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太上仙王一脉 二
    “什么!”骨魔、紫薇古星准帝以及羽族的羽秋生,皆是吓得大惊失色!

    “快逃!”出场三千里浩荡紫气的骚包准帝,再也无法保持一个气度不凡的姿态,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,拼命冲上苍穹。Ww.la

    咻——骨魔连续拉弓,将冰雨苍穹的冰镜墙,射出一道道孔洞。

    然而冰雨却款款一动,脚下踩着缩地成寸,直接挪移到骨魔身前,一掌遮天般对着他劈下!

    “可笑!”骨魔不屑,近身之间,一个人族如何与他骨魔族比力气?

    他猛地一掌,对准冰雨拍去。

    噗——骨魔惊喜,他将冰雨拍碎了,可刹那后他瞪大眼珠子,因为他看到四处碎落的冰屑。

    这个冰雨是假的,是镜像,真的冰雨在完全相反的另一边!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冰雨在那影子的对面,这一掌劈中了骨魔,将其从天空砸落,下坠了下去。

    开明兽逆天而上,却连看都没看骨魔一眼,若是其他几人连一个骨魔都收拾不了,他也懒得帮这种不成器的后辈。

    开明兽的目标很明确,是羽秋生,最好是活着的他,九阳神城的事情需要有人对此负责。

    骨魔坠下,砸出一个大坑,大地都为之一颤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冰雨从天而降,却是掠过虚空而来,看似一步就出现在了骨魔的坑中。

    嗡——虚空中,无数寒气凝实,化作杀箭,如下雨一般不间断地,射入骨魔坠下之地。

    “嗯?不在其中?”冰雨皱眉,她没听到冰箭入体,或是骨魔格挡冰箭的声音。

    神识横扫,掠过大地,冰雨发现这深不可测的大坑中,那骨魔在坠下后立刻挖掘通道,竟然要土遁而逃!

    “我来!”聂南双来助冰雨,她双眸洞彻大地,一切都在她眼中无所遁形,比神识看得清晰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大地崩散,聂南双发动秘术,双眸神光击穿大地,如一道天刀一般,将地面劈开一条巨大的峡谷大裂缝出来!

    “啊!”一声凄惨的叫声,从地下传出,只见到有一股准帝血,从地下彪射上来。

    骨魔被击中,但却还在逃遁,觉得遁地比飞天安全得多。

    冰雨冷笑:“你要是能逃得掉,算我白修行一场!”

    她掷出一百零八杆阵旗,插入大地之中,将方圆万里都尽数圈禁。在这过程中,为了防止他逃出这个范围,聂南双从旁狙击,让他不断转向奔逃,却始终没能跑出多远。

    嗡——大阵已成,冰雨眉心一闪,典风的阵牌浮现出来,被她激活。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帝阵催动,大地在颤抖,一百零八杆阵旗释放神光,相互交错形成大幕。

    当——一声声撞击声,从地底传出,那是骨魔土遁的时候,撞上了帝阵的护罩。

    冰雨冷笑,款款落下,一道寒气祭出,将大地冻得炸裂,沙石飞溅之后她看到了一脸绝望的骨魔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吧,你们想用帝阵伏杀典风,现在却深陷他的帝阵之中,有何感想啊?”冰雨冷笑,眼中迸射着杀意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位姑娘,我们可能有些误会,九阳神城的事情那是羽族的人干的,与我无关呐!”骨魔感觉自己,就像是瓮中之鳖,心中很没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冰雨冷冷地寒声道:“想伏杀我的男人,我们之间没有误会,你去死吧!”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一阵寒气从冰雨体内爆发,如潮汐一般,又如迷雾一般浓厚,瞬息之间便将阵中空间填满。

    咔咔咔——一寸寸土地、花草、树木,甚至是虚空,都渐渐冻结!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法相,展现你的法相吧,否则你将毫无反抗的余地。”冰雨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骨魔收起无谓的求饶姿态,眸色变得凌厉,带着杀机道:“就算要死,也要你给我陪葬!”

    他知道,深陷一座帝阵之中,他是没救了,等到开明兽收拾了羽族与紫薇的准帝后,就轮到他了。

    于是,骨魔化作一道白影,浑身燃起血色火焰,撞向冰雨。

    他燃烧自己的魔血,使得血脉滚烫喷张,以此来抵御严寒。他自然有法相,只是面对冰雨的法相,他的发现展现出来没用处,反而可能会掣肘,所以也就没展现。

    骨魔要贴身独战冰雨,这个女准帝不是体修士,他有信心近身之后立刻撕碎她!

    可结果,却总是与自己心中谱写的剧本,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冰雨的法相领域实在而可怕,寒气所到之处,一切都凝结成霜雪冰晶,骨魔身上的血焰,竟然也在燃烧跳动之间,就这么被冻结!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骨魔大惊,这仿佛是冻结了时间一般,他感受到了绝望,因为寒气入体,他变成了一坨“冰骷髅”。

    啪——冰雨一掌拍下,骨魔化成的冰石顿时碎裂,被震碎成了渣滓。

    连元神,都被冻住,一同被震碎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苍穹之上,羽秋生与紫薇古星的准帝,惊慌了。

    在骨魔坠下高空时,两人心中就惶恐不安,觉得他多半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,却是没有他们顾及别人的时间,上有青龙,下有开明兽,左有风醒,右有黑龙。

    两人渐渐绝望,开明兽太可怕了,看着开明兽嘴角的血迹,他们便是吓得哆嗦。

    嗡——紫薇古星的准帝,祭出一个亮锃锃的宝琢,一看便是道痕神金铸成,他将其掷向青龙。

    青龙不屑地摆尾,要将其仇飞,见此紫薇古星的准帝,眼中闪过一丝冷笑与得逞之色。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“吼!”青龙吃痛,他的尾巴与宝琢相撞之处,竟是直接断开,被宝琢砸断了龙尾!

    “是那种秘器!”黑龙女瞪大眼,有些心疼地看了看青龙,随后怒视紫薇古星的准帝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!”见青龙轻敌吃亏,紫薇古星的准帝,立刻化作一道紫气,极速朝星空外掠去。

    现在苍穹之顶上,一切阻碍都没有了,只要青龙反应不及,他就有逃脱的机会!

    “吼!”开明兽一口咬来,但紫薇古星的准帝,已经飞出了冰雨布下的冰墙。

    青龙无力阻挠,它转身将那砸断他尾巴的宝琢,一口含在了口中,不让其回到那人身边。

    “我的金钢琢!”那人肉疼一声,头也不回地要逃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先跑十万里。”风醒一步跨越虚空,站在仙遗古星这外,静静地看着紫薇古星的准帝,逃向星空之外。

    羽秋生还想逃,但他不可能摆脱开明兽,紫薇古星那人能逃走,也是因为开明兽不针对他而已。

    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!

    “吼!”随着一声巨吼,开明兽九头齐喊,魔音灌耳之下,顿时这位羽族准帝失神了一般,站在远处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黑龙一尾巴扫过来,将起如陨石一般砸落下地面,斜插着栽进大地之中。

    羽秋生不会遁地术,且被扫这一下,他几乎废了,没有力气再逃了。

    开明兽摇身一变,变回一个垂暮老者,随意伸手抹去嘴角的血迹,他隔空一爪将羽秋生拘来,在手中控住。

    等羽秋生被魔音震荡的眩晕解除后,他却绝望地发现,自己浑身法力一丝也无法催动了。

    他绝望,知道是开明兽对他动了手脚。

    而仙遗古星之外,风醒站在这里,遥望星空中。

    “虚空……接引!”风醒抬手,捏出印诀,一手化出一条虚空通道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一道包裹在紫气中的身影,被这道虚空通道强行拉了过来,紫薇古星的准帝此前沾染了风醒的虚空之力,要召唤他再简单不过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“什么!”紫薇古星的准帝,吓得目眦尽裂,因为他已经被风醒拿住,圈禁在了虚空牢笼之中。

    他很绝望,惊道:“那是什么秘法!”

    “虚空秘术。”风醒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虚空秘术中,哪有如此诡异的一招?”

    虚空接引,与虚空放逐,皆是《虚空经》中奥义级的秘术,就算是古族之内也没有几人炼成,天权也典风与风醒、黑天,熟练掌握了虚空接引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不需要懂,只需要知道,你现在是阶下囚。”聂南双出现,隔空拍了紫薇古星这人一巴掌。没用力,但却揉乱了他的头发,像是在抚弄一只小宠物一般的动作,让此人炸毛。

    但一看此形势,他便怂了,道:“我只是他们花大代价请来的人,与他们并无情分,九阳神城也与我无关,我们之间没有必须要不死不休的理由啊……”

    骨魔死得惨,他不想步上后尘。

    咻——青龙飞来,口中衔着金钢琢,亮锃锃的宝琢浑厚沉重,是十分可怕的秘宝。

    “你来自紫薇古星,太上仙王一脉?竟懂得金钢琢的炼制!”开明兽老头,也显化在这里,遥望着星空之外。

    在仙遗之外,藏着不止一人,现在有许多人都在观望,想看看第一批进入仙遗的准帝的下场。

    若是这五人能在仙遗吃得开,他们会毫不犹豫来分一杯羹,若是五人团灭,他们也会老实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我是太上仙王一脉,八景宫准帝——尹况!”这人立刻答道。

    青龙咬牙切齿地盯着尹况,他的尾巴虽然接上了,可还疼着,肉身被砸断那种痛苦,足以让青龙想杀人。

    “放他离去吧……”开明兽想了想,带着些思忖之色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天权几人与聂南双,皆是不解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