宝瓶之中。羽秋生的天眼仙光,也随之射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才一只天眼,真是个废物。”聂南双轻蔑地故意嘲讽他,原本明亮动人的美眸,闭上后又猛地睁开。

    她左眼如一轮太阳,右眼如一轮太阴星,缓缓转动,瞳孔中都冰火之光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这是她的天眼神通,一左一右,继承父母血脉之力,可辟易且掌控水火。

    两道神光从聂南双眼中激射而出,在虚空中交汇合一,硬接羽秋生的天眼神通。

    呲——

    两者相接,完全不同的力量,互相在泯灭,可是看着这形势,却是聂南双占据上风!

    她的天眼神通,压制住了羽秋生,合力之下将他的天眼神光逼退。

    羽秋生大惊,见自己的攻伐竟然被怼回,且聂南双的天眼神光要射来,他不能再淡定地站在原处。连忙十二羽翼齐动,朝着远空挪移,躲避这一击。

    可同境之中,目力的速度,却自然快过他移动的速度。

    呲——他没能完全避开,被射穿一只翅膀,白羽染血,在身后红了一大片!

    “咝……你竟能伤我,你到底是何人!”羽秋生横移出去,躲开这一击,感觉到钻心的疼痛,咬牙质问道。

    聂南双淡淡道:“我叫聂南双。”

    “聂南双?聂南双……咝,南岭大帝聂天南是你什么人!”羽秋生心中大惊,瞪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家父。”聂南双催动宝瓶,敕令,“飞……仙!”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羽秋生二话不说,转身撕开虚空就要溜走,竟是不打算再与聂南双对决了。

    只是突然,他半边身子都躲进去后,方才响起,我干嘛要跑,我有准备啊!

    于是,他头顶浮现一枚阵牌,打入一道神纹密码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聂南双感觉周围虚空,瞬间变得不一样了,一座恐怖的大阵,竟是早已被埋在这里!

    “以为困得住我?”聂南双冷笑,脚下一动,缩地成寸!
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羽秋生都只看到一道残影,便感觉眼前景象被什么挡住了,他惊异地反应过来,明白这是聂南双的宝瓶。

    她竟是极速靠近,用宝瓶朝着羽秋生砸去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一个法相,真以为能与我想抗?”羽秋生心中暗怒,这女人竟是敢欺身近前,将他看成什么废物了?

    羽秋生恼怒之下,眉心再次射出神光,要击中宝瓶。

    可聂南双却以神眸抗之,宝瓶继续砸下。

    扑——羽秋生十二对羽翼全数向前合拢,这次不同,白羽上都氤氲着仙光,化作一道无形的铠甲。

    聂南双嘴角闪过一丝戏谑,只见宝瓶兀地停在了羽秋生的面前,却不直接砸去,而是幽黑的瓶口闪烁仙芒,突然一道恐怖的白色杀伐仙光,射出!

    飞仙,这是她早就敕令,酝酿了的杀招。

    这一招,当初连典风都不敢硬抗,需得用“不灭金身”才能免疫了去。羽秋生以为自己能防住,他这次全力抵御,不觉得会有失。

    可……噗!

    饶是羽秋生将自己用羽翼,裹成了一个白蛋一般,却被这道杀伐仙光,击穿了羽翼,且将他胸前洞穿!

    一道恐怖的伤口,被灼烧而出,大片滚烫的血水落下虚空,将地面烧成一大片恐怖的“岩浆”。

    准帝血,可熔炼万物,若非这枚古星有先贤眷顾,恐怕会被血水击穿!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羽秋生没忍住,口中喷出一口老血,喷在自己还拱卫在身前的翅膀上。

    他突然有些感到无力,在虚空中稳不住,竟是朝着地下坠落而去。

    在下坠的过程中,这处虚空中隐匿着的大阵,真正被激活了!

    “你……也要死……”羽秋生下坠间,看着头顶的聂南双,疯狂地嘶吼道。

    聂南双冷冷抬手,宝瓶倒转,黑色飞剑飞出,“噗”地一下将他眉心洞穿,他死前还睁着眼。

    铮铮铮——虚空中,恐怖的帝道杀剑凝出,全数瞄准了聂南双。

    嗖——然而聂南双脚下一动,以典风传授的“缩地成寸”,无视这困杀阵,横移了出去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