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一世帝尊 >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内贼,天机门 三更
    “我要出去一趟,开门!”

    天权圣地,仙门边上,一位至尊走来,对守门的执法堂长老说道。

    平日里,守仙门是神藏之下的弟子的任务,可在今日正午之后,守门的人全换成了灵台高阶的长老!

    能进入执法堂的,都是天权最受信任的人,这些人都绝不会背叛,因为都已经签下契约之誓。

    午后不到半个时辰,这位至尊便缓步而来,要出去。

    执法堂的一位长老,对这位至尊点了点头,认得他。

    这至尊名为千烈阳,是天权圣地征伐整个天权域,一统天权域后,投靠过来的至尊之一。

    这些投靠过来的至尊,短时间内自然不会受到最大的重视与重用,所以现在千烈阳是个客卿至尊,享受至尊供奉却不插手核心事物。

    “烈阳至尊,帝子有命,无他手令之人,不得出仙门。”执法堂的长老,轻笑道,不卑不亢很有礼貌。

    千烈阳有些不悦,道:“我是至尊客卿,又非是普通弟子。”

    执法堂长老笑道:“不好意思,帝子的意思是,无他手令,任何人不得出去,就算是圣主也不行!”

    千烈阳眯起双眼,故作惊讶:“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这意思就是,从午后开始,整个天权圣地之内,谁也不能踏出这道仙门……还望烈阳至尊不要为难我等。”另一位执法堂长老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要事,必须要出去!”千烈阳皱眉,面露怒色,心中却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嗡嗡嗡——

    执法堂的长老们,立刻祭出法器,为首的那人凝眸道:“烈阳至尊还是请回吧,帝子之命不容置疑,你如此着急要出去,难道是另有意图?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很直接——你莫不是个内奸?

    虽然当初内奸猖獗,天权内严打了一段时间,可这世上,最不缺的就是胳膊肘往外拐的人。

    千烈阳眉头锁起,被这般说,自然心中大怒,同时也有些心惊。

    他本就不是心系天权的人,投靠过来也是有所图谋,今日之事让他震惊,比在半月前念雪生产时还恐怖的异象,让他明白典风又有了一个可怕的孩子。

    虽然他看不懂,那异象代表什么体质,但他知道,肯定比之前那个太阴圣体更可怕!

    念雪产子半月有余,她诞下圣体的消息,现在早已天下皆知了。在这半月前的好几天,典府可是宾客不绝,不知多少人来恭贺。

    而这次这个,肯定更恐怖,来头更大!

    他知道,若是将这个消息卖出去,有的是人愿意出天价买。在这仙遗,也有的是不想让天权坐大的人。

    千烈阳眯起双眼,想要强闯!富贵险中求,他相信,这几个灵台,挡不住他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要动手的时候,一个落天宫的传令弟子,持着风醒的法旨而来。

    传令弟子打开卷轴,宣读道:“帝子有令,即刻起完全封禁仙门,天权圣地内所有人,立刻前往虚天宫集合,违令者斩!”

    千烈阳一惊,随口问道:“去虚天宫?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传令弟子轻瞥他一眼,淡淡道:“你只需尊令,别的无需多问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将法旨抛向天空,顿时这张法旨烙印在虚空中,烙印在上面的字,显化在了虚空中。

    斗大的金字光芒万丈,整个天权内都能看见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传令弟子离去。

    “可恶!竟敢如此无视我,一个小小的传令弟子而已!”千烈阳恼怒不已,捏紧拳头。

    突然,他见守门的人,将一枚阵牌祭出,一道神芒射在仙门上,顿时这道仙门完全锁死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几个长老联袂,朝着虚天宫飞去,法令上说所有人,自然也指代了他们。

    几位长老走后,千烈阳也还没着急走,因为他的目光,盯在了演武场上——那一座传送大阵!

    “嘿,传送阵我还是会玩儿的……”千烈阳拿出一堆极品灵石,四处看了看,而后猛地飞到传送阵旁,将极品灵石插入插槽。

    嗡——大阵闪烁神华,神芒在攒动,灵力在符文神链上缓缓流动。

    快好了!千烈阳激动不已,眼中露出惊喜之色,大好前途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突然,阵法轰然崩溃,被人隔空一掌击碎。

    “呵呵,烈阳至尊,你想去哪儿啊?”典风显化在此,他正想出去做一件非常紧要的事,没想到遇上了千烈阳,正想出去。

    千烈阳一抬头,见是典风,心立刻沉到了谷底,眼神慌乱绝望。

    “该杀!”鲁谷冷哼,他与典风同行而来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将千烈阳锁住法力,交给执法堂之后,典风祭出阵牌打开仙门,出了天权圣地。

    鲁谷就在仙门内,锁上了仙门。

    典风直接跨域,来到了——天机门。

    天机门,远古时代,天机大帝的传承,擅长推演预算。说白了,就是一群算命的,不过他们不止是算命。

    天机门坐落在,天机大帝诞生的一座小村落。

    在这里,有一座先天八卦图,是烙印在村子里的一座大阵,其中包含着大帝推演之道的奥秘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典风撕裂虚空,刚刚驾临天机门山门外,便看见了,有人站在虚空中。

    那是易经,天机门当代门主,他拄着古幡,打扮得如个江湖骗子,轻笑地看着典风。

    典风顿时一笑,道:“天机门果然了得,看来易经前辈,是深得天机大帝的传承了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,易经知道,典风要来,所以提前等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这份推算演化的本事,典风实在是羡慕,他也正在研究这一道,只是还没有什么成就。

    “典道友,随我入门内一叙吧。”易经笑道,转身在前带路。

    典风微微点头,有些话,的确不适合在这里说。

    入门之后,是一座古舍,有弟子奉茶,典风与易经对坐。

    “想必易经前辈,已知晓我的来意了?”典风抿一口茶,丝毫不怕被下毒什么的,他早就万毒不侵了。

    易经见典风直接饮下,也不防备,心中大悦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天机门传承中,观测星象可是必修课。”

    典风轻笑:“那您观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易经转头,看向奉茶的弟子,道:“你先出去,我与典道友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那奉茶的弟子,如蒙大赦,立刻走出去关上门。与一位准帝在一起,虽然很是荣幸,却也非常有压力。

    门上都有阵法,谁也无法探查里面的人,在谈论什么。

    易经丝毫不将典风准帝的身份,放在眼中,他没有那种压迫感。

    典风打量他一眼,诧异地道:“前辈竟然也进入准帝境了?恭喜啊!”

    易经笑道:“还得多谢你,将祖师的秘典归还,我参读后观摩村中先天八卦图,略有所悟。”

    微微点点头,典风暗道,这个江湖骗子的悟性真不错!

    易经轻笑,眯眼看着典风,道:“我每日都会观测星象,不管是白天黑夜我都能看到,半月前我见东方有一枚帝星陨落,太阴星爆发灵力潮汐后晦暗,后来就听说典道友的爱妻生了一位太阴圣体的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典风笑道。

    易经喝一口茶,润了润嗓子,才又不紧不慢地道:“正午时,我见东方有七道星光如柱,星空中北斗七星位移纠缠,形成万古奇观七星连珠……然后我就给典施主算了一卦,发现典施主真是子孙福厚啊!”

    典风很佩服地,鼓掌,大笑道:“哈哈哈,看来我来这里果然没错,全天下能知道此事的,一定就是天机门了。”

    易经有些许得意,道:“能得典道友如此称赞,受宠若惊,哈哈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微微点头,都知道了彼此的要求与答案。

    典风要天机门缄口不言,因为肯定有人,要来天机门求取这天地异象的答案。

    易经已经默认,不会说出去。

    嗡——典风拿出一个玉盒,推给易经:“一点心意,前辈不要推辞。”

    易经一怔,打开一看,顿时眼绽精芒,笑道:“多谢道友如此馈赠,此事我本也没打算说,不过你如此舍得,我倒也不矫情,就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典风微微点头,这是他满意的结果。若不给点好处,让人家平白给你守秘,一次尚可,多了别人难免觉得吃亏。

    作者光明草说:求花花。对了,这书都这么久了,我是不是该建个书友群?········0.0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